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恐游世界
作者:飞翔的娃娃鱼  |  字数:2058  |  更新时间:2022-08-30 17:07:08 全文阅读

如果进入到了恐游世界里,你该怎么办?

八月很慌,因为她就是那个倒霉蛋。

此时的她趴倒在地,正睡眼蓬松的望着周围。

下一刻,她就被眼前的场景惊在原地。

这是个陌生的厕所单间,四周雪白的墙壁被溅满鲜血,天花板上的灯泡一闪一闪,仿佛随时会坏。

空气中的骚臭味和血腥味扑面而来,杨八月下意识的捂住口鼻,懵懵的挠了挠头。

自己原本在家睡觉,昏昏沉沉时,一声凄厉的尖叫响起,她被惊醒后,就来到了这么个鬼地方。

她望向墙上刺目的红,惊诧着缓缓起身,心中猜测着,自己可能被绑架了。

但是,家里的防盗门是反锁着的,没人能进得来。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兜,想要寻找手机,却并未找到。

杨八月皱起眉头,怀疑自己是梦游了,只是,这个地方怎么看怎么像凶杀现场。

想起将自己惊醒的那声尖叫,她心中顿感不妙,转身就要去拉单间的大门,离开此地。

就在她握到门把手的那一刻,忽然传来一阵腹痛。

伴随着咕噜咕噜的声音,杨八月顿感不好。

这是要窜的前兆。

她望向身后脏兮兮的蹲厕,以及满墙的血液,纠结在了原地。

但肚子的疼痛愈来愈烈,根本不给她思考的机会。

秉承着人有三急不可忍的原则,杨八月心一狠,牙一咬,冲向了蹲厕,一顿解决。

片刻,她舒爽的望了望,这才发现,厕所内没有纸。

八月顿时面色复杂,她焦灼在原地,忽然注意到,身旁的墙壁上,有一扇一米高的小门。

小门已经锈迹斑斑,落满灰尘,不知有多久的年份了,门面上的最下方有一个手掌般大的小洞。

杨八月垂下头,透过小洞望去,门内一片漆黑,寂静无声,什么都看不清。

忽然,一阵凉意袭面而来,她看向周围墙壁上的血迹,鲜红夺目。

是新鲜的血。

八月猛然意识到,如果这是凶杀现场,血迹如此新鲜,那凶手会不会还没有走?

或者,他躲在这扇小门后,静静地偷窥着自己如厕…

多少有点变态了。

八月看向身旁的小门,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尽量保持着距离,脑中不断思索着,没有纸,人类该怎么解决个人卫生。

突然,厕所内的灯泡传来噼啪一声,下一刻,周遭陷入漆黑。

八月浑身一颤,已经做好了不擦提裤子走人的准备。

这时,铁门下的小洞伸出了一只枯黄的手。

那只手的皮肤皱皱巴巴,指甲呈死人灰色,瞧着十分诡异。

八月眉头一皱,面色复杂的望着这只手,喃喃自语道“这是得了灰指甲?一个传染俩?”

手怔了怔,随即,它摊开手掌,掌心中摆放着两张颜色鲜艳的纸巾。

一张红,一张蓝。

沙哑又苍老的声音响起,“小姑娘,你是要这张红色的纸巾,还是蓝色的纸巾呢?”

杨八月直直的看着手掌,立即变得十分警惕,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小姑娘?你偷窥我?”

手并不理会她,自顾自地又说了一遍“你是要红色的纸巾,还是蓝色的呢?”

八月冷笑一声,“别转移话题,”说着,她用嘴碎老太太的语气骂道“听你声音年纪也不小了,一把年纪偷看小姑娘上厕所,真是不害臊,还有脸来送纸!”

手沉默了下来,片刻,它似乎感受到八月愤怒的目光,清了清嗓道“我没偷看你上厕所,不过,我想你一定很需要纸,告诉我,你想要红色的,还是蓝…”

话未说完,便被杨八月打断。

“我不听我不听,你就是偷看人家上厕所,人家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呢,你得对人家负责。”

手无语了,它从未碰见过这种情况。

一时间,它愣在了原地,手足无措。

为了让杨八月选纸巾,它试探性的问道“我负责后,你就要我的纸巾吗?”

话音刚落,杨八月愣住了。

她怔怔地望着手掌上的红蓝两张纸巾,猛地想起了小时候,亲哥杨七月为了吓唬她,半夜讲的一个恐怖怪谈。

深夜,一名学生在公共厕所解决三急,上完后发现自己忘带纸巾,正当他焦急时,一只手从门缝伸出,递给了他两张纸巾,分别是一红一蓝,问他要哪张。

学生想都不想,选了红色的,第二天,人们发现他死在厕所,浑身的皮肤被扒下,红色的肉裸露在外面。

几年后,公厕被夷平,建了学校。

又是一个深夜,另一名学生尿急,进入了厕所。

正当她上完后,还是熟悉的套路,一只手从门缝伸出,询问她要哪张纸。

这位学生听过前几年的灵异事件,强忍着恐惧选了蓝色,本以为会平安无事,却被抽干浑身的血液,身体呈蓝色而死。

看来这个凶手,喜欢模仿恐怖故事杀人。

且听它刚刚那么执着的问,应该是一个强迫症。

只要一直不选,大概率不会出事。

于是,八月唇角微勾,回答手掌的话“当然。”

手掌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问道“你想让我怎么负责?”

八月邪魅一笑,紧接着,她立马变换了另一幅面孔,神情忧伤“为了我的贞洁,你去自杀吧,你死后,不会有人知道你偷看过我上厕所。”

话毕,手掌颤了颤,“好恶毒的女人。”

杨八月不以为意,继续道德绑架着它,语气温柔“你答应了我,会对我负责,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怎么能做不到呢?”

手掌似乎没转过弯来,它陷入了纠结,片刻,它叹了口气,妥协道“好,我答应你,但是你得先选我的纸巾。”

八月转了转眼睛,淡淡笑道“我们一开始说的是,你负责后,我才能选你的纸巾哦。”

手掌沉默了,它委屈,它想哭。

虽然它是鬼物,但死了就灰飞烟灭了。

而此时的杨八月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进入恐游世界,还呆呆的认为这是凶杀现场,和自己对话的是活人呢。

手掌想了想,在恐怖游戏的大楼中,厕所是它的地盘,从来没碰见过能反过来威胁自己的人类。

眼前的小丫头,休想威胁到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