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卿本是佳人
作者:晨光凉兮  |  字数:2060  |  更新时间:2020-05-15 22:00:02 全文阅读

“陛下,浴汤烧好了。还请陛下移驾沐浴。”

大燕皇宫,皇帝所居的长庆殿中,老成持重的内务府总管张江捏着嗓子道。

“呃,朕知道了。你让他们都退下吧。”大燕皇帝嗓音清越,从批阅奏章的桌面上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年轻隽秀的脸来。

张江伺候过三任皇帝,还从来没有见过沐浴不用人伺候的,不过这个小皇帝规矩素来如此,他只好应了一声是,遣退了殿中所有人,关并上了门。

诺大的长庆殿难得安静了下来。皇帝起身,进了内殿,往浴池中走去。

氰氲的热气中,皇帝本来就斯文隽秀的脸庞,更显纤弱文雅。

他脱去了外袍,又一件一件解开了外裳,底衫,里衬,最后,只余胸前一根长长的白布。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解开了束胸,终于将紧绷一日的身体放松开来,浸入热水中,忍不住轻轻长舒了一口气。

燕飞飞一边闭目养神,一边玩弄着池中热水,脸色却一直紧绷着。

她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工科博士,因为制药失误爆炸,一睁开眼,居然就来到了这个架空的大燕王朝之中!

而且,她还穿到了这个大燕王朝的第七任皇帝燕非身上!

九五至尊,年轻帝王,按理说应该风光无限的,奈何这个皇帝,她竟然是个水货!

在这种男权封建社会中,一个女扮男装的皇帝,若是被发现,分分钟就脑袋搬家了啊!

而且,经过燕飞飞这三日的观察,原主这个皇帝,本来就当得如履薄冰,外有番邦强国虎视眈眈,内有外戚权臣把持朝野。总之,这脑袋就像悬在一根线上似的!

老天爷好不容易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肯定是要好好活出一个肆意人生来的,要不然在穿越届的各位前辈跟前,完全抬不起头啊!

燕飞飞正在心里头腹诽着,眼前的浴汤中,却忽然响起了一声微不可察的滴答声。

一滴水珠,在她的眼前,慢慢晕开,与浴池的水混为一体。

燕飞飞脸色瞬间僵滞,因为这水滴,是从屋顶上滴下的。

她眉心暗跳,猛地抬起眼,正好一双深沉暗遂的双眸。

居然有人偷窥她洗澡!燕飞飞一张脸瞬间变得惨白!这被看去了身子是小事,若是身份暴露,她马上就要脑袋搬家了!

她大骇,急忙扯过旁边挂着的外袍,动作飞快地将自己裹好,又扯了一件宽大的外衫,将自己罩起来,这才用最快的速度冲到外面去,大喊道:“张江!张江!有刺客!屋顶上有刺客!马上追上去,格杀勿论!”

燕飞飞气急败坏地吼道。

张江本来就候在外面,见小皇帝披头散发,裹着外袍湿哒哒地跑了出来,顿时也是大惊。

追刺客!追刺客!护驾!护驾!”张江一边扯着嗓子指挥外面的侍卫追出去,一边调遣人手前来护驾。

燕飞飞此刻也顾不上自己的安危了,横竖都是个死,急急忙忙地随着侍卫也追了出去。

此时天色已晚,华灯初上,还有隐约月色,透亮皎洁。

燕飞飞追了出去,却见只见得一个身穿夜行衣的矫健身影,在屋顶上飞檐走壁,如履平地,很快就消失在自己眼前。

那些皇宫侍卫咋咋呼呼地跟在身后,射箭的射箭,爬墙的爬墙,可却已经被甩开了一大截。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燕飞飞心里拔凉一片。

“陛下,外面风凉,你衣裳还湿呢,不如先回长庆殿吧,这刺客,有这么多人围追堵截,便是他插了翅膀都飞不出去。”张江见燕飞飞脸色铁青,不由得上前劝道。

“朕看他那身轻功,比翅膀还要管用!这么多人守着,竟然让刺客混进来偷窥朕洗澡?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燕飞飞气得心口痛。

老天爷,难道你让她重生,就是想要让她体验多一次死亡的感觉吗?

“属下知罪!”见皇帝发怒,身后的侍卫长急忙跪下。

燕飞飞头痛不已,道:“知罪有什么用?还不去追!张江,摆驾长信殿。”

长信殿,是当今太后孙太后的行宫,而燕非,正是孙太后所出。

燕非能够以女儿身坐上帝位十几年仍没有暴露身份,孙太后的功劳自然是功不可没的。

她还不想死,得赶紧让这个便宜娘亲出出注意才是。

燕飞飞风风火火地赶到长信殿,遣退了所有下人后,才焦急地道:“母后,刚才长庆殿混入了刺客,可能偷看了儿臣洗澡,这可如何是好?”

孙太后闻言,脸色也是一变:“刺客没有拿住吗?”

“宫内侍卫在追杀,不过我看那刺客身手了得,怕是会逃脱。”燕飞飞心急道。

“你身为皇帝,不过如此小事,着急什么?万事还有你外祖父。”孙太后说着,目光瞥到了燕飞飞松垮的外袍上,脸色蓦然一沉,“你裹束胸没有?你怎能如此姿态走出来!宫中人多眼杂,若是被人看出端倪,比一个不知名的刺客更为危险!”

燕飞飞刚才也是急昏了头,见孙太后如此怒斥,只得将衣服裹紧了一些,低声道:“儿臣知错。”

“赶紧回去吧!此事我会飞鸽传书于你外祖父的。”孙太后见燕飞飞神色恭敬,也不好再说什么,冷哼了一声道。

燕飞飞只好退下。

她为了少几分暴露的风险,勒令了张江去追查刺客一事,独身一人往长庆殿折回。

然而,燕飞飞顶着夜色匆忙赶路的时候,却忽然听得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陛下如此匆忙,是要去哪儿?”

燕飞飞顿时僵滞了身子,深呼吸了好几下,这才缓缓转过身来,对上了一双俊美倾绝,清贵无双的俊脸。

“太傅,天色已黑,你还未出宫吗?”燕飞飞声音有些轻颤。

眼前其人,正是原身的授课老师,当朝太傅谢承礼。

谢承礼的身份,本是镇国公嫡子,在燕京享有盛名,被誉称有出尘绝世之貌,经天纬地之才。

奈何他跟原主的外祖父孙通政见不合,虽然是帝师,却只有虚名,并没有实权。

但是谢承礼聪明绝顶,若是被他看到自己这番模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