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往事不堪回首
作者:字母炫西瓜  |  字数:3588  |  更新时间:2022-10-09 15:39:28 全文阅读

大耀八十三年,大寒,汐止宫。

飞雪漫天,阴哀劲风似乎为这极寒添了层透明利刃,将人割得鲜血横流。

偌大皇宫内,金鎏檐瓦蒙了层厚白雪毯,与殷红宫墙形成刺目对比。

“哈哈哈!快吃啊!你这只恶心的猪!啊哈哈哈哈!”

尖锐刺耳的女声仿若一柄巨斧!将这寂静雪夜劈成两半。

身着凤凰华服的皇后与这残破宫殿格格不入,此刻她正用帕子抵住鼻孔,狂热兴奋地瞧着脚边衣衫褴褛、披头散发、满脸脏渍的狼狈女人。

风水清趴卧在泥水结成冰碴的地面,躬身缩成一团,舔食脏碗内早就酸臭腐烂的泔水,如蝼蚁般。

胃内翻滚如汹涌海啸,她却不敢停止进食,因只要稍有缓顿,她那刚出世的孩儿,将在她眼睁睁地注视下,被生生捅进一把匕首!

那是她怀胎十月,经历撕裂肺腑之痛才诞育的孩儿!

浓妆艳抹的皇后依旧不满,阴诡一笑:“你吃得太慢了!李嬷嬷,捅!”

一旁的李嬷嬷似乎早就在等这一刻,立即将幼小婴儿身上插着的匕首拔除。

之后“噗嗤”一声,狠狠插进那还不如刀身宽的细短胳膊!

“哇啊……”

幼嫩婴孩的哭声渐弱,风水清心头倏然收紧!

她拼着浑身最后一丁点力气,从地上匍匐着爬到锦衣华服的女子面前……

“我和你拼了!”

“放肆!你这贱女人!”

一道阴鸷狠绝的男声陡然传入屋内!只见那身着明黄团龙纹袍的男人抬脚一踹!正中风水清太阳穴!

她脑袋顿时嗡嗡重响,狠摔于地面……

“喀嚓……”

手腕传出骨头断裂之音,原是她已几月未能好好进食,脆弱唯剩骨架的手腕就这样被直接摔断。

风水清顾不得切肤之痛,忙看向李嬷嬷手里早被鲜血洇透的襁褓。

泫宸安见她那凄楚模样,嫌恶无比:“快把那孽种还她!朕看到她们母女俩就恶心!”

语落,他牵起皇后风婉柔一双温热小手,满眼关切,“柔儿你没事吧!”

得皇帝命令,李嬷嬷将手中之物扔到风水清面前。

“孩子……我的孩子……”风水清颤抖着呢喃,用一双生满冻疮的干枯之手……将那血襁褓瑟瑟抽抽搂于怀中。

可那弱软婴孩,已唇白面僵,再无生气。

“泫,宸,安!”

风水清意断念决地抬起头,幽戾盯着面前令她受尽苦楚的天之骄子,从牙缝中狠狠挤出他名。

“大胆!朕的名字你不配叫!来人,割下她的舌头!”

两名太监弓腰步入屋内,一人从背后将风水清架起,捏攥她双颊。

另一人用极钝刀刃割了好一会,才将她的舌头彻底割下。

摧心剖肝之痛霎时将风水清彻底吞噬!

她恨啊!她好恨!

泫宸安得意而笑,居高临下忘形睥睨,“为利用你家族助朕坐稳皇位,朕才留你多活一阵!否则你与那魔头行苟且之事后,朕就应杀了你!更何况还容你生下与他的孽种!”

言毕,他将浸满鲜血的破烂襁褓一脚踢飞!

“唔唔!”

风水清欲语反驳,却因失去舌头,只得悲愤呜咽。

“哦对了!”泫宸安指点额角,笑意盈盈,“你们风家通敌叛国,被朕下旨诛了九族!估摸这会子应在下面等你呢!莫要感谢朕,送你们一家去团聚!”

“唔唔唔!!!”

闻及此言,风水清筛糠般地剧烈颤抖起来!

她拼尽力气拖着残弱身躯向前爬行,眼底猩红胜血,看样子誓要与泫宸安同归于尽!

可她太过孱弱,未等爬出几步便被太监钳制双臂,按在原地动弹不得。

“晦气的脏东西,皇上,咱们回去吧!”风婉柔摇了摇泫宸安手臂,娇滴滴讲道。

“好。”他搂住她的纤细腰肢,对上风水清狠绝幽怨的双眸缓缓吩咐:

“这眼神太过不敬!将她双眼挖掉,砍断四肢,扔去乱葬岗埋了。”

……

风水清再次恢复意识时,鼻内尽是酸腐恶臭的烂草席气味,耳畔传进秃鹫分食她肉体之音。

失去双眼的她无法看到飘雪,却能感受到那寒意落于面庞,融化成冰凉液体。

犹如她这颗千疮百孔的心,被泫宸安与风婉柔活活搅烂化成血水!

她就这样,在滔天恨意与凄风苦雪中缓缓吐出最后一口气。

怨念从四面八方萃聚,萦萦笼罩于她胸腔内挥之不去:

若有来生,我定要亲手将你二人……

虐!诛!之!

她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瞬……

不知是错觉,抑或恍惚,竟闻得一道凛冽颤抖的男子声音……

“风水清……我又失去了你……”

……

“宿主!您醒醒呀!太阳晒屁股啦!”

“唔……”

风水清被奶里奶气之音搅得太阳穴生疼,只得努力睁开双眼。

眼前的景象……

这不是,桐语书院?

我怎会在这?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宿主您没死呀!您重生啦!”

什么?!

怎么心内暗语还有人回应?而且……重生又是何意?

“咳咳!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小甜甜系统!会移动至死前怨念极大之人的身上,助其重生。上一世,宿主您含怨而死!所以小甜甜就来找您啦!”

风水清翻了个白眼,“小甜甜”这个名字着实让人不敢恭维!

不过,她心底确是含着滔天怨念。

前世,她痴情错付,倾尽首辅风家资源,助五皇子泫宸安夺嫡登基。

泫宸安也曾口蜜腹剑许诺她,待坐上皇位,册她为一国之后。

殊不知,登基大典那日,他亲颁圣旨,立风水清同父异母之妹——风婉柔,为大耀皇后。

将她封为清妃。

泫宸安说这是为她好,中宫之位多人觊觎,若她登上后位难免日日烦忧,操事劳心,他心疼。

即使入宫后,他从未碰过她,也从未正眼瞧过她。

风水清仍旧信他如命,因她爱他至骨髓里。

登基一年后,泫宸安震惧九王爷泫宸魈势力,将她当做弃子,用一碗掺着春柳药的松茸粥陷他们于罔顾人伦不义。

泫宸安借机将她打入冷宫,亦将泫宸魈削位,重兵圈禁!

没想到仅那一夜,她竟怀了泫宸魈的骨血。

于她生产前几日,泫宸安又为风家扣了个通敌叛国的罪名,将风家九百八十六口满门抄斩!

风水清,就这样在冷宫中,看着刚出世的骨肉婴孩被活生生刺死,她自己也被扔进乱葬岗,遭秃鹫分食,死无全尸。

“宿主,您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啦!小甜甜帮你报仇呀!”

脑内糯叽叽的奶音将风水清思绪拉回现实。

重生!好!

这一世,我定要将你二人,碎尸万段!

稍敛心头恨意,风水清这才打量起眼前的桐语书院,此处乃宫内皇子读书之地。

前世,她每日都来,就为远远瞧一眼泫宸安。

为何重生后,却是从这醒来?

小甜甜又急又慌:“危险!宿主!危险!”

什么危险?

风水清脑子发懵,身子越来越沉,即将要偏坠下去!

她赶紧垂头瞧了瞧,发现自己正躺在高高的树杈上,距离地面三丈高!

“诶诶诶……啊!”

“砰……”

奇怪?怎么不痛?

她下意识揉了揉并不怎么痛的屁股,却触到个软软且颇有弹性的物体。

这什么玩意儿?手感还挺有趣!

想着,她的小手竟还不自觉地加重些揉捏力度!

“风!水!清!”

野兽般的嘶吼将她吓得浑身一激灵!她忙回过头向声源处望去……

正被她骑在身下的这个男人……

眉目俊凛,鼻梁隽挺,瑾玉面庞渲满绯霞美得似妖孽,眼尾却噙着冽寒杀意。

此人不就是……

“九王爷殿……”

下字儿还未讲出来,泫宸魈便将她一把从身子上推了下去!忙站起别过头,耳垂红至发紫。

风水清脸颊被石块磕得生疼,也才猛地回过神,以方才他们的姿势来看,她捏的那物……

泫宸魈恼怒咆哮:“风水清!你在此处做什么?!”

其实我也不晓得,醒来就在这喽!

风水清只敢于心内暗暗腹诽,深怕此话讲出来,以泫宸魈那狂暴性子,非掐死她不可!

泫宸魈,乃前世先帝与太后的嫡出之子,亦是皇子中年纪最小、最受宠爱的一位。

他桀骜难驯,狠戾不羁,阖宫上下,无人敢惹,无人敢逆。

曾传言,有一婢女不小心打翻茶盏,被他赏了一百大板活生生打死!

还有人讲,某妃子讲了她母后坏话,被他亲自手刃!

要知道,弑戮嫔妃可是死罪!

却偏偏,他什么事都没有,反而更加猖狂邪佞!

还在他二十岁行冠礼之年,将本名“泫宸肖”加注个鬼旁,才成为现在的“泫宸魈”,全然一副魔王做派!

“九王爷殿下,本宫还有事,先不打扰了!”风水清刚要悻悻而逃,却被他大手扯住后脖领,差点没把她勒死!

“咳咳咳!九……九王爷……”

“九王爷?你在讲什么胡话?你为何自称本宫?”泫宸魈毫不费力扭过她瘦杆子身板儿,凛冽问道。

与此同时,小甜甜提醒之音也在她意识内响起:“宿主!您重生至十五岁!刚过及笄封了清晖郡主呀!”

十五岁?!

风水清忙将双手举至眼前,瞧得差点对了眼儿。

这才看清,她的一双手确是及笄之年般大小!她竟重生至这个年岁!

也就是说!

她还未成为泫宸安的妃子!

她的家人还没死!

她风家依旧独霸朝廷!

瞧小丫头滞神半晌,哭了又笑,笑了又哭,泫宸魈脑内开启小剧场:

【风水清提裙挽袖爬了树,见果子饱满圆润,摘下就放嘴里啃!

那果未成熟微毒,可引人出幻觉。

使她原本就少根筋的脑袋,被毒成一团糨糊!

风水清口角流涎,眼神呆滞:“阿巴……阿巴阿巴……阿巴……”】

嗯,这也可解释她为何从树上掉下。

泫宸魈满意得出结论,斜睨面前只到他胸脯的娇憨小人儿一眼,冷冰冰吐出两个字:

“傻子。”

“啊!嘶……”

话音刚落,泫宸魈脑内似插进利刃疯狂搅动!痛得他闷哼一嗓,捂头跪于地面……

风水清脖颈一松,拽扯感消失无踪,转过头瞧他痛苦表情愈发悚然……

这……这魔王是要犯病发狂吗?好可怕……快跑!

思于此,她提起裙摆落荒而逃。

泫宸魈伏在地面……痛得浑身颤栗,脑内如混泞漩涡翻转不停!

自半个时辰前开始,他便一直胸口发紧,太阳穴发胀,甚至不知为何来到此处!

脑中痛感终达顶峰!喷薄而出!

“轰!”

浪潮般的回忆霎时覆满他脑海!

幕幕场景,如雪花般纷至沓来……

他猛地抬头!十指嵌进泥土,眼底炽红胜血,眸海尽是暴戾偏执……

风水清,这辈子……

你只能属于我!

你只能,是我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