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两小无猜到白头 > 正文
1.悲喜交加的初见
作者:桃臻  |  字数:3002  |  更新时间:2021-05-26 11:26:41 全文阅读

  米粒出生的那夜,狂风卷积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不好意思绕的有点远。反正就是天空黑漆漆的,仿佛被墨汁染过一般,偶有几颗星子滑落天际,医院前的树影婆娑。

  李韵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的看着自家老公泪眼汪汪得说道:“孩儿他爸,我想吃你做的蛋炒饭......”

  看着自家虚弱的老婆,米宗同这个身高一八零的大老爷们直挠头:“孩儿她妈,你等着,我这就回去去给你做去。”

  语罢,米宗同同志,就像脚下着了火似的,急忙往外赶。

  “噗!”一声轻笑传来,目光转向出生的女人,白色的高领长衫随意的套在身上,蓝色的紧身牛仔裤突显出腿的长而细条,脚穿一双白色帆布鞋,舒适而又轻盈。

  “这么多年了,你俩爱情的火花不减当年啊。”女子边说着,切下一块苹果喂到李韵嘴边,李韵也不客气的咬了一口。

  “你这话说的让你家哪位听见该是多伤心啊。”李韵打趣的答道,该女子就是李韵的闺蜜沈含月,二人自小就认识,情同姐妹,这些年情谊也未曾变过。

  “哎呀,呀......”二人正说着话,李韵突然神情痛苦,这可急坏了沈含月。赶紧按下了呼叫铃,不多时,李韵就被推进了手术室,独留沈含月在外边担心的等待。

  等米振策拎着保温饭盒回来时,见病床上是空的,当时就急了,知道是自家老婆发动了,放下手里的保温盒,二话不说守在手术室门口等待。

  米粒也是个懂事的小朋友,并没有折腾妈妈太久,就连医生也感叹,这第一胎怎么这么顺利。

  不多时,手术室的门打开了,米宗同看见只有被抱出来的孩子,不禁着急的询问自家老婆的状况,在得知李韵无碍后,看着自家姑娘,激动的满脸通红,想要抱抱她,又怕会让她不舒服,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沈含月看见他这个手足无措的样子,虽然很想笑,但还是选择帮他解个围,从护士手里抱过孩子,对米宗同说:“孩子我来抱,你在这等着小韵出来。”

  “嗯呢。”此时初为人父的傻爸爸已经完全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摸不着头脑了,只能听从指挥。

  不多时李韵也从手术室被推出来了,回到病房,米宗同转身坐在了床边凳子上,握着李韵的手,关切的碎碎念道。米粒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眼巴巴的盯着婴儿床里刚生下来,还皱皱巴巴的女儿,想了一会,坚定的说道:“孩儿他爸,要不我们女儿就叫米粒吧,小名叫跑泡泡,看她长得多圆多嫩啊,好像一戳就会破似的。”

  米粒长大后不止一次的庆幸当时妈妈没有嫁给一个姓范的老爹,不然就的叫范(饭)粒了,范粒饭粒,想想就很恐怖。当然,更庆幸当时老妈不想喝汤,不然估计她现在的名字恐怕要叫米汤了......

  米粒粉嘟嘟的脸蛋,肉嘟嘟的小嘴巴,嘴巴下面还有一个圆鼓鼓的双下巴,煞是惹人怜爱,回到新搬来的家,遇到街坊邻居,无一不称赞小姑娘标志。米粒妈也乐呵呵把对女儿的夸奖全盘接受。

  刚到了家,沙发还没坐热,沈含月就拎着补品拉着儿子来了。

  此时的叶慕辞才两岁,一张小脸圆乎乎的,大眼睛里充满了灵气,眉宇间有几分傲气,是这一片公认的小帅哥,不过小家伙脾气不怎么样,对人爱搭不理的,搞得逗他的人都略微有些尴尬。

  叶慕辞一脸好奇的表情朝斜前方的摇篮里看,妈妈说今天带自己来看媳妇,他问妈妈媳妇是什么,妈妈说媳妇就是妹妹。叶慕辞想了想这应该就是妹妹吧,便小腿一迈,朝摇篮跑了过去。

  此时的米粒刚睡醒,一张白皙的小脸泛着红晕,眉头皱着,张着红润的樱桃小嘴哇哇大哭,眼角还有清晰可见的泪痕。

  叶慕辞站在摇篮边,皱着眉看着眼前皱巴巴的婴儿,心想:这就是妈妈说过很可爱的小妹妹?!像个皱巴巴的小老鼠,哭起来的样子真的是丑死了,真无聊。

  可谁知,叶慕辞刚站在摇篮边,摇篮里的小丫头突然停止了哭闹,半眯的眼睛,从眼缝里眼巴巴的看着他,时而傻呵呵的笑着,时而吮吸着手指。

  笑起来,还不如哭呢。真丑。

  叶慕辞心里默念道,伸出手指戳了一下米粒张开的小手,米粒顺势攥起了小拳头,将叶慕辞的手指攥了起来。

  旁边看着的米粒爸,米粒妈和沈含月,惊奇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米粒妈走到摇篮前,将米粒抱了起来,由于米粒还小,被妈妈抱了起来,小拳头边不由自主的松开了叶慕辞的手指。

  碰不到叶慕辞的米粒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哭的撕心裂肺。

  米粒妈示意米粒爸赶紧去冲奶粉,谁知道,奶粉来了,米粒哭的不止,没有任何停下来的迹象,反而有一种更加猛烈的趋势。

  沈含月拉着小小的叶慕辞站在一边,不解道:“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哭了呢?

  转头看了一眼自家儿子:“要不让慕辞逗逗她?”

  叶慕辞满脸不情愿的撇了撇嘴,他才不愿意和这么丑的宝宝玩。

  李韵大概真的是被米粒闹得不行了,放下奶瓶,将摇篮里的米粒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蹲在叶慕辞旁边,柔声说道:“宝贝泡泡乖,今天有帅气的小哥哥来看你了哦,你要表现的棒棒的,小哥哥才不会笑话你。”

  不知道米粒是不是听懂了,果然停止了哭声,眯着眼睛,像藕节似的小胳膊伸向叶慕辞,再一次抓住了他,马上就不哭了。又开始对着叶慕辞“咯咯”的笑了起来,鼻子里冒出了一个大泡泡。

  叶慕辞心想:泡泡这个名字起的真贴切啊。

  几个大人面面相觑。

  还是沈含月反应机灵,立马笑呵呵道:“瞧瞧这俩孩子相处多融洽,不然我们定个娃娃亲吧,泡泡这孩子多中意他小老公啊。”语罢,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金锁。

  戴在米粒脖子上,并柔声细气的对米粒说:“这是给我干女儿的聘礼,小米粒喜欢吗?这可是你小老公给你选的哦。”

  米粒咿咿呀呀的说着别人不懂得“婴语”,原本圆溜溜的大眼睛笑得只剩一条缝了。

  叶慕辞皱着眉看着沈含月疑惑道:“妈妈,什么是小老公啊?”

  “哎呀,老公就是哥哥的意思,小老公就是小哥哥。”

  “哦。”叶慕辞应了一声。

  临走时沈含月还笑眯眯的对米粒说:“泡泡,我先带着你小老公回家了哦,明天再来看你。”

  被抱在李韵怀里的小女孩好像知道叶慕辞要离开了,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沈含月高兴极了,拉了拉李韵的衣袖说:“看这俩孩子多般配啊。”

  不同于自家母上大人的想法,叶慕辞抬头看着李韵抱着的米粒,脑海中一直循环着一句话:“吵死了......”

  说来也神奇,只要叶慕辞在,米粒就安安静静,不哭不闹,还笑嘻嘻的,一旦叶慕辞离开,米粒就会大哭大闹,一刻不消停。直到哭累了,睡着了,才罢休。

  李韵无奈,只得每天去隔壁“借”叶慕辞。

  沈含月倒是每次都乐呵呵的,连哄带骗的把叶慕辞赶去米粒家。

  “去去去,慕辞跟你岳母大人去找你老婆去。”

  叶慕辞疑惑的抬头:“岳母大人是什么?”

  沈含月一脸笑眯眯的回答道:“岳母大人就是你李韵阿姨。”

  “哦。”叶慕辞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乖巧的拉着米粒妈的手,虽然小宝宝小宝宝丑了点,但也不影响他,而且米粒家也有吃有玩的,还能让大人们开心。

  一来二去的,街坊领居都知道叶慕辞是米粒的小老公了,再见李韵牵着叶慕辞的手,便都打趣道:“呦。米粒妈又去接女婿喽,慕辞又去看小媳妇啦。”

  随着月份一月一月的过去。

  米粒慢慢的学会了坐,学会了爬。破坏力也与日俱增。

  只要她能碰到的东西,要么五马分尸,要么碎尸万段,要么残缺不全。

  待米粒妈拉着叶慕辞到家时,米粒正背对着门口,坐在门口的地毯上,用两颗刚长出来的小牙和妈妈新给她买的小积木做斗争。

  听见开门声,看见妈妈拉着叶慕辞进门,米粒一个翻身,稳稳的趴在了地上,朝着叶慕辞快而稳的爬了过来。

  “公......公......抱.......”

  对,这是米家第二大悲剧。

  别的小孩学说话一开始都是喊爸爸,妈妈或爷爷奶奶吧。

  只有她家泡泡同学,会说的第一个字是“公”

  一开始,米粒爸没听清她说的是什么,只是随便喊喊,日子久了才发现,只要叶慕辞在时,米粒就会冲着他不停的叫:“公......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