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最小最萌反派
作者:可爱丸子  |  字数:2192  |  更新时间:2021-05-10 14:41:04 全文阅读

【叮~任务送达,请宿主开始你的改造之旅,如不能让系统指定攻略对象达到百分百喜爱值,将会判定为改造失败,接受魂飞魄散的终极惩罚。】

厉思甜一睁眼,便听见系统冰冷的声音。

有没有搞错?

她一个无恶不赦,人人喊打的大魔头,居然被绑定了一个改造系统,被迫收集喜爱值?

改造就改造吧,这坑爹的系统,为啥把她变成了三岁半的小奶娃啊!

还把她扔在荒无人烟的乱葬岗,这是要找鬼收集喜爱值吗?

【叮~请宿主不要对系统进行人身攻击,原主死亡地点系统无法改变,请宿主尽快完成攻略任务,攻略对象身份信息已送达。】

厉思甜点开一看,正是她的便宜老爹,只手遮天的司霆阁阁主厉止寒。

不过据系统分析,这只粗大腿,貌似是一个喜怒无常,凶残暴虐的活阎王。

对她的喜爱值……为0?

厉思甜只能自我安慰,总比是负数好……

为了避免魂飞魄散,她拼了!

短暂地加油打气后,她便迈着小短腿,摇摇晃晃地往厉家走去。

小脚丫都磨出血泡了,厉思甜才终于看到了厉府高大气派的朱红色大门。

她正思索着该怎么进去,便看见一辆雕着麒麟异兽的马车停在门前。

只见车门打开,一个面容冷峻气势非凡的男人优雅地走了下来。

厉思甜眼睛一亮,挥舞着小手臂飞奔着抱住了男人的小腿。

“爹爹~”

奶声奶气的稚嫩童音让周围的护卫浑身一抖,心里为这个胆大妄为的小团子静静默哀。

他们阁主不但有洁癖,还最讨厌小孩!

厉止寒眸子一沉,低头望去,正好对上一双积满了氤氲雾气的大眼睛,又卷又密的睫毛扑闪扑闪。

只比他长靴高出一点的小团子,精致可爱的小脸毫无血色,还光着两只裹满了尘土血迹的小脚丫,看上去虚弱又可怜。

“爹爹~”厉思甜又叫了一声,讨好地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

“来人,把这小乞丐丢出去。”厉止寒剑眉微蹙,语气中透着不耐。

他抬腿想要将她一脚踢开,无奈小团子抱得很紧。

她整个身子挂在了半空,还是不愿撒手,只用那双无辜的大眼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厉思甜见他内心动摇,并没有将她踢开,赶紧垂下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撒娇。

“爹爹,我不是小乞丐,我是你的小女儿厉思甜,爹爹不要像胡嬷嬷一样把甜甜丢出去好不好,我会很乖的。”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

上辈子都是听别人跪着叫她爹。

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她也有低身下气求别人当爹的一天。

闻言,厉止寒如墨的眸子微眯,划过一抹狠厉。

他一把将地上的小团子提起,翻开了她的衣袖。

四年前,的确有一个丫鬟给他下药爬上了他的床,逃出府后想利用早产下的女儿改变自己的身份。

老夫人一时恻隐,将母子俩留在了府中,那女人本以为可以母凭子贵,没想到还是继续做丫鬟,便留下孩子跑了。

他一直将这个孩子视为耻辱,养在偏院里从未见过,只知道她手臂上有一块蝴蝶形胎斑。

厉止寒确认了身份后,目光触到小团子期许的表情,心里莫名一软,将她小小的身子搂在了怀中。

他在初为人父时,抱过大儿子一次,这个小团子比刚出生的厉霆重不上太多。

想着,厉止寒面色沉了几分,问道,“胡嬷嬷将你丢了?”

厉思甜小手怯怯地抓着他的衣襟,眼泪汪汪地点头。

“胡嬷嬷说甜甜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小野种,还浪费府里的粮食,不如将甜甜卖了换几个铜板。”

厉思甜抹了一把泪,“都怪甜甜不争气生了病,不能让嬷嬷赚钱,嬷嬷才会把甜甜扔到可怕的乱葬岗里。”

说着,小团子低头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奶声奶气地补充,“不过现在有心疼甜甜的爹爹,甜甜不怕~”

厉止寒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我只是不允许府中有这种不把主子放在眼里的奴才。”

他话音刚落,隐藏在黑暗里的几道人影便悄无声息地朝偏院方向离去。

“那……爹爹也会卖掉甜甜吗?甜甜会做好多好多事,会很乖很乖的!”

话音刚落,她便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说便宜爹对她的喜爱值从0变成了10。

汗,她努力了这么久,怎么才只增加了10啊?

这个便宜爹果真不好搞!

想着,厉思甜小嘴巴一抿,咬着舌尖挤出了几滴眼泪。

见小团子委屈得直眼泪,鬼使神差的,厉止寒抬起手,轻轻擦掉了她脸上晶莹的泪珠。

他本想说,哭得真丑。

话到了嘴边却是:“不会卖你。”

厉思甜闻言一喜,没想到撒娇卖萌比暴力还好用!

她当即一脸欣喜地用脸蛋蹭了蹭厉止寒的手,送上一波彩虹屁。

“爹爹真好~爹爹是最大最大的好人!”

众侍卫汗颜,没想到他们阁主也有被说是好人的一天。

厉止寒沉默了几秒,托了托怀里又软又轻的小团子,快步走进了厉府,唇角轻轻地勾了勾。

不错,这小家伙倒是嘴巴甜,还挺会哄人。

但……这小团子都没出过府,是怎么从乱葬岗找回厉府,并且认出他的?

难道是有人利用她故意引起他的注意?

他皱着眉,目光不经意间扫到了小团子满是血泡划痕的小脚丫。

该死的胡氏,居然连鞋袜都没有给她穿上一双!

厉止寒顿了顿,满心的质问变成了,“痛不痛?”

厉思甜上一世和他是一类人,怎么可能看不出他隐藏在眼底的戒备。

她一脸坦率地注视着他的眼睛,软软道。

“甜甜已经不痛了,甜甜问了好多好多人才找回家,他们还不相信我是爹爹的孩子,说我会被打出来。”

厉止寒嫌弃地扫了她一眼,“那岂不是半个锦城都知道我有一个小叫花女儿了?”

“那爹爹不想让别人知道甜甜的存在吗?”

厉思甜委屈地瘪了瘪小嘴嘴,以退为进道。

“不过如果爹爹真的不想让别人知道甜甜是你的女儿,那甜甜就像以前那样,远远地看着爹爹英俊的脸就满足了。”

厉止寒本来是想说不想,但看着小团子眼里那颗摇摇欲坠的金豆豆,终究还是没有开口,只是厌恶地睨了她一眼。

还是小子省心,姑娘太娇,动不动就哭鼻子。

这样想着,厉止寒从怀里掏出一块黑色玉牌,随意地抛到了厉思甜怀里。

众侍卫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阁主这是疯了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