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替嫁给了残暴的摄政王
作者:钱钱都到碗里来  |  字数:3227  |  更新时间:2022-07-25 10:20:37 全文阅读

摄政王府。

古香古色的婚房内,燃了一半多的红烛闪烁着。

地上蜷缩着一个衣衫破烂的女人,露出来的肌肤雪白如瓷,身段婀娜,但面容却恐怖可怕,脸上的皮肤溃烂,红肿流脓,除了眼睛,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丑陋如斯,犹如恶鬼。

“唐滢滢,你敢设计嫁给本王,这就是后果。”

唐滢滢一醒来,听到的就是这么一道凌厉的声音。

浓浓的威胁和强烈的杀意让她身体一抖,忍不住睁开眼。

入眼看到的就是面容森冷的俊美男子,男人一双眼偏狭长又深邃,五官轮廓硬朗明晰,在光线下轮廓越发的清晰起来。

他清冷如寒潭的眼神里,夹杂着浓浓的厌恶,欣长的身影带了些危险的压迫感。

陌生的记忆忽然涌入。

回忆起昨晚男人叫进来的三五个马夫,围观她被烈犬撕咬,一股羞愤之情喷涌而出,唐滢滢嘴唇颤抖着,凶狠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当朝手握大权的摄政王,墨辰。

传闻墨辰手段凌厉,极其残忍,死在他手里的人不计其数,他还变态的养了几只凶狠的狼狗,每日拿新鲜的野兽喂养。

有人惹他不高兴了,就丢在狼狗群里,被任意撕咬,死了就算运气不好,没死的话,一般也是半残,终生都毁了。

原以为是虚言,没想到是真的。

昨晚的唐滢滢,就是在狼狗的撕咬中,吓死了。

忍着任何全身被撕咬的痛楚,唐滢滢用力撑起身体,冷淡的质问:“如你所见,我设计你?嫁过来找死吗?谁不知道你残暴无情,我是疯了吗要嫁给你!”

本来要嫁给墨辰的是唐柔,她的庶妹。

但原主却在丫环月儿的撺掇下,设计替嫁嫁进了摄政王府,还胆大包天的给墨辰下药,成了真正的夫妻。

墨辰怎么能受此侮辱,当即叫来一群粗俗下人,围观原主被狼狗撕咬,衣不蔽体,狼狈疯魔。

那条狼狗,现在还被下人牵着在门口,双眼放光的盯着她,汪汪大叫。

“你说什么!找死!”墨辰一双眼眸犹如刀锋,猛然愤怒的站起来:“把她们主仆拉到后院,喂狗。”

跪在一旁的月儿吓得砰砰砰的磕头,瑟缩的说:“摄政王明鉴,和奴婢无关啊,是大小姐嫉妒二小姐貌美无双,为了将二小姐踩在脚底,所以迷晕了二小姐,自己上了花轿家给您,药也是大小姐下的!”

唐滢滢目光微凉的看着月儿,小丫鬟看着年纪不大,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身橘红色的新衣,瓜子脸,容貌娇艳。

原主十来岁的时候,原本可爱姣好的脸忽然开始莫名的溃烂,成了天下第一丑女。

身边却有一个如此娇艳的丫鬟,打的什么心思,不言而喻。

唐滢滢小脸苍白如纸,轻笑着:“你既然那么清楚我做了什么,为什么不拦着,不禀告给我爹呢?”

月儿怔愣的看着唐滢滢,心里有些慌乱,没想到平时愚蠢可欺的女人,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往常,小姐只知害怕和哭泣的,无论她都说什么都相信。

月儿慌张的辩解:“奴婢只是一个丫鬟,生死都捏在您手里,奴婢怎么敢拦着。”

墨辰缓缓走过来,一脚踩在唐滢滢的手腕上,咔嚓一声,骨头断裂……

唐滢滢的手,断了。

伴随着这声脆响,唐滢滢闷哼一声,浑身僵硬,继而脸色苍白得如同一张纸,额头冷汗不断的往外冒。

月儿吓得瞪大了眼,跪在地上不断颤抖。

摄政王,就是个魔鬼。

“你想做王妃,那本王给你机会。”墨辰见她满脸痛苦,嘴角撩起满意的弧度:“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命。”

“来人!把她和本王的宝贝大花关在一起。”

大花,就是墨辰养的那条狼狗。

似乎是听见了自己的名字,大花开始狂躁起来,冲着唐滢滢凶狠的大叫,似乎随时都能扑上去咬碎她。

唐滢滢被人粗暴的拖起来,断了的手臂虚软的垂着。

妈的,真是疼啊。

唐滢滢抬眸,直视男人的眼,男人五官俊美非凡,眼睛细长而且眼神深,蕴含光润,是大富大贵的面相。

可惜啊,他活不久。

“你面色阴沉,脾气暴躁,额上发黑病入膏肓,你这样愚蠢残暴的人,怪不得活不久。”唐滢滢愤愤的说。

她堂堂23世纪,全球最顶尖的天才医生,望闻问切,无一错例。

墨辰虽然面相贵气非凡,但不久就会暴毙而亡。

墨辰面色顿时一沉,眉目上覆上一层阴鸷,一脚揣向她的小腹,唐滢滢顿时飞出一米多远。

“我看你是现在就想死。”墨辰冷笑,多看一眼她丑陋的面容就觉得恶心,转身吩咐:“关上三天,断水断粮,死了就喂狗。”

男人说完,唐滢滢就被重新拖走,扔进了一个高宽一米多长的铁笼子里。

管家犹疑了一下,提醒道:“王爷,唐小姐的母亲是那位的妹妹,要是唐小姐出事,那边可能不好交代……”

墨辰拂袖冷笑:“本王还需要给谁交代?”

后院某处。

唐滢滢冷汗涔涔的躺在笼子里,小腹和身上背撕咬的伤口,都隐隐作痛,感觉随时都能晕死过去。

咔嚓一声响。

笼子落下锁,一条威风凛凛,凶神恶煞的大狼狗被关了进来。

一个洒扫打扮的下人,满眼鄙夷:“我呸,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丑得像个鬼,还妄想嫁给我们王爷,大花,咬死她!”

面对此人的恶意,唐滢滢根本没力气理他。

只虚虚的抬眸,看到近在咫尺的大狼狗-—大花。

大狼狗龇牙咧嘴,不断的超唐滢滢犬吠,感觉下一秒就要扑过来。

唐滢滢看着它,死过一次的人,无所畏惧。

她动了动嘴,有气无力的说:“闭嘴,吵死了。”

诡异的,刚刚还暴躁的大花,忽然不叫了,哈着气,不断的在笼子里走来走去,眼睛倒是一直黏在唐滢滢身上。

唐滢滢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大花能听懂自己的话。

唐滢滢眨眨眼,说:“趴下!”

大花犹豫了下,下一秒两支爪子往前一搭,趴了下来,身后的尾巴还在使劲儿的摇,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这下,唐滢滢确定了,她真的能对这条狼狗下命令,大花能听懂自己的话。

没了被撕碎的危险,唐滢滢防备的精神一下就泄了,脑袋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度醒来的时候,黑夜已经退散,天空有了一丝微亮。

而大花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了她身边,靠着她,皮毛上传来暖烘烘的触感。

狗都比摄政王墨辰好。

“真乖,等我出去后,给你好吃的。”说完,唐滢滢轻轻叹气。

哎,要出去,可真难办。

她身上有伤,不吃不喝,硬抗三天下来,也必死无疑。

从大花的眼睛里,唐滢滢忽然看到了自己模糊的样子,头发胡乱披散着,脸上大面积的红肿溃烂,真是丑得不忍直视。

唐滢滢速度给自己搭了个脉,黑亮的眼眸一闪。

是谁这么恨原主,这下毒的手段,真是可谓心狠手辣。

原主体内的毒,至少有十年之久,其实这毒并不难解,狠的是下毒的人,长年累月的喂食原主微量的毒药,导致原主的脸好了又溃烂,不断的长新的脓包,不断的溃烂。

因此原主变成了现在这副不堪入目的丑样子。

怪不得墨辰不信自己的话,她长得这么丑,纵然墨辰残暴凶狠,但他长得好啊!

那张脸着实瑰丽艳逸,是世间难得的美男子。

原主这么丑,为了压第一美人的庶妹一头,不惜胆大包天暗算唐柔,嫁进摄政王府,就算顶着摄政王的怒火,也赢了。

摄政王妃,是她,唐滢滢。

原主母亲早亡,无外家撑腰,她爹宠妾灭妻,从小到大被欺压了这么久,丫环月儿一撺掇,代替唐柔嫁给摄政王,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妃,这个诱惑太大了。

真是愚蠢,当了摄政王府又如何,没命享受。

年纪轻轻的,十六岁就死了……

唐滢滢垂眸,忽然看到自己手腕上的花纹闪了一下,她的实验室空间,居然一起穿越过来了!

她刚想试试能不能进去,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窸窣的脚步声。

大花也忽然站起来,防备的盯着脚步而来的方向,凶恶的吼了一声。

下一秒,就出现了一个柔弱清冷的少女。

少女看着大约和唐滢滢同龄,十五六岁左右,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偏生容貌清纯动人,举止优雅高贵,处处彰显着世家小姐的高雅迷人的姿态。

这是原主的庶妹,唐柔。

本应该嫁给摄政王的人,是她。

“姐姐,你怎么和狗关在一起……”

唐柔快步走过来,看到场景后倒吸一口冷气,眸子间满是关切:“姐姐,你浑身是伤?摄政王打的?”

“不然呢?我自己打自己?”唐滢滢坐起来,眉目疏离。

记忆里,唐柔可谓是唐滢滢最好的闺中姐妹,似乎什么都带着原主玩儿,什么好的也都给原主。

但其实,唐柔不过是用丑陋无比的原主,来衬托自己的真善美。

她越善良大方,就显得原主越自卑小家子气,发一点点脾气,就会被认为是苛待自己的丫环下人。

最后原主没有得到一样好处,反而被亲爹厌弃,关在废弃不见天日的院子里。

唐府的下人,只尊唐柔为小姐,原主这个大小姐根本没看在眼里。

唐柔十分惧怕的看了眼大花,不敢靠近,表情凄楚,似乎是在为唐滢滢担忧:“我不怪你迷晕我替嫁,可你也不该对摄政王下药啊,这可是大罪。”

唐滢滢轻轻拍了两下大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