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绝代凰女覆天下 > 正文
第5章 仙帝到来
作者:黎奈何  |  字数:3228  |  更新时间:2020-06-02 13:32:29 全文阅读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能够触动恶痕?”

月牙泉内,少年重新来到泉水边上,他审视着倒在一旁的蓝瑄凰,眸中闪过一抹寒意。没有人在知道了他的秘密后,还能够活着,这是对他最大的威胁!

只是......先前若不是有她在,这恶痕恐怕就要吞噬他自己了!说到底,这女子算是救了他一命。

杀或是不杀?

走到蓝瑄凰身前,少年手中浮现出一道暗黑的火焰,虽不炙热,却带着一股狂暴邪肆之意。在这清澈透亮的月牙泉水之地,这道火焰的出现,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思虑许久,少年终究是将火焰收了起来。

“算你捡回一条命,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透露出我的事情,否则你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轻声低喃了句,他便准备离去。

“谁在那!”忽然,一道声音从洞外传了过来,少年平静的走了出去。

“小奕,你怎么......”

看到生龙活虎的少年,季梦远惊呆了几分,这还是重伤的人么?怎么看起来不像。

“我伤势好了,该走了。”风阎奕淡然道。

“你过来,我替你把把脉。”季梦远似是不怎么放心,主动提了出来。

风阎奕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婉拒道:“不用,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

“快点!你这小子啰嗦什么,怎么性子跟你娘一样的倔?”季梦远顿时露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风阎奕眸光一凝,立即走了过去。

季梦远上前抓住他的手,安静的按在脉搏处。过了一会,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着他,“你这是做了什么,伤势好的这么快?”

“什么都没做,就这样好的。”风阎奕低着头回道。

实际上,他并非真的不知道,而是他的伤势极其特殊,哪怕是医术再高明的人,也只能诊断出他的外伤,但导致他满身伤痕累累的原因,却是无一人知晓。

这一切,只因为他的体内存在着恶痕。自他一生下来,似乎就带着这种东西,就像是一个诅咒,一辈子都去不掉。

“这没道理啊,小奕,你再停留几日,我替你检查一下。”季梦远深思熟虑道。

“不了,谢谢,我还有未完成的事要做,待到结束我再来找您。”风阎奕弯下腰郑重道谢着。

在这世上,如果说还有谁值得他去尊敬的,那便只有眼前的老者。自从他的母亲去世后,他也只剩下这唯一一个在意的人。

“你......好吧,小奕,这些东西你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季梦远知晓他的性子,也知道不论他怎么挽留,他都会离开这里,现在还不如成全他,让他去做好自己的事。

从怀中掏出数个瓶子,季梦远一一介绍着这些东西的用途。

“好。”风阎奕将东西接到手中,神色微微动容。

“去吧,一路上注意安全!”季梦远褶皱的脸上,露出一抹柔和的笑意来。

告别季梦远,风阎奕回头看了眼月牙泉的方向便离开了这里。

看着他越走越远的身影,季梦远心底多了几分惆怅。而后,他这才想起自己要做的事情。将蓝瑄凰安置在月牙泉内,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走进洞中,看着月牙泉内的情形,刚开始他并未察觉什么,直到看见蓝瑄凰所在的位置这才反应过来。

他记得,蓝瑄凰应当是在月牙泉的另一个角落才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这四周刻下划痕的冰壁,被破坏的阵法,究竟是怎么回事?

带着几分疑惑之色,季梦远来到蓝瑄凰身旁,替她查看了起来。这一看还不知道,她身上的邪祟竟然完全除尽了。

此时,蓝瑄凰的身体除了有些虚弱,意识不清外,其他的简直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不解、疑惑、惊奇......种种情绪迎上心头,同一天内,季梦远遇到了两件始料未及的事情。他不经猜想,这两人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情?

或许,只有等这丫头醒来后,方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了眼蓝瑄凰后,季梦远摇着头走出了禁地。

就在他出来不久,一道身影直立的挡在他的身前。抬起头来,季梦远不禁愣住了几分。

眼前的人,蓬松的头发有些许花白,一身灰色长衫尽显凌乱,最醒目的是他眼里的血丝,看了便觉得触目惊心。

“老疯子,你不会是彻夜没睡吧?”季梦远走过来,看着他有些不忍直视。

“嗯,我思考了一夜,终于想出了答案。”李鸣予嘶哑着声音说道。在他浑浊的眼中,似有点点星光在闪烁。

“跟我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季梦远看了看四周谨慎道。

而后,两人来到雪谷的静室中。

相继坐下来后,季梦远沏了一杯茶给他,直到看着他喝下水后才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李鸣予抬起头,神色坚定,“留下她,我要将她培养成屹立在混元大陆上的巅峰的强者。”

季梦远一顿,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你可要想好了,这不是儿戏。且不说她是否拥有绝世的体质,仅凭她幻界皇室血脉这层身份,便会给你带来无尽的麻烦。一旦她被四界之主注意到,连你也会成为他们诛杀的目标。这样,你还要坚持吗?”

“是。”李鸣予沉下眸子,正色道:“我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丫头是我生平见过最具天赋的人,就连竹渊深墓那样的地方她都能够挺过来,我相信她的命一般人拿不走。况且,就算她是幻界皇室血脉,那又如何?幻界至今能够有遗孤存活,这就代表幻界不该亡。”

“老疯子,你这是自寻死路,知道吗!”季梦远凝住脸,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十多年前,四界联手摧毁幻界,为的是寻找传说中的一件神物。可到最后,东西没有找到,而四界界主苦心准备的一切,皆化作了泡影。在这之后,四界之主对此事忌讳如深。

有人说,这件神物依旧在世上,只是被藏了起来,而找到神物的关键,便是存活的那一小部分人。也有人说,神物化作碎片消失在了混元大陆。但不管怎样,这么多年来,四界之主从未放弃对神物的寻找,也从未放弃对幻界之人的追杀。

更重要的是,经历了百世轮回后的混元大陆,已融会贯通,四处遍及各界人士。在这样的大世下,幻界的人想要活下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所以,李鸣予如今的做法,无疑是往绝路上走,随时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回想起这些事来,季梦远心中的忧虑更深了几分。

李鸣予平静道:“不成功便成仁,我无悔现在的决定。他日哪怕是身死异处,我也不会对不起谁。再说了,她身上有着无限的可能性,恐怕没那么容易死。”

“巧舌如簧......我不与你争辩,但有一句话我还是不得不说。世道艰险,防人之心不可无!不管你是怎样对待她的,若你有心教导她,最好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否则你只会养虎为患。我言以至此,你多想想吧。”季梦远语重心长道。

“呵呵,我明白。”李鸣予笑了起来,“哦,对了,她现在怎样了?”想通后,他心中不再纠结,反而更多了几分坦然。

“说起这件事,老疯子,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消息。那丫头身上的邪祟已经消失了,现在的她,只要等到意识清醒就能够恢复过来。”季梦远凝声道。

“这么快,季小人,多日不见,你医术越发高明了。”李鸣予眼前一亮,难得的夸赞了起来。

然而,季梦远却是摇了摇头,“疯子,这可不是我的功劳,一夜的时间,我都不知道那丫头是如何做到的!你说奇不奇怪?”

“你不知道!那她怎么会......不行,我得去看看她。”李鸣予说着连忙起身。

“行了,你别去了,我刚看回来。你还是等她醒来后再问不迟,否则你只会打扰到她。”季梦远立即打断他,提醒道。

“这...那好吧!”听到这话,李鸣予又坐了回来。

季梦远一脸无奈,“你现在最好是多休息一下。”

“嗯。”

......

雪谷外围。

雪山环绕,飞雪落在松树,沟壑,草丛间,将带有翠绿的景致遮盖,只余下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

“仙帝,这里便是雪谷的入口。”

此时,来到雪谷之外的,便是王轩成一行人。

“传讯,告知雪谷中人本帝到来。其余人注意雪谷动向,不要放走任何一个出谷之人。”王轩成沉声道。

“是。”

一听这命令,叶映便知仙帝可能有大动作了,立即上前传讯道。

很快,雪谷中人出来不少。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解开阵法,迎了出去,“不知仙帝突然到访,有失远迎。”

“你是这里管事的人?”王轩成撇了他一眼,神色淡然。

“在下是雪谷的六长老,不知仙帝前来所谓何事?”秦非明平静道。

“你们谷主呢?怎么不见他来迎接?”一旁的叶映开口问道。

“抱歉,谷主有事在身,稍后就到。”秦非明抬头看了他一眼,心中微微一惊。好个诡异之人,竟探测不到气息。

“哼,你们就是这般接待的吗?”叶映冷声说道。

秦非明立即说道:“是在下疏忽了,请!”

看来,今日对方是来者不善了。他心中想着,可动作却一点不慢。

将人带入阁楼之后,秦非明便吩咐着谷中下人去通知季梦远,而他则是留在屋中准备着茶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