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王爷在线撩妻 > 正文
第二章 打道回府
作者:蜀中小糖  |  字数:3200  |  更新时间:2020-09-01 08:57:01 全文阅读

白薇在帮沈佳禾包扎好头以后,抬眼的一瞬间,觉得面前的王妃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或许是那往日如春水一般的眼睛此时像是太阳一样耀眼,又或许是她此时浑身散发出来气质太过明媚。

不过想到可能是进了一下鬼门关,所以心里想明白了了说不定,她收起手里的药膏,转头看向一旁的白英,连忙问道:“王妃,你是梦见什么了?怎么会……”

她们家王妃自幼体弱,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大的力气,白英那脖子上的印记,若不是很大的气力,绝对是弄不出来的。

沈佳禾头也没抬,随便找了个理由说道:“就是梦见有人要杀我,所以一时之间太过害怕,醒来的时候又是迷迷糊糊的,还以为仍是在梦里,我……”

她害怕会被白薇看出来什么,于是又连忙岔开话题说道:“这是什么药膏,赶快给白英也抹一抹,对不起啊白英,我真不是有意的。”

多年特工生涯,早就养成了她反应迅捷的性子,况且突然从那样的记忆中醒来,对着陌生的环境,不反应过激才怪呢!

白英自然是不会怪罪王妃,于是连忙说道:“王妃不要自责,王妃才真的是受苦了,您的额头可千万不要留疤才好!”

沈佳禾摸了摸额头,之前还有些疼,这会抹了药膏以后只觉得有点凉,对于留不留疤,她倒是觉得没什么,毕竟以前做特工的时候,那可是一直大伤小伤不断的。

不过白英却在一旁一直絮絮叨叨,无外乎都是害怕以后会破相,要赶紧去相府寻好的祛疤药之类的话。

至于为什么要去相府寻药,自然是她们都知道王府是没人管她们死活的。

这个时候沈佳禾才知道白薇先前在她昏倒的时候,去了裴澍的书房,可是裴澍只当她是在耍脾气,根本不予理会,现在用的这一点点药膏,还是白薇之前自己从相府里带出来的。

白英愤愤然说道:“王爷太过分了,居然这么不把我们王妃放在眼里,他这是置丞相府于何地,还有那个侧妃娘娘,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家王妃呢!”

琴小双来的时候,白英并不在场,后来从白薇嘴里得知一切以后,当下就要去找琴小双拼命,却是被白薇给拦了下来。

白薇听见白英的一席话,赶紧假意咳了两声,转头看向沈佳禾神色如常,才放下心来,这个白英以后还是要好好教导一下,这样口无遮拦的说话,以后铁定是要吃亏的。

等到白英的脖子也涂好药膏以后,沈佳禾要带着两个丫鬟去外面走走,刚来这里,怎么着也要熟悉熟悉环境才行。

她本来想问这个时代有没有离婚一说,但是又怕言论太过超前惹人怀疑,最终还是没说出口,可要是真跟这个男人绑在一起一辈子,沈佳禾想象了一下,还是觉得自己一定会疯的。

所以若是不能离婚,以后还是要想办法逃出去才行。

等到主仆三人走出院子以后,沈佳禾突然停了下来,不远处似乎有人在谈论自己。

“嘁,什么王妃啊,要我说还是给总管送点好处,赶快把我们调去侧妃娘娘那里,跟着一个不受宠的王妃,能有什么前途!”

“可是她毕竟是这王府里的主子啊!”

“王爷让她是主子,她才是主子,大婚之夜王爷都能躲去书房,那得有多厌恶她,你说是不是长得太丑,所以王爷连多看一眼都受不了。”

“你小声一点啊,别让人给听见了,小心挨板子!”

“嘻嘻,我才不怕呢,你不知道啊,那个新进门的王妃因为受不了独守空房的侮辱,今早撞柱子寻死呢,可是竟然没死成,刚王妃院里的丫鬟说她又醒过来了,肯定是长得太丑,阎王爷都不收,哈哈……”

白薇脸色不善,正要出声训斥,沈佳禾却是已经快步走了上去,她抬腿就在刚刚说话的小厮腿窝上分别踹了两下,在他下跪的瞬间,又抬手补上两个巴掌,就在他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时候,沈佳禾笑着问道:“我是不是长的很丑?”

小厮整个人战战兢兢,他哪里能想到自己躲在这里说话会被看见,他还在想着王妃这辈子都不好意思出那间屋子呢。

这会见到真人,心里知道今天一顿打是跑不了了,就算这个王妃不受宠,可是对付他一个外院的小厮,还是错错有余的。

于是他抓着沈佳禾的裙摆,痛哭流涕磕头求饶道:“王妃美若天仙,小的有眼无珠,小的该打,小的该打。”

沈佳禾看着他啪啪的打着自己巴掌,虽然声音响,可是却是用了巧劲的,扇了七八下,脸上都没有一点红印,当下便冷笑一声,缓缓撕裂了自己被他抓在手中的裙摆,一脚踹在他的心口处。

在另一个小厮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沈佳禾一只倩碧色的绣花鞋踩在了那个躺倒在草地上的小厮胸口上,冷笑着说道:“跟我玩这种小把戏,找死!”

她随手从头上拔下一根簪子,之前白薇给她梳头的时候,她看过这个东西,顶端被磨的有些尖锐,此时在午后的阳光照射下,泛着冷冷的银光。

“你是想让我用这个把你弄哑了,还是你自己认真掌嘴?”沈佳禾盯着他冷笑着问道。

小厮看着那尖锐的银簪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马上就要戳到自己的嘴唇时,立刻闭上眼睛,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巴掌。

重重的声响让沈佳禾满意的收了脚,看着要立即起身的小厮,沈佳禾嘴角笑意顿收,冷声说道:“还有九下!”

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小厮才开始后悔自己多嘴多舌,可是看着沈佳禾冷冰冰的眼神,也不敢磨蹭,只能用力抬手抽上自己的脸颊。

随着啪啪的声音,院外突然一道男声传来:“沈佳禾!你的丫鬟说你昏迷不醒,你却在这里教训下人,你可真是让本王刮目相看。”

沈佳禾撞柱昏迷以后,琴小双怕出人命,于是第一时间去了书房禀告裴澍,可是对于她的那些冷嘲热讽,她自然是一句都不会说的。

甚至于还跟裴澍哭诉,自己好心去给王妃姐姐敬茶,却不想王妃姐姐心中有气,好一顿难为她。

于是当沈佳禾身边的白薇前来禀告的时候,裴澍只当沈佳禾在用自杀这一招威胁自己对她好一点,想到在自己面前梨花带雨的琴小双,于是心里更加厌恶她了。

白薇一直在书房里苦苦哀求自己派一个大夫给她,裴澍好不容易打发以后,转过头来又怕这事闹大了,太后那里会不好交代,所以思前想后还是带了大夫一同去了新房,却不想路上竟然会看到这一幕。

看着那小厮脸上的指印,嘴角隐隐的血迹,裴澍揉了揉太阳穴,之前京城里盛传的相府小姐柔顺乖巧、文静淑女,如今看来全都是哄人的鬼话,这明明就是毒妇一个!

沈佳禾原本还没反应过来,正在一旁揉着手心,她之前不过是踢了两脚,打了两巴掌,竟然会觉得手掌酸痛,这原主的身子实在是太弱。

直到身边的白薇拉了拉她的衣袖,她才意识到对方是在说自己,她早已不是沈嘉,那个特工沈嘉已经掉进了大海里,如今她的名字叫做沈佳禾。

沈佳禾忽略白薇让自己行礼的眼色,直接看向裴澍,对方一身锦衣,玉树临风,看着倒是人模狗样,可惜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居然不问一问原委,就出声对她指责。

沈佳禾不屑的轻哼一声:“我身为一个王妃,教训一个多嘴多舌的下人都不行?还是说这些下人说的不错,因为王爷你不待见我,以至于下人都能骑在主子的头上撒野。”

不仅不对他行礼,也不用尊称,还出言狡辩,裴澍更加觉得自己的认知没错,他冷哼一声:“沈佳禾,你老老实实的待在你的院子里,本王就不与你计较,不然的话,本王就……”

沈佳禾抬眼看着裴澍,不屑的说道:“你就如何?”

“沈佳禾,别仗着你有太后照拂,你要是一直都这样蛮横无理,本王照样也能一纸休书休了你!”

沈佳禾都要笑出来了,之前她还在想着能不能离婚,这个渣男此时就提到了休书,虽然不如和离好听吧,但是只要能自由,这些都无所谓了,于是她笑意吟吟的回道:“求之不得!”

裴澍睁大了眼睛看着沈佳禾,像是怀疑她没有听清一般,又重复道:“沈佳禾,你听清本王的话了么?本王说休了你!”

沈佳禾掏了掏耳朵,悠闲的说道:“我听到了,别等什么以后了,我告诉你我是不可能老老实实待在屋子里的,所以你快点去写吧,我等着呢!”

白薇愣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直到裴澍甩袖离开,并且留下一句“你等着”的时候,她才紧张的拉着沈佳禾的手,担忧的问道:“王妃,这下可怎么办啊?”

沈佳禾却是嘴角的笑意是怎么也收不住,她转身带着白薇就往新房里走去,还不忘交代身旁的两位一脸忧愁的丫鬟道:“快去收拾东西,等休书一到手,我们立刻打道回府。”

白薇想说王妃这是被休回家,可不是外出游玩回去啊,但是看着沈佳禾开心的笑脸,又觉得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于是在成婚第二日,相府嫡女沈佳禾拿着新鲜出炉的休书,带着自己的几个丫鬟,从康王府的大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