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在秋阳里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月牙塘  |  字数:4001  |  更新时间:2020-08-31 13:59:51 全文阅读

临近三伏天,就连空气都不尽人意,令人心里烦躁的慌。

烈日炎炎下,望不到头的公路,南枫拖着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走了快半小时。

她停下看了看远处,眉间是藏不住的糟意。

将大行李箱放倒,她一股脑坐在上边。

抬起纤细的胳膊,一手挡着照的刺眼的阳光,一手佯装扇子。

在临市的时候跟朋友不少约着运动爬山,但顶着大太阳毫无计划的徒步前进是头一回,

她有点力不从心,脑海涌上一句话。

自己选的路,跪着也得走完。

她冷笑一声,毫不避讳的“碎”了一口。

从背带短裤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指尖在屏幕上滑动,脸上表情冷淡。

很好,她爸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来,到是收到不少她爸口中所谓“狐朋狗友”发来的慰问短信。

她挑了几个重要的点开。

【枫姐,到江镇了吗?你先在那放心玩几天,权当散心。过几天我们就去找你,接你回来。】

【臭南枫,死丫头,离家出走你都敢,有你不敢的事吗还?等着姐姐逮空儿抓你的?】

【小枫,好好照顾自己。过几天我和谢瑜他们去接你,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沐浴着这阳光,她实在没心思回信息。

正准备关掉手机,余光扫到一条信息。

【祝平安,愿早归。】

备注是唐明月。

看吧,这关系不深的同学都比她爸担心她。

还好这地方不算太糟,她还是不想自找罪受的。

只是这条直达她外婆家的公路,设计的是不尽人意的长。

不过,她并不后悔。

起因是,南昌国带了个女人回家见她。

南枫她妈在她十岁的时候因病去世了,她爸是重情重义之人,这八年一直未续弦。

当初她爸是个穷小子的时候,是她妈不离不弃,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决然跟着他,陪着一起打下现在的江山。

所以她爸妈感情一直很好,小南枫从小也是蜜罐长大的。

可惜天不从人愿。

南枫妈妈还没享几年福就因病去世了。

南枫从小受母亲外婆熏陶,又受到过高等教育,是个很知书达理的女孩。

自南枫妈妈走后,南爸郁郁寡欢,公司的事也少问不经。

小时候的她不懂那些,随着年龄增长她慢慢懂事。

曾一度劝南爸看开点,再找个续弦的,南爸对南妈情深意切,一直没同意。

不料昨天带来一女人介绍给南枫认识。

其实刚见面时她还挺欣喜南爸突然想开了,在看清来者是谁的时候她敛了下目光,轻轻抿了抿唇。

“小枫,这是你林阿姨,快打招呼。”

“林阿姨,您好。”南枫微微颔首。

“小枫你好,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请多多关照啊。”

林卉秋自我介绍一番,南枫礼貌的听她讲完之后一言不发。

林卉秋是她一死对头同学的妈妈,本来没什么,谁知她突然来了句:“我跟你爸认识好多年了,彼此熟悉,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应该能体谅大人的用心吧。”

这话说的,南枫心里默默打起算盘。

她半句话没说,这女人便滔滔不绝,话语间还露着小聪明的小家子气。

南枫突然对她有点别的看法。

大人的用心,应该是什么用心呢?

南枫静静听她继续大谈论阔。

直到她说起她女儿的情况,南枫暗下眼神,有些动容。

她女儿孙晓静跟南枫同班同学,南枫平时跟孙晓静没什么交集。

偏偏孙晓静像猫盯老鼠般每天盯着她出错,打些无关痛痒的小报告。

小女孩的心思并不难猜,孙晓静为什么单盯着她,她心里有数。

话说回来,如果她爸真喜欢这个林卉秋,她也能真心实意对她爸好,她当然可以不计较那些。

下午她去厨房拿饮料经过客厅听到那女人在打电话。

南枫拿了瓶饮料准备上楼,无意间听到她的谈话内容。

忽然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慵懒的嘴脸蓦然抿紧。

原来这女人是有预谋的接近南昌国,接近他只是为了骗取商业机密,帮自己的丈夫公司渡过难关。

她刚跟自己丈夫离婚,就迫不及待的招惹南枫她爸,她说早跟她爸认识,南枫却想不出他俩有什么交集。

思来想去,南枫把这事当着林卉秋的面告诉了她爸南昌国,南昌国起初有些起疑,毕竟自己女儿从小坦荡从未对自己说过谎。

刚转头想质问林卉秋,话在嘴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这时那女人突然哭了起来,那叫一个凄凉。

边哭边说:“小枫,你不喜欢阿姨没关系,但是你不能这么侮辱我阿,我跟那人早就没感情没关系了,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不能诋毁我对你爸的感情阿!”

南枫终究是年轻,看这情景心里直叹这女人好演技,自己是比不上她,

又见她爸显然信了那女人的话,还过去劝她别哭了,不禁火蹭的上来,破口大骂。

南枫在家向来是“小大人”的影响,平时很讲道理。

南昌国哪见过女儿这个样子,边上林卉秋一直哭着要走,说虽然南枫年纪小,但她年纪大了实在受不了被诋毁自己的感情。

南枫见此,嗤笑一声。

“呦您这演技可是真高超啊,我看那影后明星都抵不上您分毫吧!你不是要走吗,怎么还赖着沙发不挪步?人要脸,树要皮,还是您等我请……”

南昌国拦不住女儿,情急之下伸出手……

南枫话没说完就挨了南昌国一巴掌。

南枫微微侧头,半晌才像醒过神一般,她死死盯着南昌国。

南昌国慌张的看看女儿看看自己的手,手都在哆嗦。

从小到大他都没打过南枫,宠着护着爱着,现在却因为一个女人打了她。

林卉秋也被吓了一跳,瞪眼愣着看。

南枫揉了揉嘴角,语气没有丝毫波澜道:“你想娶她?行,你的事你自己做主,只是我得告诉你一声……这个家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这是她头一次这么对父亲说话。

南枫看向正坐沙发上愣神的女人,冷笑说:“真是好本事,想嫁进来?我到要看看,你能不能称得上一声南太太。”

话音刚落不管身后她爸的欲言又止,她直接上了楼回房间。

收拾好东西联系了乡下外婆,方老太听说她要来高兴地不得了。

现在正值暑假,自然以为她是来玩的。

南枫外公是个军人,参加过打仗,为国争过不少荣誉,也负过不少伤。

在得知女儿走的时候一时郁结,旧伤发作,随后也走了。

外婆年轻的时候是个大家闺秀,待外公功成身退后一起归乡,任课教过书,很知书达理一人。

南昌国本来想接外婆来临市养老,外婆认死理,说老头子在哪儿她在哪儿,百般劝不动后只好作罢。

回完信息后,她拄着膝盖起身继续拉着箱子准备往前走。

她从没来过这儿,她爸工作忙,平时逢年过节她爸总会派人来接方老太回临市一家人团聚。

她突发奇想逗逗好友谢瑜,告诉她这边风景独好,把她骗来。

正准备掏手机,身后传出车喇叭声。

她惊喜地回头才发现,怪不得声音这么奇怪。

这不是一辆轿车的喇叭声,而且一辆带着后斗的三轮摩托车。

车上男人大概四五十岁,留着些碎胡茬,皮肤黝黑,戴着顶草帽,看着很面善。

正想着男人刹停了车,跟南枫打招呼:“闺女,你这是往北走吗,我看你拉着箱子挺费劲的,我捎你一段吧?”

南枫有些迟疑,男人似乎很质朴。

没想多久,她试探着开口:“我去外婆家,前面的双林村就是。”

男人展开比刚才还大的笑容:“呦闺女,咱还是老乡呢,你上来吧,这大热天的再走下去你得中暑了,我帮你把箱子搬上来。”

说着便下车徒手把两个箱子抬到三轮车后斗里。

南枫说了声谢谢,望向后车斗有点踌躇,她坐哪儿?

男人没看出她的小心思,自顾自的说:“闺女这是放暑假来看你外婆呀,你外婆姓啥?”

南枫硬着头皮迈上了三轮车,没凳子她就把箱子再次放倒,坐在上面。

“我外婆姓邹,我外公姓方。”

“你外公姓方?”男人欣喜的说道,“哎呦,应该就是方老太吧。”

“大叔认识我外婆?”记得外婆说过,这里的乡里邻居叫她“方老太”。

“我家就在你外婆家附近,我家里人都没文化,儿子小时候功课都是方老太教的,现在参加工作了比较忙,小孙子功课也去找方老太。”

“是这样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混着三轮摩托声聊着,有交通工具是方便。

正聊着,“突突”来了几辆摩托车,还有些少年的哄笑声。

南枫回头,目光有些懒散。

在这种地方竟然还有这种重型机车。

一黑一红两辆机车,三个少年。

三个少年带着头盔,红机车上的两个少年刚还在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跟黑机车上的少年谈笑着,这会儿突然跟她对视,都不说话了。

南枫觉得自己这会儿坐在三轮车后斗上的姿势不太雅观,偏了偏头,继续跟开三轮车的大叔聊天。

公路直达双林村,三个少年一直跟在三轮车后。

三轮车大叔给让了空,他们没过,反而降下车速,匀速跟在三轮车后。

快进村的时候有些颠簸,南枫没抓稳车扶手,一时不注意踉跄一下,险些摔倒。

后跟着的黑色机车突然加了下速,又缓了下来。

在三轮车大叔提醒南枫拐弯就到的时候,三个少年拐了个弯不见了踪影,只听着“突突”声渐行渐远。

三轮车大叔将南枫一直送到她外婆家门口才停下。

男人帮南枫敲了敲门,高喊着:“方奶奶,您家外外来了!”

里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方老太自开门后就一直开心的笑,简直合不拢嘴。

跟男人客套两句,待男人发动三轮摩托车走后才将南枫领进家门。

南枫从昨天订了票就赶过来,她是坐火车过来的,这儿没有飞机场不能坐飞机。

一肚子气较劲,连续一天一夜没吃东西。

方老太见到南枫眼眶有些湿润,她家宝贝外外真是出落得越来越漂亮,眉眼间都透着一股子清透,偏偏笑起来勾人心魄,才多大的年纪,长大了还能了得?

南枫见不得外婆伤感,忙道:“外婆,我还没吃饭呢。”

方老太这才有些收住,领着南枫越过园子。

方老太家的园子不小,种了些花草盆栽,还有个菜园子,种着些时令蔬菜,田园风格让人舒服。

大门朝北,北屋是客厅,外婆将她领到西屋。

“恬恬,昨天你一说来,外婆就把这屋给你收拾好了,被单我早上特意买的新的,已经洗了,一会干了,外婆就给你铺上哈。”

“恬恬?”方老太拍了拍始终没言语的南枫。

“好,外婆您快去做饭吧,我好饿啊。”

“行行行,上年纪了有点糊涂,外婆这就去给你做饭,你坐了一天火车累坏了吧,在屋里歇歇,饭好了我叫你。”

刚想迈腿又忽然想起,问道:“恬恬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

“都行。”

方老太赶去厨房做饭了。

南枫拉过行李箱打开,把带来的衣服挂进衣柜。

突然有颗不明物从眼角垂落。

她爸打她的时候她都没哭。

她倔强的抹了把脸,把眼泪擦掉。

她清楚“恬恬”的由来。

那时候她还小,迟迟不会说话,急坏她爸妈了,她妈忙把乡下的外婆接来。

南枫小时候很喜欢吃糖,外婆经常逗她问她:“甜不甜,甜不甜?”

有一天外婆正跟她妈拿着糖逗她,牙牙学语的小南枫口齿不伶俐,伸手够糖嘴里嘟囔“甜……甜……”。

小姑娘开口说的第一个字不是爸爸妈妈,而是甜甜的糖,

可笑坏了大人,都说她是个小吃货,就有了她“恬恬”的小名。

思绪涌来的时候人的情绪总是最脆弱的,她抹了一手背的泪水。

把衣服收拾完,想逛逛园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