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恰逢夏日微醺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他从未离开过
作者:北北落  |  字数:2007  |  更新时间:2022-09-28 16:48:14 全文阅读

“这叫什么......社恐,对就是社恐,现在很多有都说自己是社恐呢,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任徐行安慰着她:“迎迎,人都不是完美无缺的,每个人身上都会有好有坏;更何况,性格也是不分好坏的,难道内向的人就永远都不如开朗内向的人吗?这简直就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内向吗?”虞迎迎慢悠悠地走着,“其实我几年前的时候,在我家人口中还会一个很活泼好动的女孩。”

“那现在呢?”

“现在也是。我妈妈跟别人说,我从小就心大,也很开朗,她从来不用为我费多大的心思。”

任徐行想起初中时所听说的那些事情,看向虞迎迎的眼神多了些悲悯。

“但其实你并不是这样的,对不对?”

“或许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偶尔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能难的倒我的事,偶尔又觉得事事都跟我作对。你说我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正常啊?”

“不是,这很正常。我也经常这样。”

不知为何,虞迎迎并没有再说什么话,沉默得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任徐行,你爸爸妈妈的关系怎么样啊?”

任徐行怔愣了一下,这才知道虞迎迎这是又想起以前的伤心事了。

“还可以,不过寻常夫妻之间总是会吵架的。”

“从前我一听到他们吵架的声音,我就觉得心烦气躁,他们打起来的时候,我真的恨不得站在他们中间,让他们先打死我再说。”

任徐行睁大着眼睛,心里突然一阵绞痛。

“迎迎,没关系,总会有好起来的那一天。”

“可要是已经没有好起来的机会了呢?”

“就算是那样,这也不是你的问题。你现在已经高二了,再熬上两年,你就可以到外面去读书,一年回来两次。到时候他们想你想的不行,哪里还要机会会吵架呢?”

任徐行摸了摸虞迎迎的脑袋,帮她把围巾系紧了些。

北方的深秋,教室里面已经来了暖气,可早晚的时候还是冷的人耳朵疼。

虞迎迎看着任徐行的手在自己的眼下灵活地打着结,脖颈处倾灌的冷风瞬间被抵挡在外。

她心头一热,竟然不小心红了眼眶。

“迎迎,你哭什么啊?是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虞迎迎的眼泪来势汹汹,很快淹没了她的眼眶。

任徐行慌了神,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来替她轻柔擦拭着眼泪。

“迎迎......迎迎......”

任徐行一直追问着她哭的缘由,可她偏偏咬紧了牙关,一句话也不肯说。

她哭的时候是没有声音的,即便周遭只有他们两个人,她可只是紧闭着唇、胸口上下起伏。

“你想哭就哭出来吧,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不会有人看到的。”

他看着实在心疼,想要将她抱在怀里却又没有那个胆量。

虞迎迎却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又或者是她实在伤心忘了那些有的没的,竟然张开双臂环住了任徐行的腰。

她的头正好埋在任徐行的胸膛处,入耳的是一阵急促的心跳声。

“任徐行......我已经没有听他们吵架的机会了......”

“什么意思?他们......离婚了?”

任徐行立马反抱住了她,指尖一下一下摩挲着她的脊背。

“不是......”

虞迎迎终于哭出声音来了。

“我已经没有爸爸了,他......他已经死了......”

去年的这个时候,他走了将近四五个月,虞迎迎仍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越往后,她心中的失落感就越来越深重。

直到昨天晚上,她才头一次在梦中见到了那个她不愿再提及的人。

梦的场景依旧发生在他们从前住的那个出租屋里,他依旧在楼下开着一家生意不怎么好的装修店。

她背着书包走在空旷无人的街道上,周围的一切明明是那么虚幻,她却觉得依旧生活在这里。

虞迎迎远远地就看到了坐在店里看店的他,没有发黄的瞳孔和肿胀的双腿,只是像他很久很久以前一般安安稳稳地坐在那里。

梦中的她似乎忘了他已经不在了的事实,他们坐在一起,聊了很多。

“迎迎,你现在过的开心吗?”

“迎迎,等你以后找到了男朋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爸爸好好给你把把关。”

“迎迎啊,你妈妈现在的脾气有没有好一点,以前都是我的错,你帮我跟她道个歉好不好。”

“迎迎啊......迎迎,你以后记得迟一点结婚,这样就能在你妈身边多陪她两年了。”

梦的最后,她独自一人站在店里,跑来跑去都找不到他的身影。

她不停地跑,穿梭在各个她曾经和他一同经历过的地方,她边跑边喊,知道最后兜兜转准又回到店里的时候,她梦醒了。

虞迎迎醒来的时候,胸口像是压着块石头般喘不过气来,枕头已经被浸湿了一大片,心中空落落了。

那个时候她才恍然发现,这个曾经给予过她生命的人在她漫长的人生中仅仅只存在了十几年。而往后七八十年漫长的岁月里,她还会遇见很多人,但再也不会拥有他了。

他如她从前所希望的那样,已经永远消失在了她的生命中。

“迎迎......”

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是任徐行充满怜惜的回应。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现在已经获得了新生,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幸福地生活着。”

虞迎迎的哭声小了许多,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哽咽,她突然抬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处树林。

“他就埋在那里,我知道他一直都在看着我,所以我从前一个人回家的时候,也很少感到害怕。”

“我明明就是一个很胆小的人,可我每次一个人走夜路回家的时候,却感到有人在保护着我。”

“任徐行,你说,他是不是一直都在我身边,从来没有离开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