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作者:加勒比金鱼  |  字数:3144  |  更新时间:2022-09-13 00:36:02 全文阅读

马车停下来后,章庭轩的思绪也被打断了。

他跳下马车后,因为在外面冻得时间太长了,一路上也一直在咳嗦。

看着随行的人摆好踏凳后,因顾虑到沈晚棠的名声,就凑到窗边小声地喊沈晚棠下车。

“忍冬姑娘,玉腰楼到了”看着自家主子手拿着帏帽围在沈晚棠身边团团转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章庭轩现在的样子他根本没眼看,不知道还以为沈晚棠是谁家府上的大小姐呢,就连下人都穿的金绸银缎。

马车里正闭着眼睛转手持的沈晚棠缓缓睁开眼睛,与殷月白对视了一眼后,才不急不慢的走下马车。

接过章庭轩递过来的帏帽,沈晚棠对章庭轩说:“章小公子,多谢你一路送我们过来。”她缓缓欠身行礼,这时玉腰楼的管事妈妈,阮妈妈看到来人后迎了上来。

“哟,忍冬姑娘这回来的可真早。”阮妈妈是个风韵十足的中年女子,她体态丰腴,艳而不俗。一双美眸里都是风情,玉腰楼在楚安开的时间不算很长,能在短时间内就拥有一席之地的。可见阮妈妈也是个有些手段的精明女人。

“也亏的你心善,这大冬天的这么冷还这么早就来给楼里的姑娘看诊了”阮妈妈的语气里都是对沈晚棠的亲昵,却也没有过多的展示出来。少有郎中愿意为花楼里的姑娘看病,更何况是定期来为姑娘们检查身体了。他们大多对花楼里的女子避之不及,西楚女子的地位本就低下,这些风尘场中的女子就遭到了万人唾骂。

若是她们不幸染上了什么病,就只能私下里去黑市请来郎中。黑市里的郎中收费价格高昂,很多人便不愿意花费大量的银钱在这些可怜的女子身上,任由其自生自灭。哪怕是楼里的摇钱树,死后也只有一片草席草草下葬。

“哟,这位不是章小公子吗,我说今天早上怎么有喜鹊在我窗户前面唱歌呢。”阮妈妈声音妩媚的说,手里的团扇摇的像花一样。

“我就说今天肯定有喜事发生,您可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到楼里来看看了。”章庭轩原也是个纨绔子弟,自从和沈晚棠一起回来了京城后,就改变了原来的性子,也不往花楼里去了。天天跟着沈晚棠到处跑,还捧起书本看起圣贤书来了。

不能说和之前完全旁若两人吧,变化也是非常大的。除了脾气变化不大外,之前纨绔的样子全然不见踪影。就怕给沈晚棠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章家的一众人也乐得见自家的小儿子这副模样,就也没有过多的干涉他和沈晚棠的事情。

“今日还是多亏了章公子,若不是他,我恐怕还不能来的这么早呢。”听到沈晚棠这么说,阮妈妈的眼神在二人之间扫了又扫的。

章庭轩听了沈晚棠的话很高兴,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但他一边笑一边给阮妈妈使眼色,他可不想因为之前的事情坏了在沈晚棠心中的形象。

不过,若是忍冬姑娘知道我改变的这么多的话。嗯——还是算了,之前干的混账事太多了。

阮妈妈和沈晚棠抬脚往楼里走去,章庭轩也想跟着进去。沈晚棠却转头对他说:“章公子,今日多谢你了,其实你不必如此的。”

“你以把我送到玉腰楼了,这楼里都是姑娘。况且,我为姑娘们检查的时候,你一个男子也多有不便。”

“小公子身份尊贵,出入此多有不妥。刚才为送我和月白,你以跟着受了不少罪。”说着,掏出了一纸药方交给了章庭轩手上。

“我害怕公子受了风寒会加重病情,这是刚才在车上赶出来的。你赶紧遣个小厮去抓了药煮来吃。”

章庭轩低头看着纸上的药方,少女娟秀的字迹有些许的凌乱。看的章庭轩心里也是暖暖的,忍冬姑娘为我着想,我定不能辜负了她的一番心意。

见章庭轩收下药方,沈晚棠又嘱咐了阿彦几句,便和殷月白一起跟着进了玉腰楼。

阿彦看沈晚棠给了章庭轩药方,是一分都不敢多耽搁,载着章庭轩就抓药去了。他想,沈忍冬也不算太没良心。

林青阳派来跟着沈晚棠的人见她进了玉腰楼后,就急忙把这报告给了林青阳。

林青阳看到暗卫传来的消息,以及手底下的人又搜集来的沈晚棠的信息。心里也放心了几分,看到她和章庭轩结伴来到楚安,眉头还不可察觉的皱了起来。

信上说。沈晚棠是一年前与章庭轩一起来的楚安。章庭轩也在结识了沈晚棠后而改变了许多。可之前的情报却是说她半年前才来到了京城,二者之间便冲突了起来。

随后又有人递了消息上来,说沈晚棠曾离开过楚安城一次,是半年前才又回来的。中间那半年的空缺说是一直在外面治病救人。

看完后,林青阳放下手里的信。叫手底下的人不必再查了,他心里清楚,在查恐怕也查不出什么了。

想到沈晚棠今日去的地方,他突然想到,玉腰楼与玉腰奴的名字及其相似,两者之间或许会有什么联系。阮妈妈也完全具备给他送情报的能力。玉腰楼是近几年才兴起的花楼,不仅是达官贵人,连文人墨客,街头商贩都极喜欢去。因此,人多嘴杂的地方,更容易收集到消息。

玉腰楼与寻常青楼不同,里面多是些身份悲惨的女子。在里面谋一份差事过活的,许多走投无路的人都会去玉腰楼里碰碰运气。里面的姑娘可凭自身的本事养活自己,因此,便没有普通青楼的胭脂俗粉的感觉。

玉腰楼的出现抢了许多人的生意,可无论同行怎么打压都没有办法。

且花楼里,人多嘴杂。玉腰楼能在短时间内兴盛起来,可见背后有着不小的势力在支持着。照目前的形势来看,玉腰楼背后的势力是友的可能性很大。

想到这里,林青阳让人盯紧玉腰楼,尤其是阮妈妈。

外面又下起了雪,绵密的雪落到了屋檐上。撑伞的人走在庭院中,看漫天的雪,海棠树上覆盖的雪。寒风吹了过来,好像将执伞人的脸又吹冷了几分。

屋外大雪纷飞,屋内红炉煮雪。清雅的暖香沁人心脾。

见沈晚棠望着窗外的红梅花树出神,阮妈妈便添了一盏茶递到了沈晚棠的面前。

“姑娘在想什么?”听见女人略带妩媚的声音询问道,沈晚棠才收回思绪,看向阮妈妈。

“我看姑娘脸色不是很好,可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沈晚棠拿起阮妈妈为她添得茶,懒散得道。

“没什么,就是有一只小虫子,着实令我心烦。”

听到沈晚棠的话,阮妈妈笑而不语,随手拿起一块茶点送到嘴边。殷月白也坐在一旁不急不慢的喝着温茶。屋里的姑娘也知趣的没有说话。

外面的雪还在下,落到枯枝上,宛如盛放的花。寒酥如絮,粉状玉砌。

等沈晚棠从最后一个需要检查的姑娘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雪还未停止,橘红的落日挂在天边。从玉腰楼的三楼可以看到远处金瓦红墙的皇宫。

楚安城里所有的建筑物都不允许比皇宫高。皇宫本就处于高处,落日的映照下,从哪里看都更显巍峨。

阮妈妈一直陪着沈晚棠为姑娘们检查,她可以说的上是最为花楼姑娘们着想的妈妈了。不管楼里的姑娘病的有多严重,她都会请来郎中为其医治,从不吝啬金钱的花费,也从不苛待楼里的任何一个人。所以才会请愿意为姑娘们看诊的沈晚棠定期跑一趟。

这让其他楼里的姑娘都很是羡慕。玉腰楼上下也是一片祥和,从未有人发生过争执。

沈晚棠告别过阮妈妈后,就准备要走了。这时,有个姑娘手里提着食盒来找沈晚棠,她叫玉芙。上次,沈晚棠治好了她的咳疾,她就一直很感激沈晚棠。

玉芙是楼里的古筝弹得数一数二的姑娘,许多人不惜花重金来求她一曲。今日,她知晓沈晚棠来为楼里的姑娘检查身体,就早早推拒了客人们。亲自下厨为沈晚棠做了点心。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才提着食盒来。将食盒送到了沈晚棠手上,沈晚棠也不好推辞,索性就接过食盒。

阮妈妈见天色不晚,就又留下沈晚棠一叙。沈晚棠也笑着答应下来,和玉芙一起跟着阮妈妈去了阮妈妈的屋子。

一路上,四人有说有笑的走着。

章庭轩把沈晚棠送进玉腰楼后,也没回章府,就一直在离玉腰楼不远处的茶楼上等着。喝着沈晚棠才为他配的药方,章庭轩顿感身上一点也不冷了,从头暖到脚。

药方很苦,惯不爱吃苦的章庭轩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一脸幸福的小口喝着面前闻着就苦的汤药。一旁的阿彦看的老泪纵横,在心里说了几句沈晚棠的好,又想起今日自家小公子在马车旁边狗腿的模样,心情顿时就不好了。

章庭轩在茶楼里看着书,回到京城后,他很是刻苦。连以前看都不看一眼的书如今也看的进去了。家里人虽然对此感到好奇,但同时也很欣慰。

章庭轩一站在沈晚棠身边就觉得自惭行秽,忍冬姑娘那么列害的一个人,自己却只会吃喝玩乐。每每想到此章庭轩就很自卑。

这时,章庭轩派去一直在玉腰楼守着的人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