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凡尘渡劫
作者:沈鲸落  |  字数:2449  |  更新时间:2022-10-03 02:16:08 全文阅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娘他......”沈襄看向白色衣襟深处蔓延出来的黑色纹路,小声试探道。

“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像我这种半妖,根本就不应该出生......”

——二十年前,青丘

“恒姬,你也太厉害了,咱们青丘赤狐一族多少年都没出过七尾了?”银叶靠在恒姬怀里,拨弄着她的发丝:“听我娘说,七尾狐渡劫成功是能成仙的。你要是成了狐仙,下一届族长的位子肯定非你莫属。”

一只小狐狸蜷伏在恒姬脚边,红色的尾巴扫了扫耳朵:“成仙有什么好的?我听说当神仙的都要辟谷,什么好吃的都吃不了。”

银叶一听,不满道:“你懂什么?咱们家族就你修为最差,都三百年了还没修成人形。”

“我就不修,我本来就是狐狸,为什么要当人?”紫苏说完起身抖了抖毛发:“你们慢慢修仙吧,我去看看阿嫂午饭做好了吗?”

银叶冲着紫苏的背影呲了下牙,却在一只温暖的手碰到头发时,耷拉下来了耳朵。

恒姬温柔地笑道:“你们俩,真是一天不吵都不行!”

一只翠鸟飞到两人面前:“恒姬,长老们传你去议事。”

恒姬听后,立即闪身变做一缕紫光穿越森林,进了一个山洞。

山洞里站着一群褐衣老人,他们是狐族长老。而正中间一抹粉色额外突出,恒姬认出了她:是桃花妖铃音。

为首的长老对恒姬说:“恒姬,你不日便要历劫,你可知要面对什么?”

“变回原形,于人间度雷劫,雷劫后活着方渡劫成功。”

长老拄着拐杖,沉默片刻,鼻子里发出沉闷的出气声:“很好,铃音于人间游历,最是熟悉。此次你便去桃花镇吧,她或可照顾一二。”

恒姬看向一旁笑眯眯的铃音,点头应下:“是。”

——桃花镇

“到了。”铃音抱着一只红色狐狸进了一座寺庙,狐狸立即从她怀里跳了出来。

恒姬抖了抖尾巴,露出七尾,看着寺庙里的神像。那是挥舞花枝的一座女神像,她从未见过:“这是什么?”

“是我们花界的女神——姬雅,这里的百姓很崇拜花神,我们桃花族便世代守护这里。我是族长,居于神像中受些香火,替花神娘娘守护这里的百姓。”铃音说完便飘进了神像中:“这里平时人多,人气重,雷公大人不容易察觉你的气息。平时你就躲在神像后面吧,千万收住你的七尾,不要被人类发现了。”

恒姬听后,用爪子挠了挠脸,几步跳上了神像。她躲在了神像后面,找到地方卧下:“花神庙......那这些人求什么呢?”

“每个人所求不同,有人求姻缘,有人求钱财,连求子的都有呢。”铃音提醒道:“我不会时时都在,我不在的时候你自己小心。”

待了半个月,天劫始终没来。别说雷劫了,连雨水都没有一滴。

看来修行之事还是不能耍小聪明,她躲在庙里,肯定等不到雷劫。要是过了一个月还没渡劫成功,就要再等五百年了。

恒姬想着,趁铃音不在,她跳下神像蹿出了花神庙。

集市到处都是人,她只好跳上了房梁,在各家房瓦上穿梭。在路过一家酒楼时,她感知到了一股浓烈的狐狸味。闻这味道,得有十几只,而且很密集。

在青丘就听过,人类喜欢猎杀狐狸,扒皮食肉,皮毛做衣。

救,还是不救?毕竟是同族。

可是她如今根本没有法力,要是被发现,说不定桌上又会多一道菜肴。

纠结中,恒姬听到不远处牢笼中狐狸的呜咽声,终是软下心来。她顺着墙角,嗅着气味来到了后厨。后厨里进进出出都是人,她只能躲在柴垛后面观察。突然她看见有人不断搬运一些竹筐到里面,恒姬趁着伙计不注意躲进了其中一个竹筐。里面装着一些白菜萝卜,都是刚从地里挖出来的,凑近还能闻到泥土的芳香。

听见库房门关上的声音,恒姬顶开了竹筐的盖子,跳了出来。屋子里被关着的动物们看见她都沸腾起来,恒姬走到笼子前,发现这里关着不少动物。

“有狐狸,她没被关起来!”

“怎么进来的?”

恒姬对他们说:“你们动静小些,我是来救你们的。”

另一个笼子里的土狗听见了,兴奋道:“那顺便也救救我们呗。”

“对呀对呀。”

“求求你......”

一时间,满屋子的飞禽走兽都向她求救。可是数量这么多,肯定还没逃出去就被发现了。

“你如果不救我们,你也别想出去。”那土狗狂吠几声,威胁道。

恒姬一听皱眉道:“我尽量想办法。”

那些笼子都有专门的锁锁住,要打开必须得拿到钥匙才行。可是钥匙会在谁的身上呢?掌柜还是伙计?这么挨着找,还没找到估计他们已经被宰了。就在她犹豫之际,门毫无征兆地被推开了。一个黑色的身影躲进了库房,那人全身都是一水的黑,连脸上都蒙着黑色的面具。恒姬注意到,他健瘦的腰间挂着一个鼓囊的包袱,里面的东西呼之欲出。

他是,贼吗?

那双面具未遮的漆黑双眼也看向了她,一人一妖,四目相对。

黑衣人见她没有动,对着缝隙向外看了一眼,这才松了口气。他靠着墙壁略喘了几口粗气,冲着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家伙,不要闹出动静,把人招来了。”

恒姬冲着他龇牙,随后耳畔传来门外的脚步声,赤红的双耳微动,恒姬便跳到了房梁上。黑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门外的动静,登上一旁的竹筐便攀上了房梁。恒姬见他就要靠过来刚要咬他就被一把拽进了他的怀里,一只细长却有些粗粝的手捂住了她的嘴,将她轻柔却有力地禁锢住。

恒姬在那充斥着烟草香的怀中挣扎着,刚刚露出双耳,就听见了开门声。

屋里冲进来三个人,为首的看起来应该是管事的,他不满地看向身后两个杂役:“人呢?”

其中一个人害怕地说:“刚才就是朝着这个方向跑了啊?怎么会......”

管事的立即呵斥道:“那还不快去找?不把东西找回来,看东家不扒了你们的皮?”说完他看向四周,吓得房梁上的君子以及他怀中的小家伙都屏住了呼吸,身上都起了冷汗。

“还有这些鲜货,赶紧处理了送厨房去,都催半天了。”说完几人便出了房门。

恒姬这才松了一口气,头顶上却突然亮堂了。她抬头看,发现头顶的瓦片不知何时被揭开了。抱着她的男人开口说:“一起出去吗,小家伙?”

那双眼睛这才被她看清,那是一双带着清澈真挚的眼睛。可惜,来自一个小贼。

恒姬挣脱开他,跳了下去。那小贼愣了愣,随后释然一笑。他半蹲在天窗处,微微侧头看向他:“那江湖再见啦。”说完便没了人影。

恒姬看向这些笼子里正看向她的动物们,一个头两个大。突然头上吃痛,一个东西砸到了她掉在了地上。恒姬定眼一看:是一把钥匙!

这个方向......是他?

恒姬看向那处天窗,空无一人。

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为什么帮我?

沈鲸落
作者的话

小狐狸遇见了一个偷心盗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