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作者:岑二少  |  字数:3425  |  更新时间:2020-11-22 17:53:07 全文阅读

人间,永顺十年

都北这块连旱数年,百姓潦倒的地,近数日竟也小雪绵绵,给都北的百姓本便为生计而发愁的日子,更愈加雪上加霜。

城墙下一匹黑骑背上现双人影,而再瞧看时,后面隐隐有十几人皆立于马背面。

守城的官兵双肩至头部已快被雪包住,半更天的都北冻得发寒,士兵们强打着精神往下看,清着嗓音,道喊:“墙下何人?”

“北大都护,韩远”

守城官兵一惊,随即高声大喊道:“快开门,是大都护,是大都护回来了”

眼尖的士兵忙站稳,虽距离墙城下还有许多距离,不敢有一丝一豪怠慢。

原本昏昏欲睡的官兵们瞬间起了精神,可对于墙下的韩远回来有数不清的激动。

韩远的回来给进半更天本就寂静的城里,添加了少许动静,。

从城门往都护府一路风火,夹紧马腹,一路飞奔。途中,手下心腹已自觉去把城里所有大夫挨个请来。

到都护府门前,韩远怀里抱了个人跳跃下马背,此时方能瞧清韩远怀里的人,这才发现原来他的怀中一直抱着个姑娘坐在马背。

主室,来请脉的大夫对眼互望皆摇头。大声不敢哽声,房内陷入死寂,屋内寒冰蔓延,韩远一记眼扫过站在屋内,兢兢战战的众大夫。

外边地上已漫上一层浓厚的雪,房顶面已积得几层深深的雪。房缀处几根冰霜断裂坠砸到地面的声响,像砸到韩远的心尖。

胆小的大夫已经忍不住双腿打抖,背冒冷汗,考验众人心理的时刻,没人敢做出下一动作。

“救活她,救不活她,你们往后也别想继续做大夫了”韩远扫了眼,把头低得恨不能缩到衣领里边的众位大夫,犀利的语气里面带着浓烈的火药味。一字一句咬得及重。

“大……大都护,不是我们不尽力,而,而是这姑娘已经病入膏肓了,我等医术平平,实是勉强啊,您放过我等吧!”为首的大夫汗颜无地道。

“啪……你不是号称都北第一神医吗?敢情你是坑蒙拐骗的?”

开口说话的大夫让韩远的火气,瞬间提到极点,一个大步跃到他跟面一把揪住他胸前的衣领,咬牙切齿痛恨开口。

那大夫怂了,一个腿软跪倒在韩远脚前。额头冒着冷汗忙开口:“大都护,下属知……知道有一人可救活这姑娘。”

“谁?”韩远瞪眼示意大夫说下去,头转到塌面,脸色更冷了几分。

“无空谷里的无空老禅师,传言可救到阎王殿前走的活死人”

陆善接下话,眼神别有深意道:“难不成是那北地,无空谷里的那老禅师?”

“是是是,便是他,大都护何妨一试?”大夫激动得点头。

“远,我也听说过此人,不防一试?”陆善对着怒火中烧的韩远慢道。

“距离都护府多久?”韩远问道。看的出来他听得进去,松开大夫的衣领,神色不变移步至塌前。

“快马加鞭一日里程”陆善担忧的同时也扫过塌上的人儿,瞬间心事瞬间变得重重。女子是韩远的心上人,前段时间失踪,韩远找到她时便是这重伤的模样。

“不行,她受不住那么久的时间,可有近路?”韩远想都没想便立即回绝陆善。

李云舒的身体肯定受不了那么久的颠簸。难道天命要如此?李云舒不是会法术吗?怎么会让她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她会好起来的是不是?

尽管韩远一次次的安慰自己,心里头还是急得发紧。

韩远的话让陆善陷入沉思,不一会儿,他双眼有神激动得道: “对了,还有一条近路,快马加鞭需要半日时辰,只是路途凶险……”

“备马。今夜刚回到都北的人都换了,你也留下,换陆赢”韩远挥开众大夫。意思是接纳了陆善的第二个意见。没想路途有多凶险。

“不行,阿赢不稳重,我不放心,今夜雪下得急,不知道马能不能正常行走”陆善立刻否决。不是他邀功,而是他的弟弟陆赢没有他心事稳定。

“管不了那么多了”韩远动作顿了半刻。

后半更天,刚入六更天的都北又一队人马风火出城。此时已接近黎明,六更的天因连续大雪的原因地面还算看得清楚。

北风刮得急,众人都被那风带着雪打过来得眼睛快打不开,可韩远似没影响一样,骑着马直前方探去。

似天作不公,雪下得越发急促,果然,马踩到地里的印陷得很深。所有的一切,都像道催命符落在韩远心里作警示,仿佛在暗示,让他快些再快些。

一路往北,越行越急,终在韩远打盹时,马被那不知什么物的东西绊倒,连着马背上的俩人一起摔到雪地上。

韩远也被甩到不远处,怀里的人也被他甩到了几步开外,马跪倒在地长卧不起,嘶嚎着,连接挣扎着要爬起。后下陆善等人急眼赶上来见到的便是这场景。

远远望去,模糊中能看到雪面死死倒在地里的李云舒,她毫无生气的躺在离韩远不近的几步外。

韩远顾不得身上的痛楚,连续起身走了几步把地里的李云舒抱起,喉咙干得发哑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把你弄丢了,你坚持一会儿好不好,我保证再也不把你落下了……”

陆善等人下马,走近韩远,离他几步时突然顿下,脚步未能移开,视线定到雪花面上的斑斑点点。

陆善附身大手捞起那雪面的斑点放到鼻尖处轻闻了下。手撒开雪,走到韩远面前担忧道:“远,你没事吧……”

“我……”韩远。

“阿远……我好冷”细弱的声音从韩远怀里传开,打断了韩远跟陆善的话。韩远听到她的声音狂喜着,把她包得紧紧的衣裳退开了一点,露出李云舒鼻子跟双眼。

李云舒面色灿白,病弱的身体尽显到面上:“噗……”

随即李云舒唇角溢出鲜血,染红了她皙白的肤色。不知她哪来的力道,竟从里边探出手指抚摸韩远面上的胡茬。

数日不见,韩远面上的胡茬长得急,雾里朦胧了美人容,男人隐忍不言而立着的动作。

韩远忙把她的手放到衣里包着,面色严重道:“别,别拿出来,冷,我带你去看大夫,看了大夫病就好了,等等我好不好,对不起,对不起”

救回李云舒的时候她就一直是昏睡状态,今晚还是救回她后,她第一次开口说话。韩远抱着她软摊摊的体躯,心头紧得发麻。

“你……你听我说完,我不是人族,我是玉灵,你们这儿的大夫是救不好我……噗……”的。李云舒眼中不甘的表情泄露她此时的情绪。

鲜血似不要命的又顺着她开口的动作,从她唇角大口大口溢出。陆善等人已自觉转过身,走出十步开外左右,耳边历风刮来,听不得他们的对话。

李云舒还想再说什么,韩远对上她虚弱没有光泽的眼神,抱着她的身体摇头忙道:“不,你别说了,等你好了再跟我细细说来好不好?我们去看大夫,已经到半路了。”

韩远对上她眼里的情绪,忙移开,想要做一个站起来的动作,而后韩远没了下一步动作。李云舒的种种他看到眼里,心尖像是被人用剑狠狠捅了几下。

“阿远……我恐怕等不了了,你带我回去好不好?”

“阿远?”等不到韩远的动作。

她睁开疲累不已的双眼看韩远,这才发现韩远一动不动的僵着,她勉强扫过离他们不远数十步外的几人便是如此。

李云舒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上,僵着身体,皮肤表面已生起颗颗细泡子。清着嗓音道:“谁?出来”

来者不善。来人落地时脚下一雪面退开,还有少许雪花随着来人的动作又重飞于空中。

一袭白衣胜雪的女人,居高临下立于李云舒根前,傲慢中带着不屑的眼神,李云舒强打着精神戒备的扫过女人。

“就你?也配跟本尊挣他?”

这是女人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你是谁?”李云舒不惊不慌问道。如不是女人强大的气场,尊贵的气息跟她成了对比,还不知她现在有多狼狈呢。

心中有股不祥预感愈加繁重,原是,她今夜的不安是在这啊。

“你无需知道本尊是谁,你只知你今日会丧命于此便好。”白衣女人看李云舒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个死物。

女人的话打进李云舒心中,随即,她换了种语气冷笑道:“你是谁我不想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不过他此时此刻的心,全都是我一人”

“找死!”女人不知怎的瞬间起怒,一眼间她已经站到离李云舒跟前,手拿捏在她的喉咙上。

“本尊告诉你,本尊是他的未婚妻。而他,不是你这刚初出茅庐的小仙灵可沾染的。”女人宣誓着她的主权。李云舒错愕。

难道这便是疼痛吗?

“那又作何?我只做他在人间的妻子,此后他便是娶谁又有何妨,你终只是未婚妻,又没成正室,你又作何?”李云舒嬉笑,痛苦的脸上轻笑着。轻视女人臭得发紫的脸。

她是刚来到人间的没错,可如果她没猜错,她是比这个女人早出世几千年的。只是呆在玉里修炼的时间过长罢。她有什么可豪横的?

女人手上动作越发用力,李云舒呼不上力道,皙白的脸上通红着。她感觉身体的力量在一点一点的消耗。

云舒想运行体内的灵力,却发现她体内灵力全无,丹田毫无波动,跟凡人无异。云舒猛得提起精神,眼睛死死打开看着女人怒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片刻,女人嫌恶的放开李云舒的喉咙,李云舒瘫软到雪地里,大口吸气。

女人散漫道:“没做什么,便是把你体内部份灵力抽出罢”

李云舒陷进死寂,女人再道:“本尊是萧凝上仙,哈哈哈,便是告诉你,以后也记不起来,本尊便是看不得他与别人接触,特别那人还是灵界的。”

萧凝仿佛抓住了李云舒的命脉,面上作出胜利者的姿态,整空中皆是她那狰狞的狂笑。

随着一道灵光闪耀悬在半空,在李云舒惶恐的视线中滑进她的脑里,一瞬间李云舒再度陷入昏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