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仙家夫君好缠人 > 正文
楔子
作者:禾女  |  字数:3613  |  更新时间:2019-06-29 23:56:53 全文阅读

浩瀚无垠的天空中,繁星闪闪烁烁。淡淡的银辉洒在玲珑楼阁前在玉墀地上。殿外只有崔嵬的山和嶙峋的怪石,除此之外一切都是光秃秃的,连一星半点的活物也不见。

  殿内的穹顶上八个方位分别放着八颗硕大的夜明珠,照得整个大殿亮如白昼。

  殿内的主位上坐了一个容颜绝色的女子。女子怀中抱着一个洁白如雪的兔子。女子的柔荑轻轻抚着怀中兔子的毛发,一双淡然的清波冷冷的扫视着千万年来一成不变的殿宇——永远都是冷冰冰的,没有鸟语,没有花香,只有一个她从凡间带来的兔子和一个一直追随她的男子。

  “吴刚,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好香。”嫦娥欣喜的说道。

  一双眼睛晶亮一片,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确实,空气中丝丝缕缕的,不知从哪儿传来若有似无的香味。

  吴刚努力的吸了吸鼻子,兴奋的说道:“是花香。”

  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见过花,更别说闻到花的香味了,好像从大洪荒时代起就一直没有见过。

  嫦娥欣喜异常,一双手轻轻地颤抖着。玉兔惊得,连忙跳出嫦娥的怀抱,躲了起来。这又是多少年,数不清的多少年,她的情绪没有如此的激动过了。

  “吴刚,我喜欢这种花香,你能否帮我找到它?”嫦娥兴奋的说道,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面前的这位奉她为至宝的男子。

  吴刚是爱嫦娥的,但凡嫦娥有求,哪怕只是一个眼色,他也会跨千山,趟万河,甚至舍弃这一身法力,就算只让他做个斗升小民,他也是甘愿的。

  可是,这一次他却迟疑了:“我可以去帮你找到它,但是广寒宫土地贫瘠,终年清冷,没有阳光,就算我帮你把它找来。我们也种不活它的。在这里,它只有死路一条。”

  广寒宫的情况让他不得不面对现实,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他记得他初次追随嫦娥来到广寒宫时,也被眼前的荒凉震撼了。

  为了能使广寒宫看起来更有生机,能够适宜居住,他不知道想了多少点子,试种了多少花草树木,可是一次都没有成功过,自那之后他便打消这个念头。

  “可是,我喜欢这种花香,我想时时都能闻到它。吴刚,你就再帮我种一次吧。”

  嫦娥眼中的期许让吴刚再一次动摇了。再种一次吧。这一次,或许真能种活,也说不定。

  “好。咱们再种一次。”吴刚再次屈服于嫦娥满眼的流光之下。

  嫦娥因偷食西王母之药而被禁足在终年冰冷的广寒宫中,不得诏不得以出入,所以这次踏遍五洲,寻遍八荒,去寻找一株不知名的花就全靠吴刚一人。

  思及此,嫦娥心里满是愧疚:“吴刚。我,我……。”说着便从主位上缓缓走下。

  吴刚看着眼前的绝色女子,不仅为她抱起了委屈。

  当年嫦娥误食了西王母的药,这都已经过去了数不尽日子,嫦娥的禁足令还没有撤销。思及此,吴刚不免替嫦娥叫屈:“别说了,一切我都懂。”

  吴刚次日便辞了嫦娥下界去找寻。月亮上,以月为时间更替,月亮上一天,人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吴刚从来就轻视身份和名利,所以在四方诸神和仙山洞府中均排不上名号,在天界的地位也不怎么尊贵,但是做了这么长时间的神仙,访了这么长时间的花草,仙山洞府他也没少去。因此,各方诸神他也认识不少,也都会卖他几分薄面。

  如此,他找寻起来倒也方便。可是就算这样,偌大的世界想要找寻一种不知名的花和形容不出来的香味也着实不易。

  这一找便找过了悠悠四季。

  又是一个时令更替的季节,吴刚漫无目的的在人间游荡。今日是中秋月圆夜,泽州国内一片和乐,喜庆。各家都会准备一二时令瓜果,品尝月圆之下的意趣。

  街上零星有一二行人走过。吴刚踏上横跨在波光粼粼河水上的一座小石桥。河里有月亮,天上有月亮,他已经在人间逗留的够久。他想回广寒宫,可是他不忍去见嫦娥失望的眼睛。

  总会找到的,吴刚又打起了精神。

  悠悠的琴声时有时无的传来,因为隔得远有些声音听不清,倒显得曲不成曲。吴刚往声音的来处走了过去。渐渐的,琴音清越嘹亮起来,伴随着琴音而来的是若有若无的香味。虽然没有那种香味的神韵,但是其味也已经八九不离十。

  吴刚兴奋莫名,隐身进了庭院内。

  庭院内古色古香,绿色掩映下的凉亭内有一个身穿鹅黄织锦绣花袍正值妙龄的少女。吸引吴刚的声音就是从鹅黄女子手下流泻而出的。

  正是在鹅黄女子所在凉亭的后面有一株不及一人高的花树。这正是吴刚要找的花树。

  这花很特别,簇簇拥拥又小巧玲珑。其味浓烈所以飘的远时又清雅别致。吴刚折了一支放在锦袍的袖兜内,便又循着原路返了回去。

  吴刚找了一间雅致的酒楼,要了一壶清酒、两碟小菜有滋有味的过起了人间百姓的日子:“小二,我且问你。你可知此为何物?为何我以前从未见过。”

  小二接过花枝端详:“实在抱歉,客官。我见识浅,不知道这是什么。您稍等,我去问一下黄公子,他今天刚好在。”

  吴刚等了半盏茶的时间果见小二又折返了回来:“客官,此为桂花,并非是我泽州国的物种。据说是有一道人从海外仙山带回来,送给我国国王的。国王因喜其味,下令让花匠培植。此花在泽州国民间也能见到,但极少。”

  吴刚疑惑顿解。世上花草万千,他又非掌管花草的药王,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

  吴刚道了谢,付了酒钱便赶往了天宫。

  药王殿门口,吴刚向侍立在门口的童子禀明了来意。不多时,一位通体不羁的仙人就走了出来。

  “药王”吴刚拜了拜。

  “不知吴刚仙友找我有何事?”

  吴刚从袖兜内掏出桂花枝:“药王,不知世间何处有此花?”

  药王接过来看了看:“这是桂花,华阳国最多,近几年泽州国也有。大都在这两国或这两国附近。”

  确定了花名,有了具体的方位找寻起来就方便多了。

  可是要想在众多桂花树中找寻到那日在广寒宫中闻到的那株,短时间内也并非易事。如此一株一株的找寻下去,竟花了三年的时间。

这一日,吴刚拖着疲惫的身子行到一处山下。如果没有记错,这应该是世人不常出现的大荒山。大荒山云催雨急,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笼罩在整个山体。

  吴刚敛起自己的行踪隐身在一处密林后,果见天帝之子笼钰正在与大闹人界的猰貐斗法。

  猰貐是一个人面龙身的恶兽,可幻化成人形,亦可小如狸,又可大如山。吴刚行来之时,笼钰和猰貐正处在胶着状态。二人已经不知战了几天几夜,体力已经处于严重的匮乏状态。

  “无知小儿,就算你老子亲临也奈何我不得,何况你这毛还没长齐的小子。”猰貐一阵仰天长啸,引得下界千里良田,瞬间一片汪洋,哀鸿遍野。

  “猰貐,你本是位列仙班的神仙。当年的事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而且谋害你的人也已经受到惩罚,你不要再执迷不悟,现在迷途知返,尚可以免。”笼钰看着下界痛心的说道。

  猰貐看着眼前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眼睛里有了一丝清明。可是这种清明仅仅维持片刻,便被一阵急躁的铃声打断,这铃声急促而尖锐。

  “啊”猰貐一声仰天长啸,下界汹涌的河水瞬间凝聚成一只巨大的箭矢,对着笼钰的心脏疾刺而去。

  下界的众花也随着这惊起的浪涛纷纷涌上弱水河旁的山顶,一时间万花齐聚,纷纷扬扬。

  笼钰也祭出了临下界时,父君赐给的一把碧霄流云剑。

  这是一把上可以诛天神下可以斩邪祟的上古宝剑,传说历代天君身归九天时都会分离出自己的一魄,纳入这把宝剑之内,其威力可想而知。

  笼钰已经和猰貐大战了三天三夜,自己也负了伤。可是不到万般无奈之下,他也是不愿意祭出这把宝剑的。

  猰貐曾有恩于笼钰。遥想当年,自己还是个黄口小儿,有一次贪玩,就跑到二十八星宿尾火虎的地盘去玩耍。恰逢尾火虎修炼的紧要关头,冲天的大火蔓延了整个火虎岭。

  “热,热,救命。”笼钰正在火虎岭的一汪清泉内玩耍。可想而知,这场滔天大火把他惊得三魂七魄丢了一半。

  “救命啊。火。火。”笼钰慌不择路的掬起一捧清泉就向火扑去,如此这般几十次火头才稍小。待火势稍弱,他便化成一只白龙飞了出去,可是他依然被这火所伤。

  猰貐正是回天庭受命之时,途经火虎岭附近,救起了奄奄一息的笼钰。因为笼钰伤势严重,猰貐为了救他的命,便渡了千年的灵力给他。

  笼钰这才撑到了凌霄宝殿,捡回一条命。

  此时,笼钰祭出这碧霄流云剑,也实属无奈。只希望,猰貐道行够深,能够经得住笼钰这一剑。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柄如山的板斧挡在了笼钰的面前,生生替笼钰挡下了这一击,也化去笼钰的担心。

  等笼钰从惊愣中回过神时,猰貐已经不知所踪。

  “多谢仙友出手相助。不知仙友如何称呼?在哪座仙山洞府修行?”笼钰双手在前深深的向吴刚揖了揖。

  吴刚恭敬的回了一礼:“我是吴刚,只是一介散仙。敝地乃是蛮荒之处,恐污了殿下的龙葱。”

  “吴刚,广寒宫的吴刚吗?”笼钰问道。

  “正是”吴刚又满含恭敬的说道。

  吴刚所居之处虽然离天宫甚远,但是几万年的时间也能让他打听清楚一些事。眼前之人,应该是现如今的天帝和西王母所出的唯一的儿子——笼钰,也就是下一任天帝的继承人。

  笼钰少年时玩劣,但本性善良。自从火虎岭被伤后,顽劣的性子就稍有收敛,也怪不得,不到生死攸关的一刻,笼钰不愿祭出这威力巨大的宝剑,原来这位少年也是一位重情重义之人。

  “此回恩情我记下了,他日如若需要定竭尽全力,以报今日之恩。”笼钰说完又深深的揖了一揖,方才驾云飞去。

  二人告别后,吴刚又寻了半月,方在众多的桂花树中,寻到一株开得异常绚丽,香味异常幽深的小树,带回了广寒宫。

  广寒宫,土地贫瘠。吴刚又跑到天宫向笼钰殿下求取了一捧西王母院子内金莲池中的香土微泞,并以仙法守护了七七四十九日,方才把这棵桂树种在广寒宫内。

禾女
作者的话

希望大家会喜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