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千狐袅袅 > 第一卷 忘子魂
第002章 认主哑琴唤七魂
作者:猫颜  |  字数:3013  |  更新时间:2021-03-29 15:21:18 全文阅读

她的心中既紧张又十分无奈,既惊恐又万分委屈。她很想痛快的大哭一场,奈何眸子里却干涩的无半点泪光。

一时间百感交集,她只觉得呼吸都变得不那么顺畅了,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见女子痛苦的捂着胸口,云笙一惊,连忙伸出手,轻拍她的后背帮她顺气,柔声安慰道:“姐姐,你伤了心肺,切莫胡思乱想,徒增忧虑。狐族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作恶多端的妖,我们又岂会不知?姐姐定然不是那种人!兴许姐姐是被魔物所害,突然生了变故,你的家人还不知晓。等再过些时日,他们定会来寻你的。在姐姐想起往事之前,就安心的在云笙这里落脚吧,左右家中只有我与阿祁二人,这里也算是安全。”

云笙的善良让女子十分动容,她渐渐的平静下来,哑声道:“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留在这里,恐是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姐姐就别想那么多了,若是伤你的人真的想要置你于死地,那他在姐姐昏迷的这段时日早该来了。姐姐安心养伤便是,其他的都不必担心。”

女子的确无处可去,再加上云笙姐弟的盛情挽留,最终,她便留了下来。

只是,留在涂山,她须得有个身份。

所以,当云祁问该如何称呼她的时候,她抬起眼眸望着无边的天际,良久,淡淡的回了一句:“千载依依忘子魂,袅世悠悠何足问。日后,阿祁就唤我千袅姐姐吧。”

风和日丽,鸟语花香。

千袅与云祁坐在庭院中闲聊,云祁望着千袅手中的那把金色凤羽琴,不禁好奇的问道:“这把琴可真漂亮,只是有些可惜了……”

千袅不解的望着他,问了句:“可惜什么?”

云祁叹息了一声,无奈的摇着头回道:“尽管它很漂亮,可它好歹是一件乐器,却是一把哑琴,奏不响,怎么能不可惜?”

千袅的唇边挂着淡淡的笑意,柔声道:“它怎会是一把哑琴呢?”

见千袅不信,云祁微微挑眉,信誓旦旦的回道:“我与姐姐带千袅姐姐回来的时候,都曾触碰过琴弦,可它皆是发不出一丝声响,千袅姐姐还不曾用过它吧?不信千袅姐姐就试试,奏不响的!”

千袅一愣,半信半疑的问了句:“真的吗?”

说着,她的右手抚上琴弦,指尖轻轻划过,叮咚作响,十分悦耳。

千袅轻笑了一声,微微挑眉看着云祁,似乎是看穿了他在捉弄自己,等着他如何为自己解围一般。

云祁却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他望了望千袅,又看了看琴,不解的回道:“怎会如此?难道它不哑了?”

说着,云祁立刻伸手抚上了琴弦,短小的十指来回拨动着,却只有暗哑的“铮铮”声,并无半点乐声。

“这……”这回轮到千袅惊讶了,她本以为云祁是故意与她玩笑,却没想到,在别人手里,这把琴真的是把哑琴。

“莫不是只有千袅姐姐才能奏响它?”云祁转了转眼睛,而后,又惊又喜的望着千袅道:“难道它是个认主的灵器?千袅姐姐,你真的是它的主人!”

千袅的手微微颤抖着,她轻轻抚摸着琴身,心中突然翻滚起澎湃的情绪。

她的唇边勾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轻声道:“这些日子,我还总是担心自己错拿了他人之物,可每当我抚摸着它的琴弦,却又总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它真是我的琴。”

云祁也为千袅拥有这样一把灵器而感到无比激动,他兴致勃勃的说道:“我听闻,上古帝神曾赠与少帝一把琴,后来,少帝将此琴命名为伏羲琴,赠与了天界的汐沅仙君。只可惜,汐沅仙君命运多舛,她化归天地后,伏羲琴也不知所踪了。据说,那伏羲琴也如姐姐这把琴一般认主呢!”

千袅轻笑了一声,伸手指了一下琴身,说道:“我这把琴如何能与少帝的伏羲琴相比呢!你看,它有名字的,它叫七魂。”

云祁凑身过去,好奇的打量着千袅所指的地方。只见,那金翅凤羽间的确雕刻着两个龙飞凤舞的文字:七魂。

云祁连连点头道:“此前,我还并未留意过它是有名字的,原来,它叫七魂。千袅姐姐可真会取名,七魂听上去可是个蛮有灵气的名字呢!”

千袅的目光沉了沉,低声回了句:“我也不记得这名字是不是我取的了。”

“它既是千袅姐姐的琴,这名字又怎会不是千袅姐姐取得,难道,还是它自己取的不成?”云祁不以为然的笑了一声,而后恳求道:“七魂既是千袅姐姐的琴,姐姐就弹上一曲给云祁听听吧!”

“我不记得……”千袅本想说,自己已经不记得如何弹奏曲子了,可是她的话只说到一半,就被云祁打断了。

云祁鼓励道:“千袅姐姐先别急着推辞嘛,为何不试试呢?或许,你的手指会告诉你如何弹奏呢?”

听闻此言,千袅缓缓地将双手搭在了琴弦上。

明媚的日光下,她青葱的十指轻轻拂过琴弦,波动了层层泛着涟漪的乐音。

清脆的音色宛如一池清泉,清清泠泠,沁人心脾,又似一阵清风,温温柔柔,徐徐吹来。

琴声叮咚,妙韵天成。

只是,在这屡屡琴音中,却饱含着一种说不出的幽怨,似是满腹悲凉无解,又似积郁难消。

一曲终了,云祁如痴如醉,热泪盈眶,半晌也没说出一个字。

直到不远处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女声,云祁才回过神来:“想不到千袅姐姐竟然会弹《璇玑》,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能将这首曲子弹的如此动听呢!”

只见,云笙端着一盘新鲜的果子款步走来。

方才,云笙立在门旁听了许久,生怕自己的出现会打扰千袅的弹奏,故而,她才没有过来,也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直到千袅一曲毕,云笙才禁不住发出了一声感叹。

千袅一愣,僵硬的收回了手,轻声道:“这首曲子叫《璇玑》吗?我也不知为何会弹奏这首曲子,可能是我过去经常弹吧!”

不知为何,千袅听到曲名,心中莫名的抽痛了一下。

似乎在很久之前,她曾与这首曲子有过一段渊源。只是眼下,关于《璇玑》的故事,她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云笙见千袅愣神,暗暗叹了口气道:“姐姐不必伤心,虽然有些事情姐姐忘记了,但是姐姐的身体都记得。我相信总有一天,姐姐会想起来的。”

“但愿吧,否则,我总觉得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心里有个声音不停的告诉我,我若是想不起过去,会遗憾终生的。”千袅努力的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看似平淡的笑容,眸光却透露着说不出的哀伤。

见千袅这副神情,云笙不禁问道:“姐姐又梦到那个男人了?”

千袅停顿了一会儿,缓缓垂下了眼眸,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云笙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是娇羞还是哀伤,又疾声问了一句:“他这次可有说话?”

“依旧是半个字都不肯同我讲。”千袅微微蹙眉,语气中满是叹息。

这些日子以来,千袅时常会梦见一个墨衣男子。但是,在梦中他从不与千袅讲话,并且一直都背对着她,千袅根本无法看见他的面容。

奇怪的是,千袅每每梦见那个男子,空荡荡的心就被一股异样的情绪填得满满当当。她既感到踏实又感到急切。痒痒的,又微微发疼。

千袅很想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可无论她怎么问,那个男子始终都不肯说一句话。

千袅有一种预感,若是她知晓梦中的那个男人的身份,她也许会想起过往的一切。

云笙不忍千袅一直为此事所困,便开口劝解道:“也许,那个人正是谋害姐姐的人,姐姐想起来也未必会快乐,姐姐就莫要深究了。”

千袅蓦地抬起眼眸,十分坚定的回道:“不会的,他的背影很熟悉,我总是有种十分亲近的感觉,他绝不是坏人。”

云笙微微蹙眉,道:“姐姐怎能对梦中之人如此肯定?兴许,那个人只是姐姐幻想出来的,这世上并无此人呢!姐姐莫要这般执念,如此,也只是徒增烦忧罢了。”

千袅沉默了片刻,轻声答道:“我明白你是为我好,你不必担心我,我没事的。”

尽管千袅嘴上这样说,但心中却十分渴求得到一个答案。她迫切的想知道那个男人为何会反复出现在她的梦中,他究竟是谁,又与自己到底有怎样的联系。

千袅拼命地的回想着过往的经历,可是,她脑袋里却空空如也,心里也空荡荡的。仿佛她缺失的不仅仅是一段悠长的记忆,而是一段深重的感情。

千袅想不起过往,也无人来寻她,她无处可去,也只好安心的在涂山住下来。她与云笙姐弟相处得极为融洽,时间久了,与邻里邻间相处的也十分和睦。

猫颜
作者的话

揭秘: 七魂琴不仅仅是一把认主灵器那么简单,注意它金翅凤羽的纹路,它的来历与传承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