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佬归来
作者:小九鱼  |  字数:2062  |  更新时间:2022-07-27 15:29:26 全文阅读

刺目的阳光将床上的叶璃歌惊醒。

她慢慢睁开眼,看见床边碎裂的婚纱布料,忽然打了个寒噤。

所以昨夜那些事情都不是梦?昨晚那场屈辱的婚礼结束后,她真的被那几个男人拖进新房侵犯……

眼泪大滴大滴砸落在手背上,叶璃歌扑进浴室想清洗干净那些肮脏恶心的痕迹,却嗅到里面清冽的雪茄味。

男人躺在浴缸中,一头墨发微微濡湿,俊美的脸上是叶璃歌熟悉的戏谑和嘲弄。

“新婚第一天,沈夫人似乎不太高兴?”

他菲薄的唇掀起促狭弧度,一双眸子漫不经心打量着叶璃歌赤裸的身躯:“我还以为,你费劲心机坐上这个位置,该得意洋洋,喜不自胜呢。”

叶璃歌浑身一颤。

是沈慕煦……

昨天是他们婚礼的日子,可沈慕煦得知嫁过来的是她,一大早就离开了沈宅,让她在婚礼上沦为没有新郎的笑柄。

为什么他竟然……

她紧攥着拳,指甲几乎要刺破掌心,极力隐忍着眸中酸楚的泪:“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慕煦神色散漫的把玩着腕上佛珠,看着她似笑非笑开口:“我一直都在这里。”

他的目光不似平日的凌厉,漠然得好像她只是一堆不入眼的垃圾,却像锋锐的匕首般将她千疮百孔的心狠狠剖开!

“一直……都在?”

叶璃歌后退一步,清丽的脸上再看不出一丝血色:“所以你眼睁睁看着我被……”

沈慕煦笑了,灭掉雪茄起身擦掉身上水珠,走到叶璃歌面前掐住了她的下颌。

“不然呢,你以为没有我的允许,谁能踏入我的新房?”

沈慕煦一字一顿开口,声音透露着刻骨的寒:“从没有人敢戏弄我,更何况,你还抢走了该属于琼月的东西,我自然要好好招待你。”

下颌痛得像是要被捏碎,可叶璃歌却觉得胸腔的痛逐渐蔓延,早让她浑身麻痹。

叶璃歌看着他毫不掩饰恨意的眸子,艰难吐出一句嘶哑的辩解:“沈慕煦,是叶琼月不愿意……”

“还想狡辩?”

沈慕煦嗤笑一声,直接将她扔在浴室冰冷的地面上:“我去见过琼月了,她说你打晕了她自己上了婚车,叶璃歌,既然你想做新娘子,就该享受身为新娘子的新婚之夜。”

叶琼月是这样说的吗?

叶璃歌看着他换好衣服摔门离开,唇角闪过自嘲又凄苦的笑。

他只会信叶琼月……

明明他们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明明他们才是父母定下婚约的那一对,为什么他连问都不肯问她,就要这样定下她的罪,在新婚夜彻底将她的尊严和人格踩得粉碎!

房中只剩下叶璃歌一人。

窗外的风灌进来,吹得她浑身发冷。

沈慕煦觉得是她戏弄了他,是她答应了让同父异母的妹妹叶琼月替她嫁进来又反悔,是他毁了他跟他心上人白头偕老的机会,可是明明是叶琼月得知他出了车祸反悔逃了婚,她才会百般挣扎上了婚车!

她爱了他16年,哪里舍得看他受这样新娘逃走的折辱?可她心疼他时,他却对她恨之入骨!

叶璃歌神情恍惚的走出门,脚步踉跄的想要离开这里,可视线被眼泪模糊,竟然没看见脚下的楼梯……

而同一时刻,沈慕煦坐在书房中摩挲着佛珠,眼底一片躁郁。

管家见他面色不善,小心翼翼询问:“少爷,今晚……还要派人去吓唬少夫人吗?”

“不用。”

沈慕煦收拢手掌,握紧了那枚佛珠:“专心去查设计车祸的人,其他事情,不用你干涉。”

……

“哎,才嫁过来就摔到脑袋,还好没啥事噢……”

耳边传来惋惜的叹气声,叶璃歌指尖动了动,只觉得脑袋痛极。

她想伸手抓住什么,却有一只手急急按住了他。

“别动呀小姑娘,伤口才缝好呢。”

叶璃歌睁开眼,就看见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眼神怜悯的看着她:“这几天千万小心,要卧床休息,撞到脑袋可不是小事情啊。”

这里……

叶璃歌环顾四周,那房间的陈设熟悉,却又遥远得恍如隔世。

她消化着脑子里这一世的记忆,作为千年前大荆朝的国师,钦天监一脉的老祖,身死道消后经历十世转世,这一世的身体怨气冲天,她才得以复苏了前世的传承和记忆。

一旁包扎的医生见她面色凝重,以为她还在难过,忍不住絮絮叨叨:“小姑娘啊,我女儿和你一般大的,年轻人遇上难事很正常,没有迈不过去的坎,人呐,活下去才是最要紧的。”

叶璃歌回神看向医生,察觉到他眼中善意的关怀,神色也柔和了些。

她正想客气道谢,目光落在医生脸上,倏然拧了拧眉。

“您的女儿,现在是放暑假自己在家?孩子母亲也在外地吧?”

医生愣了愣:“你怎么……”

叶璃歌仔细端详他面相,子午为正冲,门庭有黑线,是丧葬之相。轻轻叹了口气:“带上急救用品和治疗过敏的药物,不然你的女儿有性命之虞。”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女儿没什么东西过敏的!我好心安慰你,你怎么还咒人呢!”

医生的脸色顿时不太好看,正要跟叶璃歌理论,手机铃声却忽然响起。

“喂,囡囡啊?怎么不说话?喂……”

医生困惑的听着那一头时不时响起的叩击声,叫了好几遍女儿的名字,却没有回应。

叶璃歌淡定道:“信不信由你,你只有半个小时时间,晚了就来不及了。”

医生的手颤了颤,终于意识到女儿的情况或许不对,赶忙收拾好了急救箱:“好,我,我这就去,小姐您当心伤口!”

如果女儿真的是出事了,假如没有这位小姐的提醒,他恐怕只会觉得囡囡误触手机拨了他的号码。

但有叶璃歌提醒在先,他才意识到女儿恐怕现在是过敏濒临休克,正在向他求救!

他匆匆跑到门口,一道娇喝却从门外传来:“刘医生,你这就要走?”

一个样貌和叶璃歌有些相似的女人站在门口,拦住了医生去路:“我心脏病复发了,你再帮我做个检查,看看是出了什么问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