第48章 打脸太子
作者:小叶清  |  字数:3109  |  更新时间:2022-09-28 23:35:19 全文阅读

沈渺渺话音落下,娜桑儿瞬间没了刚才的气势,整个人都蔫儿了下来。

不情不愿的“嗯”了声。

沈渺渺勾唇,从果盘里抓了个橘子丢过去。

“帮我剥个橘子。”

沈渺渺这头正兴致勃勃地指使娜桑儿给自己做事,一会儿端茶倒水,一会儿按摩捏腿的。

看娜桑儿一副不甘心又不得不愿赌服输的憋屈模样,心里乐开了花。

【宿主你好缺德噢!】

茶杯犬托腮吐槽,沈渺渺回敬一个白眼。

【给这位大小姐军训军训了,以免下次遇到危险,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沈渺渺挑眉,这娜桑儿性子太傲太张扬,身为乌璐国的公主,在大朔境内这身份本就分外敏感。

如果不加以收敛,只怕以后要惹出大事端来。

然而不远处的走廊下,叶炅看着这一幕不禁停住了脚步。

心底一阵阵酸涩,沈渺渺什么时候和娜桑儿这么要好了?

叶炅不自觉的收紧了手指,迈步走上前。

“渺渺,你身子怎么样了?”

看到叶炅,沈渺渺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赶紧招呼她坐下。

“桑儿,怎么做我的侍女,你可以跟叶炅讨讨经验。”

沈渺渺看见一左一右两个女孩子,忽然勾起一抹坏笑。

娜桑儿疑惑的歪头,打量着叶炅,见对方穿着并不俗气,首饰更是不便宜,猜测是哪家的大户小姐。

“叶小姐也给你做过侍女?”

沈渺渺还没回答,叶炅的脸骤然黑下来。

她上下打量娜桑儿一眼,看她动作自然的给沈渺渺剥橘子,沈渺渺也自然的接过来吃点,心里顿时酸溜溜的。

“什么叫也?”

“我先和沈渺渺的打的赌。”

叶炅抱着手臂,把脸撇过去,傲娇的嘟着嘴。

娜桑儿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叶炅了。

不过心里却越发惊叹沈渺渺的人格魅力,竟有如此手段,让叶炅这样的人都心甘情愿做她的侍女。

还有刚刚在门外看见的,容钰对沈渺渺体贴关怀。

娜桑儿心中无线感慨,连带着看沈渺渺的眼神都多了几分崇拜。

【哟!打起来打起来!】

茶杯犬看热闹不嫌事儿,幸灾乐祸地大喊。

沈渺渺白了一眼,也觉察出空气中的火药味。

赶紧出声打住:“行了行了你们两个,我这病刚好,你们是要重新把我气死吗?”

听到这话,叶炅才悄悄转过身来,有些委屈的垂眸。

“桑儿,帮我去取些糕饼来,你站了那么久也饿了。”

沈渺渺笑了笑,转头又对叶炅道:“我在悦来城给你带了特产。”

取出一只包裹,叶炅这才破滴为笑。

一旁的容钰见她如此,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女人,怎么到哪都吃的开。

容钰起身出门,走到门口眸光一冷。

“你来这里做什么?”

容子安堵在门口,看见容钰的一瞬间,差点把后牙槽咬碎了。

“我来看望渺渺,皇叔这几天不让我进门,我只好自己进来了!”

沈渺渺遇险的消息传遍京城,父皇又对她大加赞赏,一时间京城中沈渺渺的声望高涨。

可这几天过去,他居然连沈渺渺的面都没见着!

所有人都明里暗里的挤兑他眼瞎,说他当时昏了头跟沈渺渺退婚呢!

容子安咽不下这口气,大张旗鼓的带了不少礼品,没想到居然被容钰直接拦在门外不准进。

害他又被笑话!

“渺渺,我来看你了。”

容子安朝里面探了探脑袋,看见一个熟悉的侧脸,心头一喜,忙走进去。

沈渺渺听到回应恰好回头。

容子安登时愣在原地。

女子肤若凝脂,瓜子脸,柳叶眉,樱唇不点而朱,虽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仅仅只是一个眼神,就足以让容子安神魂颠倒。

“你……”

“你是沈渺渺?”

容子安一脸惊艳,视线牢牢粘在沈渺渺脸上不能挪开。

此刻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绝对是在做梦!

【宿主,他的眼神好猥琐……】

【这是可以说的吗?】

茶杯犬做了个呕吐的表情,沈渺渺不能再赞同。

容子安的眼神露骨且充满欲望,从前她脸上还有瘢痕的时候,只能从他眼里看到厌恶的情绪。

“不然你以为是谁?”

沈渺渺凉凉道,从床上起身,乌黑头发披散而下,如瀑布般顺直垂在身后。

容子安回神,眼神直勾勾留在她身上。

急忙让小厮把礼物送上来。

“渺渺,听说你病重,我特意让人搜罗来这些药材,说不定你能用得上。”

药材箱子足足有四五抬,里面都是名贵难以寻找到的药材。

沈渺渺一一看过去,“真是辛苦太子殿下了,这些费了不少银钱吧?”

容子安倨傲地抬起下巴:“不足挂齿。”

说完旁边响起一声嗤笑。

“看来皇后给你接济了不少。”

容钰眸色淡淡,折扇轻摇,眸中带着点点讥讽。

容子安面色一僵,父皇近日推行节俭,东宫开销削减一半,库房里的银子已快不够用了。

他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黑的跟碳似的。

沈渺渺微微勾唇,给容钰递了个赞赏的眼神。

容钰却跟没看到似的,把脸撇开一边。

这家伙,又在闹什么脾气?

不过没空想这些,沈渺渺莞尔一笑收下药材。

容子安正得意呢,下一秒沈渺渺便道:“我的身子好的也差不多了,这些药材于我也没什么用,小炅你最近不是再捣鼓养护花草的药水吗,这些便送你了。”

叶炅喜上眉梢,开心的差点鼓掌。

沈渺渺话说的随意,说完了后才注意到一旁脸色更黑沉的太子。

“殿下,物尽其用,您不会怪我当着您的面转赠给叶炅吧?”

沈渺渺笑意盈盈,看见容子安有发火的迹象,立马补充了一句:“反正这些钱对你抬起头,不足挂齿,对吧?”

这下,容子安心里就是再不乐意,也只能咬牙点头。

他不甘心的扫了眼叶炅,咬牙道:“既然你身子好的差不多了,这几日天气暖和,本宫可陪你一同去游湖。”

话音落,容钰的眼神瞬间暗下来,站在他身旁的叶炅没来由的觉得周身冷了几分。

容子安眼神热烈且期待。

沈渺渺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双手环臂靠在墙上,眸中露出点点讥讽。

“太子可是忘了?你我早就退婚了。”

“退婚前我百般邀你共同出去游玩,你不是这个好友诗会就是那个好友做生辰。”

沈渺渺嗤笑两声,在容子安明显尴尬的表情中,继续说道:“如今我们两个退婚了,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平日见着我可以跟你客气客气,其他的,想都别想。”

沈渺渺冷冰冰的说完,扭头便往屋里走。

容子安错愕了下,下意识想要追上去,面前闪过一道人影,死死按住他的肩膀不得动弹。

“怎么,你还想闯本王的府邸不成?”

容钰手作鹰爪状,掐住他的肩膀,说话的同事用力往下一按。

容子安脸色骤变,连连后退,不甘心的盯着沈渺渺的背影。

心中后悔不已。

如果他没有答应沈渺渺退婚,如果早知道沈渺渺脸上的瘢痕可以褪去,早知道她并不如表面上那般纨任性。

或许他们早就成婚了……

容子安眼中闪过一抹可惜。

“渺渺!明日我还会再来的!”

他咬牙,下定决心对沈渺渺的背影大喊。

沈渺渺脚步一顿,转过身冲他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这是要追妻火葬场了吗?】

茶杯犬探出一颗脑袋,满脸吃瓜的兴奋。

它瞅瞅容子安,目光又落在一旁青衫男子身上,瞧他面无表情,但浑身散发一股狂暴气息,不由缩了缩脖子。

【额……追妻应该是不可能了】

【太子一个人的火葬场还差不多】

沈渺渺警告地瞪了眼系统,让它不要再胡言乱语。

茶杯犬耳朵瞬间耷拉下来,乖巧坐姿。

“笑什么?”

眼前笼罩下来一片阴影,抬头对上男人漆黑的双眸。

沈渺渺愣了愣,觉得两人的距离实在太近了,下意识的往后仰,意图拉开一段空间。

“唔,我只是……”

沈渺渺“只是”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明明只是想拉扯一下容子安,不想让他过的太愉快罢了。

但是面对容钰冷淡且无声质询的眼神,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偏偏脸还烧的慌。

难道这就是怀孕的后遗症?

“渺渺!”

娜桑儿欢快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她捧着一碟子热腾腾的糕饼跑过来。

沈渺渺连忙把容钰推开,感觉身上笼罩的那股压迫感都消失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救星般感激地握住娜桑儿的手晃了晃,两眼放光。

“桑儿,你终于来了!”

娜桑儿一脸懵,她举着糕饼晃了晃,清香扑鼻带着丝丝水果香气。

“这是我刚学的,亲手做的糕饼,加了好些水果干在里面。”

沈渺渺拿了一块吃,觉得味道还不错。

但娜桑儿的表情却略显遗憾:“可惜了,这些果不够甜。你若想吃更好的,来我家!”

“我家后院种了许多乌璐国特产的水果,比这好吃一百倍!”

娜桑儿热情的邀请,沈渺渺听到有水果吃,身体里的能源雷达立马竖起来。

乌璐国的瓜果能源充足,或许可以前去一探。

沈渺渺点头,正要答应下来。

肩膀上一沉,容钰长臂展开将她捞过去,冷声道:“不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