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御史馋猫都察院 > 正文
第一章亦幻亦真
作者:贺兰归真  |  字数:2331  |  更新时间:2020-05-18 19:12:25 全文阅读

在这个时期,南京都察院御史-聂小蛮的工作当然也特别忙碌。锦衣卫小旗官-苏景墨的记录中,就这么短短的半个月的功夫,这位御史大人竟然办了两桩绑票案,两桩盗窃案,甚至还有两桩凶杀案!

锦衣卫苏景墨在这六桩案子里面,居然参与了一半以上。更有甚者,还听闻近日这位御史大人,居然独自破了一桩神盗““插天飞””的大案。

“插天飞”是什么样人,只要江湖中人怕是没有人不知道?此乃一名神妙莫测的侠盗,身怀“妙手空空”之技,头脑和手段都为普通小贼所远不及。

市井中都说要是嘉靖皇爷如果招纳天下的飞贼来开科取士,这个“插天飞”倒有争状元的能耐。他已和聂小蛮交手过好几次,所以在聂小蛮的心目中,也承认此人为平生第一之劲敌。

这些年,金陵街面上本来就不太平,官府和镖局最怕的就是这路人,本来局面就已经不太好收拾了,偏这“插天飞”要来火中取栗。那当然要叫金陵街面的一般财主富户心有余悸,不可终日了。

“插天飞”这次出手当然也不简单,说来也不算意外,就是文德票号的地字号钱仓突然被盗。

钱仓里存着的有,南京鸿胪寺卿田在渊大人寄存的一架‘田黄石’摆件,价值白银五万两;还有绸缎商马元吉员外托存在这里的,唐代一行大师的舌血经书《转轮圣~王经》,竟然都不翼而飞。

整个案件可以说是颇离奇。钱仓的后门被人弄断了门闩,看门人也被盗匪捆绑起来,塞住了嘴,不能声张。那钱仓本是文德票号里最结实的一处,库门的厚度足足有半尺,号称是可以避火避盗的,外加还有两重墨家的机关锁,真正不容易开发。

案发以后,库门上烧出了铜线大小的一个小洞,库门里面另有一只白~粉画的燕子似的飞鸟。

所以街上人都说这一桩惊人的案子一定是“插天飞”的杰作。因为在这文德票号盗案发生的前三天,街面上曾有风声这一位神秘性的巨盗已经到了金陵。

这消息的来由也很蹊跷,据说是一位声名不佳的锦衣卫千户手下的一个小喽啰传出来的。有一天,那位千户曾经接到自称“插天飞”的飞书(飞镖暗器附带的文书),要向他借两千两银子。

那千户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当夜便恭恭敬敬地如数把两千两银票送上。这段故事在金陵街面上传的是神乎其神,以至于连东厂的人都专门去见过那位千户大人,问他有没有这一回事。

那千户轻描淡写地答道:“公公,您这话问得有趣极了!“插天飞”竟敢向我要钱?我又上哪给他找银子呢?这飞贼那是不来也罢,他假如胆敢到金陵来,那真是我求之不得的。”

虽然被矢口否认,但是外界的传说,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后来恰巧又出了这么桩文德票号的案子,似乎坐实了人们的猜测。于是“插天飞”的名字一时间便成了茶坊酒肆中最热门的谈资。

不过这案子在经过了聂小蛮的勘查以后,却有了另一种说法。

小蛮曾向文德票号的大东家说:“这案子不是“插天飞”干的,只不过是什么人假借名义,目的在偷窃东西,使人家不敢追究。”

文德票号当然很诧异,要求小蛮提出他否定的理由。

聂小蛮随口就指出三项证据:其一,地字号钱仓门上的一个洞是用江湖密药腐蚀成孔之后,另外用钢锥凿成的。

不过这个洞,钱仓库门内外虽然都有很深的洞口,中间却没有穿透,显然是从两面分凿而成。实际上并不能够真正打开锁。这可见这库门的开发,其实和凿洞并没有什么关系。

第二,那墨家机关锁上有两个很清楚的手印。这也自不必说,这坚厚的库门当然不可能是凿洞弄开的,那就只有使用正确的密码开锁这唯一的办法了。但墨字机关锁的构造非常巧妙,不知道的人别想打开。而知道密码的只有帐房先生一个人。那么假如不是帐房先生监守自盗,势必有什么人偷偷得知了密码,悄悄地开了,做了内鬼。

第三,那一排的钱仓其实一共分为四间。天字号和人字号的库中存的都是官府库平银,只有地字号中的存物体积小,最容易拿走。这也是有内鬼的明证。此外那燕子的形象,聂小蛮也曾见过几次,这一次却画得十分拙劣,也可以当做别的人假冒的例证。

聂小蛮根据这个推想,经过了细密的堪查,果然破获了真相。原来是有一个帐房先生的学徒,串通了两个外面的人,合伙儿干了这出把戏。这学徒当场被聂小蛮捉破,一经询问,便完全吐露了实情。

据那学徒交代,这事的起因并不是他;他只是受了人家的利用。有一个著名的飞贼,不知怎样探知了鸿胪寺卿田在渊大人寄存的一架‘田黄石’摆件,价值白银五万两,就藏在地字号钱仓里面;又知道那帐房先生在帐房内办事,有偷窥密码的机会。

因此那贼人便强迫这学徒做自己的内线。并且说好了,只须把钱仓的墨家机关锁开了,别的都由飞贼自己动手。学徒于是便应允了,当下收了他们一千两银票的好处,约定得手以后,彼此平分所得。

不过案发之后,那动手的贼人拿了田黄石和舌血宝经,悄悄地逃遁了。那学徒虽也曾招供出约定的碰头地点,但快班的差役们按址缉访,却扑了一个空,再四处侦寻,也不知道贼人和赃物的下落。

案子虽说是破获了,但是真凶却未归案,并且推想那个动手的贼人,敏捷干练,也是一个好手,所以实际上还不能算功德圆满。

据聂小蛮的看法,这样一来至少打破了一个疑团,就是这案子既然出于假冒的,可见“插天飞”已到金陵的话完全是一种无稽的谣传。

然而正应了那句老话“世事难料”,又过了两天,竟又发生一件奇怪的事情!

目前正是“拂堤杨柳醉春烟”的暖洋洋的正月天气。春天是美丽的、是珍贵的、是朝气蓬勃的、也是忙碌的……在每个人的心目中春天都是那样的美丽,因为它预示着新的一年的开始,也预示着一个新的生命的开始。

对一些成功者来说,春天就是一个新的开始,把以前的事业基础作为起点,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奋斗努力。

而对一些失意者来说,春天也是一个新的起点的开始,忘记以前的失误,给这些失误画上句号,重新向新的起点奋斗努力。

景墨记得,“插天飞”到金陵的消息是在三月十四那天自己记录的。十六日便发生了文德票号的盗案。这案子在十七日就被聂小蛮查明,不过真贼和主盗一时还都没有着落罢了。

贺兰归真
作者的话

求大家多多支持,多多推荐,谢谢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