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锦年风色 > 正文
第二章:荧荧烽火,曳上香头
作者:翰墨横天  |  字数:2462  |  更新时间:2020-12-20 15:14:09 全文阅读

第二章:荧荧烽火,曳上香头

“这款玫瑰玉镯乃光绪年间宫中之物,您怎么会有?”

“原来是来这里办案,您没有动用官府,看来是想私下解决了?”

“乔二小姐,洪某您可能闻所未闻,但您可曾在南洋小学的一角注视过这样一个人:他一如既往地在俯头凝思,感受这个世纪的氤氲。直至这款玫瑰手镯出现在我的眼前,那一刻:我发现了我生存的意义。”

“您也在南洋小学?怎么从未见过?是谁授课?您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对您来说此事不过是归属问题。但我们要将此事看得长远一些。此玉镯可不能随意戴着抛头露面。难道您不知人心可畏吗?”

“乔姐姐,您是生活在进步时代的女性,您怎么能戴旧时代的物品抛投露面呢。不怕惹祸上身吗。”洪小姐鞭辟入里、据理力争道。

“这么大的忌禁!它是专制的产物!是吗?”

“没错!要知道此玉镯为光绪帝妃嬪所戴之物。戴上它,就如同是娘娘、小主似的,您不能不注意。”

“这玉镯是我祖上传留下来得,我以为它只有赏玩意义呢。”

“非也,它为前朝女性用品,怎么能据为私有呢。它应该被当成文物被保护得。”

“原来它大有来头。表哥,你怎么知道它是光绪年间所产。”

“我自小就听父亲讲清廷的珠宝名册,依及所用款项,自然识得。”

“那洪筝恺先生还认为我是‘盗窃者’吗。”

“好姑娘,那您还未说明此玉镯是从何得来呢。”

“我为什么要告诉您?您都不知道您刚才有多粗鲁无礼;我还以为是歹人呢。”

“乔姐姐果然娇艳欲滴,惹人怜爱,好lovely!”洪晟熹说道。

“如果我无法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自然不会给对方好果子吃喽!”洪筝恺这家伙当仁不让道。

“无耻之徒;休要胡搅蛮缠!您也不想想我乔家是什么地位,一款玉镯还不是唾手可得。”说罢伸手要夺那玉镯。

事情好像有了拐点,那男子向后退了几步,而乔却向前做扑状,一踉跄就要跌至地面时,洪筝恺――乔将来的知己拉了乔一把。二人瞬时用眼神交流了几秒钟。

“表哥,大庭广众之下,不能与清白且尚未出阁的女人拉拉扯扯,这样你不怕招来非议吗。”洪晟熹小姐面露难色得上前极力劝说。

“小熹,我们走。”

“站住,狂妄之徒。说是让我来得人是您,说离开得人也是您,这就是洪府地家教吗。”

“在下无意犯颜,只希望二小姐能据实相告,以免惹来无妄之灾。”

“‘无妄之灾’。我倒要听听洪先生是如何评定我的玉镯这件事,小女子愿您不吝赐教。”

“乔姐姐,如今在这节骨眼上,您千万不能意气用事。如果您信得过我们兄妹俩,不妨直言,我们不会说出去。”洪小姐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道。

“若将此事告知您们兄妹,您真的能保证您所说得话吗,洪小姐?”

“我保证。”

街内环伺四周,还是没有茶贩的踪影。乔见四下无人,便没好气得答道:“实不相瞒此玉镯是我祖母所获;传到我这一辈的。”

日上三竿,冬日的旭阳宛若被禁锢住得火神祝融徐缓地释放着热量,街巷中已布满了肆贩。叫卖得嘈杂声、卖报得哗动声、商客地蠕动声“英英相杂”。夜市地上海更有一番风味。

乔语音刚落,那名茶贩突然浮出水面,譞頤撇下洪氏兄妹扭头就转向那茶贩:“老兔崽子,天子脚下你也敢动土,快!交出本大小姐的手提包,否则将你碎尸万段。”

“小姐,您是不是看错了。小人是做正经买卖,没动过您的手提包,您绝对看错了。”

“你别抵赖;就算化成灰我也认识你,脸上的大丹痣还摆着呢。大家伙,这厮打着販茶和大家套近乎,竟然抢劫。大家说:可以饶过他吗。”

“不能。”大家围聚在一起叫嚷道。

“对于这种歹徒,我们应该如何处置。”乔说道。

本是并无交集的两条平行线,硬生生相撞,连造物主也搞不清楚是何因。

乔与茶贩、洪氏兄妹的同一时空也许只能用一句话来槪定:一切命中注定。

茶贩:“手提包?您说得手提包在哪儿呢。”乔受不了燥热的日光,以及茶贩理直气壮、拒不认账地挑衅,决意以报官威慑此人,让他乖乖“现出原形”。

乔:“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可是还能嗅出您普洱茶的味道,这您绝不能说成是子虚乌有吧。”

四周的人流愈来愈密集在乔、洪二人、茶贩中间,看热闹、插嘴、“扮和事佬”总之谁说得过来呢。

凡事总在泥滩无法摆布地地方蕴积着希望。

此时,洪筝恺――我们的洪大公子出手了。

“关于此手提包的归宿,详细情况官府见!”说罢,拉着乔譞颐、洪小姐就要往前冲。

与此同时,茶贩由之前的阴奉阳违转变为蛮横凌恃:“您也不瞧瞧,这里是什么地界。这方圆百里,都是我的茶号;实话告诉你们三个小兔崽子,我老大是在北方当军阀头领,别说抢几个手提包,就是拆你们的祖坟,太岁爷也不敢说什么。明白,走开。别打扰大爷做生意。真晦气。”

“敢问您大哥是何许人也,我们也好心里有个底。”洪先生说道。

“说出来吓死你们,我老大是军阀最显赫权势的许㐅㐅,你们怕了,快给大爷滚开!”

茶贩察觉出不对劲想离去,于是耐不住性子喊道。

“名不见经传的人物,您摆出来,不怕扫我们看众得兴吗。”

“譞頤,你怎么清楚。”

“我乔家是世家大族,几名军阀还是认识得。许㐅乂,闻所未闻。大家伙,一起揍他!”

四面八方的“人马”蜂拥而至,要替乔譞頤出气时:茶贩凶相毕露,手持一把匕首,向众人伸去,顺势掳去了年仅十二岁的乔二小姐。

“您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持刀劫人’呢?”洪先生担忧起乔譞頤,心里不由焦灼起来。

“大爷我不妨告诉你们:我早已爱上了乔二小姐的姿容肤貌,她是我要定得压寨夫人’。”

“什么,你是土匪。为何你要来大上海,你究竟居心何在。”

“居心何在,一为劫财、二为劫人。说得够明确了吧,我的夫人。”

“住口!我乔譞頤就算死也要死得堂堂正正,光明正大!怎能落到你这种小人手中。”

“土匪大哥,万事好商量。譞頤尚年幼,没有到成婚之年,何必为难一个弱女子呢。”

“狗贼,你要拿命拿我的命便罢,若你敢伤及洪氏兄妹,看我乔府怎么拿你。”

“好宝贝,就依你,只要你乖乖地和我回峰火山,我不会伤及他们得,放心。”

众人如惊弓之鸟。

在那个烽火年代,一闻动刀动枪这类事,便都吓得屁股尿流了。那还能顾及其他呢。土匪头领在恐吓下带着譞頤慢慢退去,

众人无动于衷,说罢,那土匪便劫持譞頤消失得无影无踪。

洪筝恺以无比愤懑得心境向洪家走去,远望北方西南角的烽火山,他不停地咎责﹕“都是我造成得,譞頤,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天,灰蒙蒙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