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他居然不躲着我 > 正文
1.助导浦微之
作者:北山可行  |  字数:2284  |  更新时间:2022-09-01 21:49:40 全文阅读

冀言淇十七年浑浑噩噩,花最多的钱读最贵的私立学校,第十八年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选择题多对了七八道,考上了A大。

A大一线城市,人才济济,但她被调剂了。

得知这个消息时她虽无比失落,至少还能控制,自我催眠,尽快接受。

但八月底发生的一件事,让高考前就把书本急吼吼送掉的她产生了复读的想法。

放假的人睡到日上三竿实属正常,冀言淇一觉睡到爹妈亲自上花园来敲门,才一脸茫然从床上拔起来。

“我昨晚被唐贝蓓拉去看电影了。”

女儿这谎是撒惯了的,专糊弄他们几个,冀海一个字不信,也不戳穿她,拿着手机给她看,“好不容易有个专业收容你,真不上学了?”

冀言淇拉着眼皮看几眼。

看仔细了,恹恹说:“您把师姐号码发给我不就成了?我还困。”

前几天听人说过,A大传统,每个新生班级安排两个师兄师姐做助理导员,录取结果一出,开始满世界捞人。

她完全没有找组织的意识,于是人家只好来电话叫她进群,打不通她的,打冀海和饶妍妍的。

冀海收了手机,“看你这样子,还是复读吧,转学也成,读金融,将来替你哥分担一些,实在不行,A大转专业容易,修双学位也容易,你二选一。”

她爹是恨不得把她下辈子都安排好的。

冀言淇从小听这话听得耳朵起茧子,却并未不耐烦,“爸爸,我不想读金融,您两个儿子,左膀右臂不正好?让我潇洒潇洒不行吗?”

话说完,人往后倒仰躺在床上,伸手探手机,一看十几个未接来电。

“你还没潇洒够?整个朝城,哪个姑娘比你潇洒?”冀海教训她说,一转身饶妍妍领着刘婶捧一托盘早饭上楼来,他登时胸中一团火,语气无奈:“妍妍,你就这么宠着她吧。”

“我爱宠着,不成?”

刘婶把早饭放在床尾懒人桌上,人退了出去。饶妍妍哄着女儿,“先起来吃点东西再睡,今早让人做了绿豆汤,这会儿凉了,可好喝。”

冀言淇瞧着冀海欲言又止的模样,嘴角翘了翘,坐起身来,亲饶妍妍一口,“还是妈妈疼我。”

饶妍妍宠女儿原因有二。

一个是生老三冀言沂时女儿才三岁半,她分身乏术,对女儿照顾不周。

一个是冀家和浦家的失败联姻,导致十五岁的女儿成了朝城的笑话。

冀言淇吃过饭联系助理导员,顺利进入群聊“A大富豪榜前三十六”,叮叮噔噔一串打招呼的消息,其中夹杂着要她爆照的迫不及待。

大概是得益于父兄都是极擅长逢场作戏的商人,她学得一手必要时候讨巧的好本事,等群里欢庆结束,她礼貌回:【大家好呀,我是冀言淇,很高兴认识大家~】

张天意:【终于!终于又来个女同志了!猛男哭泣!】

温腾:【一看就是可可爱爱的女孩子!】

伯浅若:【爆照!爆照!】

接下来一大串附和。

气势十足,整得像声讨。

每个新进群的人大概都会被这样的热情绑架,她翻着相册,在一堆吃喝玩乐里找到一张独美的自拍,扔出去。

群里一瞬间沸腾。

张天意:【救命,好可爱好可爱!】

朱欣衣:【妹妹快到碗里来!】

柯及:【来我这儿!快加我!】

邹云帆:【等一个人的小红点呜呜呜!】

嘟嘟嘟响个不停,她退出聊天框时等来小红点,上面标明数字“5”,她一一通过,直到看到最后一个头像。

底色乌黑得放大能做镜子,正中央用奶白的线条写一个不大不小的“P”,这头像多少有点清新脱俗且耐人寻味。

于是她目光落在群备注上。

白底黑字,一字不差:助导浦微之。

很好。

冀言淇这辈子就算忘了疯狗哥哥和舔狗弟弟叫什么,也不会忘了这个三年前当着全朝城人的面退她婚的男人的名字。

她当即点了通过,然后一顿操作,将人删了。

据说十八年前某个名流聚会,云城的浦老爷子跟冀言淇的爷爷战友叙旧,高谈阔论之际,冒出来永结秦.晋之好的荒谬想法。

尚在腹中的冀言淇从此被“浦家小儿媳”五个字标签。

那年冀言澈和浦朔之相见恨晚,而五岁的浦微之是两人的跟屁虫,谁也没有想过这条亦步亦趋像做了亏心事的跟屁虫在后来造了一家人的反。

三年前的四月,冀言淇刚满十五周岁。

众亲友纷纷拖家带口盛装来贺,浦家更是全员出动,排场不输他们家那位掌上明珠周岁宴时。

冀言淇一早被饶妍妍摁在化妆间,整整待了四个小时,从发型到妆容再到着装,一步跟着一步吹毛求疵,最后得了个差强人意的公主风,把她推到众人的视线里。

就这么着,一群人开始尬吹,起哄。

“淇淇就是漂亮,跟妈妈像!”

“从小到大都是美人胚子!”

“可不是吗?她这张脸在周山幼儿园挂了十年啊!”

……你一言我一语地,哄得饶妍妍心花怒放,嘴角都拢不住。

冀言淇也不大记得是哪个没长眼的,忽然指着近处一个杏色衬衫黑色西裤的瘦高个子男人热情昂扬地喊:“这不是浦家小公子吗?“

被称作浦家小公子的浦微之回头来,瞧见被簇拥在一群人之间的小姑娘,蹙眉的同时压了压眼皮,看不出是茫然还是闷闷不乐。

但这边招呼他的人多,他不得不礼貌性朝众人走,先跟饶妍妍碰杯,说阿姨好,又接连碰了两三个叫得上名字的,最后才跟她碰了杯,“生日快乐。”

冀言淇也见过几次他的相片,但年纪毕竟小,也没往什么恋爱啊,婚姻啊方向去想,只把他当做哥哥,举着杯,软声道:“谢谢哥哥。”

她话音落,众人又是一片瞎起哄,说她见着哥哥嘴就甜了,见着叔叔的时候可冷着脸云云,她欲解释,但想想都是玩笑话,就作罢了。

却不想,她无意从他眼底捕捉一丝说不清什么情绪的笑意。如果非要安上个名头,她觉得那是嘲弄。

她心底顿时咯噔一声。

比她还不尊重人?

这样也就算了。

一个她面都没见过的叔叔竟从侍应生手里取了麦来,递到浦微之跟前,“二公子要不要为妹妹唱首歌?做生日祝福?”

“是啊是啊,唱一首给淇淇庆生?”

浦微之目光从她脸上移到抓着麦的手上,长了眼睛都看得出来他对给她庆生毫无兴致:“叔叔觉得唱什么?”

“这看你心意了!”

饶妍妍大以为他下一个该问自己闺女,没想他随手招呼一名侍应生,对他低声说一句什么,侍应生点头去了后台,不久响起一段和缓的前奏。

这前奏她再熟悉不过。

周山幼儿园的园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