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迟来的见面礼
作者:两百斤皮囊  |  字数:3055  |  更新时间:2021-10-08 11:35:58 全文阅读

此时的后花园,还没有多少人。

等南萧和柳花容急匆匆赶到的时候,那一片美丽的牡丹花园,早就被一团熊熊烈火团团包围了。

“来人!快去取水!快点灭火啊!”柳花容紧紧皱着眉头,心疼不已。

这些牡丹花是她最喜欢的,其中还有很多品种稀缺的花朵,她废了很大的心血才从别处移植过来的。

眼下的情况,恐怕就算火被扑灭了,也无济于事了。

她的眼神在四处张望,她在寻找那个罪魁祸首,那个该死的小郡主!

家丁和婢女们都在着急忙慌的拎着水桶灭火,慌乱的人群里也没能看清谁是谁,根本就没办法在这里找人。

南萧看着一片火海,皱眉紧皱,拳头握紧。

她那古灵精怪的模样,被蜜蜂蛰了眼该多疼!不是他偏心,退一步说,皇上新封的小郡主,若是在他萧王府里出了事,别说皇上那里不好说辞,那些支持司马大将军的部下和朝中老臣恐怕也不会放过他。

“霜月郡主呢?!我不是让你们跟着她吗?快去找!”南萧的语气焦急又愤怒。

突然,慌乱的人群中有个人慌忙的跑了过来,直接撞在了柳花容身上,柳花容没有防备,被那人撞得直接趴在了地上。

“啊!~”一声惊呼,柳花容摔得满身都是灰尘,发饰也都几乎摔散了,手上也蹭破了皮,仪态尽失。

身旁的婢女连忙把她搀扶起来,周围的人也都低着头不敢多看她一眼,生怕会殃及池鱼。

南萧一把拽住那个横冲直撞的人,把她揪在面前看清楚了是谁。

“霜月?!”

霜月面色慌张,神情有些焦急,不过她那青涩稚嫩的五官全都完好,毫发无损,南萧顿时就松了口气。

“快放开呀!蜜蜂来啦!”

南萧把霜月又往怀里拽了一分,看了看四周,又安慰道:“没事!没有蜜蜂了!”

刚刚站稳的柳花容看见自己心爱的男人此刻满心满眼都是另一个女子,又回头看了看那些被付之一炬的花儿,心里充满了怨恨,看向霜月的目光也是十分恶毒。

可是她却不好发作,这才是令她愤恨的源头,也正是霜月能拿捏住的重点。

凭霜月现在的身份,柳花容明面上自然不敢有什么说辞,只能咬碎了牙,混着血吞。

就在柳花容好不容易压下心头的怒火时,不远处又慌慌张张跑来一个小厮,他连滚带爬,满目惊恐的扑了过来,瘫坐在众人面前,哆哆嗦嗦的嘴巴说了半天竟也没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柳花容看着这个小厮,认出他是伺候在母亲身边的下人,见他这么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心里突然就莫名其妙的“咯噔”了一下。

“什么事,快说!!”

或是迫于柳花容的威慑,小厮吞了吞口水,总算从牙齿缝里蹦出来了几个字。

“相国夫人...出事了!”

柳花容整个人一怔,然后不假思索的跑向后院。

南萧轻轻拍了拍霜月的肩膀,说道:“你先去休息,我去看看。”

霜月一把拽住南萧的衣袖,好奇的说道:“出什么事了?我也要去看看!”

看着霜月真诚的目光,南萧点了点头,急忙追了上去。

一行人刚刚走到王宝儿居住的客房院子门口,就听见屋里传来柳花容十分凄惨恐怖的一声尖叫!

“啊~!...娘,娘!!”

南萧听见动静,笃定是相国夫人,他的岳母大人可能不好了,于是加快了步伐,三步并做两步的跨进了房间。

房间门口被吓晕过去的婢女刚刚才被人抬走,南萧就看见了房间里十分惨烈的一幕。

地上床上全都是血,那深红色的被褥里裹着一个人,看着装应该就是相国夫人王宝儿,只是此刻的她披头散发满脸是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的眼睛被血糊满,肿的老高,看上去诡异又可怕。任凭柳花容怎么拉扯,她半天都没有喘一口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咽了气。

这场面确实骇人!

柳花容瘫在地上,哭的几乎晕厥过去。看见南萧在她身后,连忙站起身扑进了南萧的怀里。

“王爷!...王爷!....”

南萧皱了皱眉,连忙下令道:“御医呢?快看看人还有没有救!捕风,立刻封锁王府,把所有可疑人员全部抓起来!”

霜月尾随而来,看着屋里颇为热闹,伸长了脖子想进去看看,却第一时间被南萧拦了下来。

“郡主,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她这个小丫头,如果看见了那么血腥的画面,怕是要吓哭吧!

霜月皱了皱眉,表示不满,却还是听话的没有走进房间。

闲杂人等一律被请到了茶厅,柳花容还抱着南萧哭个没完没了。南萧拍了拍她的背,说道:“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

仿佛被一语点醒,柳花容立刻正坐,脸上满是泪痕,妆容全都花了。如此不雅的面容,却还是阻挡不住她满眼的戾气。

“嬉音,嬉水!!”

不出片刻,一对如花似玉的姐妹握着长剑走了进来。

“流风门所有人全都给我去调查这件事情!务必活捉凶手!!”

姐妹花得令离去,柳花容像是失了魂,坐在那里失神。

霜月的心情很好,好到她都忍不住想笑。

流风门,她总算听柳花容亲口说出这个门派了!

如若是整个南国的人都知道,这个善用媚术蛊惑男人,从而得到天下各路消息的下作门派的掌门人,竟然是堂堂南萧王的侧妃,也不知道南萧的脸上还能不能挂的住!

呵呵!

看南萧脸上那不自然的表情,想必他对这件事情也是知情的!

真是有趣啊!

柳花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才连忙看向屋里所有人,除了霜月,其他都是自己人。

这个霜月郡主年纪不大,应该对流风门的事情不清楚,估计也不打紧,柳花容见众人听见流风门都没有什么动静,也就当自己没说过,焦急的等待着御医出来。

等了半天御医还没出来,捕风却迅速回来了。

“情况如何?”柳花容急得从椅子上站起,大步走到了他面前。

捕风淡淡开口说道:“回侧妃,老夫人的院子与正阳门街道只有一墙之隔,若是凶手行凶之后立刻越墙逃走,恐怕......”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后面的话,他不说,众人也都明白。

柳花容愤恨的看了霜月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霜月就浑身难受,那眼神中的毒辣与怨恨实在是令人触目惊心!

南萧被柳花容眼中的神情惊到,也看向了霜月。

霜月无辜极了,连忙解释道:“侧妃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好像要吃了我一样!你该不会觉得这件事和我有关吧?你你你...”

看到霜月快要急哭了,南萧立刻开口:“花容不是这个意思,郡主不要误会!”

听着屋里时不时传来王宝儿有气无力的哀嚎声,南萧紧紧皱着眉,说道:“霜月,你还是先回去吧!...”

话音未落,柳花容下意识的就大喊了一声,“不准走!!!”

这个小郡主,她一来母亲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还烧了她心爱的花儿,柳花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她走?

“花容?”南萧侧过头,疑惑的看着柳花容,眉眼间满是不解。

“王爷!不能让她走!母亲这个样子一定跟她有关!请王爷彻查!”柳花容看着这个鬼灵精怪的小郡主,心里总有一种错觉,这件事情绝对跟她有关!

南萧轻声说道:“先送霜月郡主回府,老夫人伤情惨烈,万一郡主受到惊吓,这个罪责你担不起。该派出去的人也都派出去了,若是调查出当真与霜月郡主有关,我必定会向皇上禀明!”

捕风看着霜月,目光深邃,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捕风,护送霜月郡主回府!”南萧吩咐道。

“是!”捕风领命,便走到了霜月身边。

霜月撅了撅嘴巴,“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你们要是调查出什么,务必派人告知我,侧妃今日这等言语,委实是很过分!此番冤屈,我是不会轻易算了的!告辞!”

说完转身就走出了屋外。

天色尚早,萧王府中浓烟未散,客房里王宝儿依旧哀嚎不已,天上太阳明媚温暖,秋高气爽,霜月从来没觉得心情如此之好过!

南萧啊,柳花容啊,这份迟到的见面礼你们还满意吗?!呵呵!

虽然身后有捕风尾随,但是她还是心情无比舒畅的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萧王府。

柳花容看着南萧一直望着霜月远去,无力的瘫坐在地,拳头慢慢握紧,心里暗暗发誓,感烧她的花儿,还敢动她男人的心思?她定会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知道她的手段!

“花容!”南萧突然喊了一声。

柳花容抬起头,看见南萧朝她伸出了手。心头一动,松开拳头握住他温热的大手,让他小心翼翼的扶起。

“王爷!”柳花容心中甚是委屈,万千情绪瞬间涌上心头,鼻头一酸,眼中布满泪水。如此可怜模样,任谁见了都会为之心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