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看到了她的影子
作者:苏望月  |  字数:3018  |  更新时间:2021-08-01 23:28:30 全文阅读

她想了想,问道:“为什么来出这个头?”

在场没喝多的人还有不少,只有祁琛敢来。

“这种酒局上女孩子喝多了不好。”就连理由都那么的让她怀念。

“行了,技术部部长还空着吧,明天你去实习。”或许是冲动,比起那些论资历的人,她更看好这样有勇气又真诚的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祁琛皱了皱眉。好像因为被误会有些不悦。

他正要开口解释,苏清蓝摇头打断了,“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看过你的资料,你的履历很优秀,足够胜任。”

“我没有管理经验,万一……”祁琛还是有些忐忑。

“出什么问题了再说,现在公司的烂摊子有哪一样我少收拾了?”她不以为然挥了挥手,转身向着洗手间走去。

“你回去吧。”

折磨人的感情退下去,让她的酒似乎也醒了不少,她漱了漱口,撑在洗手台上看了自己许久。

好像和六年前没变,又好像变了。

旁边的厕所里传来一声冲水声,紧接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出来,同样躬身在洗手池面前用冷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看着镜子,下一刻忽然警惕起来。

那走出来的是顾锦迟!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但是身体却还是站在了那里,不受指挥。

接触顾锦迟那么多年,她只见顾锦迟喝多过一次,就像这次一样,脸色惨白后.进医院躺了几天。

犹豫和挣扎只是短暂的,下一刻她就从包里递过去了一盒药。

那是她提前准备好的,是经历了那次教训后,酒局之前都会准备的东西。

为了顾锦迟,那不仅仅是醒酒药,还有保护胃和护肝的保健品。

她在不知不觉中,保留了这个习惯,但这么久以来……好像只是为这次准备的一样。

顾锦迟努力镇定视线,看着那个有点眼熟的药盒又看向了递过来的人。

她扭着头,不愿意有正面交集,但是下一刻顾锦迟就抱了过去,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

“蓝蓝,我好想你。”

为什么这么久,你才回来看我一次。

为什么连做梦,你都没有出现。

怀中重新被熟悉的温度和香气充满,他不禁搂的更加紧了些,生怕这个短暂的幻觉下一刻就支离破碎。

他眷恋着这个温度,情不自禁枕在了她的颈间,绽出清浅的笑容。

但这突然的拥抱让苏清蓝愣在原地。

这一声蓝蓝,到底是蓝还是岚。

说不清悲伤还是激动,她的眼泪倏地夺眶而出,赶在崩溃前挣扎起来,“对不起先生,你认错人了,再抱下去我要报警了。”

趁着顾锦迟走神,她立刻挣脱开,逃离般用最快的速度直接离开了酒店。

就连饭局她也已经待不下去了,刚刚的经历足够让她压抑着的情绪如同洪水猛兽般重现。

……

等顾锦迟醒来时,眼前又是医院和病房。

上一次因为喝酒而住院还是几年前。

他揉着隐隐作痛的额头坐起身,“我睡了多久。”

安年立刻上前调整病床,“一个晚上而已,您还可以再休息一会。”

一个晚上,他现在的时间弥足珍贵,一分一秒都是苏清蓝用抱恙的身体争取来的。

再完全掌控顾氏之前,他怎么能浪费时间。

他正要下床,余光却注意到了桌上的一盒药,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

下一刻,他拿着药,指节有些颤抖,“这个药是哪里来的?”

安年一怔,“在您失去意识的时候,一直攥在您的手里。”

“医生说准备很全面,从醒酒药到胃药和护肝的保健药物都有。”

这个是只有她会准备的,就连收纳盒都一样。

顾锦迟攥紧药盒放在胸口,垂下去的脸让人看不清表情。

昨天晚上的记忆已经不太清楚了,但他好像梦到了她,梦境很真实,有她的温度,有她的体香。

还有这个东西,是不是能证明她真的还活着,就在他的身边。

下一刻,病房的门忽然被人推开,顾岚踩着高跟鞋走进来,听到声响的那一刹那,他就把药藏进了被子里。

安年只是看着,并没有吭声。

“锦迟哥哥,我给你煲了汤,我真的没有想到宏康的那群人那么过分,竟然劝你喝了那么多。”

说着,她眼睛中露出担忧和体贴,带着汤走了过来,放在了桌子上。

虽然说是她褒的,但是这个问道一闻就是何婶做的,由于家乡不一样,煲汤的手法不一样,香气上都会有不小的差异。

“对不起,我回去以后会让他们尝到苦头的。”

她面露歉疚坐下来,试图用撒娇解决问题却被顾锦迟不着痕迹的躲了开来。

他看着眼前的汤,把沈天吩咐了出去。

酒局的事情他不想再计较,毕竟是顾谨言的人,挖过来也不简单。

但是真正让他在意的……

等到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顾锦迟才缓缓开口,“说实话吧,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别说是同床共枕了,就算是牵手这种行为都没有几次,她哪来的孩子。

人类可不是无性繁殖。

顾岚顿时眼圈一红,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锦迟哥哥,你为什么要怀疑我?”

“我只和你在一起过,那天你也是喝醉了,我送你回来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做措施。”

“锦迟,我把所有的都给了你,你还要怀疑我吗?”

闻言,顾锦迟只是冷笑,“我只喝醉过两次,上一次是在华夏,这一次在这里,同样都会住院。”

“除非这种严重的酗酒会让我失去意识,其他时候都不会。”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你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还有什么时候我们共处一室过吗?”

在这种水深火热的家族氛围中,一点小事都要谨小慎微。

如果他那么容易中招,现在的孩子早就数不清了。

顾岚眼泪啪嗒一下就掉下来了,“锦迟,你就算是不想要我和孩子,也不用说这么残忍的话吧?”

“顾岚,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顾锦迟双眼微眯。

“我的房门处装了指纹检测和监控,你还有说实话的机会。”

听到这里,她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顾锦迟从来没有说过这种细微的改动,为的就是防止目的不明偷偷进去的人。

见状,顾岚脸色变了变,胡乱擦着眼泪,“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那天我也喝多了没有印象了。生理期也很久没有来,当然就……”

“就什么?”顾锦迟冷声:“就联合起医生,串通来捏造你假孕的事实?”

“我没有……一定是有什么人在捣鬼,你不知道,怀疑是怀孕的时候,我连这个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就连家里也第一时间买了孕妇和婴儿用品,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

“锦迟哥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我对你那么忠心,又怎么会……”

“够了。”她哭哭啼啼的声音顾锦迟不愿意多听,摆手阻拦后做了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用这种方式逼我。”

这一年里,顾岚的态度他看的清清楚楚,无非就是想要借用这样献殷勤的机会做顾家少夫人。

就连起初来要帮他也是,目标已经定了。

而且他怀疑,这个女人应该还在暗中跟顾谨言有联系。

当初他应该相信苏清蓝的,这个女人一点都不简单。

“对不起锦迟,是我太早高兴了。”她楚楚可怜的擦干净眼泪,声音中还带着哽咽。

“我下次不会这么草率着了别人的道了,我一定要问清楚医生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要给自己讨个公道。”

顾锦迟看着她错漏百出的演技,眸光一沉躺回了床上,“随便你自己解决吧。”

看着他疏离的态度,顾岚就算是有一万个委屈也只能咬牙咽回肚子里,“我会证明我的清白的。”

前脚顾岚离开,后脚安年立刻走进来反锁上了房门,走到床边沉声道。

“风越分公司的副总已经查到了,是个叫Mila的女人,但是没有她的照片。”

“听说她的手段雷厉风行,是个短发女强人,身高约在一米七,和任枭似乎确实有点不清不楚的关系……”

他越说,声音越小。

顾锦迟的心也已经降到了谷底。

短发, 一米七,这些都不符合她。

难道,只是他的错觉和多想了吗。

“昨天晚上的监控查了吗?”这个药到底是怎么到他的手上的。

“这个……酒店那边说,因为涉及到顾客隐私,没有正对着厕所的摄像头,而且监控已经坏了好几天,一直没有人维修。”

安年眉头紧锁着,多半能猜测出顾锦迟的想法。

“当年的阴影您不要再重新陷入其中了,这个药说不定只是路过的人留下的。现在喝酒,都会给自己准备药以备不测。”

他慰藉般给顾锦迟找着理由。

但是顾锦迟只当这是耳旁风,左耳朵听进去,右耳朵就出来了。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合的事,连配置都一模一样,还有那么巧合坏掉了的监控。

“这几天多盯着风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