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黑浲白璃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作者:蒐公子  |  字数:2531  |  更新时间:2022-01-11 17:35:15 全文阅读

是夜。

祁连浲好不容易把琉璃哄睡着,才得以抽身去见祁连岩他们议事,既然已经做了局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现在怎么样了?”

偌大的殿堂里响起的是魔君在声音,真正在魔君祁连浲在声音。

“兄长,都准备好了,按照计划明日您和琉璃在这里休息一日,一部分黑黎崖的战士会一早就出发去南镇,再有你们带一部分前往青丘。”

挺好的,这确实是原本的计划,但是现在他又觉得或许南镇那部分可以改一改……

酒楼,自是夜夜笙歌,是人花天酒地的地方。

纵使螭捷再冷眼于这妖媚在场景,也难免要被粘上一些世俗的气息。

酒楼的二楼,螭捷一个人在桌前喝酒,魑魅魍魉早早地就被她打发走了,一是吵,二是没必要。

忽然,眼前,这眼中的场景像是被染红了,但脸上以及耳边染上的触感却告诉她并不是这样。许是喝的多了些,不过是一缕红纱,让她竟也需要时间去分辨。

虽是让螭捷一时迷离了些,但这也不过是让她喝酒举杯胡动作顿了顿,甚至不会叫人察觉。

微妙的弧度漫上她的嘴角,她不用想也知道敢这样做的人到底是谁。

“丹娘,今日心情可是真好?”

一声轻笑,像是方才缥缈的红纱,辗转入耳。

随后,一个曼妙的少女坠入怀中,螭捷并不意外。

丹娘一身红纱裙,入怀的一瞬间,带着一股香气飘来,丹娘的一举一动甚至使周围的空气都沾上了香气,像是少女的体香,但又像是胭脂的气味。

“姑娘来,我自是高兴,不知道姑娘今日可有什么乐事同丹娘说。”

怀中的少女,眉眼带笑,螭捷看着,心也想,是越发大胆了。

螭捷神情确实是在思考,似是在回忆,可最后说出口的话,却还是没有。

丹娘看着她,也不管是真是假,只知道螭捷的神色间,似乎是闪着些遗憾的。

“那丹娘给姑娘唱些小曲儿,记得姑娘是爱听的。”

说罢,丹娘便莞尔一笑,连眼神里都是带了些期盼的。

螭捷的眉梢轻挑,一只手抬起了丹娘的下巴,又辗转向脸侧抚去,但从始至终没见笑意。

丹娘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惹了螭捷,还在思考这问题的时候就听到脸上这只手的主人一声嗤笑。

“丹娘在害怕吗?”问过后也不等丹娘反应,便先把手放了下来,给了她起身的空间:“好啊,你唱我便喜。”

丹娘见了这笑容,就反应了过来,羞说了句你又笑我,便立刻起身给螭捷唱上一曲。

螭捷欣赏着丹娘的表演,但实际上,心里已经开始想昨晚收到的传讯了。

自己来这已经数日,魔君大人从来没发布过什么调令,但昨晚却突然收到了随时准备动身东海的消息。

虽说有消息她是开心的,她也向来不安于这种平淡的日子,只是不知道这次魔君大人是怎样的打算。

螭捷在走神,丹娘这时刻关注着她呢,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螭捷正想着,根本没注意到丹娘已经停了下来。

“姑娘在想些什么?”

突然这么一句话,像是把螭捷从游离的世界拉了回来,螭捷回神才看向丹娘,此刻的眼神才是有了焦点。

啊,原是自己走神了……

只听螭捷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

“丹娘,我快要走了。”

十五和东方琛留在南镇已经有些时日了,除了几次传讯她们没有办法收到任何消息,但难办的是,这些日子里,她们收到传讯的次数屈指可数。

琉璃是往黑黎崖去的,这一路多凶险,一路上定是有不少魔族,连法术都很少用,为了安全,若不是紧急的事便不会联系,所以没有联系对琉璃那里来说也是好事。

而青丘,暂时由三公主掌事,不用想也知道,青丘目前的状况,全都交给三姐确是难了,但也没有办法,有联系,但却很少,三姐定是累的。

所以,这里或许也只能靠自己。

“东方,我们再想想办法,就算魁三他一直盯着这里,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而且,琉璃说过,墨闻……还在的手里,我们就算能拖一些他的计划也好,或许可以救出他。”

东方琛不置可否,“嗯,好。”

东海龙宫传来一声震怒,是龙王的怒火,仿佛可以烧了这东海里的龙宫。

“她是怎么跑的!”

龙王一如既往来到软禁瀛姬的房间,几日了,他没见瀛姬起来过,也不同他顶嘴半分,甚是无趣,这日他本想把瀛姬拖也要拖出来,但去发现人是假的,瀛姬不见了。

龙王起初是不信的,他不信自己苦心设下的法阵竟困不住瀛姬,但等他拍下一掌的时候却发现,那竟是一条狐狸尾巴……九尾狐的尾巴确实能耐。

但这法阵,瀛姬就算逃,也定是不会让她安然无恙的走。

满打满算,她瀛姬就算跑,也不过几日,跑不多远,东海龙王大手一挥,倾兵去搜,就不信抓不回她来。

瀛姬从那里跑出来后,确实是受了重伤,几乎灵力尽失,全凭这修为挺了过来。

从东海逃出,一路向西,瀛姬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逃到了哪里,终于看到了一座城,但却不知为何看起来这座城没有生气,守卫还那么森严。

很多时候,在没法选择的时候,面前的选择,或许就是最好的选择。

为了不被疑心,瀛姬已经化为了寻常百姓的模样,踏了进去。

琉璃长了张嘴,刚想问他去哪了,棋凡便先开了口。

“你醒了?我有些睡不着,本来想陪着你睡的,但实在是有些慌神,怕吵到你,出去练剑了。”

琉璃这才去注意,他的腰间,确实是别着剑的。

“棋凡,我也没有怪你,只是下次要喊醒我,陪你一起也好,我怕你在这魔族的地方,受了欺负。”

琉璃说完后,又觉得自己或许不用这么担心,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棋凡手中的饭菜上。

“你哪里弄来的吃的?”

啊……

祁连浲当然是自己光明正大的去厨房,又自己亲手光明正大的做出来的,在一众负责膳食魔族包括他弟弟的注视下。

堂堂魔君……

但这怎么能说呢……

“啊,怕你饿着,我看厨房空着,就找了些食材给你做些吃的,想来大概是魔族没什么口腹之欲吧。”

确实,魔族,可以不吃,但可不是说不喜吃。

祁连浲也自动忽略了第一个问题,他知道那不需要回答,也不会让琉璃觉得尴尬。

“好香啊。”

祁连浲笑了,琉璃喜欢他做的饭的样子让他很满足。

“当然,都是你爱吃的,快来吃吧,昨日谈的是要有晚宴的,我想我们也要等到晚上才能吃了,就偷偷做了些,你别饿着了。”

琉璃是感动的,但是却多了一些习惯在里面,便也没觉得有什么太不好意思的。

“那我们一起吃,你辛苦了。”

琉璃笑着,祁连浲当然也是高兴的。

坐下之后,琉璃还是没忍住。

“棋凡,其实……我还是担心的。”

“嗯我知道,没事的。”

琉璃刚要开口,但一瞬间想到了什么,就那么看向棋凡,却没说什么话。

祁连浲纳闷,这是……

“嗯,没事的。”

说完琉璃笑了笑,其中滋味太过复杂,便又听她开了口,“我可是青丘公主,我没什么怕的。”

“嗯。”

祁连浲想,是了,这是他的公主。

“好了,吃饭吧。”

祁连浲终究是没忍住,伸手摸了摸琉璃的头,从头顶到发丝,都是他爱的公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