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养你不如养条狗
作者:姑娘月半  |  字数:3060  |  更新时间:2022-12-08 21:00:48 全文阅读

从百合院离开后,林阳并没有像说的那样去清荷院,而是从后门溜出,去了周光府上。

  周光正在府中发火,书房内满地狼藉,除了张玉玲,没人敢靠近。

  “老爷,您消消气。”

  美貌和撒娇是张玉玲的利器,此刻她穿着清凉,刻意接近时一股幽香扑鼻。

  周光胸膛的火逐渐下移,将人按在书桌上就要驰骋。

  “外祖父!”

  林阳一脚踏进来。

  “啊!”

  张玉玲赶紧裹好衣服红着脸躲到一边,周光骂骂咧咧提上裤子,抬腿就是一脚。

  “没规矩的东西!”

  林阳自知理亏,红着脸站起来,不敢再抬头。

  “外祖父,姨娘和二姐要被赶出府了,您真忍心不管吗?”

  不提还好,一提到这周光满肚子的火一下子爆发了。

  “小兔崽子,你哪只眼见我不管了,你姨娘做得那些事被小贱-人知道了,如今人证物证具在,她只能认栽,我之前就说过让她不要小看那小贱-人,现在好了,哼。”

  “那要是林非晚和余清韵都死了呢。”

  林阳阴狠的声音听得周光和张玉玲一震,这是十二岁少年说出来的话?

  好一会,周光率先反应过来,怒容转为笑脸。

  “好样的,不愧是我的外孙,说吧,你打算怎么办?”

  林阳说完计划,跪地磕个响头。

  “阳儿日后就仰仗外祖父了。”

  林阳一走,周光把方才被打断的事情做完,才意犹未尽地来到许尚书府上。

  一听他的来意,许尚书鼻子差点气歪了。

  “都栽多少回了,你还不死心呐?”

  “大人放心,下官保证这次一定成功。”

  “哼,如今三皇子被卸职禁足,经不起别的风吹草动,你的事我做不了主,先回去等消息吧。”

  “大人,明日一早人就启程了……”

  “行了行了,走吧。”

  出了尚书府,周光的脸立马垮下来,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

  “呸!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踩在脚下。”

  雪承澈收到飞鸽传信时正赶上王贵妃前来送餐。

  皇帝虽明令上禁了他的足,到底是顾忌王氏一族,没阻止王贵妃前来探望。

  “林冉害得你这么惨,你还想帮她们不成?”

  王贵妃凤眸圆瞪,“你……你不会喜欢上她了吧,我绝不许那贱-人进门!”

  “母妃别急,儿子没那么糊涂,我接近林冉不过是为了那三千私兵,这计划对我百里无一害,成了,侯府势力日后就归我驱使,失败了,那也是他们自己的事。”

  “嗯,嘱咐办事的人千万不要留下把柄。”

  “母妃放心。”

  入夜时分,周光捧着回信,乐得身上肥肉乱颤。

  为防林非晚起疑,他让张玉玲带着一些细软以送行的名义前去侯府,将口信带给林阳。   

  清荷院里,夏竹和秋霜一直守在周梅与林冉身边寸步不离。

  林阳进去后,白了失魂落魄地林冉一眼,一头扑进周梅怀里。

  张玉玲在余清韵和林非晚的陪伴下走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可怜的孩子,还未束发就要和生母分开。”

  余清韵眉头紧皱,要不是因着辈分的缘故,她才懒得来。

  相比之下林非晚淡定得多。

  她笑了笑,“姨外祖母若是担心,我也可以和姨娘商量带着阳儿一起去庵里祈福,就怕姨娘自己不答应。”

  张玉玲被噎得一滞,看着林非晚的笑脸只觉得格外讽刺。

  这话她怎么接,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众人看不见的角度,林阳将一张字条塞进周梅怀里,才擦干眼泪依依不舍地离开。

  送走张玉玲,林非晚越想越不对劲,但送来的细软她已经安排人检查过,没什么问题。

  一夜辗转。

  晚上没睡好的结果就是第二日顶着两只熊猫眼,好在有黑眼圈的不止她一个,余清韵和周梅、林阳同样一夜未睡。

  憔悴的林冉反而成了面色最好的那位。

  天又沉又闷,黑压压的乌云从远处席卷过来,隐隐有种风雨欲来的气息。

  她心里不安更深,“时辰不早了,姨娘上车吧。”

  突然,周梅扑到余清韵脚边。

  “姐姐,阳儿从小没离开过人,我实在不放心阳儿一个人回来,你能不能跟着一起,姐妹一场,就当是送我一程。”

  林非晚将人拉开,“姨娘别担心,我让冬青跟着,保准把阳儿全须全影地带回来。”

  周梅不死心,“姐姐,你当真如此绝情?”

  林阳也哀求起来,“母亲,阳儿害怕,你就陪我一路吧,好不好。”

  余清韵眉目间有一丝松动,红着眼看向林非晚。

  林阳见状连忙开口:“长姐若是不放心,也一起跟着可好?”

  她心里绷着的那根弦一下子就松了,原来在这等着呢。

  “好啊,不过我这身衣服太艳了,你们先上车,我去换身素净的衣衫再回来。”

  周梅和林阳互看一眼,脸上闪过得意之色。

  林非晚刚回到院中,追雨就黑着脸现身。

  “主……王爷说了,让您近日不要府。”

  “嗯?”

  她疑惑地看向追雨,这姑娘态度变化有点大呀。

  追雨难得多解释了句:“上次的刺客你也看见了,王爷是为您的安全考虑。”

  “我知道。”

  “知道你还……”

  “因为我想彻底解决麻烦。”

  林非晚打断她,“王爷应该在府外安排了暗卫,麻烦让他们随行,顺便再派人去林家军驻地调些帮手,这一路应该不太平,等等。”

  “还有什么吩咐?”

  她的客气让林非晚有些不适应。

  “呃……没事,就是问问你需不需要向王爷申请一下,毕竟你是……”

  “不用!”

  追雨冷脸跃上屋顶,老大追风就在某处看着,她可不想再被教训一顿。

  为了争取时间,林非晚换好衣服后又拖了很久才上马车。

  她、余清韵、林阳、夏竹四人坐一辆,周梅、林冉和冬青等几个丫鬟坐另一辆。

  宁慈庵在城外的山上,山路崎岖不平,颠得人难受。

  林阳手握得泛白,不时掀帘看向窗外。

  林非晚一直暗中注意他的动作。

  突然,他目光一闪,捂住肚子。

  “快停下车,母亲,长姐,我肚子疼,想去林子里方便一下。”

  “去吧,快些回来。”

  余清韵语气淡淡的,说不上多亲切。

  林非晚给了李方一个眼色,对着外面大声道:“山上有野兽,阳儿你当心些。”

  音落,就见后面的马车也停下来,只是那车夫的头垂得低低的,她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李叔,夏竹,你们保护好母亲。”

  余清韵脸色一变,“晚儿,你要去哪,别忘了你之前答应过我的。”

  她安抚地握了握余清韵的手,“母亲别担心,说不定只是虚惊一场。”

  “咻!咻!”

  数道破空声袭来,箭矢砸在马车上,“咚咚”声连成一片。

  “有刺客,快保护夫人,小姐。”

  林非晚跳下车,“李叔,把母亲安全带到宁慈庵。”

  “小姐放心,驾!”

  “晚儿,晚儿你回来……”

  李方驾车冲出包围,余清韵的哭喊声越来越远。

  林非晚灵巧地穿过箭雨,眨眼的功夫,后面车夫早已不见,掀帘就见冬青几个丫鬟晕了一地,空气中还留着一股淡淡的迷香味。

  至于周梅和林冉,早没影了。

  箭雨落幕,一群黑衣人从林子里冲出来,与林家军搅打在一起。

  眼瞅时机已到,林非晚做了个手势,十几个暗卫从天而降,前来支援的林家军也及时赶到。

  很快,黑衣人只剩零星几个。

  “留活口!”

  话刚说完林非晚脸色一变,失去反抗能力的黑衣人个个口吐白沫,显然嘴里早藏了毒。

  她沉着脸在每具尸体上摸了一遍,确定没线索才让手下收拾。

  “小姐恕罪,带走姨娘和二小姐的人太狡猾,属下们跟丢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走,追雨,去看看我的好弟弟。”

  林子里,林阳手脚被捆躺在地上,他身上衣服脏兮兮的,还破了个大洞。

  仔细一看,缺的那块布,正好在嘴里塞着。

  见林非晚过来,林阳眼中满是恨意,却在她走到脚边的那刻换上一张惊恐脸。

  “呜呜……”

  林非晚撤掉他嘴里的布,立时传出一道哭腔。

  “长姐,吓死我了,我刚要方便就被捆住了,母亲和姨娘她们没事吧?”

  林阳演得正起劲,就听头顶“噗嗤”一声。

  “长姐,你这是……”

  “林阳,你不去唱戏可惜了,明明心里恨得要命,还要装出一副稚嫩的样子来,真恶心!”

  “长姐你说什么呢,阳儿听不懂。”

  “呵,原本我还想念手足情留你一命,怪就怪你不该对母亲下死手。”

  林非晚居高临下,一脚踩在他的胸口。

  “没良心的东西,不过也多亏了你,让我有下决心彻底除了你们这些麻烦。”

  一听这话,林阳也不装了。

  “你敢,我可是你亲弟弟!”

  “呵,养你还不如养条狗。”

  林非晚眼神陡然转冷,玉腿猛地一踢,脚下的长条形物体咕噜噜滚落下去。

  追雨不可置信地看了她一眼,这坡度滚下去,就是年轻力壮的成人也活不了,别说林阳一个十二岁少年。

  “不要,长姐我错了,饶我一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