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佛系才女重生后 > 正文
第一章、重生
作者:东方老赢  |  字数:3251  |  更新时间:2020-05-28 18:04:37 全文阅读

春雨初霁,细细交织。这雨如烟一般,无声地下了一天。

奢华的张府尽头有一间简陋的小屋,突兀地藏在偏僻处。整间小屋还不如张府下人住的地方大,被几棵树一遮,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不会注意到这里。

林知语裹紧了些被子,闭着眼躺在冷塌上,不住地咳嗽。

忽然门被粗暴地推开,木门因常年没有修缮显得十分吃力,发出刺耳的“吱嘎”声,本就不暖的屋内又吹过一股冷风。

“真是倒霉!就知道欺负新来的。”一个丫鬟愤恨地推开门,一手端着些残羹冷饭。

住在这里的是张府老爷张泽的正妻,丞相府的大小姐,不过连她一个新来几个月的小丫鬟都知道,这正妻就是徒有虚名。

府里的老人都嫌林知语晦气,有眼疾还生不出孩子,现在更是天天咳嗽,像是要死了一样,所以都打发新来的小丫鬟去送饭。

小丫鬟刚开始还规规矩矩地送,后来发现根本没人管这里,再加上张泽的几个妾室的嬷嬷都让她“好好照顾”林知语。

丫鬟便开始越来越不上心,等着自己吃完再随便挑一些送过来。

丫鬟一进屋子就看到林知语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时不时还咳嗽两声,心下也觉得晦气。把饭菜往桌子上一摔,撇了一眼林知语,“吃饭了。”

说完一刻也不想多待,一边嫌弃地拍拍手,一边头也不回地走了。

不久,门又被轻轻地推开,冷风还来不及钻进来就被挡在了门外。是偷偷出去买药的莲华回来了。

“小姐,奴婢回来了。”莲华掏出里衣藏着的一小包药,“快喝药吧。”

林知语浑身绵软无力,慢慢扭头望向莲华的方向。

莲华买药回来,看着自家原本最是聪颖伶俐的小姐变成如今的模样,忍不住地鼻子发酸。

小姐本是丞相府最受宠的嫡女,虽有眼疾却不碍风华。可恨那薛氏陷害小姐嫁给这么一个畜牲,禁着自己和小姐不让出门。府中的奴才也见人下菜碟,每次都克扣小姐的衣食,连生病都不给请郎中。

林知语的眼睛本只是朦朦胧胧地半瞎,可惜身体余毒未清,太久没有治疗,最后竟是一点也看不到了。

林知语双眼灰暗无神,苍白的唇干出了几道裂口,她笑着冲莲华说,“等我走了,你就什么都不要管。咳咳……我褥下有一个荷包,里面是你的卖身契和几张银票,拿了去。咳咳咳!……给自己寻个好人家。”

莲华听林知语这么说,忍不住湿了眼眶,她用力地用手抹掉眼泪,带着哭腔说:“我不!小姐走了我就和小姐一起走!”

林知语叹了口气轻轻摇头,然后又是一阵猛烈地咳嗽,却是无力地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三日后,张府那个从不出门的林氏死了。

她的贴身丫鬟投井而亡。

张泽作为林氏的丈夫,九年前不顾眼疾娶了林氏,在林氏不能生育的情况下,也没有抛弃发妻,只是抬了几房妾室传宗接代。

张泽给自己的妻子风光下葬,赢得了世人一片夸赞。

世间第一才女林知娇,作为庶妹为姐姐创作了追悼诗,引得众多才子书生的追捧,风头又盛几分。

而林知语的母亲在悲痛时突发心悸去世,父亲安顿好一切,以大局为重抬了妾室薛氏为正妻。

林知语感觉自己从未睡过这么沉。

“小姐!小姐该起床了!”

意识慢慢回笼,九年间的记忆一下子涌入脑海。

记忆中林知语嫁给了一个名叫张泽的男子,这人是父亲的妾室薛氏找来的,为的就是让自己出嫁然后给她的女儿林知娇寻个好夫婿。

再后来,自己好像是被关在内院病死了吧。

“小姐,您该起了。咱今儿还要去护国寺祈福呢。”比记忆中清脆了几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林知语有些费力地睁开眼睛,看向床边的姿容清秀的少女。莲华是父母因眼疾为自己找来的丫鬟,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一直做自己的眼睛。

朦朦胧胧地看着前面年轻的面容,林知语一时不知道到底现在是梦,还是刚刚是梦。第一反应竟是莲华到底有没有听自己的话逃走。

林知语已经很多年没有像现在看得如此清楚了,九年里自己的眼疾因断了药愈发地严重,最后几年更是一点都看不见。

林知语朦胧地环视自己的闺房,青色的纱帐外是熟悉的摆设,一切都回到最初的样子,真好。

过了一会儿,林知语终于搞清楚情况,知晓自己死了一次,心中惊讶却没有声张,任由丫鬟给自己穿衣洗漱。

坐在铜镜前让丫鬟打扮的时候,林知语慢慢回忆发生的事情。

她记得被关在内院时托人寻了不少书,其中一本是不知哪国的野史。记载的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文人,一夜醒来说自己受了阎王爷的恩,重活了一回。

当时她还觉得有趣,特意让莲华多读了几回。

林知语虽称不上过耳不忘,但听过的书也记得七七八八。

这九年间她的日子全靠莲华读书来打发,若只是一个梦,那么自己脑海中的那些书的内容又是从何而来呢。

“小姐,打扮好了。”丫鬟的声音打断了林知语的沉思。

林知语回过神来,看向铜镜。

镜中一双凤眼流盼的美目,柔软的青丝被挽成了垂桂髻。并没有过多的头饰,只有一个玉簪点缀,看着真是一位皓齿明眸的大家闺秀。

林知语虽看不清镜中的面容,想也知道定要比蹉跎了九年的脸好看的多。

林知语摸了摸自己顺滑白净的脸,与记忆中那粗糙的触感完全不同。

受了阎王爷的恩吗?

想这些还有什么用呢。既然重活了一回,那她必不会再让上辈子的事情再次发生。

丞相夫人信佛,丞相最爱自己的发妻,于是年年挑个初春的时候安排大夫人去护国寺祈福。除了腿脚不好的老夫人和林知语同胞兄弟林知贤,妾室薛氏和庶女林知娇也要同去。

林知语是第一个收拾妥当的,莲华扶着她走到外厅的椅子上喝茶等待。

上辈子张泽和薛氏怕丞相夫妇见了女儿的处境大发雷霆,便一直关着林知语和丫鬟婆子不让他们有机会回来告状。

林知语便在出嫁后九年都没有见过父母和哥哥。

所以今日对于丞相夫妻两人只是一夜未见,但对于林知语来说却已经有九年了。

半盏茶后,一个儒雅文人打扮的中年男子陪着一个端庄贵气地夫人一同出来。

林知语看着父母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哽咽地叫了声,“爹,娘。”便忍不住扑在大夫人怀中哭了出来。

大夫人看见自己最疼爱的女儿竟不顾规矩趴在自己怀中哭泣,一下子慌了神,“哎呦,这是怎么了。语儿不哭,不哭。”

儒雅男子顿时乱了阵脚,也在一旁着急,“可是有人欺负你,告诉爹,爹替你报仇。”

林知语听到母亲温柔的安慰,更觉得委屈,却在听到父亲的话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世间谁不是这当朝丞相最是公正严肃,却在女儿面前如此不讲道理。

林知语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的失态,从大夫人怀中出来,轻拭了眼泪,“没有人欺负语儿,只是昨晚被噩梦魇住了,还有些怕。”

大夫人听了林知语的话不由得有几分好笑,刚才还奇怪这才一晚不见怎么语儿身上的气质像是沉淀多年似的,原来是被梦魇了害怕。

林知语因眼疾从小就性子安静,像是现在这样才算是有了几分少女的娇憨。

“不过,以后还是要注意着少掉眼泪。”丞相知晓刚刚自己失了态,清咳一声,假装严肃地叮嘱林知语。

“哪壶不开提哪壶。”大夫人剜了丈夫一眼,本来大家就愁这眼疾,现在一家人气氛正好还要提起。

大夫人正想再数落丞相几句,却被一个娇媚的声音打断,“什么事儿啊这么开心。”

是妾室薛氏带着林知娇姗姗来迟,林知娇穿着浅桔的袄子和热粉红色下裙,显出几分与年龄不符的艳色。

而薛氏则是更甚,头上戴满了头饰,一步三摇,不像是去寺庙反而像是逛酒楼的。

“见过相公,大夫人,大小姐。”

“见过父亲,母亲,姐姐。”

大夫人看着这两人现在才到还打扮得如此鲜艳娇媚,皱了皱眉,心中生起火气,“你们这是把护国寺当什么了。穿得这么……不体面!”

这薛氏家中是富商,她从小就被教导一定要不择手段地嫁入一个官宦世家。

在林父还只是老丞相之子的时候,一次游玩遇到大雨在富商家中借宿,却被富商家人设计与薛氏同在一屋。

林父睡了一夜一睁眼才知道自己住的是薛氏的耳房,虽什么都没做却不得不抬了薛氏做妾。

而这大夫人则是当朝皇后的娘家人,她的母亲和皇后的母亲是一母同胞亲姐妹。

从小接受的便是宫中嬷嬷的教导,气质风度自然不是薛氏比得上的。

良好的教养让大夫人说不出太刻薄的话,只能说两人不体面。

丞相也满眼不赞同,看着大夫人生气赶紧叫两人回去将衣服换了去。

林知娇偷偷地瞪了一眼林知语,心里很是不屑。又不是家中死了人,打扮得那么素净。装什么装,还不是个废物瞎子!

薛氏被丞相赶回去换衣服,脸僵了僵,转而笑得更是甜了几分,“妾身听相公的。”

大夫人不屑与富商出身的妾室一般见识,连眼都没抬,拿起桌上的茶盏轻饮了一口。

薛氏在转身那一刻脸瞬间沉下来。

大夫人?哼,看看到底是谁能笑到最后。

今天,我就给那瞎子送一份大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