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雪纱女子
作者:清漓风风  |  字数:3058  |  更新时间:2021-03-05 23:35:26 全文阅读

“受死吧!”

臭臭响彻天际的咆哮传来,与此同时它背后的血色愈加浓烈。

南肇瘦小的身体也被那嘶吼产生的狂风卷倒,随后他又挣扎着起身。

司襄悠闲的从兜里掏出烟来,点火,一吞一吐的烟雾在他薄唇旁边缭绕,烟头的火星忽闪着,在黑夜中尤为明显。

就在他以为胜券在握之时,忽然之间,他夹着的烟前端的火星停止了闪烁,定格在明亮的火光。

南肇神情淡然的被定格在回首之时,那深邃的瞳孔之中,是至高无上的傲气。

无人知道,到了这种关头,他为何会流露出这种眼神。

臭臭庞大的身躯离南肇咫尺之隔,被镶在了半空之中。

银色的月光洒落在众人身上,漆黑无边际的天空之间,抖落了万千白的发亮。

晶莹剔透的银杏叶,宛如冰晶薄碎片般,轻盈的铺满了地面。

高挂的圆月之上,一道虚影划过,衣衫飘动间,正有银白光叶挥洒而出。

在这被暂停的时刻,唯有那虚影行动自如,不受影响。

萧瑟寂寥的笛声划破气流,尖锐而刺耳,传入每一个有意识的生灵之中。

笛声的源头,只见一束月光追赶着一道纤瘦玉影,雪白色的纱裙在空中挥舞悦动,诡异的步伐,踏出一个个相同的幻影。

一袭白纱裹身,白罩掩面,遮尽了红颜芳华,只隐约可见那勾人魂魄的双瞳,形状勾人,可内里却似蕴藏了千年的寒冰之水,冷意连连。

她眼波流转,孤傲的眸子扫过地上渺小的众人。

长发凌乱飞起,荡起千道银白之气,纤纤玉手从雪白的袖口中伸出,对着那血月轻转。

蓦然之间,那修长玉竹般的手指间,就握了一把银色长剑。

寒光一闪,随之她的身影缥缈转动起来。

细看,东,西,南,北,中,东南,东西,东北,九处方位,皆有一道雪白虚影。

她们皆单手持剑,以圆月为准,形成了巨大的白色圆环。

重重包围在臭臭庞大的身躯之上。

又是白光一闪,雪纱女子凌空出现在那九人的圆环之间。

只见她玉腕轻抬,翻转,剑尖冲下,那九人也随之抬起,剑尖对准臭臭灰色庞大的身体。

玉笛声起,剑光落。

一道,两道,三道...

锐利的剑身直直插入臭臭庞大的身躯,眨眼间,它的身体已经被九把银剑捅出了九个血洞。

炽热的献血汩汩而出,一瞬间,暂停的时间又恢复了,司襄抬头便是血流如注的场面,甚至大量的鲜血迸溅在他的脸上。

一种来自深渊的恐惧在他内心升起,他悲痛大喊:“不!”

南肇目光冰冷,他早已恢复了行动,雪纱女子抬眸,南肇与其对视,唇角勾起,薄唇微张,只吐出一个字:“杀。”

雪纱女子似乎得到了指挥般,长袖一挥,九道虚影迅速归位。

砰!

砰!

砰!

...

随着几道剧烈的爆炸声响,一块块血肉被炸开,粉碎,化为血水,夹杂着灰色的绒毛。

降落在司襄的身上,脸上。

一个古老的原形法阵不知何时与圆月重叠,同样角度之下,印在了南肇深邃的眼眸之中。

臭臭血肉模糊的模样让司襄失去了理智,他双眸浑然变为黑色,黑气从他背后迸发而出,吸收着空气之中的血气。

一丝黑气化为长剑,他腾空而起,剑尖直冲雪纱女子而去,雪纱女子依旧面无表情,甚至没有挪动一下。

锐利的剑身捅穿了她的身体,却没有涌出一滴血液。

“你是杀不掉我的。”

那声音,轻柔悦耳,却不含一丝感情。

强大的压迫感让司襄慌了神,抽剑退后,才发现自己刺中的不过是一道影子。

而真身早已消失不见。

“你到底是谁!!!!”

司襄红了双眼,仰天怒吼,不顾嘶哑的嗓音,做着无力的挣扎。

这是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他原本以为,杀南肇比杀一只狗还要简单。

可事实却是,他的手下,被那个踏着月光而来的蒙面女人,炸的粉身碎骨。

“吾名慕清雪。”

似是在回应司襄的问题,平静的夜空之中,又响起虚无的声音。

触目可及的地方,全是猩红色的血液,空气中充斥着腥甜的气息。

司襄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南肇双手插兜,看似轻松自在,可额头却溢满了细汗。

为了保命,他只能拿出杀手锏,让那个女人来帮他了。

她强大是强大,只是需要召唤的手势要消耗太长时间,如果这次臭臭不那么嘚瑟,上来就放大招,那现在变成肉泥的,恐怕就是他了。

南肇弯身蹲在地上,手掌触碰到地上的血液,一时间,所有的血和肉块都化为红色的光,钻进他宽大的手掌之中。

此法名曰:焚净。

可以消除一切血污的东西,这是他与生俱来的能力。

在南肇十岁时开车追着坏人跑,并把那人撞的鲜血淋漓的时候,他当时还是个孩子,虽然有干坏事的心,但是胆子小啊,他就下车去查看,却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把那个人身上的血全部都吸掉了。

吓得他车也不要,就跑回了家。

后来他慢慢用意识摸索,才明白这是个远古的秘术,那些血也并不是被吸进了身体,而是被净化成了空气,也算归于自然了。

南肇拍拍手,大步走向瘫坐在地上,双眼无神的司襄。

他进一步,司襄就战战兢兢的往后退一步,虽然眼里无光,可举止表明,南肇再靠近,他就要尿裤子了。

“看来你是个不省心的,以后离穆灵裳远点吧。”

南肇白了怂蛋司襄一眼,掏出手帕擦了擦手,随手一丢,那手帕就盖在了司襄的脸上。

手帕之下,司襄麻木的表情忽然恢复了正常,危险的眸子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南肇一路小跑,可到了酒店还是看到了穆灵裳气愤焦急的脸蛋。

“你还知道来?!”

穆灵裳远远看见跑过来的南肇,就气不打一处来,跺着脚就迎了上去,一把逮住南肇的耳朵,拧了个三百六十度。

“哎呦哎呦,错了错了。”

南肇一脸痛苦的伸手去拽着穆灵裳的手,嘴里连连道歉。

“哼!”

眼看南肇的表情越来越痛苦,最终穆灵裳还是不忍,撒开了手。

“嘶...”

耳朵好不容易逃出了魔爪,南肇心疼的揉了揉,也没敢抱怨,只是歉疚的看着穆灵裳。

“司襄呢?”

穆灵裳掐着小腰,在南肇身后看来看去,“都九点了!你不守时,他可倒好,人呢!”

面对二人的集体迟到失踪,穆灵裳本就烦躁的心情宛如火上浇油般,一点就炸。

“他啊,他让我跟你说他不来了。”

南肇撒了个谎,他断定司襄那家伙是不会出现了。

还好他早就猜到他会想今天除掉他,留了一手,不然就真的凉凉了。

不过他倒是有点疑问,他的能力是先天得到的,那司襄身边的怪物是哪来的?

据他了解,这世上只有一个神物现世吧,那就是穆灵裳的十世镜,那东西又不是会攻击人的法宝,据古卷记载,它也没有能制造出怪物的能力啊。

甚至它还有一项能力,是将怪物转化为原本的形态。

不过他家族的那个卷轴,只有一半,剩下一半记载了什么,他就不得知了。

如今看来,司襄肯定有古怪,说不定他手里还藏着什么害人的玩意儿呢。

“他不来,谁带我去见我父亲啊!”

穆灵裳有些心急,这个司襄真是的,把爸爸放在哪个医院也不告诉她,就这么自己消失了,真不靠谱!

“等明天你再问问他不就好了,我们还是商量一下活动的事情吧,要不,咱们找个餐厅,边吃边聊?”

这么好的机会,南肇怎么能放过,现在认定了司襄不靠谱,而他自己也不想相信那个破镜灵的话了,与其听别人的安排,不如自己改变命运!

“好吧。”

穆灵裳抿了抿嘴,如今只能这样了。

***

帝凰五星酒店,222号房间。

柳烟烟洗好了澡,敷了个面膜,听着音响放的舒缓歌曲,正要入睡。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固定着脸上的面膜,只能费劲的把手机举起来看。

“谁啊,大半夜打电话。”

她不耐烦的想要挂掉,却无意中看到了她朝思暮想的名字。

“喂,司襄,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她的声音立刻变得娇羞不已。

对面传来一声嘶哑充满疲惫的声音。

“开门。”

柳烟烟闻声一怔,下意识看向门外,连忙起身过去,毫不犹豫的打开了门。

“啊!”

她刚一开门,就被一只结实有力的手臂一下推在了地上。

随后,那熟悉的味道和壮硕的身体迎面压下。

薄唇堵住了她所有的惊呼。

十分钟后。

司襄裹着浴袍,从浴室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根烟,坐在床上,慢慢的抽着。

“司襄...”

柳烟烟从他身后搂住他精瘦的眼神,红唇故意磨蹭在他的耳边。

“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司襄缓缓吐出一团烟,语气淡漠至极。

“你说。”

柳烟烟乐意至极,她巴不得他随时都有忙让她帮。

“咱们一起,搞垮穆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