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美文 > 盐湖之下 > 正文
第一章盐井记忆
作者:一剑卿长  |  字数:4888  |  更新时间:2022-08-23 15:48:58 全文阅读

望着窗外早已的泛黄的树叶,白七还在努力的练习自己编的歌。虽然她想写出关于生日的歌词,但她却怎么也想不出一不好调,于是她只好编了首自己之前有思路的歌曲。今天是九月二十三号是爸爸的生日。白七在心中想着怎么将了这首歌唱给父亲。这时下课的铃声响起,教室里的同学们陆陆续的走了出去。白七简争收拾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

钟,嘴边自言了一句“爸爸应该下班了吧?”

起理村是一个临时组建起来的村子。几年前这里本来还是一块依山的戈壁贫地。那时还没有几个人住在这里,后来因为有专家在距这里不远的山鞍处发现了深藏在山土中的盐矿,于是政府便组建了几支工人队前往山中开凿盐井。因为这里距离最近的县城也有一百多公里而且土地贫瘠,荒无人烟,因交通问题而无法返家的工人便在距离矿井五公里多的一块平地上搭起了简易的住宅,供他们居住。到这的工人多为外省人,在邻县也没有亲戚朋友,于是他们便在这处地方安家,建村。随着岁月的流逝,这里的人口越来越多,便形成了现在的起理村。而白七的父亲正是这些开盐矿的工人之一。白七一家都是外省人,因为白七母亲早早地过世了,白七一家又没有什么亲戚,白七父亲也经常在矿地工作,没有时间带孩子,所以在接到挖盐矿这个工作后,白七父亲决定带着白七出省生活。白七本来在邻县的公立小学上学,后来因为起理村的扩大拥有了自己的小学后,白七就被父亲接到了起理村。

走在回家的路上,白七一边唱歌一边想着爸爸听到她的祝福后的表现。不知不觉中白七已经到了家门口。看着掩着的木门。白七迟疑了一下,难道父亲没有下班?带着猜测,白七一把推开门走进家中,一边喊道:“爸,我到家了!”可是屋里却没有任何父亲的声音回应自七。白七放下书包时,看到了桌上父亲的留言纸:白七,爸爸今天要加班,中午就不回家吃饭了,我已经在早上把中午的饭菜做好了,你自己动手热一遍就好了。爸爸晚上十点才回来,晚饭你也不用等我了,我和邻居李叔叔说过了晚饭你去和他们吃。白七看了纸条半天,她有点失落却又无可奈何。她简单的吃了爸爸早上做的饭菜后,想着怎么度过下午的时间。今天是周五,下午不用上课,只能待在家里,可是爸爸又不在。能想到这,白七唉了口气。她闲着无聊翻出了自己给父亲准备的生日贺卡仔细看了一遍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白七自顾自的写完作业后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才四点。”她无奈的摇了摇头。白七想了想又拿起父亲留给自己的纸条看了看又从书包里拿出贺卡摸了摸,最后她还是准备将贺卡放回书包,这时想法从她脑子蹦了出来:为什么我现在不去盐井找爸爸呢?这肯定能给他一个惊喜!想到这里白七将贺卡放回书包的同时又取出了包里的其他书然后拉上拉链。背上书包,白七想了想又从小抽屉里取出了老师分给她的两个面包。将面包放进书包后,自己才满意的关好门够准备出发。

白七和父亲去过几次盐井,因此她懂得怎么到达那里。白七这一趟走得十分轻松,不仅是因凉爽的天气,还有即将见到爸爸的激动和开心。她相信自己肯定能给父亲一个惊喜。

沿着载矿车驶过的土石路,白七很快就到了盐井。盐井矿地是一个被挖出了一个三百多米长为直径的圆形矿地,矿地分为地上部分和地下部分。地上部分因为先被开采,所以已经基本开采完全。经过专家的推测地下还有十分丰富的盐矿物结晶,所以此时工人们的工作基本都在矿井下进行。因为地形的缘故从高处看这片矿区就像看到一个巨大的深坑。深坑以中间的矿井口为圆心像极了一个漏斗形的井,所以大家就形象地把它称为盐井。

白七沿着曲曲折折的土路向中间的盐井走去。现在是下午上班时间,白七看到一些矿工穿上工作服在矿地上工作。为了不让他们看到自己,白七沿着一堆机械工具后面的小道走,直到视线中没有再出现什么人她才放心的走向中心的“井口”。到达井口后,白七发现这个地方非常大而且下面似乎深不见底却又透出微弱的灯光,她又看了看四周发现有条起伏较大的小路通向井中,白七使开始小心翼翼的行走在这条小路上。

随着深度的增加,白七发现周围的光线越来越差,再径前走白七才看到了许多昏暗的黄色光源。它们应该是照明的光源了。白七在心里想了想又往下走了一段。这时白七身后传来一个工人的声音:“小孩子,这里不允许随便进来,你来干什么?”白七吓了一跳,她转身发现不远处有个面色苍白的工人。见他向自己走来,白七担心被抓出去急忙向深处的矿道跑去。“不是,别乱跑!”那个工人发现白七不听话急忙追了上来。两人就在矿道里玩起了追逐战。那名工人的速度比白七快多了,白七眼看自己就要被抓到急忙冲向矿道的一处拐角。追白七的工人见白七冲过拐角没了身影急来到拐角处,他本以白七在这拐角后的直矿道但他却没有看到白七。这时从矿道那头走来一个工友他急忙问道:“小李,刚才你有看到一个穿着白衣服小女孩吗?这么高的。”他一过说一过用手比划着白七的身高。小李摇了摇头:“这,我没有看到,刘序哥你是不是看错了?”刘序有点疑惑可是他又想不明白刚才的小女孩哪里了。他叹了口气准备回去工作。这时躲在一处岩缝里的白七才松了口气,她意识到自己现在不能出去这样很容易被大人发现然后被带出盐井。白七转身才发现这个岩缝后有条通道,不过前方似乎没有黄色的灯源好在那里透出来淡蓝色的光线这让白七有点好奇。她背好书包小心翼翼的向光源走去。在这比外面矿道还昏暗的通道里前进,尽管白七十分小心却还是受了伤。白七来到一处高低不明的起伏处。看着黑漆漆的下方为了看能不能下去白七只好想出办法去测测下面有多深。她左手抓住一块棱形的矿石,右手也抓好另一边的石块,随后她左脚踩好下边土壁的一处凸起,然后放下右脚想试试这里土壁的高低,可就在这时左脚踩的地方蹋下,白七身子向下滑去,这一滑白七的左手直接被划出了一道伤口。好在白七的脚直接踩到了下面的土,她才松了口气。白七感觉左手手心有点疼,但她简单处理了一下又向前走去。

前进的过程中,白七发现这里没有被挖掘过的痕迹这里似乎是天然形成的。白七莫约走了十分钟后来到一处比较开阔的平地。这里被淡蓝色的光源照得通明,头顶上的半透明的盐矿都被点亮。平地上有一块巨大的石板,淡蓝色的光源就由石板发出。“石板?”白七自言自语道,她来到平地中央那块凹凸不平的大石板自旁。她好奇的打量着这块约四平米大小的石板。她发现石板分为地上部分和下部分。上部凹凸不平但中间有一个巨大的坑,下部则是有一条条通道贯通石板。石板的构成很奇怪,白七发现有很多的白色物质但她不知道是什么。

白七看着石板发呆了老半天,这时她发现有一块异常好看的方格形石块嵌在石板的下面部分。白七正愁着没有什么好东西给爸爸当礼物,现在却有一块好石头。正好它可以给自己的爸爸做视物。白七没有仍想直接用右手握住那块石头然后用力去拔。可是白七用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拔不出来,她觉得这块棱形的石头应该与石板连在一起所以拔不出来。

白七想放弃,但她又瞅了一眼还是不死心。于是她又用右手抵住石板,伸出左手去抓住那块石头。这回石头直接被拔了出来,白七没有想到竟然如此简单,但她来不急多想。白七认真的看着左手中的石头,这块石头也和石板一样能发出淡蓝色的光芒。她注意到石头的背面沾有水。白七借着石头的光线发现自己刚才的伤口又流出了血她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又把石头上的血迹擦掉才放心。擦干净后,她又看了看手中的石头自言自语:“怎么感觉变暗了?”白七觉得是自己的错觉没再多想。“现在该去找爸爸了”白七在心里自个嘀咕。

借着石头发出的微光,白七开始往回走。这时白七身后的洞中传来微弱的流水声,可是她没有在意,只是继续往回走去。

在往回赶的过程中白七轻轻地哼着自己的歌都不料发现手中的石头发出了比刚才还要耀眼的光芒。白七有点吃惊但她很快又停止了多想继续赶路。因为有了石头这个光源的帮助,白七很快就回到了刚才的出发点。这一次她仔细观察了矿道四周在确定没有工作的矿工后果断走向一条灯火明亮的矿道。

不认路的白七在矿道里乱逛了一周后听到了父亲的声音。她开心的跑进那条向下的矿道。

此时白七父亲白建树正在和工左们休息聊天,他们手里拿着从家里带来的粗干粮。一边往嘴送,一述说着自己的故事。“建树,你让你女儿自己一个人在家就不担心她乱跑去玩吗?”老徐边嚼看食物边讲道。白建树没有多想直接开口:“乱想什么呢老徐,我女儿可不像你想的那样。”老徐听了刚想开口却被一个声音打断“爸爸白七来看你!”本来还在吃东西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矿道口。白建树更是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向自己走来。老徐直接大笑着说:“建树你看看,我可是说对了,哈哈!”白建树没有理会老徐此时他更关心女儿为什么要来这里。白建树放下嘴边的食物走上前去一把抱起白七走向工友们。待白七坐定后,白建树认真的对女儿问道:

“白七你怎么跑来这里你,不知道盐井下有多危险吗?,爸不是说过在家里等爸爸回家吗?”

“爸爸,我是来给你惊喜的。”白七认真的回答着父亲。

白建树本来还想教训女儿,可是他转念一想这也不能怪孩子。白七看了看这些胞明因长期地下工作而脸色发白的工人心中有些失落但她还是开心的和工人们打招呼,大家纷纷夸赞白七懂礼貌。

待大家坐定白七咳了一声示意大家保持安静,本来热闹的众人都停了下来。他们一起望着这个小女孩想知道她要宣布什么。白建树看着自己的女儿没有说什么。白七缓缓站起,她用非常正式的声音说道:“各位叔叔哥哥好,今天在这里我想和你们说一个事,今天是我爸爸的生日!”在场的工人听了白七的宣布都拍手鼓掌。白七说完从包里小心的拿出自己给文亲准备的贺卡和刚才的石头送到白建树手上认真地说道:“爸爸,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要收好喔。”白建树欣慰极了,他小心接过女儿手中的礼物,眼眶睡瞬间湿润。“爸,你怎么了?”白七发现父亲的变化急忙问道。白七父亲鲁,忙低下头说:“没事没事,爸只是眼里进了点在灰尘,没什么。”待大家再次安静,白七又开始发号:“我今天还给我的爸爸准备了一首生日歌。现在让我唱给大家听吧。”白七讲完大家瞬间安静下来。因为他们知道每个孩子认真的时候大人都需要尊重。紧接着白七开始了自己的表演。“秋月山海……”白七的歌声虽比不上专业的歌手却也十分动听,她的歌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陶醉,毕竟在这昏暗的矿井下工作了这么久也没有听过什么歌曲。一首歌唱完工人们纷纷赞扬的白七的孝顺和天赋。

休息时间即将结束大家又要开始工作了。白七父亲想把女儿送回家毕竟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半让白七自己一个人回家不安全。无奈的白建树只好请假,陪白七一同回家。可是这时白七父亲发现了不对劲。矿道里有流水声,而且听声音好像是大水。白建树放下女儿独自走到三条矿道的路口发现大量流水正从上边的矿流下因为另一条矿道口地势偏低所以水大多往那边流去。如果再这样子下去整个矿区可能都要被水填满!白建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急忙反回自己的矿道找工友。此时矿道里的工人也听到了流水的声音人们有点慌乱,老徐急忙说:“大家不要乱想,建树去观察情况了,我们应该等他消息。”不一会白建树便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他赶忙召集工人说明流水的问题。“盐井可能要充水了,大家快点先出去。”听了白建树的话大家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们纷纷放下工具往上爬,白七也紧跟在父亲身后往回走。随着众人往上走去,大家发现涌入矿道的水量越来越大,已经淹设了刚才的施工地。“不对,土家快点!”其中一名工人心急的大喊。众人也随之加快了脚步。当众人向上来到竖坑口时,大家发现竖口已经被水冲下的木架和一些杂物给拦住,他们上不去。众人被困在了坚口下而水量还在加大。“为什么盐井里会充水?按理来说这附近没有地不水道啊!”

“莫非是下大雨?”

“不可能这里年降水量不可能远么大!”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激烈讨论起来,其中几个比较有经验的工人小心小心地爬到竖坑口旁想用手把木架给推出一个口子可是试了几次后,他们失望的摇了摇头。正当众人绝望之时,坚坑上才的木架突然松动经直接倒了下来,流水量瞬间增大,白七一行人直接被流水冲飞。“爸”白七刚喊了一声就被冲讲了大水中。在她逐渐模糊的视线中只见父在努力的向她游来可是两人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远。在白七即将闭眼的那一刻,她看到了自己给父亲的那块石头在自己面前,和自己一同沉入流水之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