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覆少的迟来心动 > 正文
001迟到的醒悟
作者:以赋凛冬  |  字数:5498  |  更新时间:2020-09-18 17:41:14 全文阅读

郊区的富人区里,就数最里面那栋庄园最奢华,由玫瑰环绕整个庄园,哥特式的建筑,精致而奢华,像极了一个雕梁画栋的金丝笼。

石英雕刻的天使和恶魔的哥特式亭子在阳光直射下格外美好,亭子飘着英式红茶清香,女仆放下精致的提拉米苏,看了一眼旁边的少女,黄昏的微光撒在长发上映着金黄色的头发画面十分温暖,目光微微闪烁,又悄悄退下。

亭子中间也是石英的连体桌子,旁边的黑色轮椅坐着白裙少女,身上盖着薄薄的外套,抓着一本古朴的医术看。

少女棕色长发发随意散开,两边的刘海把小脸修饰的小巧,苍白的小脸却又十分精致,狭长细致的桃花眼,小巧的鼻梁,咬着唇懊恼地看着手里的古旧医书。

她的记忆已经开始衰退了,她已经想不起来上次看到哪里了,放下手里的书,看着一旁的蛋糕发呆。

半晌,闷热的风忽然吹起长发,少女抬头看了一眼云,原本晴空万里的气象,逐渐被灰色云群遮盖乌云密布,拧了拧眉心,低吟“要下雨了”少女缩了缩没穿鞋子的脚,心虚地看着花园外面的玫瑰丛,她没穿鞋子,也忘记带手机和轮椅黑色遥控器了,来的时候是女仆特地推着她来的。

那一瞬间倾盆大雨,冷气扑面而来,她当即打了喷嚏,鼻头红的发痒,挫败的揉揉鼻子,纤细的手拉了拉薄薄的外套。

她颤抖地站起来挪到亭子外缘,想看看还有没有仆人在修剪玫瑰花,一眼望去剩下只有娇艳欲滴滴玫瑰和细密的大雨,湿润又冷的风扑面而来,她下意识后退。

亭子是四面镂空的设计,一点挡风的地方都没有,她泄气地坐回轮椅,拉紧了外套,蜷缩成一团,等仆人发现。

覆宴从车库走到后花园,恰好倾盆大雨,他皱了皱眉,从走廊储物柜拿了把黑伞,心想着去亭子看看,说不准那只小鹿在呢。

就要接近花园的时候,口袋的手机响了,是顾鹿的女仆打的电话,说是顾鹿的轮椅遥控器不见了。

顾鹿乱放东西的性子是改不掉了,但是她本人也找不到,但是覆宴能精准找到。

“老地方看了吗?”覆宴顿了顿脚步,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夹杂的雨声格外撩人。

“没有。”女仆拿着遥控器激动的压下情绪,果然听到电话里头少年说“我现在回去。”

女仆拿着遥控器塞到床底下,故作轻松地去迎接少年。

顾鹿被四面八方的冷风吹的有一些神志不清,她委屈地红了眼眶,湿热的泪水滴在裙子上去又变冷了,她咬着唇,缩在柱子旁边伸出脑袋看了看花园门口,一个人也没有。

她听到了不远车库,覆宴的车声,她咬着唇等着覆宴经过。

覆宴举着把黑伞从亭子门口跑过,她愣了愣,委屈地张张嘴。

她蹲在原地,嘴里呢喃着“应该会想起我吧。”

时间一点点过去,头顶上的乌云越来越阴暗,她伸手擦掉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滑落的泪珠。

她颤抖地掀开外套,冷风把她灌的个透彻,脸色的血色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把外套叠好放在轮椅上,光着脚丫,走出亭子,一出去被大雨淋的彻透,她颤抖地停了停脚步,又继续向前,雨水模糊的视线,任由玫瑰的荆棘刺划破的裙子白皙手臂和脚,白裙上染上鲜红的颜色,又被雨水冲刷掉,留下淡淡的血迹,少女如同个没有灵魂的破旧娃娃向主屋挪动。

这边覆宴找到遥控器,想到找小鹿逗逗。

女仆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话,目光闪烁“小姐…小姐应该是在一楼看电视。”

覆宴并未注意,沉下脸转头就走,他刚才上来的时候并没在一楼看见小鹿,这只娇弱的小鹿胆子小还身子弱,吹一下的冷风都得在房间里呆上好几天,还乱跑。

覆宴刚刚下楼就听到管家的惊呼“天啊,小姐你怎么淋雨回来。”

覆宴转头一看,湿漉漉的顾鹿在一点点挪进主屋。

他心脏揪着疼,但冷着脸走过去,拎起来就是一顿骂“顾小鹿你翅膀硬了是不是?你信不信我把你赶出去…”

顾鹿呆呆地看着他凶狠的模样,眼眶的泪珠往下淌,觉得周围空气突然就消失了,窒息的感觉让她想逃开,她猛的抬起头“我…我自己会走…”用力挣开覆宴的束缚,转身就往外跑。

覆宴冷着脸在后面吼“你敢跑出去就不要回来了。”

顾鹿颤了颤身子,还是义无反顾地跑开,被小石子绊倒了,她咬着嘴巴,布满伤痕的手撑着地,爬起来又往大门跑。

管家从未见过覆宴如此对顾鹿,也从未见过一向温顺的顾鹿,反应如此激烈,“少爷,你怎么…能这样子对小姐,小姐说去吧花园等你回家,今天出门没有带遥控器和伞,淋着雨回来的…”

覆宴黑着脸看着她娇小的背影,努力地往大门跑,怒火烧的他完全听不进去。

又是一颗石头,把顾鹿绊倒了,顾鹿觉得有些喘不上气了,眼皮有点重。濒临窒息的感觉,她松了口气,她趴着昏过去,任由大雨冲刷

“哎呦造孽哦,小姐那身子怎么遭得住雨哦。这是要半条命了。你不去哄,老人家我去!”管家心疼地找伞要过去。

覆宴一直盯着娇小的身影看着她趴着一动不动了,他开始慌了,伞都顾不上,就冲过去把人抱起来,揽住少女纤细跑回来。

少女裙摆上隐隐约约的血迹格外刺眼,覆宴掀开裙子,小腿上细细密密的伤口和手臂上的伤口次的他心脏发疼。

王妈拿着被子把少女裹住,见少女毫无生气地任她摆弄,她伸手探探额头,“发烧了,高烧少爷!身上还有小口子!哎呦,真是胡闹,身上有伤怎么能淋雨呢,会发炎的呀!快搭把手先把小姐带上去洗澡!”

“快打电话给家庭医生,快!”覆宴接过顾鹿,看着她虚弱的模样心底升起从未有过的心慌。

覆宴神色复杂地坐在顾鹿的床上,王妈和女仆抱着顾鹿走过来,欲言又止还是放下了,离开了。

顾鹿安安静静地任他摆弄,一点要醒过来的样子都没有,呼吸微弱地快感觉不到了。

女医生原先轻松地表情逐渐改变,女医生凝重地看着覆宴,“覆少爷,我记得我提醒过您,顾小姐不能淋雨。”

“她怎么样了?”

“发高烧了,温度降不下来,再烧下去会傻的。而且伤口淋了雨,要发炎了。她是个女孩子!”

女医生生气地留下药就想离开了。

“林医生,我希望你留下来。”覆宴垂着刘海,林清清是顾家原先的家庭医生,最清楚的顾鹿的情况,并不是属于覆家。

林清清看了一样床上的少女,她低叹了口气“如果覆少爷不喜欢小鹿,就尽早把她送走,不要在她依赖你的时候再抛弃她,我会留下的。”

林清清给顾鹿做了9年的医生,发现她似乎在她父母去世的时候发生了改变,她也只是说着没事的。

覆宴转头看了一眼顾鹿,“我知道了”

林清清离开了,覆宴走到少女旁边,掀开她的被子,以往白皙的手臂小腿,布满了狰狞微小的伤口,手臂青的发紫。

顾鹿闭着眼,眼角淌着泪,苍白的手拽着被角,嘴巴张开发出微弱地声音,“不…赶我走…”

覆宴心脏如同被一只手紧紧拽着,他伸手把女孩抱紧,“不会的,骗你的,不会赶你走的。”

顾鹿安安静静地躺在覆宴怀里,即使洗干净了,也像只失去灵魂的布娃娃,毫无生气,手脚冰凉。

覆宴抱着她的手脚试图捂暖,却怎么捂都是冷的,他伸手擦掉顾鹿眼角干涸的眼泪,“顾小鹿,我不赶你走。”

原先只是厌恶老爷子硬塞给他,厌恶被人干涉任何事情。

却也是表面上对她厌恶,女仆私底下有不敬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还是忍不住因为她的一举一动牵动,也还是为了和老爷子置气,故意冷脸对她 ,她也还是好脾气蹲在花园等他回家,软软地叫他覆宴。

顾鹿听不到他的声音,她只觉得脑袋很疼很疼,连呼吸都疼,她好像听到了爸爸妈妈的声音,她努力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逆光的父母,她流着泪用最后的力气扑进爸爸妈妈的怀里,失去了意识。

覆宴猛的被顾鹿拽住了手臂,他正要喊管家把医生叫进来,顾鹿的手又如同失去力量一般,垂了下来,脸色接近油尽灯枯般苍白,最后的血色都消失了,呼吸微弱地可以忽略,像极了回光返照。

“管家快把把林清清叫来。”覆宴额头上的青筋抖动,他低吼着,胸口振动顾鹿,布满伤痕的手指动了动。

“顾鹿你醒过来你听到没有?不然我就不然让你爸爸妈妈下葬。”覆宴像是魔怔了一样,想起了唯一让顾鹿反应最激烈的就是她那准备下葬的父母,顾明和于黎身份特殊至今还没下葬。

顾鹿隐隐约约听到爸爸妈妈,她努力掀开眼皮,看到了这个边颤抖边红着眼好像在害怕什么,她从未见过的覆宴。

林清清一进来,脸色一变,“快,送她去医院,她要不行了。”

顾鹿突然想起以前那个对她极其温柔的覆宴,她从前是叫他阿宴的,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直到覆老爷子心疼小小年纪她成为孤儿,恰好覆宴又同他一块长大,便把她托付给覆宴,明面上是托付,暗地里其实是要覆宴娶她,替死去的顾父顾母照顾最后的遗孤。

她很清楚覆宴有多么厌恶覆家干涉他的任何事情,她还是听老爷子的话来了,但是她再也不叫他阿宴了,她已经不是原来的顾小鹿了,虽然他没有苛刻她,但是她感觉到他眼底有隐隐约约的厌恶。

她笑了,苍白的唇勾勒起极其艳丽的笑容,用力地喘了口气,她吃力地伸手擦掉他眼睛的泪,声音微弱的让人心疼“阿宴,我可…能去…陪爸爸妈妈了,不能…再……打扰你了。”

覆宴听到这一声熟悉的阿宴,他楞在原地,猛然回想起,那只灵动又有些胆大包天的小鹿,何曾像现在这般说话唯唯诺诺,半天说不出来的。

“顾鹿你不能死,你死了我不会让你爸爸妈妈下葬的。”覆宴死死搂着顾鹿搬出顾明于黎试图挽留。

顾鹿的手划过覆宴的脸,像小时候那样轻轻的捏了一下,“阿宴,真…真小…气……”

嘴角那抹如同冬日初雪那般干净的笑容,夹杂着要凋零极致的美。这像极了覆宴初见顾鹿最干净无忧无虑的笑容。

手残忍地失去重力,垂在旁边,她悲凄又努力地看着覆宴想记住他的样子,准备合上遗憾的眼睛。

林清清和护士推着病床走过来,林清清脸色一变,往她嘴里塞了药,摁住的人中。

顾鹿被护士从覆宴怀里抢过来,迅速被推走。

“小鹿坚持住,不会有事的。”林清清擦掉她眼角的眼泪。

“清清姐姐…我好累,我不想再…打扰他了。让我去陪爸爸…妈妈吧,好…好不好?”顾鹿闭着眼轻微叹息着。

林清清心脏都揪紧了,她哑着声音“姐姐答应过你爸爸妈妈的,要好好照顾你,我们好了,就不打扰他了,跟清清姐姐回家,乖,听话。”

覆宴呆呆地坐在还有残留顾鹿味道的房间里,回想起从前的顾鹿一点一滴,他怎么舍得的……

大脑还没做出行动,身体诚实地冲进车库,开车追上救护车。

时间一点点过去,顾鹿一点求生意识都没有,林清清抬头把眼泪倒回去,她哑着声音让护士去把覆宴叫进来。

“她……”换好无菌服的覆宴看见林清清就想问

“如果不是她一点求生欲都没有,我不会让你见她的。跟我来。”林清清冷漠地打断覆宴的话。

覆宴脚步顿了顿,跟了上去。

手术室里机器发出了尖锐的声音

“心率太低了,她要不行了!林主任要继续吗?”护士担忧的神色让覆宴的心脏揪紧了

“继续,覆宴你如果还想她活着,就去叫醒她。”林清清别过脸,眨眨眼把泪水压回去。

覆宴踉踉跄跄地走向顾鹿,脑子被尖锐的声音刺激着,满脑子都是小时候顾鹿那灵动又可爱的模样。

“顾小鹿,等你好了我就带你回家。他们走了,你还有我,我们小时候约定好的,你要活着的。你小时候最怕冷了,冷的话,我们两个抱着就不冷了。”

“都是阿宴的错,我没有保护好我的顾小鹿。”

覆宴低哑的声音夹杂颤抖,心里里似乎有什么发生了变化,接近消亡的种子从新开始抽出嫩芽。

一秒

两秒

顾鹿的指尖颤了颤,机器数值变化,停止了尖锐的叫唤

“林主任病人有反应了,要打肾上腺素吗?”

林清清深呼吸“打!”

覆宴被护士赶出来,颓废靠在墙壁上。

很久很久,护士推着顾鹿从他旁边擦肩而过,另外一个护士,“谁是病人家属?”

覆宴很久才回应“我是。”

“把字签了,病人需要家人的陪伴,一会你去把费用缴了,然后去陪她吧。”护士怪异地看了他一眼,接过来就走了。

浑浑噩噩的缴完费,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他掏出手机,是老爷子的电话。

“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人家一个小姑娘,她之前还为你着想,说不想打扰你。你怎么就能人折腾进ICU?你给我在医院好好陪着人家小姑娘。哪也不准去!”老爷子一顿劈头盖脸,就把电话给挂了。

林清清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等她好了,我会把她接走,顾家掌上明珠还是有处可去的,如果覆少爷不想收留她,为什么一开始就不说?”

话说完就插肩而过

“不可以…她是我的。”少年低哑的声音让林清清顿住脚步,她退回去,目光轻蔑地看着他“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覆少爷,迟来的感情,比草都轻贱。”

“……”覆宴不知怎么反驳,只能僵着脸“顾家把她托付给我们了。”

“所以你就是这样子照顾她的?她在你家短短三个月,抑郁症,贫血,大病小病,你是多恨她,才把她搞成这样?”

“我做了她九年家庭医生,算是从小到大看着你们两个长大,我从未见过她这幅一点活下去的欲望都没有的样子。

我当初真后悔,听了老爷子的话,把她交给你。”

林清清气笑了,脑子又想起女孩苍白着脸拿着检查报告,然后软软地求她不要告诉任何人,然后把药装在维生素片瓶子里,偷偷地吃着药。

覆宴僵了僵,整个人好像掉进冰窖“你说什么?抑郁症?”

林清清头也不回地走了。

覆宴回到覆家,坐在客厅沙发上,呆呆地看着没打开的电视。

回想起,顾鹿似乎有一段时间记忆不清晰了,总是拒绝和人沟通,女仆时不时抱怨几句,说顾小姐不愿意和他们对话,但是顾鹿和他叽叽喳喳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女仆说的那般,就没放在心上,猛然想起她那个总是放在口袋的维生素片药瓶。

他浑浑噩噩地爬上楼,从浴室里她换下来的裙子口袋拿出一只瓶子,他颤抖着倒出来两片,就剩下两片了,白色圆形药片,他因为林清清说她缺少维生素,特地托人给她带,瓶子倒是他给她的,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不是维生素片。

覆宴像失去力气一样跌倒在床边,呆呆看着灰色的大床。

管家悄无声息走到他旁边,从未如此严肃地看着他,“少爷不喜欢小鹿,就请董事长把小鹿接走吧,不要…不要再折磨她了。”

覆家冷冷清清,因为顾鹿的出现有了烟火气息,管家也是真的把顾鹿当做亲生闺女了。

覆宴垂着眼,半晌才说

“福叔,换个大一点的电视吧,把地毯换成她喜欢的样子……”

顾鹿曾经说大电视大家一起去看才有家的感觉,地毯要温馨的才好,又大又软,还能在上面打滚。

管家抹了抹眼泪,少爷终于想通了,他应了一声,退下去给覆老爷子打了个电话。

覆老爷子欣慰地点点头,“小鹿总算熬到头了,委屈她了,跟清清说,把小鹿的病讲严重点。不然他小子不知道难受,珍惜人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