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你轻点
作者:米虫的生活  |  字数:2036  |  更新时间:2022-10-27 23:54:23 全文阅读

顾溪得空了就会过去画一幅画,有时候画的入迷了,能一个通宵不睡觉还不觉得疲惫。

司朝慎刚开始不知道是这个情况,疯了一样全程找她,最后在公寓里看见她,手机没顾得上充电关机了 ,而她通宵好几晚画画睡的很沉。

所以现在顾溪拿着行李箱,顾友善也就以为是要过去小公寓那里常住几日散散心。

顾友善觉得今日的顾溪反常的很。

想起最近在外边听到的风言风语,他安慰: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男人嘛,尤其是有权有势的男人,外边有几个女人,那都是很正常的事儿。你心态得放平,当你的司家少夫人……”

“我要离婚。”

顾溪手指紧紧攥住拉杆箱,才没有让自己的声音颤抖。

“什么?!”

顾友善听到这四个字简直是比听到猴子扔大便还不可思议,一张老脸都扭曲了,“顾溪,你脑子没病吧,好端端的你放着无比尊贵司家少夫人的位置不坐,非要离什么婚啊!”

话落,余光看见桌子上顾溪拟定的那份离婚协议书,抓起来就看。

越看越生气,越生气就越看,最后起得他直接将文件甩到顾溪脸上,大声怒骂:“你之前过的什么日子忘了吗?跟他离婚你还什么都不要!顾溪,平日里让你给我个项目做做都推三阻四的,怎么现在到离婚的时候了,你倒是慷慨一分钱不要?”

顾溪被文件扇得眸子动了动,不语。

这几年,如果不是司家的扶持,别说有顾氏今天的辉煌,说不定连撑都撑不下去直接倒闭宣布破产了。

正好司朝慎在这三年里,她不知情下给他当了三年替身,也算相抵了。

至于离婚之后的股份、财产,她一概不想要。

顾溪本就一身傲骨,当初为了保住父亲的心血,才不得不乖乖听话甘愿联姻。

可直到今天,她才看清,她不是牺牲自己的幸福,而是物品。

被顾友善当成物品,挨家挨户送,就是为了能保全他的利益。

反观司朝慎,她本以为自己是遇到了真爱,一心一意的对待他,甚至都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可是白月光一回来就迫不及待跟自己离婚要娶她。

自己像傻子一样蒙在鼓里,给宁希希那个女人当了三年替身!

她怎么可能还会跟他们有牵连呢?她不想一丝一毫都不想有。

“我说,我要离婚!”

顾溪坚定且平静的语气下是积攒了多年的委屈和怨怒。

让顾友善的气焰瞬间被浇灭,但是看着她执迷不悟的样子 还以为她是从前听话的傻女儿,扬起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啪——!

结结实实的,比林娇柔刚刚挨的那一巴掌还要重。

顾溪紧紧闭着眼,眼皮都颤抖。

可是等啊等啊,都没有等到脸颊上传来的疼痛。

怎么回事?

她缓缓睁开眼睛,面前,是被罩在阴影里。

“阿…慎 ?”顾溪看着司朝慎脖颈侧边新鲜红肿的巴掌印,眼眸里瞬间浮现一丝错愕。

他,怎么回来了……

而且,还这么及时。

就在顾溪纳闷时,顾友善立马收起那副怒火,讨好的:“我说女婿啊,你最近是不是工作忙需要放松放松呀?你放心,你想放松多久就放松多久!溪溪她一个女人不懂事,哪里知道我们男人也是需要释放释放。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劝好她了,以后离婚这事儿她再也不会提了,你们好好过日子!”

司朝慎黑眸紧锁着顾溪,若有所思。

“女婿啊,咱们到书房,我给你说点事儿!”顾友善说着,就要拉走司朝慎。

但司朝慎根本没有给顾友善碰到他衣角的机会 ,“我正好也有一件事情想说。”

“你说你说你先说,洗耳恭听!”顾友善态度好的不得了。

司朝慎没有继续说,反而是看见顾溪脚背上的伤,皱了皱眉,喊来吴嫂拿药,他亲自给顾溪上药。

刚蹲下,顾溪就把脚给缩了回去。

司朝慎微微抿唇,“上药好的快。”

他只当做顾溪是闹脾气不肯上药。

回家的路上,他听佣人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现在闹情绪也是情理之中。

更何况她向来怕疼,他还记得第一次在床上的时候,顾溪脸色煞白,几乎是疼到窒息。

可即便是那样,她也一遍遍的说,没关系,自己可以。

司朝慎心里软了软,哄着:“乖,我轻一点,保证不会让你太疼,嗯?”

顾溪眼睛酸酸的,都不知道多久没有听到他这样温柔的语气。

她刚想把脚伸出来,可到一半,就想起自己是因为什么才受的伤?刚想起他昨天一晚都在照顾宁希希。

说不定他昨晚也是现在这样哄宁希希的。

胃里,顿时涌上一阵恶心,忍不住的想吐。

“溪溪……”

顾溪再也忍不住,起身,推开司朝慎,跑到楼上去吐了。

司朝慎有心想追去看看,可想到什么还是止住了脚步,手里拿着沾着药水的棉签,恋恋不舍的看着小人儿的身影在楼上拐角消失。

“少爷,少夫人昨天晚上都没怎么休息,这会儿可能是困了,让我上楼给少夫人涂药吧?”

吴嫂伸手,试图从他手里拿过东西 。

司朝慎顿了顿,没有要给的意思,直到顾友善开口问他找他有什么事儿他才回神。

“吴嫂,你轻点。”

吴嫂以前专门学过护理,照顾人非常有一套,尤其是磕了皮儿,她最能知道怎么上药不疼。

司家全上下哪个会不知道吴嫂技术最好,就连司朝慎自己心里也无比清楚,可绕是这样,他还是忍不住的叮嘱。

他是生怕顾溪疼着了。

顾友善撇撇嘴,心里十分不赞同司朝慎这疼媳妇疼得样子,简直是没个男人样。

可是放在父亲的角度上来看,他非常满意。

只有这样,他才会被顾溪牢牢的吃住。

“你是溪溪的父亲,但我不希望你以溪溪父亲的身份来压着她做一些不开心的事情。”

???

顾友善简直满头问号,他不知道他不让他们俩离婚,怎么就是让他做不开心的事情啊,这明明是在帮他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