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毒杀倾城
作者:软软茶  |  字数:2077  |  更新时间:2020-07-26 00:04:47 全文阅读

  只见路夕颜捂着脸抱头痛哭,直到哭累了才对莫初晴交代,“姐姐打我……”

  “你有跟你爹说么?”

  “没,没有,我……”路夕颜哭到哽咽后用衣袖去擦了擦鼻涕,“我怕……”

  莫初晴对路夕颜叹气,心中无明火渐渐燃烧,“你这没出息的东西,活该被打!”

  她怎么就生了这没用的东西?事事都不如路漫漫,现在就连受了委屈也不敢去跟路宸渊告状。

  莫初晴对着路夕颜翻了翻白眼,“你真是让我没活说。”

  “还不快带二小姐去沐浴更衣,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莫初晴颜变三分,手指捏得发青,这件事不能就此作罢,林倾城你压着我一个可以,但是我不允许连同我的女儿都没有出头之日。

  “是。”

  服侍莫初晴的两位婢女瞧见自家主子脸色不是很好,她们一人各扶路夕颜一只手退下了。

  莫初晴咽不下这口气,她为了女儿忍着林倾城这位正室那么久,今个她就要她点儿颜色瞧瞧。

  莫初晴起身走到灶房,吩咐下人准备一尾鲫鱼,她要下厨。

  十指不沾阳春水好久的莫初晴厨艺一点儿都没有退去,她掌勺在锅中摇晃着,还没半个时辰的功夫锅盖就盖不住香味开始往外逃窜。

  奶白色的汤底漫过鱼肉,经葱白、鲜姜的点缀增添了不少色彩,这锅鱼头豆腐汤让人胃口大开。

  莫初晴往衣袖里取出一包药包,她对着锅里撒下白色粉末,然后再用勺子舀匀盖上锅盖。

  “再煮一会儿就可以出锅了,等下连同饭菜一起端到厅里去。”

  莫初晴边交代边四处看着什么。

  她的双眼最后投向下人们已经准备好的碗筷那儿,她趁着下人们都在忙着准备晚膳,就将早已准备好的毒药涂抹在碗筷里,然后再吩咐婢女将碗筷端到厅里。

  莫初晴准备好一切后,就等着今晚可以看林倾城暴毙在晚宴上了。

  夜幕降临,整个府上灯火通明。

  路宸渊今日早早地就回了府,只为见上路漫漫白日里出府巡查能有什么惊喜告诉自己。

  路宸渊安静端详的坐在梨花椅上,双手落在腹前,心里还不时将喜悦压制住,他不紧不慢地吩咐婢女道:“漫漫呢?快将漫漫唤来。”

  婢女福了福身子回禀道:“小姐在夫人房内,奴婢这就去传话。”

  路宸渊点点头,示意她可以退下去了。

  屋里的熏香散起圈圈涟漪,这厅堂说大不大,说小嘛,确实也不小,这屋子正好可以容纳的下几桌人吃饭。

  路漫漫听是父亲让人来传话她可不敢怠慢了。

  路漫漫揪着林倾城的衣袖,欣喜的说:“娘,爹回来了,我们一起去吧!”

  林倾城祥和的点了点头,她牵着路漫漫的手,边走边同她说话,“嗯,正好也该用晚膳了。”

  林倾城还不忘劝诫路漫漫,“等下用膳时好好和妹妹道个歉。”

  路漫漫窜在林倾城怀里撒娇道:“娘!女儿知道啦。”

  “嗯,走吧,别让你爹等久了。”

  “好。”

  路漫漫和林倾城母女两刚到厅堂,路宸渊就已经让下人先将饭菜呈上来了,还吩咐让人去唤莫初晴和路夕颜母女。

  林倾城拉着路漫漫走上前去,细声细语的,“去吧。”

  路漫漫靠近路宸渊福了福身子,脸上挂着微笑,甜甜道:“爹爹好。”

  路宸渊用手摸了摸女儿的脑袋,满意的点点头道:“嗯,漫漫乖。”

  林倾城开口:“准备用膳吧。”

  听见林倾城说话的都到位子上坐下了。

  圆桌右边是路宸渊,以右为尊,以右绕着坐下分别的林倾城、路漫漫、路夕颜、莫初晴等其他妾室和孩子。

  满满的一桌都是路宸渊爱吃的菜,清蒸排骨、红烧茄子、炸春卷、鱼头豆腐汤……荤素搭配着,素菜居多。

  每个人桌前都有一个精致的青花瓷碗,碗上还有一双黑檀木筷。

  众人都在等路宸渊先下筷,每道菜上来后尊者先动筷是礼数,路宸渊都会先为路漫漫夹好菜,然后自己再吃。

  路宸渊如此往复给路漫漫夹菜成了习惯。

  路宸渊给路漫漫夹完菜后看了一下大家,他没想让他们等,顺口道:“吃吧。”

  “老爷,我给您你舀碗鱼汤。”

  莫初晴站起身将路宸渊另外一个碗给拿过来帮他盛汤。

  “嗯,给孩子们也都舀一碗吧。”

  路宸渊接过碗还不忘让莫初晴也给路漫漫舀一碗。

  莫初晴暗笑道:“好。”

  莫初晴帮路漫漫和自己的女儿都盛好鱼汤后自己也给自己舀了一勺才坐下。

  路宸渊交代林倾城别喝,“夫人你对海鲜过敏,就别嘴馋了。”

  “嗯。”

  林倾城应完点点头安静吃饭。

  莫初晴嘴角微翘,她心里掩饰住欢喜,埋头往嘴里夹菜。

  林倾城吃没几口就猛吐鲜血,痛苦的用手捂住腹部,话还来不及说出就瘫倒在地没了气息。

  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在场的众人都还没回过神来林倾城就已经魂散西天。

  坐在母亲身边的路漫漫碗筷都来不及放回桌面就甩开了,她起身双手抱着林倾城的身子,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女人和孩子们都被吓得魂飞魄散,尖叫声刺耳的传出,有的小妾因为惊吓过度直接给昏死了过去。

  路宸渊双眼都红了,面容失色,惊恐万分,他不知道是不是仇人来寻命的还是府中有人下毒。

  路宸渊抱开在自己母亲怀中痛苦哭泣的路漫漫,异常冷静,无力的说:“传仵作和太医!在没有查明是何毒物之前,所有人不得靠近尸体。”

  众人以为是可以走的时候,谁都没料到路宸渊补充了一句,“谁都不许走,都给我安分的在这儿待着!再敢让我听见有在一旁嚼舌根的,就来给夫人陪葬!”

  路漫漫试图挣脱开路宸渊的手臂,可是她没有力气。

  路漫漫哭得撕心裂肺,哽咽的问:“爹……娘她……”

  她巴掌大的脸上被泪水洗得皱巴巴的,双眼红彤彤的都有了血丝,母亲的死让她既害怕又无助。

  路宸渊善存理智想让女儿安静下来,他语气愤怒,“不准哭,你娘尸骨未寒,不赶快找出毒杀你娘的真凶你还有脸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