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千秋折霜 > 众生之国
第九十章 取剑
作者:凤凰台  |  字数:2624  |  更新时间:2021-08-05 11:27:02 全文阅读

神族给了时间。

让他们‘好好想想’

但时间的期限却极限缩短,只有一天。

而长天已经开始统筹军队了。

千霜独自一人坐在屋内。

自从那天开始,她就没有看见翠枝。

千霜甩了甩头。

看向外面的结界。

长天担心天徽会硬抢走千霜,故而在她的寝殿外升起了一道道结界。

但他却忘了,他的灵力和千霜的灵力,有着极好的相融性。

千霜将手放在结界上,灵力共鸣让结界起了一层层的波动。

她不动声色的打开了这层层结界。

绕过来往的巡卫,千霜再次站到了那片废墟面前。

这次她进去得仍旧十分顺利。

她一跃进入废墟,稳稳停下。

中间那柄斩天剑发着亮光,她抬手去握。

眨眼间,就再度来到了满是熔浆的巨石之上。

千霜紧紧的盯着对岸的斩天剑从怀中取出一双天丝冰蚕手套带上。

冰蚕手套上发着缕缕的寒气,千霜咬牙,抬手握住了铁链。

长期被炙烤的铁链滚烫无比,但却比脚下的木板要靠谱得多。

她小心翼翼的把住了铁链,尽量不然自己的身体挨到铁索。

好在她身形娇小,铁链尚能承受住。

但她每走一步,整个桥锁都会晃荡一番,将桥上的木板荡下去几块。

很快,手上的天丝冰蝉也发出滋滋的声音,开始冒起了白烟。

灼热感很快从手上传来。

千霜却始终紧紧的盯着前方的剑光,挪着身躯一点点往前去。

脚上的鞋子烧破了就赤脚踩在铁链上,手上的天丝冰蚕融化了,就徒手扣住铁链。

钻心的疼痛让千霜整个人惨白得不像话,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悉数打湿,紧紧的贴在肩上。

她一声不吭的忍着浑身都要被烧穿的疼痛,终于走过了一半。

眼看胜利在望,她哆嗦着抬起满是血污的手,从怀里拿出一根天锁爪用尽全力扔到了对岸的石壁上。

天锁爪乃是最坚韧的材料造的,而因为原材的稀缺,所以长度也有限。

就天锁爪抓牢的同时,底下的岩浆,忽然像是江河一般汹涌的翻滚起来。

滔天的热浪迎面而来。

千霜猛的回头,只见从前方,熔浆掀起了尽十米的高浪,直扑过来。

“啊——!!”

极东之所,空气中浑浊的气息阻挡着视线,四处弥漫着腐尸的臭味。

半空中,忽然出现了一处紫色的漩涡。

漩涡从开始的一个小点,最后逐渐变大,直到成为可以容纳一个人的宽度。

浑身戾气的人从这间隙里跳了出来。

这人满身血污,手臂上还攀附了一截乌紫色的章鱼触须。

沈千秋‘呕’了一声,扯着触须一把扔开,吐出一口血水,“真他娘的晦气。”

他很快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了这个地方,找到一汪清泉,脱了衣服跳进去疗伤。

他身上伤口不少,魔域里面魔物的血,和他的半神之血混在了一起,经过泉水一泡,不停的往外留着粘稠乌血。

沈千秋眉头紧皱,显然很不好受。

一轮疗伤过去,沈千秋站起来,刚穿好衣服,就听见林子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立即回身握紧了腰间的剑。

两个人影从树林间走了出来。

“沈千秋吗?公主找你回去。”

一人面无表情的拿出了王城令牌。

沈千秋蹙了下眉头,他伸出手,指尖一勾,令牌就隔空飞到了他手上。

经过一番仔细查看,才确认确实是千霜的王牌。

他眉头一松,心头没由来的冒出一丝高兴,但随即又担心起来。

“出什么事了?”

但这两人面色严谨都不肯多说什么。

想来他们也不知道更多。

于是沈千秋没有追问,三两下穿好衣服,匆匆向皇城赶去。

殊不知,此时已经离谈判日过了整整一日。

天色正明。

长天身披戎装站在队伍正前。

得了千霜不在房内的消息,他也是心急如焚。

脑海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被天徽劫走了。

但是如果是天徽亲自来劫人,他又怎么会感受不到。

同时,他心里另外一个令他更惴惴不安的揣测。

她去废墟取剑了。

可在废墟之中不能使用灵力,凭借区区凡体,要如何才能取得?!

此时天上鼓声震震,很快,身着软甲的天徽出现在苍穹之上。

他俯瞰众生的姿态出现,对着长天开口,“你们,真是做了个很不明智的决定。”

“用不着你教!”长天恨恨的盯着他。

天徽漫不经心的说:“本君,却也算你们半个夫子,照你们人间的话来说,岂不是弑师?”

有关这点,长天却是无法反驳。

可这既是弑师,也是弑神。

长天紧盯着他,暂且没有说出千霜不在的消息。

天徽似乎也不想多说。

他轻轻一挥手,身后的神兵犹如扑倒下来的水流,奔腾着直冲而下。

长天举起手中的剑,身先士卒的冲跃上前。

锋利的剑光犹如一道劲烈的光束,一剑破万兵!

在这道剑光的冲击下,很快神族的军队就被冲散了阵型。

紧接着,在长天身后响激昂的号角,黑压压的人族军队,手持长兵,奔涌阵前。

此时,废墟中。

熔浆过后的铁链被烧的通红。

在另一侧的石壁上,一根白金色的绳索垂下。

红色的石壁上被砸出了一个有一人大小的小坑。

肌肉的痉挛疼得千霜好几次险些脱力。

她将天锁爪的一头绕到自己的腰上绑紧,而在她砸进石柱的那一侧,是一柄如锤子般,但又稍微扁长的东西。

千霜在腰上按了一下,将这金刚锤收了回去。

虽然刚刚及时躲进了石缝里,但半露在外的半边臂膀,却被烧的几乎要露骨。

整个手臂都是火辣辣的疼,臂膀上的血肉焦翻着甚是可怖。

千霜咬牙,抽出一只手,按住发抖不止的臂膀,随后一手攀附住绳索,一点点的拖行着身体往上挪动。

她也不知是爬了多久。

直到被铁索烫伤的手天锁爪磨得没有一处完好之处。

白色的天锁爪染满了血污,而千霜终于攀爬到顶端。

她一口气跃上了石柱。

全身都在叫嚣着痉挛着千霜咬紧牙关,撑着身子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她握住了斩天剑的剑柄,用尽全身最后一点气力,往外一抽。

从斩天剑下发出巨大的力量,这股力量以肉眼可见的形势迸发出来。

山河震动。

千霜紧握着斩天剑,被这股力量击飞,直直朝下面的岩浆掉去。

身后滚烫的热浪顿时消失,周围顿时变得清明起来。

千霜怀里抱着剑,正急速的往下坠去。

一道剑影划破长空,将她稳稳的接在怀里。

看着怀里伤痕累累的人,沈千秋皱紧了眉头。

却见千霜微微颤抖的手将剑举起,清澈坚定的眼眸里蕴起雾气,“剑...我拿到了。”

沈千秋喉头微微一哽,颤抖的手轻轻拂过她被血液凝固的软发,“...好...好...我们会赢的,你,你别说话了。”

他眼眶通红,微微一低头,晶莹的泪珠就落到了怀中人脸上。

沈千秋立即将她送入皇宫,皇后镇守宫中,看见千霜心头一骇,立即抱着她冲向了灵天池。

正面战场上,经过方才的一番波动,又重新开始进宫。

人族士气正旺,在长天的带领下,势如破竹般冲破神族的阵法,锋利的剑芒直逼天徽而去。

天徽抬手,又是一道无形的剑意压下。

长天直面迎上,一剑挥下,发挥出足以于那道无形剑意相抵的锋芒。

一剑,剑气碎裂。

但刚斩完一剑的长天却没有进攻,他陡然停了下来。

因为他感到,此刻他的头顶上方,正悬着无数把相同的剑气。

天徽抬手,落下。

就在剑气压下来的一瞬,一股猛烈的剑气横劈过来,催山倒海之势,将天徽的攻击迅速碾碎。

沈千秋双目猩红,手持斩天剑,宛如恶鬼一般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