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诱她似火 > 正文
第八十五章坏消息
作者:玫瑰窃贼  |  字数:3044  |  更新时间:2023-01-06 14:16:39 全文阅读

沈煜之看向温如许,清越的嗓音里带着不容违抗的威严:“你等等。”

见这架势,温如许也不好撇下他直接就走。

接着,沈煜之便跟她十指相扣,还特地举起手,在秦羽和蔡秀玲面前展示。

“秦小姐,既然你今天跟我母亲一同过来,那我就明说了……”他话里故意疏离秦羽。

一句“秦小姐”,让秦羽的心登时一抽。

蔡秀玲也有种不好的预感,想制止儿子把话继续说下去,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打断。

只有温如许面上平静如水,置身事外。

“道歉的话我不想再听,如果你真心悔过,就应该适可而止,不要再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

沈煜之看向秦羽的眼眸一凛,瞬间冻上冰。

他警告过秦羽不止一次,如果她再继续挑拨离间,拉着他母亲搞事,他必然不会轻饶。

这还是看在蔡秀玲的份上,才选择最后一次容忍她的行为,不会再有下次。

“煜之,我……”秦羽紧张地攥起衣角,试图解释。

她看向温如许的目光却带着利刺,又在一瞬间收敛。

沈煜之终究没给她把话说完的机会:“我跟许许感情很好,即使偶尔闹别扭,那也是夫妻间的情趣,不劳烦你们操心,尤其是秦小姐,就算你是我母亲的客人,可这里是翡翠园,不是沈家老宅,不请自来是不是不合适?”

秦羽作为一个出身名门的千金小姐,被骂不讲规矩就算了,可训斥她的还是她的心上人。

她瞬间有些承受不住,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愤恨地瞪向冷眼旁观的温如许。

都是因为这个贱女人!煜之才会这么对她!她不会让温如许好过的!

“蔡阿姨,我身体不太舒服,就先回去了,等回头再去沈家拜访您。”秦羽看向蔡秀玲,哽咽着说完,直接从翡翠园离去。

蔡秀玲面子上挂不住,吼道:“煜之,你这是干什么!人家小羽好心好意来跟你道歉,你是被这个狐狸精迷了心窍吗!”

温如许:“……”

她真是躺着也中枪。

不过没关系,看了这么一出戏,心情也算好点,谁让秦羽和蔡秀玲总是没头脑的凑上来针对她呢?

而沈煜之听到蔡秀玲对温如许的称呼,却是顷刻间变了脸色,看向他母亲的眼神里,带着隐忍的怒火。

“她是沈家名正言顺的少夫人,也是我沈煜之明媒正娶的妻子,不是什么狐狸精!请母亲以后注意言词,否则别怪儿子翻脸!另外,母亲是不是要去看看秦小姐了,毕竟她可是你请来的客人。”

蔡秀玲斟酌后,狠狠地剜了温如许一眼,急匆匆跑出沈煜之家追秦羽去了。

她还没注意到,她的小儿子对她的称呼也开始变得客套和疏远……

等翡翠园里稍微清净后,温如许挣开沈煜之挽着她的手,她才不会相信沈煜之为她忤逆蔡秀玲没有其他目的。

况且两人产生争执才过去不久,可刚才在蔡秀玲和秦羽面前,沈煜之又能做到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牵起她的手秀恩爱——

总不至于像他在车上所说的那样?

温如许将那怪异的想法迅速甩出脑海。

不!沈煜之不可能真的对她动情的!

他这么做,只是因为他对秦羽不感兴趣,利用她让母亲跟秦羽死心罢了。

“谢谢你刚才在妈面前对我的维护,不过,我也帮你挡掉了秦羽这朵你看不上的烂桃花,我们应该扯平了吧?”温如许莞尔笑笑。

说到底,她对沈煜之而言,就是个工具。

这般想着,那颗将要萌动的心,又一次凉了下去。

她早晚都要从沈煜之身边离开的……

沈煜之听完她的话,脸上又添几分薄怒:“谁跟你扯平了?温如许,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地跟我划清界限吗?你欠我们沈家一条命,就凭这点,你永远也别想跟我两清!”

不管她对他的心意是真不清楚,还是故意装蒜,只要能够把她留在他的身边,用什么法子他都愿意。

哪怕她为此厌恶他也没关系。

温如许摸不准,自己又怎么惹这位少爷不高兴了,但见沈煜之往书房里走,她又稍稍松了口气。

至少沈煜之目前没有要折腾她的意思,她可以先把汪颖的案子处理一下。

月上枝头。

尽管蔡秀玲好话说尽,秦羽从翡翠园回来后还是郁郁寡欢,将自己关进卧室里大哭一场,许久才平复心情。

她拿起手机,从联系人里找到某个号码,继而拨了过去。

秦羽咬牙切齿地问:“温如许最近都在做些什么?”

知己知彼。

今天被沈煜之好一通羞辱,再加上在轮船上度过的那可怕的一夜……她对温如许已经恨得偏执。

她就不相信,她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名媛千金,还斗不过温如许一个市井小民!

“除了之前拿下的几个合作案,她最近还接手了一个有点棘手的小案子……”

那边的人回过话,秦羽眼中顿时现出阴狠毒辣,嘴角不自觉地轻扬。

但想到沈煜之的警告,她又对电话那端的人道:“最近收集温如许的消息小心谨慎点,如果你被发现,我可保不了你。”

次日,温如许来到律所楼下。

苏妍和冷易舜站在一起,两人正说着什么。

想到冷易舜答应帮她带弟弟离开,这一次,温如许并没有刻意躲避他,大大方方地向他打招呼:“学长。”

“许许,你来的正好,冷学长听说我们在调查汪颖的案子,特地跑来提供内部消息。”苏妍的表情不大好看。

想来多半不是什么好消息。

果不其然,冷易舜道:“汪颖跟刘宝亮公司内部正在进行销售总监的竞选,刘宝亮方必然也会根据这点来进行辩护,但五天后你们就要开庭了……”

温如许微微凝眉。

汪颖案子里提供的证据,是否构成性。骚扰本来就颇具争议,而他们又是在竞争时闹出这件事来,法院在调查的过程中,多半也会了解到这一情况,怀疑汪颖控诉刘宝亮的意图。

而她起先跟汪颖聊案子的时候,汪颖也并没有跟她提过竞争的事。

温如许揉了揉太阳穴:“是我的失职,竟然连这些情况都没掌握……接下来的事我会想办法处理。”

冷易舜和苏妍看向她的目光里,都隐隐透着担忧,但他们知道温如许是个要强的性子,也就没多说什么。

“如许,我今天过来,其实还有别的事情要跟说……”冷易舜冷不防地转移话题。

苏妍识趣地离开:“那我先进律所了,你们慢慢聊。”

等到苏妍走后,冷易舜才道:“那天你在短信里跟我说的事,我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只是考虑到你弟弟的状况,我准备等他稳定些再去办理转院,你觉得呢?”

温如许的眸子微微亮堂起来,她总算有机会能逃离沈家那个魔窟,逃离沈煜之的手掌!

“可以,我这边听你的安排行动……学长,真的谢谢你。”温如许目光真切。

见温如许脸上的疲态稍稍散去,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冷易舜心里也跟着开心:“你跟我之间不用这么客气。”

他看到温如许散落在鬓边的碎发,忍不住抬手想要帮她整理,可温如许还是本能的后退一步,跟他拉开距离。

虽然冷易舜能帮她从沈煜之身边逃离,却不代表温如许想由此跟冷易舜展开一段关系。

一码归一码。

“时候不早了,我也得去上班了,这么点小事还麻烦学长特意跑一趟,挺不好意思的,回头有空我再请你吃饭。”

冷易舜眸中的尴尬一闪而过,淡淡地笑道:“好。”

目送着温如许走进律所,消失在视野中,冷易舜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殊不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旁人监视着。

沈煜之办公室门前,常安拿着手里的照片,不由自主地深吸一口气,这才硬着头皮敲门进入。

“沈总,冷易舜又去乘风找夫人了,苏小姐起初也在,应该只是谈论工作上的事……”常安面上平静地汇报,实则早已胆战心惊。

事实也正如常安猜测的那般,在沈煜之翻看到苏妍离去,只剩下温如许和冷易舜单独相处的照片时,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这冷易舜是个什么东西?

前脚抢了他看中的项目,他还没有跟他算账呢!现在又开始明目张胆打他的女人的注意!

这种赤裸裸的挑衅,他怎么能忍?

“方总,你们瑞凯最近还真是威风……”沈煜之语气凌冽,如冬日刺骨的寒风。

接到他的电话时,方瑞明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寒颤,登时想到了冷易舜,无奈地叹了口气。

谁让他现在是冷易舜的顶头上司呢?有些烂摊子总得收拾。

经历了五分钟煎熬后,最终以方瑞明割让出几个项目暂时告终。

他当即去找冷易舜,在听说了冷易舜跟温如许见面的事,立刻了然。

“我说沈煜之怎么现在才来找我,原来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因为这个……冷大少爷,你是不是也该为我跟我的小公司考虑考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