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巫女穿越事件簿 > 第一人称,此局,未生
0031 宇宙一重启,我们就休息~
作者:暖萸  |  字数:3240  |  更新时间:2023-07-03 23:42:30 全文阅读

一只巨大的青铜锈色怪兽在阳光下闪烁,它对我无声的咆哮,我在距离图书馆不远处脚步骤停。

前方左边的建筑是现代化样式的图书馆,而右边安置着一个像是从很久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匣子,红黑色相间,那是市博物馆。

博物馆外围展示着巨大的海报,巨大的怪兽猛突着圆眼,我的目光无法从海报移开,尽管心脏泵着惊慌到全身,我还是忍不住往博物馆走去,往那个巨型匣子自投罗网。

我站在铁栅栏外围,巨大的展览海报像是一个漩涡要把我吸进去。

似乎是全深黑色的背景,但又有漩涡和光影升降浮沉,那个青铜锈色的怪兽,原来只是一张脸,一个铜面具。

面具弧形凸起,圆形眼珠异常凸出,非常有神,竖眉,两角上卷,额鼻相连呈凸起状,咧口。

不安和忧郁的晕染散开,像浓重的雨云漫开的局促气息。

“盘龙城珍贵文物亮相”

“青铜的对话:

黄河与长江流域商代青铜文明展”

我念念叨叨地读着鎏金色的文字,颜色和形状都做旧了,也似乎淹没在这个虚无的黑色背景当中。

“渺渺渺渺渺!”

张扬而明亮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如同京剧一般的节奏。

我调整呼吸,尽量抑制自己的心慌,双拳紧握了一下,听到骨头咕噜声。

转过头,望见星星大步大步地往我奔来,脚步轻快,笑容灿烂,花旦登场了。

“我就知道你喜欢这个。”星星笑嘻嘻地望向那个巨大的青铜面具。

阳光猛然剧烈,我感觉一阵眩晕。

“哇,这个面具放大之后好酷炫啊!来来来,帮我拍个照片!”

星星把手机塞到我手里,便向怪兽咧开的大嘴奔去,我本能想喊停,但是哽在了喉咙。

星星稍稍蹲下,尽量让自己呈现被怪兽吞噬的状态,并且双手抱住自己,脸上故意装出害怕的样子。

“记得要对准角度哦~让我卡在它的嘴里!”

我只能勉强发出一个微弱的“好”字。

相机屏幕里的怪兽被缩小了,但依然让我心慌。

咔嚓咔嚓,我尽可能完成了拍摄。

想着还是快点离开,千万不要再发生之前那样的情绪崩溃。

“渺渺渺,我们进去看这个展览呗,这些可全都是你喜欢的!”,星星跑过来想拉我进去,我本能地想拒绝。

“你不是说要去图书馆的吗?”我找借口推脱。

“图书馆又不会跑掉,这些展品是巡游展览的,苏州过后无艇搭啊!”星星一脸兴奋。

“我看到介绍说,这个盘龙城以前超级豪华,而且现在城墙和宫殿的遗迹还很完整!里面出土的不仅有那些高端的青铜器具,还有平民生活器具巴拉巴拉一大堆!反正就是很厉害的样子。”

星星浮夸的描述还是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本能被吸引,星星嘴角有些狡猾的笑容,“不过啊,这些你肯定比我懂。”

我抬眼对上星星认真的眼光,无奈地叹了口气,她是故意让我来这里的。

“盘龙城,是长江流域已知布局最清楚、遗迹最丰富的一处商代前期城址,距今有3500年历史,是商朝南土中心城邑......”我本能地检索着脑海里的资料,可是理智在告诉自己停下来,一时之间我就哑了声。

心里的那个哀脸小人又把笑脸小人秒赢了。

“渺渺。”星星声音小心翼翼的。

“星星,那份实习已经结束了,全都结束了,这些相关的一切一切,我不想再碰了。结束了。”我尽量平静地阐述着,害怕自己情绪会爆发。

灰色的雨云似乎在往心里集结。

“渺渺,你现在算是什么?难道你要在那个便利店一直上夜班吗?那你这几年学这些又是为了什么?我知道你把时间全花这些上面了,你这么狂热,现在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那可是一个全新的国度,你当时就这么跟我说,你说那些若隐若现的国家,在只言片字上虚无缥缈似有若无记载着,而你就要去为它的存在寻找证据了,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对,不记得了。”我尽可能平静地回应。

“你只是生病了,可能是长期太压抑了,吃药就会好的,没必要现在就放弃。”星星眼里都是着急。

“星星,别说了,我.....”想说什么,但是又合上了嘴。

我什么都没忘记,我也依然向往那古老而全新的神秘国度,期待尘封的历史被再度开启,上演新的故事。

但是,只要接近那些器件,那些器件就仿佛,就仿佛有千万吨情绪向我席卷而来,不知道哪里来的故事情节把我吞噬。

就在那个项目挖掘期间,我每夜都变成一个铜烛台的小人,我感觉到自己的冰冷,我知道我是一个凝固的铜器,但摇曳的烛火炽热着我的躯体,灯油就像我的眼泪。

舞姬们踮起脚尖,巧笑嫣然,为一位王旋转跳跃,速度越来越快,晕眩的却是我。

我又变成了像狮子一样却有着双翼的怪兽,画面不断前进闪过,我变成了一只小鹿,身上传来剧痛,水犀牛紧紧咬住我不放。

事物繁盛到极点,便会开始衰落,战火悲燃,我身上不知道积压了多少物件的情绪,脑海里满是幻想,或是妄想,或一切真实发生。

医生诊断为‘抑郁症’。

如果我有病,那么这些文物就是‘病因’,如果我没病,那么我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之后那些器件一样一样被挖掘而出,就像从我梦里取出一般。

王的名字再度现世,我记得他的名字,记得他醉生梦死的模样。

他就像在我的生命里活过一样。

或者说,我在他的生命里活过。

完整的铭文,描述了一个短暂灿烂的皇朝,虽然是一首悲歌,但身边的人都在为这些发现狂欢不已,只有我与王是悲哀的。

他的国度已是历史,我的世界将为虚妄。

我想起了那种感觉,或是说身体开始重演这种感觉。

那个方匣子一样的博物馆,里面有什么触发着我的本能。

“我们先进去看看吧?或许已经没事了。”星星继续安慰我:“说句老土的话,世界上有百分之95%的忧虑都是不会发生的!”

星星是个乐天派。

我点了点头,与其说我是被星星的鸡汤安抚了,倒不如说理智已经被身体的本能压制,星星说的忧虑可能已经发生了。

一楼大厅人群还是喧嚣的,出售纪念品的特设商店处,堆满脸上挂着笑容的游客。

拐上二楼宽敞的木楼梯,楼梯倾斜角度很小,几乎履平地,有小孩在追逐着,家长在训斥着。

再到了三楼,已经不见其他人了,我站在楼梯口,望向右边,那边怪兽海报若隐若现。

展览厅高高的门口旁展示着海报,黄色射灯聚焦着狰狞的脸。

望向门内,是一条昏暗的走廊,博物馆惯常沉稳冷冷的色调,只有微弱的小灯。

走进走廊,眼前瞬间暗了下来,往前走,进入了一个小展厅,展厅光线仍是一贯的昏暗,精致的展品在聚焦灯下散发古老神秘气息。

星星兴奋地跑上前,一个一个观赏着,念念叨叨似乎在说些什么。

我跟着指示牌往下一个展厅走,又进入了一条长廊,光线比之前的更暗。

我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里,心跳开始加快,呼吸开始虚弱,望向前方,有两个光亮点,像是蛰伏在黑暗里的野兽,虎视眈眈。

我听从召唤继续往前走。

进入了新的展厅,青铜面具被安置在展厅中央,刚才的似乎是幻觉,现在黄色射灯直直照射着青铜面具,钢化玻璃外罩保护着珍贵的面具。

环顾房间,皆是漆黑一片,是没有展品?还是灯熄灭了?

不得而知,但我却感觉有什么在我周围埋伏着,包围圈似乎在紧缩,细碎模糊的声音像咒语一般呢喃,声音渐渐离我更近。

我茫然愣在原地,不知道该看向哪里,哪个方向都是黑暗,而哪个方向都有呢喃声传来,来时的路已经找不到了,彻底消失在黑暗中。

展青铜面具圆凸的眼亮起了诡异的青光,眼睛盯着我,四周刮起呼呼冷风。

有规律而不知名的声音刺痛我的心脏,诱发我躯体的颤抖,闭上眼用力晃头想甩开一切,呢喃声却骤然加倍轰响,有节奏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向我逼近。

我猛然睁开眼,发现怪异的人已经包围了我,他们跳起奇怪的舞蹈,脚上绑着的铃铛扰人心神。

舞者右手拿着青铜面具覆盖在脸上,左手协动着身体舞蹈着,口中念念有词。

我却动弹不得,只能看着这一切吞噬着我,撕啦撕啦,黑暗里升腾起这样的声音,黑暗的包围圈渐渐升起了橙色的火焰,火焰逐渐猛烈,高温的能量要将我融化。

火焰在不断包围逼近,跳舞的面具人加快了速度,在我身边围跳着,一切的一切将要把我摧毁,但我双脚仍死死地钉在了地板。

叮叮当~叮叮当~叮叮当~

风格迥异的圣诞歌谣蓦然响起,周围的世界瞬间静止,而围跳的面具人,狂舞的火焰,全部都被定格了。

我口袋里的手机震动响铃,我发现我的手可以动了,尽管冰冷得难以动作,我用力握紧拳头,解除了手的拘禁。

身边的一切依然静止着,也没有了任何声音,只有我的呼吸声。

我紧盯着周围的一切,颤抖着拿出了手机,手机屏幕亮着,上面是雪夜,圣诞老人手里拿着铃铛在摇晃,叮叮当~叮叮当~

下方有一个圣诞袜子按钮,显示着〖KERORO〗,圣诞袜子在欢乐摇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