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许你一世钟情 > 正文
第一章 往事随风,恩怨两不欠
作者:伊姌飘雪  |  字数:4550  |  更新时间:2020-01-09 15:25:08 全文阅读

阳台落地窗前的白色地毯上,周围是一片洁白的茉莉花和栀子花,淡黄色的郁金香开得正好,几只蝴蝶在花间飞舞,映着她左肩的蝴蝶纹身,她席地而坐身子轻倚在窗上,一身素色,裙摆随意地散落在地上,披散着的长发随风而动,远远看去一切美得那样不像话!

拉近距离,苍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樱桃色的双唇微闭,圆润的鹅蛋脸,并不算高挺的鼻子放在这巴掌大的脸上刚刚好,一字眉,迷人的丹凤眼看着窗外,此刻的大海映着清晨的阳光格外的耀眼,“海面上泛着的粼粼的光,像极了神话故事里所描绘的那种长生不老的药水,喝下去就可以永生不死百毒不侵。只可惜这样的永生对于有些人来说并不存在任何的意义,无尽的生命便是无尽的苦痛折磨罢了……”她的语气十分平静。

“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真相,纸张上写满的密密麻麻的字,所有情节经过记得如此清楚,已经干掉的泪痕这么的明显,可见我当初在写下这些经过时是怎样的心情,有多么的痛彻心扉。”手随意的垂在裙摆上,手中轻握着一本打开了的厚厚的笔记本,脸上看不出表情。

她低垂着眼眸,眼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些许忧伤,对于这样一个勘破生死的人来说似乎并不是那么的合适。

眼角一滴眼泪悄然滑落,沿着脸颊滑落反射着太阳的光有些耀眼,最终落在地板上打破了这一瞬间的安静,一朵茉莉花落下,她目随花落,眼神中忧伤更胜之前。“一切总算是彻底结束了,自此以后,天涯海角各不相干。只是那一切的一切该如何去放下,又该如何去忘记呢,这个男人,注定是自己一生的伤……”

回忆着日记中的点点滴滴,不由心酸和悲痛,“若是当初没有看这本日记本,或许就不会是如今这般境地,或许我只会记得你的好,记得你的温柔,记得你的真心,记得你的无可奈何,如此,至少回忆是美好的。只是命运作弄,那日记本如同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便是痛苦的深渊,自此深陷阎罗,再也无法自拔。”只是同时,也成了她的催命符,因此而终结了她那年轻而又鲜活的生命、、、

她缓缓的站起身,下了楼走出别墅。别墅就位于海边,距离大海不过一千米的距离,她一步一步走过去,海风轻抚着她的长发,吹动着她的裙摆。脱下鞋子踩在沙滩上,临近中午的海边并不是很冷,沙滩也是暖暖的,她一步步向着大海走去,不曾多看过其他事物一眼。一个海浪拍过来,长裙湿了大半,可她依旧无动于衷继续前行,渐渐地,海水没过了膝盖,由于海水的阻力她的速度也慢了下来,每走一步都像是在用很大的力气。

“楚耀光,我不恨你了,所有的一切,到此为止了,上辈子欠你的今生我还清了,永生永世你我永不相见。”她在轻声呢喃这些话时,无比平静,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眼中也不曾有任何的波澜,一切真的如她说的那般,过去了,放下了,无关紧要了。

.“蝶儿”一声惊呼之后,筱碟停住了脚步,忽然她感到一股温暖包围了自己。

“欧阳林”那一刻筱碟的脑海中闪过这个名字,不需要睁开眼睛去看,她知道是欧阳林,这样温暖这样安心踏实的感觉,也只有欧阳林能给。

“海水凉,我们上去吧!”一把抱起筱碟转身慢慢的走上去,离开了那危险地带。

欧阳林不曾多问过一句,为什么要走到这里?走进大海要做什么?他知道的,他不想问也不必问,他只知道在回到房间却怎么都寻不到筱碟的身影时他有多害怕,他知道在窗前看到那抹白色身影正一步步走向大海时他快要疯了,他想要一瞬间就冲到她的面前,他只想拼尽全力来守护她。

“陪我走走吧,我不想回去,最近总是待在屋子里,我觉得好闷啊。”回到沙滩上,离开了那略有些冰冷的海水,筱碟从欧阳林的怀里下来,站在他面前看着他。

“好,我陪你走走!把衣服穿上”脱下外套披在筱碟身上,扶着筱碟撑着她的身子。

他发现此刻的筱碟每走一步都像是有千斤重担一般艰难,她的身子已经无比的虚弱。“累吗?”

“还好不是很累,就是感觉好久都没有出来走走了。”

“那以后我每天都带你出来。”

“好啊。”她笑了笑。“今天的天气真好,你看那边的樱花都开了。”

“是啊,今年好像比往年要暖很多!”扶着筱碟继续走。

“其实,我喜欢很多很多的花,最喜欢的是彼岸花。”

“因为彼岸花的传说吗?”欧阳林看着筱碟那精致但却苍白的侧脸,眼中闪过心疼。

“是啊,很美的传说!”筱碟的嘴角微微上扬,眼中出现了久违的向往。

沿着海滩走了很远直到筱碟身体有些瘫软才被欧阳林拉住停了下来。“我们休息一会吧,不走了好吗。”

“好,那就休息一会吧。”

“这边坐下!”扶着筱碟坐在沙滩上靠在自己怀里。

她靠在欧阳林怀里轻轻闭上了眼睛,朱唇轻启,似有若无的说了一句话“人生,也不过一场修行,我们来这个世上走这一遭,都有自己的使命,有我们要去学习和放下的东西,都说一念放下万般自在,这几年我从未有过此刻一般的轻松和平静,心不动则万物不再动。如今我完成了我的修行,这是我的劫,却不应该是你的一生,欧阳林,佛说若无相欠便不会相见,我与楚耀光今生已了断了所有恩怨,从此两清了,只是这一生我欠了你太多,只能来生再还你了,最后的日子里有你陪着我,已经没有遗憾了。只是放心不下的是爸爸妈妈,失去孩子的痛他们当年已经承受过一次了,如今我这个样子,真的是很对不起他们,也对不起哥哥当年的嘱托,可以的话有时间就代替我去看看他们。这辈子余下的时光,你去过自己的生活吧,你要幸福……”司马筱碟依旧闭着眼睛,“听你的心跳,感受着你怀里的温度,这就是属于我的避风港,这才是真真正正属于我的,即便是在最后的时刻,也已然足够。”

“你放心吧,叔叔阿姨待我好,我自然也会把他们当做自己的爸妈一样,我会和你一起照顾他们!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我们早在云南时便已经见过,洱海边相遇我早已对你情根深种,只是当时不自知,后来遇见你,我就觉得是上帝的眷恋,也从不敢奢求太多,只想陪着你。自从遇到你那一刻开始,你的一切就是我的全部,我想要的生活就是跟你一起去到我们的桃花源过属于我们的生活,除此之外再无所求。无论还是一年、一个月、一天、一小时还是一分钟,我都只想和你在一起!走过日出日落,看遍花开花谢。”抱紧怀里的她,看着她日渐苍白的脸,越来越虚弱的身体,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这一次自己再也救不回她了只是始终不肯承认不肯相信而已,那个奇迹究竟会不会在筱碟的身上出现谁都不知道,毕竟实验还没有到用真人测试的阶段。

“你是说,我当年在洱海边见过的那个少年就是你吗?那个我不曾讲过话也不记得面容的少年,我虽早已记不起那个人,但会时常想起那束光,也会偶尔出现在我的梦里,初见时只觉你眼熟却不曾想当初见到的人就是你。”

此刻的筱碟像是找回了自己曾经丢失的什么宝贝的东西一样,竟露出了许久都不曾出现过的欣喜的笑容。

“是的,那个人就是我,我一直都想告诉你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你我的缘分是早已经注定了的,我们注定会相爱,注定会在一起,注定会相守一生,这一点我不许你否认!”欧阳林伸出手,在筱碟的鼻尖轻轻刮上一记。

“我这辈子从未说过后悔,其实我真的很后悔当初的选择,我一直都知道当时的选择是错的,可我没有办法只能继续错下去,伤害了你,也辜负了你的一片深情,欧阳林,你怪我吗?”筱碟睁开眼睛,抬起头看着欧阳林。此刻写满的是不舍和悲伤。

“傻瓜,我怎么会怪你呢?你会好起来的,我会一直陪着你,带你一起远离这俗世的纷争和喧扰,去过我们想要的生活,等你身体好一些我们就出发,我们一起去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去看日出海边,去看山花遍野,去看满天繁星,然后找一个只属于我们的一片天,我弹琴你跳舞,我做饭你浇花,我们一起散步,一起看书,我们可以在午后品茶下棋,可以在雨天撑伞出游,下雪的时候一起赏雪一起堆雪人,我们还有好多好多事情可以做,我们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没来得及去做,我不会放你走,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永远都不会了……”脸贴着筱碟的额头,眼泪一滴滴落在筱碟的脸上,闻着她头发的香气,感受着她似有若无的心跳和脉搏。

“你不要为我难过,我这一生虽然短暂也算得上精彩,经历过许多人几辈子都不会经历的事,时至今日,我仍然感激上苍,给了我那么多人最无私最伟大最完整的爱,其实我有一句话从未对人说过,欧阳林,我爱你。”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喘了口气,伸出手想要擦去欧阳林脸上的眼泪,这是才发现自己已经没了力气,欧阳林握住筱碟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冰凉没有一丝温度。

“其实直到后来我才明白,从一开始我爱的人一直是你,是我自己没有发现,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切已经来不及了。”筱碟垂下眼眸,叹了口气,此刻的眼皮似有千斤重,筱碟再无力支撑。

“不会的,来得及,只要你愿意,一切就都来得及,我一直都在不是吗?我一直在你身边。”此时欧阳林紧紧抱住筱碟,生怕一放手筱碟会就此消失了。

“传说人死以后,体重会轻二十一克,那二十一克便是灵魂,而一个人最珍贵的东西都会刻在灵魂里,八百里黄泉路走过,奈何桥边,我会在彼岸花深处等你,我们一起入轮回,今生情缘来生再续。希望我走以后,余下的日子你能够好好生活,如果可以的话,找到我们的世外桃源,把我的骨灰撒在那里,我希望你不要记得我,找一个爱你的人一起生活,如果可以再贪心一点,我希望可以回到从前,从前的从前……”话还未说完,筱碟的手滑落垂在了地上,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停止了脉搏和呼吸。

一阵风吹来伴着大海的气息,花瓣纷落似是在为筱碟送行,这一切的悲剧,终是结束了,是非对错,恩怨爱恨,一切也都随风去了。

“不!蝶儿不要走!你回来!我求求你不要走!”那一刻,欧阳林的哭喊声超过了海浪的声音,在空旷的沙滩上回荡着,他的撕心裂肺,他的无助绝望以及压抑了太久的恐惧和悔恨在这一刻发挥到了极致。他紧紧抱着怀里的司马筱碟用力的搓着她的双手只希望她可以不要冷掉,可是一点用都没有,他哭着喊着,筱碟的身子逐渐冰冷也早已没了气息。

阳台上,筱碟的父母看着海边正在发生着的一切,疯了一样冲下楼,无奈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无论是司马宸还是司马筱碟,他们都留不住,他们只想陪在自己宝贝女儿的身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没有切身体会过的人没有发言权,他们却要再经历一次,也没有人会明白此刻他们的心正在被千刀万剐一样的痛。

“相信我蝶儿,我会救你的,我一定会救活你的,我们现在就走,你相信我!”欧阳林抱起筱碟,对着筱碟轻声说着,踉踉跄跄的开始往回走,正好碰上跑过来的筱碟的父母。

“蝶儿”此刻筱碟的妈妈已经哭得嗓子沙哑,两人红肿的眼睛,紧紧抓住筱碟的手“女儿啊,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啊,你是太冷了吗?妈妈带你回家,我们回家!”筱碟的妈妈一直在摇着头,她不相信她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自己好好的女儿养了这么大,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她不相信!

“老婆,你冷静一点。”此刻筱碟的爸爸也是泣不成声,但男人在这个时候总归是要扛起大局的“欧阳林,你说的那个实验?”

“叔叔阿姨,我这就带蝶儿过去,我一定会把蝶儿救回来的,哪怕倾尽我这一生,我也会救回蝶儿的”欧阳林看着筱碟爸爸的眼睛,四目相对间,是信任,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承诺。

“我相信你,我知道你一定会把筱碟救回来的,我们跟你一起去!”就这样,筱碟爸爸扶着妈妈,欧阳林抱着筱碟四个人一起消失,再没了消息。

筱碟曾说过,生命的意义不在于其长短而在其价值,筱碟这一生帮助过很多人也救过很多人,她认为自己的人生是有意义的。有些事情不会因为生命的终止而结束,就像她的爱情,不会因为她的死亡而结束,那些如同磐石般存在着的曾经过往,将会永远存在于世间,不会随她长埋地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