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简少他总是想离婚 > 第一卷
会所相遇
作者:心婉瑶  |  字数:3356  |  更新时间:2020-06-29 14:32:56 全文阅读

楔子

  今年的冬天,好像格外的冷。

  窗外乌黑一片,只有星星点点的灯火还孤零零的亮着,雨一直在下,淅淅沥沥,从凌晨到现在,似乎没有停过。

  我呆滞的倦缩在沙发上,屋里没有开灯,窗外树枝被吹起疯狂的扑打着,雨声夹杂着风声,在这漆黑的夜里,像某个不安的灵魂在哀怨呜咽。

  简天逸是十点多走的,到现在已经过去五个多小时。

  光洁的大理石上,还留有他的血迹。

  那一口喷涌而出的鲜血,多么的触目惊心,让人想起他临走时那悲痛绝望的眼神。

  我不敢看,将脸深埋进臂弯里,肩膀不断抽动,滚烫的泪水再次簌簌而落。

  心像似被一把尖刀生生地刺穿,血流如注,从此,再也没有生的可能。

  那个曾信誓旦旦说这辈子“我只和你结婚的”人,终究,娶了别人。

  无论他是多么的情不得已,无论他有着多大的苦衷。

  无论曾经我们多么相爱。

  无论现在我们是否还深刻爱着。

  终究结局已然注定,道德的鸿沟以及那个女人无辜哀伤的眼神横在我们中间,天逸,你让我,要如何面对你?

  曾经的那些过往,美好的、伤痛的,轻快的、沉重的,在脑子里辗转浮现,它们幻化成一只手,一点一点撕扯着我的心,让我悲痛欲绝。

  我记得,一直记得,那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却比第一次更加让我记忆深刻。

  第一章

  一、

  那天,天气很好。晴空万里。

  车子从公园大道上突然右拐,驶进了一条僻静的马路。

  此时正是初春,路两边的榕树郁郁葱葱,遮天蔽日,在明晃晃的马路上投下斑驳的光影,看得人有些恍惚。

  车子沿着马路一直朝里开去,突然停了下来。

  “到了,小姐。”

  出租车司机看了看我,见我愣在那里,忍不住出声提醒。

  啊,到了吗?我朝窗外望去,只见一幢金黄色的大门,掩藏在两边的绿荫之中。除此之外,周围并无别的建筑。

  “这是,尚品会所?”我迟疑着。

  司机见我没下车,有些不耐烦,“尚品是上海数一数二的会所,开车的人有几个不知道,你一个小姑娘,我骗你干什么。”

  好吧,我耸耸肩,付完钱刚关上门,车子便呼的一声开了出去。

  我回头,那是一扇金碧闪闪的大门,足有两尺高,甚是气派,我看了一会儿,才缓缓上前。门口有个穿着职业套裙的服务生迎了过来,面露歉意,“您好,小姐,这里是会员制的。”

  会员制?我心咯噔一下,脸上浮起不自然的微笑,“我知道,那个,那个我等人,他一会儿就到。”

  我走到一棵树后面,从这里刚好可以挡住服务生的视线,然后掏出手机,对着电话那头小声抱怨。

  “绿茵,这是会员制的知道吗,我根本就进不去。你说你要选这种地方也不提前说一下,早知道,我就换件好的衣服了。”

  “会员制?”电话那头明显一怔,“啊,我不知道呀,星晴,程子豪还没有到吗?地方是他选的。”

  绿茵是我舞蹈团的同事兼闺蜜,不过一年前她离职嫁去了广州,老公是个做生意的。据说今天要见面的这个程子豪就是他老公的一位生意伙伴。

  “他到了我还会打给你吗?拜托姐姐,你以后能不能别再给我介绍相亲对象了。先不说我根本不想相亲,就你每次介绍的对象,哪一次靠谱过,不是妇产科医生就是非洲摄影记者,我都不知道你从哪里认识的这些人。今天这个,一看又不靠谱,我都想走了。”

  “别呀星晴,你再等等,今天这个肯定靠谱,我老公再三强调,单身,帅气,有钱。真正的钻石王老王。至于你怎么进去,这样,你先等着,我这就给他打个电话,看他到哪儿了,让他带你进去。”

  “那你快点。”

  “知道了知道了。”

  我站在树后,沿着马路一直眺望过去,那路很长很长,除了路两边的绿色植物再无其它,如果在秋天,这定是条很美的路,但现在,这里安静得出奇。偶尔有车开过,也是一踩油门直接呼啸而去。

  我有些心烦意乱的站在路边,脚开始发酸,一扭头,正好跟门口服务生的眼神撞了个满怀。那置疑还带点不屑的眼神仿佛在说,我就知道你先前是撒谎的,根本无人可等。

  我转回头,不再看他,心里只期盼着绿茵快点来电话。

  在我站得酸疼决心步行离去时,一辆黑如漆的奔驰缓缓驶来,直接停在了会所门前。

  车门打开,一双锃亮的皮鞋先着地,紧接着,露出笔挺的西装裤、笔挺的西服以及那张英俊帅气的侧脸。

  等到他整个人都走出车厢时,我倏地瞪大了眼睛。

  简天逸?!

  我差点惊呼出声。在这种偏僻的地方能遇到熟人,我心一下雀跃起来,没多想,兴奋的跑到他面前,笑着打招呼,“嗨!”

  对方斜睨我一眼,面色冷俊,语气更是陌生,“你是谁?”

  我脸上的笑容僵住。

  对方没理我径直朝前走去。

  “等等。”我大喊一声。

  简天逸停步脚步,转身,一双深邃的眼睛打量似的看着我,依然冷峻的脸上透着捉摸不定的神情。

  我小跑到他面前,没办法,有事求人,不得不低头,我脸上挂着笑,试着帮他回忆,“你可能忘了,就是上次,上次你有参加一个综艺访谈节目时,中场时主持人让你唱歌,你当时挺难为情的,就拉了一个给你伴舞的。你还记得吗?”

  他看着我,我的睫毛忽闪忽闪的,一双眼睛特别诚恳的望着他。

  “啊,你就是那个跳舞的?”他恍然大悟的样子。

  总算想起来了。我像小鸡啄米似的猛点头。

  他眯起眼睛,“怎么胖了这么多!难怪认不出来。”

  你!我心里在咬牙切齿,你才胖了!没办法,此时不是计较的时候,脚已经酸得不行,旁边还有服务生在那里虎视眈眈。

  我再次展现出迷人的笑容,“可能最近吃得有点多,唔,你能不能带我进去。”

  “你想进去?”

  “嗯嗯嗯。”我直点头。

  他看我一眼,没再说话,像个王者一样率先走在前面,我马上小步跟在后面。

  到门口时,他目不斜视的朝里走去,我在后面亦步亦趋。

  “小姐,那个…”服务生还是拦住了我,我一脸求助的看向前面的人。

  一秒,

  二秒,

  他总算回头了,俊眉轻蹙,眼光不紧不慢的从我脸上划过,再慢慢转向服务生,口气懒懒的,“这是我的人。”

  服务生立马心领神会,向我鞠了一躬,坐了一个请的手势,“不好意思,小姐,您请。”

  我心里长吁了一口气。

  随着他朝里走去,越走越觉得不对。什么叫这是我的人?!我什么时候成他的人了。他这明显是占我便宜嘛。这样想着,目光里的怨气越来越重,齐齐的射向前面的人。

  他似是感受到了一样,突然转身,我一个没停住,差点撞到他身上。

  他蹙着俊挺的眉头,探究似的盯着我。

  “我刚帮你了,你这气呼呼的样子,是什么表情?”

  没想到他会突然转身发问,我尴尬的静默了片刻,脑子一热,说了句,“你唱歌其实很好听。”

  虽然是为了转移话题,但也是由衷的陈述。那样一首慢调的情歌,没想到被这样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唱出来,居然格外的婉转动情。当时被歌声吸引的不止我一个,台上那些打扮艳丽的女嘉宾,都带着恨得不把这个男人占为己的眼神。

  “哦~”他故意拖长了尾音,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你不会一直惦记到现在吧?”

  我暗暗吞了下口水,“你还要不要走?”

  我指的是往前走,安静的走廊里,两人缠杂不清的站在一起,脸上忽明忽暗暧昧不明的表情让走过的服务员频频侧目。

  他意味深长的看我一眼,转身,慢条斯里的移动着步子。他的速度越来越慢,慢得我只好跟他并肩同行。

  两人都一路无语。

  这样走了一段后,我渐渐自在起来,开始好奇的打量起四周,这一看,心里不由得暗自惊叹,啧啧啧,不亏是高档会所。

  整个空间异常的开阔,富丽堂皇,有种置身在王国宫殿的感觉,里面的装修不论从局部还是到细节,全都精致到无以复加,这里的灯饰繁多,齐齐亮着,却并不显得刺眼,反而透出一种奢侈的华贵。

  这种地方,他来做什么,心里有了好奇,便自然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并不期望他会回答。

  “相亲。”他依然目不斜视,出乎意料又极其简单的回答了我。

  我一下兴奋起来,他这冷冰冰的样子,居然是来相亲,正想进一步询问,他已经停住了脚步,目光看向前方,“我到了。”

  我顺着他看过去,前面是茶座区,其中一张桌边坐着一个女人,一身红色的连衣裙,长发在肩,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也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你怎么知道是她?”

  “桌上有朵红玫瑰。”

  “啊,你们还弄这么浪漫的暗号呀。好高级。真是没想到呀,你这人还挺,”

  “挺什么?”他原本朝前看的视线突然转过来,身子往我这边凑了凑,眼睛瞅着我,目光深深。

  那眼睛里似有暗光流转,近在咫尺,从他身上散发出一种淡淡的薄荷味道,格外清新,我有瞬间的恍神。当时的我并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后来回想起,才恍悟,那应该就是动情吧。猝不及防,情不自禁。

  “挺,挺好的。”我一时词穷。

  他没说话,直起身看向别处。短暂的沉默后,他突然开口,“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心一愣,总不能说是相亲吧?世上哪有这么偏巧的事。

  “见一个朋友。”我有些心虚。

  他突然转头看我一眼,面色平静,看不出任何表情。

  “你自便。”说完,他自顾自朝茶座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