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相声小品
作者:冰懿星火  |  字数:3092  |  更新时间:2022-09-14 06:38:12 全文阅读

“哦!希望寒哥哥跟王妃嫂嫂的腿快点好起来。”戚彤彤诚心的说。

“没事只是摔了下。养段时间就好了。”时恋微笑着说。这个小丫头挺可爱的,心思也单纯。

“王妃嫂嫂好了。彤彤带你去玩。吃遍全京都。”戚彤彤开心的邀请时恋。

“好啊!”时恋也高兴的接受邀请。曾几何时他也想有个这么可爱的妹妹。软萌软萌的煞是可爱。

“外公,节目开始了。我们先去看表演。这可是孙媳妇我,刚组建的戏班。专门为您祝寿的。为博您老一笑。”时恋微笑着对苗雄飞说道。

“都唱的什么戏?”苗雄飞顿时来了精神。

“外公,您去看了就知道了。保证您笑得合不拢嘴。”宫羽寒开口道。

他有幸见过他们排练。跟时下的戏曲根本不一样。让你耳目一新。他家的王妃真的是个天才。王妃说那个叫小品、相声。

“寒儿,你看过了?真的很好看吗?”苗雄飞见宫羽寒都向自己推荐。顿时兴趣更浓。

“苗爷爷,寒哥哥跟王妃嫂嫂都说好看,那肯定是很好看了。彤彤也很想看。我们现在就先目睹为快吧。”戚彤彤也开开心心的搀扶着苗雄飞就要走。

苗雄飞也很想看。他最喜欢新奇的东西了。乐乐呵呵的跟他们一起去了戏台子。

一路上有很多前来祝寿的大臣跟家眷。苗雄飞全部都邀请去看戏了。寿宴还要等一个时辰才开始。所以众人也就跟着国丈爷先去听戏了。

还有些处的好的,就站在一起唠嗑。还有的带着儿子相看女眷。也是大家族也就靠这种寿宴,喜宴。还有一些风雅人士办的,赏花会啊!斗诗会啊!之内的聚会,才能适婚男女在一起相看。

时恋才不管他们这么多。直接坐在轮椅上,由着玉瑶推着,跟在宫羽寒身边。

戚彤彤搀扶着苗雄飞,时不时的说些自己跟爷爷的糗事,逗的苗雄飞合不拢嘴。

不一会众人就到了戏台子前面。苗雄飞坐在前排。宫羽寒坐在苗雄飞边上,时恋坐在宫羽寒身边。戚彤彤坐在苗雄飞的另一边。

受邀一起过来的大臣跟家眷们。就随便选了个位置坐下了。众人都知道这个国丈爷脾气不好,所以都不上他身边触霉头。

只见时恋打了一个响指,戏台上的帷幕拉开了。

只见一个穿着普通的妇人,手里拿了两个拐杖。在台上叫卖,身后跟着同样打扮普通的。看上去应该是他的相公。

“拐了,卖拐了。”普通妇人在台上边走边叫卖着。

普通妇人:哎~~~大忽悠!大忽悠!

妇人相公:喊啥大忽悠,当大伙面,别叫我艺名行不行?

普通妇人:孩儿他爸。

妇人相公:哎。

普通妇人:要我说这个拐就别卖啦!

妇人相公:你别说那话,不卖了,做这副拐又搭工又搭料,一天一宿没睡觉,不卖不赔了吗?

普通妇人:这满大街都是腿脚好的,谁买你那玩意啊?

妇人相公:这啥话,你还不知道我强项,还叫我大忽悠呢。我能把正的忽悠邪了,能把奸人忽悠苶了,小两口过的挺好,我给他忽悠分别了。今天卖拐,一双好腿我能给他忽悠瘸了!

普通妇人:哈哈,你可拉倒吧。

魔性的笑声将下面的国公爷逗的直乐。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外孙媳妇。这个是你排练的?”苗雄飞笑得开怀,眼睛死死地盯着台上。不想漏掉一个细节。这表演也太搞笑了吧!

普通妇人:我就不信人家好好的腿你就能给人忽悠瘸了?

妇人相公:这就是我强项。

普通妇人:我还不知道你那强项,(对观众)我们孩子他爸可有意思了,听说王会计家买马上人那卖车套,听说四愣子买牛上那卖鼻环套,听说张三嫂睡不着觉上那人家卖安神药,最可气的听说人家老赵三丫要结婚了,上他家门口连卖粉裤衩带卖花肚兜。

“哈哈——”

“啊哈哈——这个大爷也太逗了。”

“哎呀!人家眼泪都笑出来了!”

“这是谁排的戏,咋就这么搞笑呢?回头我也请到我府上表演。哈哈——太搞笑了。”

底下的众人都笑得前仰后合。国丈爷,也始终笑着。

一个小品结束,下面的人都笑得直不起腰了。

“外孙媳妇,你这戏排的真是好啊!哎呦!笑死老头子我了。”国丈爷好不容易止住笑。对着时恋夸赞道。

“外公,王妃她为了给您排这个节目,都两天没怎么合眼了。孙儿看的都心疼。”宫羽寒为时恋抱屈道。

“外孙媳妇辛苦了。等会外公有重赏。你这个戏班子放我这里几天,外公喜欢看。”国丈爷像讨糖吃的小孩子似的。

“好的!外公你想看多久都行,这个戏班子就是孙媳专门为您排的戏。下面还有花木兰替父从军。应该都是您喜欢看的。您留下来,慢慢看。等看腻了。外孙媳妇还给您排新戏。”时恋微笑着说。

“还是我的外孙媳妇心疼我这老人家。寒儿这臭小子。每次就回京都到我府上来一下。其他时候根本看不着他。”国丈爷气鼓鼓的指责宫羽寒。

“外公,以后有孙媳妇在。抽空就来外公府上蹭饭。到时候外公可不要嫌弃孙媳吃的多哦!”时恋灵动的说。

“是啊!苗爷爷。等王妃嫂嫂腿伤好了。彤彤就跟王妃嫂嫂。天天来您府上。到时候可不准嫌我们烦。”戚彤彤也帮着逗苗雄飞开心。

“好。好孩子。”国丈爷被他们说的很感动。都是好孩子。

“外公,孙媳想出去方便一下。让王爷在这里陪您看戏。孙媳去去就回。”时恋想上厕所。

“好,去吧!”苗雄飞看台上的小品,挥手示意时恋可以去。

“彤彤陪王妃嫂嫂一起去。”戚彤彤站到时恋身后,推着轮椅就走。

玉瑶摇了摇头,跟在轮椅边上,也一起去了。他是丫鬟,虽然是在国丈府,但是危险无处不在,她得待在王妃娘娘身边好好照顾王妃

玉瑶摇了摇头,跟在轮椅边上,也一起去了。他是丫鬟,虽然是在国丈府,但是危险无处不在,她得待在王妃娘娘身边好好照顾王妃娘娘。并且保护王妃娘娘的安全。

“王妃嫂嫂,寒哥哥对你怎样啊!”戚彤彤边推着时恋边好奇心很重的问。

“小丫头,就这么关心我跟你寒哥哥的婚姻生活吗?不知羞!”时恋调笑道,她感觉打趣戚彤彤还挺好玩的。

“哎呀!王妃嫂嫂,你就知道嘲笑人家。我只是好奇,平常冷冰冰的寒哥哥,结婚后是什么样子的。纯好奇。”戚彤彤脸蛋很红的跺脚撒娇。

“哈哈!怎么会有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时恋哈哈大笑。

“王妃嫂嫂不想说就算了。不过看王妃嫂嫂,气色这么好,精气神也不错的样子,寒哥哥应该对王妃嫂嫂不错。”戚彤彤见时恋根本不回答自己,于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小丫头八卦心还挺重。你得寒哥哥对我挺好的。”时恋淡淡的说道。

“妹妹,我可算找到你了,爹爹,妹妹在这呢!”就在时恋上完厠所,跟戚彤彤还有玉瑶走在回,戏台的路上。

刚路过一个花园,就一个女人拦住了她们的去路。并咋咋呼呼的对着身后喊到。

“呵!我道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吏部尚书府的大小姐啊!久仰久仰!”时恋一脸不悦的看着,拦着自己去路的时媛。

差点笑喷出来。这个玩意这时候咋还敢出来蹦哒呢?也不怕她那头假发飞了。哈哈!

她还记得,前几天在跟宫羽寒,一起整理空间的时候,发现了她从时媛跟孙靖儿头上。薅下来的头发。

她本着废物利用的原则。给做了两顶假发。

分别找人,卖给了吏部尚书府和丞相府。

而且还卖了不少银子呢?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都将丞相府洗劫成床板都没有了。只留给他们亵衣亵裤了。

他们竟然还有银子,帮孙靖儿买假发,那个假发她可是开价二百两。他们竟然都没有犹豫就给了。真是有钱任性。

再大的困难,也阻止不了女人的爱美之心。吏部尚书府都快吃糠咽菜了,他们竟然还舍得花二百两给时媛买假发。

这是指着时媛在国丈也得寿宴上钓金龟婿呢?这要是假发突然掉落,露出头上的小乌龟会不会很有意思。

时恋脑补了一大堆。差点没憋住笑。这要是笑出了声音那就尴尬了。到时候总不能告诉他们,他是因为想看时媛头上的小乌龟才笑得吧。

时恋还是觉得自己的绘画技术很好。最起码世人都能看出那是一只小乌龟。哈哈!

“妹妹,你这话说的可就见外了不是,我可是你姐姐啊!”时媛听了时恋的话,有些尴尬,但是她今天没有忘记今天自己来此的目的。

“本王妃娘只生了本王妃一个女儿。没有给本王妃生姐姐。时大小姐为何称本王妃为妹妹?”时恋眼神严厉的看向时媛。

“我……”时媛被时恋说的有些语塞。这个傻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难对付了。之前在府里,可是痴傻的很。自己让她做什么她都不敢吭声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