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诱她似火 >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坦白局
作者:玫瑰窃贼  |  字数:3041  |  更新时间:2023-01-28 12:42:24 全文阅读

夜渐渐深了。

温如许靠在沈煜之的怀里,看着近在咫尺的俊朗面庞,刚才的肺腑之言至今回荡在耳边。

她的心跳又不由自主地加快。

沈煜之双眸轻合,却并没有熟睡,脑海中有两道声音在为温如许今晚的反常举动争执不休。

在他看来,她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献起殷勤,一定跟她要和冷易舜“私奔”有关。

她为了冷易舜还真是什么都愿意做……

夫妻俩各怀心思。

隔天,温如许就在电话里向冷易舜说明了情况,并将她昨晚的打算告诉了冷易舜。

“学长,我的打算是眼下我先取得他的信任,等到你把小年安顿好以后,我再从这里脱身。”

冷易舜皱着眉,攥紧了手。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帮温如许脱离苦海,谁又料到沈煜之提前知道消息?

听温如许的语气已经拿定了主意,冷易舜也不想多说什么,以免让她更加烦心。

“好,我听你的,尽快联系好国外的疗养院,先把年年转移过去。”

通话结束,温如许又接着联系秦羽。

“什么事?”秦羽不耐烦地问。

温如许站正在办公室的窗口,向下张望,发现一辆形迹可疑的车辆。

不难猜出,这是沈煜之派来暗中监视她一举一动的人。

温如许语气平淡:“我离开润泽的计划暂时推迟,我必须先取得沈煜之的信任,让他信我不会离开,以免后续被他得知去向后又带回来。”

彼时,她还不知道自己将会一语成谶。

但她当前所述的计划显然引起秦羽不满。

“什么?你还要跟煜之去瑞士旅行?我不同意!温如许,我现在完全有理由怀疑你整这一出是在故意耍我!”

毕竟得知温如许计划泄露被沈煜之掌握时,秦羽就已经很不高兴,巴不得她早点走。

现在温如许不仅没走,还要跟沈煜之单独旅行,秦羽难免怀疑这是她故意为之。

“我既然已经跟你统一战线,耍你做什么?我有必要那么做吗?”温如许无奈地答复。

秦羽愤怒地说:“温如许!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后悔要从煜之身边离开了,所以才拖拖拉拉折腾这么一圈?”

温如许并不这么想,依旧泰然自若。

她还不想跟秦羽闹僵。

“我还有个生病的弟弟需要安顿,秦羽,你是想忍一时让沈煜之永远找不到我的下落,你好跟他走到一起,还是想留下蛛丝马迹让沈煜之有迹可循?”

选择权交到了秦羽手上。

秦羽不太明白温如许这么安排的真实用意,但按照她话中的对比,自然还是选择前者。

斟酌后,秦羽咽下这口气:“好,我就信你这次,但事后你必须帮我得到煜之的心!”

两边都安排妥当后,温如许暂时松了口气。

接下来,她要做的便是重获沈煜之的信任,拖延时间让冷易舜帮忙转移温年到其他疗养院。

当天,秦羽找到邓遂詹批假:“老邓,我要申请个小长假,去瑞士玩一周。”

邓遂詹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惊奇:“拼命三娘突然想通了,不纯纯搞事业了?”

以往,温如许只因为弟弟和几次生病才向律所请假,其他时间都兢兢业业,认真准备案件,没有为玩乐请过一次假。

这次一连申请了一周,邓遂詹确实意外。

“你就别揶揄我了,这假能不能痛快给我批了?”温如许笑着将请假条又往邓遂詹面前推了推。

邓遂詹拿起笔,在假条上痛快签了字。

“难怪我听说你最近把几个案子都丢给了苏妍处理,原来是早就计划好了去旅行,早说嘛,适当的散散心也挺好的。”邓遂詹将假条交到温如许手上。

温如许敷衍地应付几句,出了办公室。

邓遂詹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温如许要去度假,似乎并没有那么开心?

当天,沈煜之依旧“碰巧”忙完,来律所楼下接温如许回家。

温如许上车后,主动挽起沈煜之的胳膊,靠在他的肩膀上:“煜之,你还记得我昨天说过,希望你多陪陪我吗?”

“记得。”

“我已经找老邓批好了假,顺便可以向你公开了,我们去瑞士玩一周,你觉得怎么样?”温如许眉眼含笑。

沈煜之听到要去瑞士,看向温如许的目光中多了些意外:“怎么突然想去瑞士了?”

“这段时间,我们俩一门心思都在工作上,我想了挺久,大学时候我就很想去瑞士旅行,可是一直没能实现,经过汪颖那个案子,我突然也想为自己活一次了,就是缺一个能陪我一起去旅行的人……”

说到这里,温如许看向沈煜之。

她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煜之,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

“只要是你想去的地方,我都陪你去……”沈煜之想到什么,又接着道:“不过,既然要去瑞士,你有提前订票吗?”

“那当然!票我已经有了,是冷学长帮我准备的,但我已经付过钱了,这点你放心。”

温如许的脸上并没有异样,似乎也没有觉得哪里不妥。

可沈煜之却觉得,这未免也太巧合了……

他才得知冷易舜买了两张飞瑞士的机票,眨眼间,这两张票就到了温如许手上,还是为了跟他一起旅行?

沈煜之并不相信这世上会有那么多巧合。

见他脸色不大好看,温如许又拉住沈煜之的手,道:“你是不是因为票是我从学长那里买来的,所以不高兴了?”

沈煜之也不掩饰,闷哼一声:“我确实不希望你跟冷易舜走的很近,但你从来没有听过我说的话。”

温如许突然向沈煜之靠近,在他冰冷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眉眼弯弯,还带着几分狡黠。

“好了,别不高兴了,我也跟你解释过很多次的对不对?煜之,你昨晚上说了,不想我们之间再有什么不愉快的事,可我想了想,我们好像总是误会彼此的心意……”

这话倒是不假。

沈煜之深深地吐了口气。

有好多次,他都觉得自己已经对温如许掏心掏肺,可偏偏她不信他是真心。

温如许又接着道:“你知道的,我父母去世的早,只有个弟弟相依为命,虽然嫁给你以后生活也更好了,我还是更习惯靠自己,可能这样才能给我安全感吧,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我也决定把期待了很久的瑞士旅行提前了……”

沈煜之本来想安排直升飞机,温如许想什么时候出发就什么时候出发。

他之所以询问温如许是否有订票,也只是试探。

想到温如许此前的生活确实艰难,他眼中多了几分心疼。

她当然不会知道,从很早很早以前开始,他便注意到她,也将她的窘境全都看在眼中……

沈煜之将温如许揽在怀中:“你有我了,去瑞士这趟,我尊重你的安排,不浪费你的两张机票,但剩下的旅程我们一起来规划,怎么样?”

“好。”

温如许心想,如果她跟沈煜之之间没有隔着沈铎的话,恐怕早就沦陷在沈煜之编制的温柔乡里了吧。

回到家,两人来到书房,一起制定了前往瑞士一周游的详细计划。

大概是因为想到即将旅行的愉悦,做完规划后哪怕时间已经不早,他们也还没什么困意。

夫妻俩躺在床上,沈煜之将温如许抱在怀中,忽然说道:“许许,我想了很久,你说我们总是误会彼此的心意,也许我们之间还存在着一些没有解开的误会……”

“怎么突然这样讲?我们能有什么误会。”温如许闭着眼睛,不急不慢地讲。

谁料,沈煜之竟然选择在这个时候挑明。

他说:“我不知道那是不是误会,所以我希望能把话说清楚,许许,你案子结束的那天我们一起吃饭,你去洗手间时,我看到了冷易舜发给你的短信,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他说你要离开润泽,是什么意思?”

“你说的离开润泽,不会是我跟冷学长谈论这次的瑞士之行吧?我本来还想给你个惊喜,所以提前告诉了冷学长,希望他帮我参谋一下,因为他曾在瑞士待过一年,所以……我感觉到你最近对我这么冷淡,是因为这个吗?”

温如许回答十分流畅。

她早就已经针对沈煜之了解到的消息,重新进行了梳理,想了这么一套万无一失的说辞,并且在车上就已经开始为这说辞布局。

最后那句话落,她又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姿态,也让沈煜之一怔。

“抱歉,我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控制得住,因为我也曾说过会相信你,可真当看到那条消息的时候,我发现信任真是艰难的事情,许许,我很纠结,一面觉得你在骗我,一面又觉得也许是我误会了什么,总有点希望……”

沈煜之紧紧抱住温如许,向她解释自己这段时间表露的异常。

因为他默默爱着温如许,一直小心地收藏着这份爱意,这场坦白局进展到这里,他已经完全相信了身边的女人,并把真心再一次摊开摆在温如许面前。

可他还不知道,他在这场坦白局里将会输得多么惨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