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退婚
作者:云千忱  |  字数:3014  |  更新时间:2022-09-05 09:43:48 全文阅读

华盛酒店,三楼杂物间内,桌子与地面摩擦的“咯吱”声很有节奏感。

“顾哥,你什么时候才能跟那个女人断了!让我眼睁睁看着你们订婚,我吃醋!”女人媚眼如丝,柔弱无骨的手臂攀附在男人的腰身上,指腹在男人身上肆意的点火,语气颇为不满地道。

顾子行听着十分受用,一把搂紧了女人:“小宝贝,你跟那个木头吃什么醋。我和她订婚,只是形式,等她拿到遗产,我哄她注资后,立马踹了。到时候你想买多少个包都行。”

那蓝听到这话的一瞬间,如遭雷击。

她怔怔地僵在门前一动不动,神色木然的看着里面的大戏,不得不承认,那个即将成为她未婚夫的男人,确实出轨了。

十分钟前,她跟着以去洗手间为由离开宴会厅的顾子行上楼来,心里所有的疑问都在得到证实的这一刻,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释然。

她跟顾子行原本没有感情,单纯只是两家的父母之约罢了。

如果不是母亲精神状态不好,担心她一个人不能好好生活,她也不会答应和他交往。

一年下来,她面对顾子行各种关怀备至的殷勤,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凑合的动容。

虽然这一幕早有心理准备,但在订婚之日目睹顾子行的背叛行为,对象还是她的竞争对手,这赤裸裸的羞辱和蔑视,那蓝还是有些心酸。

她从来不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会处理得如此失败。

有那么一刹那,真想冲进去大力挥上一耳光。

但理智快速压过所有倾泻而来的情绪。

父亲过世,母亲患病。

她和母亲未来的生活,只能靠她了。

那蓝握紧手机,调整好角度,将镜头对准了门缝微启的杂货间内。

结婚宴席间,顾母正笑意盈盈的拉着那蓝的母亲,跟众位宾客敬酒。

忽然宴会大厅里传来不可描述的喘息声。

所有人都惊呆了,同时看向大屏幕。

画面上,一男一女半褪衣衫,苟合在一起,场面十分劲爆。而所有的嘉宾都认清楚了画面上的男人,正是今天结婚宴的男主角,顾子行!

一身紫色旗袍装,模样优雅的顾母脸色骤变。

那母也当场愣住。

顾母连忙怒斥:“还不把大屏幕关掉,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假视频?要栽赃陷害我儿子!!”

正当此时,一道靓丽的身影从后台走了出来。

那蓝那张明媚的小脸上,没有丝毫被未婚夫背叛过的狼狈,反而冷静从容,举着手机里的录像,接过司仪的话筒,淡然道:

“顾阿姨,视频是我拍的。你儿子还在二楼的杂货间和小三甜蜜呢,我不好打扰,只好拍下这段视频给大家欣赏欣赏。”

话音一落,顾母的脸色简直能用精彩来形容,而一旁的顾父责令道:“还不快去把少爷找来!”

旁边的下属连忙掉头去找顾子行。

僵持一会过后,那母冷脸道:“顾先生顾太太,给个解释吧?”

顾母连忙赔笑道:“亲家母,蓝蓝,这里面肯定有误会。子行是不是喝醉了,认错人……”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便从远处走来。

众人一眼便认出,这人正是结婚宴的男主角顾子行,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小姑娘,这场面不言而喻。

顾子行怔愣地看着大屏幕上极度不堪的自己,脸色铁青,有种被活捉后因心虚而恼羞成怒的窘迫:“那蓝,你居然偷拍我!还发到这上面,你不要脸我还要脸!”

“脸?”那蓝捻络着字眼,只觉好笑,“你要是真的要脸,就不会在今天这种场合做出这种事情。”

顾子行有些心虚,故意拔高声调,以充士气:“这能怪我吗?我是个男人,在一起一年你连手都不让我碰一下,跟个木头一样!你喜欢吃素,还不让我吃荤?”

一旁的顾母一听,连忙帮腔道:“是啊,蓝蓝,我们家子行只是犯了个小小的错误,你也别斤斤计较了,哪有男人不花心的!只要肯回家不就好了吗。”

那蓝简直要被顾家的厚脸皮给震惊到。

她气笑了:“顾子行,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想让我乖乖戴绿帽子?做梦!我要跟你退婚!”

话音一落,全场哗然。

顾子行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地瞪向那蓝。

“我不同意!”顾母脸色大变,要是退婚,那蓝领不到遗产事小,他们家没有注资事大!

顾子行冷笑:“退婚?那蓝,你有什么底气退婚!要是退婚,你明天能找谁跟你去领结婚证?没有结婚证,你如何领那份遗产?你父亲的遗嘱里可是写明的,见结婚证领遗产,到时,你还不是得乖乖求我!”

那顾两家皆知,那父出事前,给那蓝托管了一份死期的巨额遗产,作为嫁妆。只有那蓝结婚,才能领到。

明天就是最后期限,若那蓝还没找到合适的对象,那么她的巨额遗产将全数捐给福利机构。

顾子行正是吃定了那蓝,才敢赌那蓝不敢退婚。

那蓝轻笑一声,从母亲手中准备好的包里取出文件夹和一叠照片甩到桌上:“顾子行,你与其担心我能不能拿到遗产,还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家的工程。五笔未结算的工程款,足足五个亿的亏空单子,怎么,想拿我的嫁妆给你填窟窿吗?”

一句话炸得整个宴会大厅訾议不绝。

顾子行一听五笔工程款的事儿就一脸难色:“你,你怎么知道?”

他完全没想到,平时处处被他拿捏的那蓝,反倒暗自拿捏了自己这么多把柄。

那蓝那双冷艳昳丽的眸子平视向顾子行:“顾子行,我从来都不傻。”

顾子行彻底怔住,背脊发凉。

其实关于顾子行和顾家的事情,她早就觉察出了问题。

但是为了能顺利取得父亲托管的遗产,她对此保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她不想再沉默。

这么大的信息量,顾家最大的秘密被那蓝爆了出来,顾母顿时就坐不住了,这到手的鸭子可不能飞!

暗暗在大腿上一捏,登时眼眶通红,泪盈盈地朝那蓝赔礼道歉:“蓝蓝,这又是何必呢?你和子行都要结婚了,何必为了这些小事闹得大家都难堪。我们家对娶你这件事可是相当重视的,先订婚,再领证,最后结婚,正式又宏大。而且你这话说的阿姨不爱听了,什么叫填窟窿,这夫妻之间互相帮助是很正常的啊。”

那蓝有笑意自喉间漾开,丝丝凉凉:“但凡今天换成是我出轨,顾阿姨会这么说吗?这种脏男人,我就算扔垃圾桶也不想再看一眼!”

顾子行顿然自尊心受挫,恼了:“退婚?好啊,那我就看看明天没有我,你怎么领遗产!到时候别跪着回来求我!”

顾子行逼近一步,贴着那岚的耳廓道:“只要你今天敢出这个门,我必当想办法废了你的工作,看你是愿意忍耐一时,还是愿意受辱一世?”

那蓝长睫微覆,薄唇冷笑:“走着瞧!”

距离提取托管的遗产的确只剩一日,可就算这样,那蓝也不想和顾子行再有瓜葛。

来不及换衣服,那蓝牵着母亲的手往停车场走。

车内,那母看着女儿,眼眶泛红:“现在怎么办?”她神色慌张,强迫自己的语气尽量平缓,不要再刺激女儿,却又担心,“如果没有顾子行,你爸的那笔遗产不就没了吗?没有遗产,顾家肯定会落井下石对付你,到时候可怎么办?我们现在可没有力量和顾家斗。”

那母也直到刚才,才看清顾家三口的嘴脸,气得心下血气翻滚。

偌大的停车场内,空气阴冷。

那蓝只觉得头疼的厉害,一脚油门将车开出老远,想了一会儿才道:“妈,顾家都自身难保了,哪能威胁到我?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遗产的事儿您更不用担心,我自有我的办法!”

那母看着明明身心疲惫,却又在她面前逞强的女儿,心中酸涩:“你别安慰我了,你能有什么办法?你要是有更合适的人选,妈也不至于着急了,而且,哪个正常男人愿意和一个陌生女人结婚呢?今天这事传出去,哪个普通人家的男人敢得罪顾家,和你结婚呢?”

如果失去那笔遗产,她们母女俩……就彻底没有翻身之日了。

那蓝吐出一口长气,翻了翻手机,递给母亲:“妈,您看,这人就不错。”

那母只看到手机屏幕上有一个男人侧影,高高大大的,挺帅气,但没来得及细看,那蓝便将手机收回,只道:“妈,您担心的事我都会处理好,今天您也累了,我先送您回疗养院。”

深夜,那蓝独自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外面深沉的黑夜,许久过后,拨通了一则电话。

那边传来一声低沉慵懒的嗓音:“那蓝小姐?”

那蓝深呼吸:“白先生,您好,我是那蓝,关于您上次说的还我一个人情的事,您还记得吗?如果您明天有空,我想和您详谈一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