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玫瑰与他 > 正文
第一章 司行宴,娶我吧
作者:白商  |  字数:2217  |  更新时间:2022-08-16 18:15:23 全文阅读
叶秋生决定了,她要拿后半生做赌注。

从今天起就缠着司行宴,以身为饵,报与孟叶两家之仇。

门没有锁,门缝隐约透着暖黄色的微光,司行宴推开了门,一步迈了进去,玫瑰香水味扑鼻而来,淡香诱人。

昏暗中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他的领带,把他往自己身上带,顺着她的手往上看,可以看见女人的锁骨,完美的蝴蝶锁骨。

锁骨下方纹着一片玫瑰叶的轮廓,衬着她奶白色的肌肤,红色缎面吊带长裙露出了整个削瘦的肩膀。

女人牵着他的领带,步子往后退了几步靠在书桌上,司行宴跟着往前走了几步,双手撑在女人两边,将女人围住。

司行宴高挑精炼的身躯挡在了她面前,叶秋生抓他的领带轻轻踮脚往桌上一坐。

而他只是低着头看着她,一双黑眸像是黑夜里的星星,她分明看见他眼里有光。

京城人说她是绝世佳人,这话是没错的。

她生得精巧,眼珠子水灵灵的,巴掌小大脸,凹凸有致的身材。

墨色的头发如瀑布一样披在身上,和她白净的皮肤形成对比。

“司行宴,娶我吧。”

女人红唇轻启,微微仰着头,两张脸隔着不到十厘米的距离。

暖黄色的光从侧面照在两人身上,显得男人的侧脸更加棱角分明,不近人情。

她和司行宴认识十年了,说是青梅竹马,用词又有些不准确。

她的青春里全是司行宴的影子,可司行宴人生最开始的十几年却没有叶秋生。

女人为掩饰不安,白皙的小腿交叉着在红裙里晃荡,掀起的红色的裙角像海浪,在暖黄色下波光粼粼。

司行宴嘴角一弯,有些不屑,“叶秋生,你哪里来的自信。”

随即把手握在了叶秋生抓在他领带上的手上,带着她的手,在胸前扯了扯领带,松了松。

叶秋生皱皱眉,盯着男人的眼睛,好像想看出什么破绽,但是没有,没有一点波澜。

便凑司行宴到嘴边,轻轻一吻,“我有利用价值。”

如果说联姻,那她是叶家在正不过的大小姐了,虽现在手上没有实权,可是快了。

别人都看不上她,连他也是吗?

叶秋生碰到司行宴唇时,心一直蹦蹦的跳,不是心动,是本能的害怕。

但是她一直在克制,她是没办法接触异性的,可是司行宴是她的例外。

司行宴一愣,右手扶上叶秋生的腰,微微用力,把叶秋生往怀里带,还给她一个更深的吻。

临了咬了咬她的唇,像是惩罚,血液的腥味在两人嘴里弥漫开。

男人温热的手掌隔着布料,摩挲着她的腰,叶秋生只觉得腰间烫得紧。

司行宴就这样凑在她眼前,两人的呼出的气都能碰到对方的脸颊。

“叶秋生,我有未婚妻,这件事你在今天之前就知道吧。”

“叶秋生,你要点脸,勾引别人未婚夫,你也做的出来。”

这话本是冰冷的,可是从司行宴嘴里说出,却添了分暧昧。

叶秋生咽了咽口水,他们两近的来胸都贴在对方身上了,她左手抵在司行宴胸前,身子往后仰了仰,想要拉开点距离。

司行宴都看在眼里,觉得有些好笑,“裙子谁给你的,穿的跟个睡衣一样。”说着还用手掐了下叶秋生的腰。

司行宴才是又当又立的主,嘴里说着嫌弃,手上动作一个不停。

这衣服司行宴和孟昭雪选礼服的时候看见过,那些礼服都是高定,得提前定。

每个款只有一件,而且不认识设计师,连衣服都不一定见得到,这不是有钱就行的。

就叶秋生在叶家的憋屈日子,凭自己是拿不到的,叶老太太更不会挑这种衣服。

叶秋生有点泄气,看着司行宴的眼睛,小小声娇糯地问,“一定得是她吗?”

司行宴摇头,“不一定,谁都可以,你不行。”

可是孟昭雪怎么能行呢,段阿姨说孟家和叶如闻的死有关。

司行宴是因为她姐姐吧,没想到孟昭懿的分量重到,司行宴都愿意娶她妹妹,呵。

叶秋生脸色一沉,抿一抿唇,伸脚踢在了司行宴腿上,“那你倒是起开啊。”

司行宴往后退了一步,笑着摇摇头,真是跟个小妖精一样。

伸手将理上去的袖口放了下来,才发现袖扣少了一个,猜也知道是谁干的,便没问,又将袖子叠了上去。

叶秋之看着他,他是天之骄子,站在那不置一词,也让人离不开视线。

九头身,挺直的鼻梁,有几分凉薄的眼睛,流畅的下颌线,拥有京城最大的权势。

如果不是为了报仇,叶秋生又何苦步步为营,设计好与司行宴的每一步。

司行宴冷冷的冲叶秋生勾勾手,“过来。”

叶秋生没有穿鞋,光着脚走在木质地板上,走到司行宴跟前。

司行宴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头,带有警告意味的说道。

“衣服一会儿我让人送进来,立刻换了,如果让我知道你在外面穿成这样,你完了叶秋生。”

叶秋生不放在心上,娇嗔的拍掉他的手,“司大少管的有些多。”

叶秋生和司行宴成年后一共没见过几面,每一面还都是叶秋生算好的。

司行宴倒是让人琢磨不透,说不喜欢叶秋生吧,又倒是对她的事的还挺上心的。

说喜欢吧,算了,哪有这种说法。

“司大少是打算就这样出去吗,不怕未婚妻见了跟你闹?”

“你要是有本事,就让她今天订不了婚,在我这花时间是没用的。”

司行宴冷哼一声,多余的一眼都不给,迈着步子走出了房间。

不过是看在孟家的面子应付这个订婚罢了。

没几分钟服务员就送来了一件礼服,想来能送的这么快,应该是提前就准备好的吧。

给她准备的吗,今天是他和孟昭雪的订婚宴,怎么会,衣服是孟昭雪的嘛。

这是件长款的白色吊带连衣裙,质地偏硬,长度到脚踝,裙边很长,所以有好几个褶。

是宽带平口设计,群身有银线编织花纹,也有许多浅色的印花,彰显着少女的灵气和清纯。

叶秋生将自己的头发编成鱼骨辫,换上了礼服,异常合身。

叶秋生摇摇头,她多想了,她不该想这个的,要嫁给司行宴只是为了躲叶家,司行宴的心思,不是她能猜的。

叶秋生刚迈出房门,就碰见梦昭雪拿着杯红酒站在门口,孟昭雪也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问到。

“刚才是你和阿宴在里面吗”,然后探了探头想从门缝里看看里面都有些什么。

该死的女人,和她妈一样贱,阿宴都要订婚了,她还能追到订婚宴来,真不要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