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他的温柔乡
作者:米虫的生活  |  字数:2005  |  更新时间:2022-10-18 13:49:36 全文阅读

就在这时,秦华又突然折了回来,打断了顾溪要说出口的话,“这个是明天晚上你同学二胎的百日宴,我是丢不起这个老脸,你们年轻脸还能丢明天记得去。”

她从包里抽出两张宴会请柬,拍到司朝慎的怀里。

司朝慎接过,转头看向顾溪,“你刚刚想跟我说什么?”

月光照进车窗,洒在他身上,将本就英俊矜贵的男人照的额外温柔,那双深情眼里此刻正倒映着她的身影。

他长的真的很好,即便到现在这种情况,她也是很心动。

顾溪嘴唇动动,到底没再说什么。

司朝慎伸出手,弯起眉眼,抚摸她的发顶,温声道:“我想了想,今天是我着急了,是我不好。时间不早了,先回去休息吧。”

顾溪嗯了一声,开门下车,却见身后人还是坐在车里,没有下来的打算。她犹豫着问道:“你呢?你不一起回去吗?”

就在这时,司朝慎的屏幕亮了。

她看见是宁希希发来的消息。

司朝慎扯扯领带,解释道:“有点累,想去放松一下。”

也是。

最让男人放松的地方便是温柔乡了。

心突然被蛰了一下,顾溪浅浅扯出一抹笑,“那你早点回来。”

既然他不想让自己知道,那她就装作不知道好了。

顾溪本以为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儿,她会哭会闹会睡不着觉。

可是没有,她累了一天,一进卧室沾上床便睡过去了。

一张素净小脸埋在被子里睡得粉扑扑的,特别惹人。

司朝慎回来看见的就是这一幕,他忍不住伸手触碰她的脸颊,小心的生怕碰碎了一般。

他修长的手指从她的脸颊处轻轻拂过。

察觉到这温柔而又熟悉的触碰,即便在熟睡中,顾溪也忍不住的靠近,喃喃道:“阿赫……”

瞬间,司朝慎的手指僵住,整个人如遭雷击!

这也不是第一次从顾溪嘴里听到这个名字。

起初他不甚在意,可后来,这个名字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

他问过医生,是车祸后遗症,说白了就是她心中有个放不下的人。

放不下的人?

司朝慎隐在阴影里,眸子黯淡无光,许久,薄唇吐出一声叹息。

她放不下的人……已经回国了。

他们马上也就要离婚了,能跟放不下的人重续前缘,她应该是高兴的吧?

xx酒吧。

喝到凌晨三点,都打算散局了,却见原本去而复返的人顿时愣住了。

司朝慎也没管他们的惊讶,二话没说,拿起桌上的酒杯,就开始豪饮。

50度的伏特加当水一样,喝了一杯又一杯,一副不喝死不罢休的架势。

这给他兄弟申木吓得够呛,急忙去夺他的酒杯,“这是怎么了?嫂子因为你回去晚了跟你生气了?”

印象里,顾溪是个温柔善解人意的人,往日他们也会聚一聚,闹的时间长点,也没见她说什么。

“你没跟嫂子说跟我们在一块儿呢?我给嫂子打个电话解释解释。”

司朝慎的手机就搁在外衣兜里,申木去拿,他没制止。

他刚按下开锁键,就瞧见了屏幕上有宁希希未接电话几个大字。

得!

这还真是大问题。

轰走一干人等,申木重新坐到司朝慎的身边,给顾溪拨了过去。

“喂?”

顾溪正睡得迷迷糊糊,不想接,可看是司朝慎打来的,还不说话,心里没由来的开始担心,“阿慎,是有什么事吗?”

突然!

嘭的一声!

电话里传来玻璃被砸碎,男人倒下发出闷哼的声音。

顾溪瞬间清醒!

她噌的一下从被窝里坐起身,急忙喊道:“阿慎?阿慎?你出什么事儿了?”

“嫂子,是嫂子吗?慎哥他突然发酒疯,谁都拉不住他,在xx酒吧!”

“好,我马上过去!”顾溪连忙起身开车赶往酒吧。申木将手机还给司朝慎,跨过那堆玻璃渣子与他碰杯,挑眉道:“嫂子马上就到!”

话音刚落,面前的男人忽然起身,就往外边走。

申木连忙拉住让他坐下,好笑道:“从你家到这里,就五分钟的路程,嫂子那么大个人了还能出事儿不成?”

司朝慎眉头稍稍松懈,这才重新坐下。

他喊服务生送醒酒汤和西服后,又盯着申木命令道:“你身上有酒味,溪溪不喜欢。”

“……”

申木撇着嘴啧啧: “慎哥你这说你这是图啥。之前一听嫂子家出事儿撂下几个亿的生意得罪人也要跑过去娶人家,你心里有嫂子,嫂子心里也有你,你俩就好好过日子得了呗,非得整得两个人心里都难受才好?”

自己怕身上的酒味熏着顾溪换衣服也就算了,他搁这缓和他们夫妻之间的矛盾呢,结果遭一顿嫌弃。

司朝慎半个身子陷在沙发里,眼神迷离,“你不懂。”

他可以在顾家破产时趁虚而入,用联姻的形式将她绑在自己的身边。

可他却绑不住她的心。

每次看她在睡梦中眼角淌着泪,一声声喊阿赫的时候,他的心里就被扎喘不过气。

既然两个人都痛苦,倒不如放手。

可当她真的签了离婚协议,他反而更不想放下。

“行行行,我不懂!待会儿嫂子就过来了,我也不碍你们小两口恩爱了。”申木边说边走到门口,拉开门,正好碰到送醒酒汤的服务员。

他错开身子让服务生先过去,朝着角落里的男人叮嘱道:“明天给我儿子办百日宴你记得带嫂子过来,太晚了我先走了。”

司朝慎摆摆手。

包厢门合上的瞬间,服务生就进来了,她扭着细腰缓缓迈着细白长腿走到司朝慎身边。

她带着口罩,仅露出上半张脸也能看出得是怎样的娇媚。

尤其在昏暗的灯光下,她那双眼睛一眨不眨的朝男人放电。

司朝慎十分反感道:“放下就出去吧!”

服务生充耳未闻,一屁股坐在他身边。

细长白嫩的手指掀开醒酒汤的盖子舀了一勺,软着身子就贴司朝慎身上往嘴里送。

“哥哥,尝尝嘛~”

这话,一语双关,十足的暗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