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诱她似火 > 正文
第八十九章威胁人也要有资本
作者:玫瑰窃贼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23-01-10 13:07:42 全文阅读

“贺董,久仰大名。”温如许淡淡一笑,目光大大方方落在贺文庆身上。

贺文庆已经年过半百,可却没有多数中年男人常见的啤酒肚,一身款式老旧却做工精致的灰色西服,戴一副眼镜,给他气质更添儒雅随和。

他微微点头,在温如许和冷易舜身边站定,笑呵呵地回应温如许的问候:“温律师客气,早就听说乘风律所有位王牌女将,从业后至今零败诉,还顺利拿下岭南、瑞凯和长青的合作,今天托冷总的福,总算见到本人了。”

以往,温如许并不喜欢商业吹捧,可同样的话从贺文庆口中说出来,却让人觉得是前辈对后辈的欣赏和肯定,真挚极了。

“贺董,快到饭点了,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坐下来聊聊?”冷易舜掐准了时机提议。

贺文庆欣然答应。

三人来到裕香斋中餐馆,开了间包厢畅谈。

温如许却还不知道,她今天跟人偶遇的运气还没用尽……

一顿饭后,她获得了贺文庆的联系方式。

虽然泰祥地产在润泽市并不是数一数二的大集团,但也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而这与身为董事长的贺文庆密切相关。

目送贺文庆从裕香斋离开,温如许看向身旁的冷易舜,思量很久后开口:“学长,很感谢你对我的事这么上心,我也相信我们今天在茶馆偶遇只是巧合,但关于贺董……你其实没有必要再为我忙前忙后。”

对温如许来说,如果不是因为沈煜之的手段和权势,她也不会答应冷易舜的相助。

而冷易舜愿意帮她安排带温年一起离开润泽市,已经算是欠了很大的人情。

“如许,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一定要跟我算得这么清楚吗?”冷易舜嘴角勾起一抹苦涩。

他愿意不求一切地对温如许好,只要能守护在她身边。

可即使是这样,温如许也还是不想给他这个机会,正因为了解他的心意,更不愿这样消耗别人。

“人情债难还。”温如许的语气冷淡。

正当她打算跟冷易舜道别后离开,转过身刚走一步,便撞进一个结实的胸膛。

温如许轻声说了句抱歉,抬头却对上沈煜之阴鸷的眼神正在她身上游走。

温如许心脏猛然间惊跳,料到多半被沈煜之误会,于是脱口而出:“我跟冷总刚谈了些工作上的事,你在裕香斋怎么也没跟我说?”

“沈太太什么时候转性,开始对你丈夫的行踪上心了?怕我误会你跟别的男人私会?”沈煜之眉头冷硬。

他相信温如许,却不相信冷易舜。

那家伙看他老婆的眼神都要拉丝了!这么喜欢当曹贼?

恐怕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受。

温如许倒吸一口凉气:“的确,我不想你对此产生什么误会,但……沈煜之,你能不能不要总用那种龌龊的思想来看待我?”

她可不屑于给他扣什么绿帽子。

沈煜之目光从温如许身上,挪向冷易舜,冷冷地笑:“冷总听到我太太说的话了?我们夫妻感情很好,有心之人要夹在中间挑拨离间也只能是妄想,我倒有点心疼方总,瑞凯割让给诺德的那几个项目,竟然还是换不来冷总的收敛。”

割让项目?

温如许眼底疑惑,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

为了警告冷易舜跟她保持距离?

“外界都传沈总年轻有为,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遇事只会靠些威胁人的手段。”冷易舜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不甘示弱。

沈煜之伸手,揽住温如许纤细的腰肢,将她向自己的怀中靠近,借此宣示主权。

他那双如鹰隼般的眸子微眯,透着慵懒随意:“威胁人也要有资本,不然冷总威胁我一个试试?”

温如许微微皱眉。

她可不想看这两个男人因为自己闹起来,被别人知道,说不定还要给她扣一个祸水的名头。

“沈煜之,我想回家了。”

她轻巧的从沈煜之怀里脱出,却又挽上他的胳膊,声音不大不小,莫名有种软绵绵的娇。

沈煜之心猛然一动,唇边浮上浅浅的笑意,也不再跟冷易舜互呛,跟着温如许回翡翠园。

冷易舜注视着两人的背影,握着的拳头捏得更紧,他也更加坚定要尽快帮助温如许脱离火海,远离这个独裁的男人……

迈巴赫里,沈煜之和温如许坐在后排。

温如许还在想案子的事,王颖不难说服,但要说服汪颖的姑姑,肯定要费一番功夫。

沈煜之见她出神,冷不丁道:“以后跟冷易舜保持距离,他是你的学长也不行,我相信你对他无意,可我不信他接近你的目的单纯。”

温如许不知道如何反驳,乖巧地闷哼一声。

这让沈煜之有点窃喜。

她难得像现在这么温顺,好像对他收起了满身的刺儿。

与此同时,他的手机忽然收到一则短信。

沈煜之阅览完,又道:“温年最近的身体情况还算不错,听院里的护士说,你有段时间没去看他了,他还念叨你,但又怕打扰你工作……刚好医院有点事需要我现在过去处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他要同时打理岭南和诺德,平日本就不大轻松,最近工作量突然多了起来,尤其是医院,最近又有好多病人,忙都忙不过来。

可他又希望温如许能陪在他身边,有她在的时候,他工作便好像不知疲倦,效率也更高些。

想到弟弟,温如许毫不犹豫的答应。

沈煜之还略有点吃醋——

哪怕那是温如许的亲弟弟,可温年还是会分走她的爱和关注。

他喜欢温如许闪闪发亮的样子,但有时候,他又真希望能把温如许锁住,不让别人发现她的好,只做他一个人的小众私藏。

他沉默又偏执的爱着她,尽管她并不知道。

半小时过去,车子停在岭南医院。

“我先去处理事务,你去看温年吧,等我这边忙完就过去找你,我们再一起回家。”沈煜之不急不慢地安排。

两人各自展开行动。

温如许来到温年的病房时,温年正看一本编程相关的书籍看得入迷。

见到温如许,温年平静的脸上多了欣喜:“姐姐,你怎么来了?最近不忙了吗?”

温如许眼里含笑,温柔的回应:“好久没来看你,姐姐想你了……最近有没有好好接受治疗吗?”

“当然。”

自从前几次的事情发生,温年也不再像以往那样对活着不抱希望,尤其是他找到自己热爱的东西后,整个人也变活泼不少。

他知道姐姐需要他,而他也应该像个男子汉一样勇敢,成为姐姐的依靠……

“那姐姐就放心了,最近律所的工作有点多,我可能没什么时间来医院看你,但是姐姐向你保证,只要我一有空就会过来。”温如许像哄小朋友似的哄着温年。

姐弟俩是彼此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牵绊。

即使温年早已经成人,可在温如许眼中,她的弟弟仍然还是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可温年却微微凝眉,神色复杂的看着温如许,无奈地笑笑:“姐姐,我已经不是小孩了,你没有必要把自己活得这么累,我也不想成为你人生里的负担。”

他知道,自父母离世不久后他又得了败血病,温如许羸弱的身躯,支撑了多少本不该她承担的负担。

一直看在眼里,温年说不心疼姐姐是假的。

温如许摸摸他的头发,欣慰又骄傲:“我们家年年长大了。”

姐弟俩相视一笑。

最近难得抽出空来医院,温如许又恍然想到冷易舜允诺她的事。

她看了眼病房门口,确认没有他人,提前跟温年打了预防针:“之前你跟姐姐说过想离开这里重新开始,等姐姐最近的事情忙完,就带你离开。”

作为律师,她对自己的案子尽职尽责。

即便是手上的案子全都撂挑子不干了,她带温年离开后,势必有段时日要躲着沈煜之而无法工作,可弟弟的病治疗起来是笔很大的开销,他们还需要生活。

不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温如许不愿接受别人的施舍,她要等拿到这段时间的工资,再想办法离开。

“太好了,姐姐,你终于想通了……”温年真心感到高兴,可很快眉宇间又添了几分忧愁,“但沈煜之会那么轻易放你离开吗?”

当初,沈煜之能在沈铎去世后不久,用能为他治病做条件而强娶了他姐姐,现在又怎么可能轻易放人?

温如许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述给温年。

“年年放心,你只需要养好身体,剩下的姐姐会安排妥当,等我们去了新的城市重新开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时间又悄悄流逝。

沈煜之忙完以后,来到病房寻找温如许,接她一起回家。

温如许注意到他脸上的疲惫,但什么也没有问,直到两人上了车,沈煜之忽然靠在温如许的肩上。

“沈煜之,你……”

猝不及防的举动吓了温如许一跳。

可肩膀上的男人,清冷的嗓音里带着不容违背的霸道:“乖,别动,让我歇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