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初晴有喜
作者:软软茶  |  字数:2112  |  更新时间:2020-08-20 13:51:12 全文阅读

  虽然只有十下,但莫初晴能感受到那是真的疼,她想想都后怕。

  刚刚看那一情景时,她后背脊梁骨都在一直冒冷汗。

  她心想,还好自己进门早,不然这皮开肉绽的罪她可受不了。

  莫初晴越想头越晕沉,眼前一黑,不知不觉的就昏倒在林倾城身上。

  林倾城连忙放下手中的木棒,急呼:“管家,快请郎中!”

  她将莫初晴交给下人,让她们扶着莫初晴回屋休息。

  然后林倾城眉目肃然,语气中隐有严厉,她道:“从今往后你们便是路家的人,好好服侍老爷,守好规矩,待会管家会带你们回住处的。”

  说完她吩咐自己的贴身侍女,“你带这些人先到偏厅候着。”

  “是。”

  侍女带着小妾们去休息,而林倾城自己得赶着去照顾晕倒的莫初晴。

  林倾城到莫初晴那屋时郎中已经将脉把完了。

  “大夫,她这是怎么了?”

  林倾城焦急得如同受伤的是自己一样。

  郎中笑笑轻语:“莫姨娘这是有喜了,暑气太重,晒晕了而已,我开些儿清热解暑的方子,按时服下后就没什么大碍了。”

  边说他还边写下处方交给管家。

  管家看了一眼林倾城,轻唤:“夫人。”

  “下去吧,命人好好照顾她。”

  林倾城素手微摆,从衣袖中取出一锭银子交给郎中。

  管家躬身退下。

  郎中接过银子,笑颜满怀,身体肃立,双手抱拳,左手在上,手心向下,俯身后双手垂下,“谢谢夫人。”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路宸渊见天色不早,他游玩累了,就抱着路漫漫往回走。

  路宸渊边走还不忘逗着女儿,“漫漫,叫爹爹。”

  “爹爹……”

  路漫漫学着他的嘴巴一张一合,双手和成个拳头,攥着玩。

  路宸渊逗着逗着,他就走回府了。

  他进门就让下人带路漫漫去吃些儿点心,而自己直奔正厅。

  见着林倾城已经将晚膳准备妥当了,可迟迟不见莫初晴的身影,他就问:“晴儿呢?”

  林倾城抬头看着路宸渊,回答:“晴妹妹在房里休息。”

  她见路宸渊一回府就追问妾室的去处,心里五味杂陈,可又碍于自己是当家主母,不好不心态平和,但她渐渐的看开了许多,毕竟得不到的就是得不到,痴心妄想也没用。

  路宸渊担心得眉头紧锁,“她怎么了?”

  “老爷还是等着晴妹妹自己告诉你吧。”

  林倾城缓和了语气,脸上微露喜色,笑得轻快而娇嫩。

  路宸渊见她笑得这么欢,疑惑的继续问:“她没事吧?”

  林倾城摇摇头回答,“无大碍。”

  “那先用膳吧,今日府外……”

  路宸渊说到一半就不说了。

  林倾城知道他的意思,优雅的用筷子往嘴里夹菜,细嚼慢咽咽下后才道:“已经处理了,老爷用完晚膳后可以到晴妹妹隔院去看看。”

  “好。”

  两人的交谈无非是府里的大小事务,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就吃饱了。

  “那我先去看看晴儿,漫漫我已经让下人带去玩了。”

  “好。”

  林倾城默然片刻,素指绕弄衣袖,看着路宸渊离去的背影,心里难免有些儿难受,她墨瞳透过丝丝怨。

  她这是怎么了?是自己得不到他的爱呀,她不该有这个想法去怨别人的。

  林倾城叹了口气,纤细的手指轻轻按压在自己的太阳穴上,她摇头不再多想。

  “来人,收拾一下。”

  她吩咐完后便回房了。

  路宸渊到达莫初晴房门前又忧心又有一丝期待,他推开房门时,就见着床上的女人起身对着他迎面走来。

  莫初晴迈着碎步上前,巧笑嫣然,白色的衣裙穿在她身上,及腰的长发飘着,犹如天女下凡一般。

  路宸渊见她精神饱满,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他将她拥在怀里,贴紧她的耳边,说:“你让我好担心,发生什么事情了?”

  莫初晴轻轻推开路宸渊,笑着说:“老爷,妾身有喜了。”

  “当真?”

  “千真万确,今日郎中来给把的脉。”

  路宸渊闻言微微一怔,脸上的表情突然抹开了红润的笑容。

  “那晴儿好生养着。”

  她故作娇嗔地用手拍了一下路宸渊的肩,“老爷……”

  没等莫初晴说完,他就打断了,“好,我陪你。”

  她撒娇地喊着:“老爷怎么知道妾身想要什么?”

  路宸渊的嘴跟抹了蜜似得,甜甜的哄着她,“你想要什么都好,我都答应。”

  原本路宸渊的打算是探望完莫初晴去新人那边走一遭的,可这莫初晴好本事,直接把路宸渊给留了下来。

  她道:“老爷,纳妾的流程好恐怖哦!”

  路宸渊笑问:“怎么说?”

  莫初晴坐在他腿上,身子缩进路宸渊怀里,娇滴滴的样子,惹得他怜爱。

  她脸色煞白的说:“妾身今天看见姐姐拿着那么长、那么大的木棍打妹妹们,她们好惨呀!姐姐可真是下的去手……”

  边说莫初晴还边比划着,路宸渊不是不知道这流程,只是他被莫初晴说得眉头紧锁。

  她沾沾自喜道:“还好妾身比她们早进门。”

  “嗯。”

  路宸渊对她的观点挺认同的。

  “规矩就是规矩,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歇息吧。”

  她轻轻道:“好。”

  路宸渊将怀里的人儿抱到床榻上哄她入睡。

  隔年七月盛夏,莫初晴诞下一女,取名为路夕颜。

  莫初晴以为自己翻身的机会来了,可事实却不如此,待女儿逐渐长大时她才发现,不管怎样,路宸渊对路漫漫和自己女儿就是不一样,路漫漫就跟宝贝一样被路宸渊捧在手心里呵护,而她的女儿则是如同路边野草般可以随意轻贱。

  莫初晴没想到路宸渊能偏心偏到这种程度,明明两个都是女儿身,同样都是他的孩子,为什么会这样?难道真的是嫡、庶有别吗?

  可自路漫漫从出生再到周岁礼上,她还未出府就名声在外了,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却不可得的?

  这兴许是她的福气也说不定呢!

  之后的传闻也因路漫漫愈长愈大而越传越远。

  元丰年间二十四年,战事纷纭,边疆烽火不断,幸有丞相请缨出征,路宸渊身经百战以一敌十换来国泰民安,再又树功立业、廉政爱民,得皇恩,获皇帝赏赐,其中有一稀世宝物,美其名曰夜明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