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楔子
作者:梅子乌龙茶  |  字数:3157  |  更新时间:2020-06-28 09:56:39 全文阅读

你以为,人能有多高尚?

  当陈齐镇的村民们手中举着火把声嘶力竭地喊着,姐姐被沉重的绳索束缚在镇子中央的祭祀台柱子上动弹不得,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中绝望地望着她的时候,沈桑桑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他们敬畏却又畏惧所有和他们不同的东西。

  她和姐姐是世界上唯一的两只半妖,只是半妖只有在十六岁以后才能拥有妖的能力,并且在此期间,完全无法修炼魂术。至今为止,姐姐十五,沈桑桑十岁。她们三年前来到陈齐镇,这三年里从未作恶,而如今,他们要放火烧了她,仅仅因为她是一只半妖。

  她嘴里呢喃着什么,眼里满是焦急。由于隔得太远,沈桑桑只能依稀领会到姐姐的意思。

  夜晚的风渐渐大了,眼前的火光也渐渐变大,炙热的温度仿佛已经可以让一个人窒息。暖色的火光洋洋洒洒地打在村民们冰冷的脸上,他们脸上的那种冰冷似乎从未被融化半分。那是沈桑桑第一次知道,原来人类也能变成修罗。

  姐姐在火光中痛苦的叫喊着,而他们只是看着,静静地看着,看着燃烧的火焰。他们的眼中有着许多复杂的感情,厌恶,恐惧,还有些许的轻视。

  提早了解到情况的梁爷爷眼看着村民们拿着火把奔向沈桑桑家,来不及提前通知姐姐的梁爷爷在路上遇到了采药晚归的她,告诉了她所有情况,要带着她离开。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沈桑桑手中满满一箩筐的草药全数掉在地上沾了灰。她二话不说就往镇子中央的祭坛跑去,眼睛不知为什么火辣辣的疼。

  就在她赶到祭坛准备冲进人群救她姐姐的时候,身后匆匆追来的梁爷爷用力拉住她的手将她拉了回来,紧紧攥住她的手腕,捂住沈桑桑的嘴巴,她拼了命的想要挣脱,由于用力过猛,手腕处已经隐隐发红。

  她就这样无助地站在祭坛下不远处的阴影里,眼睁睁地看着村民点起了火。她亲眼看着她身后伸展出一双黑色的羽翼,只是一瞬间,便在火光中化为灰烬,就像是平时用来生火的木材,没有一点反抗的力气。

  那是今生第一次,她看到她骄傲了一生的姐姐,掉下了眼泪。

  “快走!永远不要回来,永远……”她知道,此时只有她自己能听到姐姐的声音,而别人只能听到她痛苦的叫喊声。

  “不!不要!”她全身似乎有了很大的力气,奋力一甩就甩掉了梁爷爷的手。沈桑桑的后背像是被一万只蚂蚁在啃咬,仿佛有什么东西将要冲破她身后的血肉和骨头生长出来。

  她得到释放的那一刻拼命向前冲去,突然后背一阵发热,接着便腾空飞起,朝着火光飞去。

  “桑桑!”梁爷爷在身后不断喊着她的名字。

  在众人的惊声尖叫下冲入火里,紧紧抱住她的姐姐,用尽力气扯断她身后的绳索,抱着奄奄一息的她朝着郊外的森林飞去。

  那是她第一次生出羽翼,那是她第一次抱她。

  她与平时不同,柔弱的可怕,此时的她如同一只蚂蚁,只要被人轻轻一捏就能死去。不知道飞了多久,直到体力不支,才寻到了一个认为安全的草屋,将气息微弱的她放在了地上。

  清冷的月光透过疏密不一的树叶洒在地上,像是掉落的玉碎。夜里森林的风很大,也很冷,她脱下外衫盖在她瘦弱的身上,她一把抓住了沈桑桑的手,皱着眉,气息微弱,但依旧要责骂她:“沈桑桑!我让你走啊!”

  握住她的手,她哭着望着她,声音有些哽咽:“姐,不,我不能丢下你!”

  她似乎有些动容,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擦去她的眼泪,眼里满是温柔:“桑桑,你快走,他们一定会追过来的,你……你带着我是跑不了多远的……”

  只是她沈桑桑从来不是一个容易认输的人,装作听不到的模样再次抱起她,却发现她新生的翅膀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

  她怀里的姐姐一把推开她,自己跌落在地上:“走啊!”周围的蝉鸣声渐渐微弱,她们看到身后不远处火光渐渐靠近,着急的想要扶起她,却一再被她推开。体力不支的姐姐最终晕倒在了地上。

  脚步声和村民们嘈杂的说话声越靠越近,心跳快到了极致,沈桑桑明显感觉到了不同于普通人类的压迫性气息,那种气息,是高级捕灵师的味道。在这个世界里,大部分有天生资质的人类都会选择修炼魂术,并且根据选择魂术的类别,天赋属性和天赋高低走向不同的身份,练就不同属性的招式。自出生开始,每个人都会拥有自己的五行属性,但这并不与你是否能够修习相关。在陈齐镇所在的并州大陆上主要有铸器师(铸造灵器),炼丹师(练就丹药),捕灵师(收服世间精怪灵兽),斗魂师(筑气斗魂),天启师(万物自如,感官超常,魂术达到高峰)。天启师之上的魂师在天启满级的时候开始修习高级魂力,划分不同品阶。其中斗魂师的天赋要求极高,通常初学者只能首先修习筑气炼丹和捕灵其中之一,等到其一达到高级入门之后才能修习斗魂师,但也有不少选择放弃修习魂师直接钻研炼丹炼器和捕灵的。还有先天斗魂师,自出生起就被赋予了斗魂师修习的资质,这被认为是比较难得的天赋,因此修炼成为高级斗魂师的人在这个并州大陆上人数较少,随着品阶升高,斗魂师的修炼难度也逐渐提升数倍。由于并州是几个大陆上实力等级排名靠后的大陆,因此天启师则在并州大陆更是罕见,屈指可数。受并州大陆中神秘鬼蜮的压制,一个魂师能修炼到满级天启师便已经是极限,突破极限成为许多厉害的魂师的毕生追求。这也是并州大陆中的魂师心里的一块疙瘩。

  沈桑桑警惕地打量着四周,扶起地上的姐姐向森林更深的地方走去。沈桑桑如今才十岁,身子瘦小,扶着姐姐走了一小段路程便体力不支的倒在了地上,摔破了手。

  她急忙扯下身上的一块布缠住伤口,以防止血腥味招来野兽灵兽和更多捕灵师。

  “今天的运气不错,竟然遇到了半妖,有意思。”戏谑的声音从沈桑桑身旁的树上传来,语气里有着十足的惊讶。

  沈桑桑心里一凉,皱眉抬头看着树上的黑影:“捕灵师。”

  树上的黑影轻轻一笑,纵身跃下,落到沈桑桑面前,一脸嘲讽的看着她身边奄奄一息的姐姐:“这是被追杀了?”

  她看着来人,发现她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穿着一身浅蓝的的上好绸缎做的衣裳,腰间挂着三个空铃,铃铛上面的银丝已经有了泛红的迹象,很显然,他已经达到高级捕灵师五级了,距离满级不过五级了。

  村民们的脚步声不断逼近,梁亦渟勾起唇角:“人都快来了,需不需要我帮你?但是你们之中我只能救你一个。”他瞥了一眼地上的姐姐,“她我带不走。”

  “如果我救了你,我希望你可以成为我的仆人,拥有一个半妖当仆人,应该会很有趣吧?”梁亦渟补充道。

  “不需要。”她看着一旁的姐姐,坚定地拒绝了他。先不说他救出自己的条件是什么,她绝不可能丢下自己的姐姐一个人离开,就像她当年从战火中救出自己一样。

  梁亦渟看着她,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行吧,那我走了。”说完,他轻轻一跃便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沈桑桑紧紧抱着她,身后发现她们的村民中有人一个低级斗魂师隐藏其中。这应该就是姐姐无法逃离的原因吧,她的翅膀如今可以逃过普通的人类,但她除去翅膀就是一个没有丝毫魂术的普通人,根本逃不掉。

  而他费尽心思躲藏起来,为的就是在她死后取走她的眼睛,因为半妖的双眼可以让他直接成为任一魂师身份满级,甚至成为后天天启师。说到底,不过是人的欲望罢了。

  此时有些转醒的姐姐看到了沈桑桑身后斗魂师举起的剑,睁大了双眼。她立即取出自己的眼灵交到沈桑桑手中:“桑桑……拿着它,找到机会即可离开!不能让他得到眼灵!”

  沈桑桑感觉到姐姐周身散发出来的最后一丝气息,她将沈桑桑推开数十米远,用自己最后的生命转化为一道屏障,保护沈桑桑不被伤害。

  “走!”两道力量的对抗让周围的树晃动起来。突然砰的一声,屏障镜子一般碎裂,姐姐已经倒在了地上。

  “姐!”眼看着又一剑即将砍向她,沈桑桑奋力冲过去挡在姐姐身前。

  她明显可以感觉到已经等不及的那个斗魂师举起剑向她们两人劈来的魂气,她闭上双眼,身后的黑色羽翼毅然张开,奋力护住她和姐姐,但是这毕竟是新生的翅膀,面对一个斗魂师完全不行。只听到咔嚓一声,她身后黑色的羽翼瞬间被砍断,断裂的瞬间发出一阵巨大的气场将周围的人逼退数米,而沈桑桑由于这一阵剧痛,晕死过去。

  没走多远的梁亦渟听到这声响动,皱了皱眉,犹豫了片刻后突然转身,快速飞跃到晕死过去的沈桑桑面前,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抱起沈桑桑逃了出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