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身世之谜 (三)
作者:若水1314  |  字数:3232  |  更新时间:2021-07-26 21:40:27 全文阅读

刚上床,绿萍就感觉到了有股至阴的强大力量笼罩了整个驿站,脱了一半的衣衫立刻穿好,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鬼域来人了!”一张小脸登时就拉了下来,得,明天能不能出发还是事儿,今晚无人伤亡才是最重要的!

鞋子刚穿完,人还未出去,一个幽幽的女声传来,威严十足,“想活的都给我好好待在房间里。”

跟她那个霸道的爹做事方式简直如出一辙!

绿萍呵呵了,无奈坐回了床上,靠着床栏杆一口一口的灌着酒。

“得,那个老不死的来了!”云雀不慌不忙的从条案上拿了个苹果,边走边吃,嘎嘣脆的酸甜口感,让他很是喜欢。他这次可不是去看热闹的,事关他朋友的前世今生,他还是想问上一问鬼主的。

小傻子澈儿由飞鹰和鹤影看着,满眼小星星的盯着盛放飞鹰的那枚珠子,伸出爪子摸向鹤影手腕,打算抢过来看一看。谁知鹤影手一抬,瞥了他一眼,警告道:“这个可不能玩儿,没有它飞鹰就无法长时间留在人界。”

“为什么要留在人界?投胎去不好吗?”跟着东岳大帝跟久了,澈儿对这些事门清儿。

飞鹰摇头,实话实说:“不好,投胎去就见不到他们了!”这次他们出来查案,十有八九就是去送命的,他宁愿跟他们一起,也好过黄泉路去上一只鹰孤孤单单的。

大孩子有人哄了,千山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他和云雀一前一后的走到了鬼域少主的院落门口,瞧着一路站的笔直的高大鬼兵,一个一脸无所畏惧,一个总算明白为何鬼域屹立多年不倒了。

母女俩几日未见,许多话想说,却是如鲠在喉。一个听闻女儿知道了十年前的事情心慌不已,一个生怕伤了她的心不敢提起。

屋内安静的落针可闻,屋外守着的紫风那是心乱如麻,急得来回踱步。

女儿舍不得骂也舍不得打,送上门的千山和云雀成了出气筒。

紫风只觉得一阵阴风刮过,下一秒绿色华裳的鬼主已经瞬移出了院子,看死人一样的看着他们,手指握的咯咯作响,忍无可忍,直接下了狠手。

她本以为两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没什么本事,拿出了她三四分的修为来对付他们,动起了手才发现,这两个混小子一个剑法卓绝,一个修为深厚,在他们的合力攻击下,她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

紫风看的又是急又是气,他想着鬼主若是能杀了他们就好了,奈何真到鬼主占上风时,他又怕鬼主一旦失手宰了他们,会同时与山族、巫族结下死仇,更要命的是还会得罪天上那位和人间那位,到时他们鬼域可就真的离覆灭不远了。

“少主!”救命的来了,紫风心才放下,又提了回去。

鬼域少主担心事情闹大,出来阻止,鬼主一个眼神扫过去,紫风后脊起了一层冷汗,立刻拦着她道:“鬼主有分寸,您还是回避的好!”怂的秒变态度!

鬼主这次是真生气了,小命重要!

“少主!”就连柳儿都从手镯中飞了出来,她和紫风一左一右将她架进了大厅,连门都给关了。“鬼主在气头上,她出了气就好了!”

出了气就好了?

鬼域少主担心母亲出完气,云雀和千山就没命了。她看的出,刚才母亲只用了三四分修为,若是修为全开,结果可想而知。

“少主放心,鬼主有分寸的!”紫风扯着嘴角,劝的话连他自己都带着些许的不确定。

柳儿立刻跟着帮腔,“对对对,您放宽心就是!”

出去就表明了她站在他们那一边,不出去又不放心千山和云雀。她虽然认识他们不久,可她看的出,他们对梅舞都是真心实意的好。她顿时觉得自己成了夹心饼,那是左右为难。

“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她气的牙痒痒啊,不能杀、不能下死手,否则上到天上的那位,下到人间的老狐狸,都不会让她有好日子过。可她心里的那口恶气发不出去,她憋的难受,不能动真格的,骂两句总成吧!

“两位挑拨我母女关系,是当鬼域好欺负,还是当我鬼主是软柿子好拿捏?”她眼神狠戾,没有一丝温度,被这样一双眼睛盯着,两个男子如坠冰窟。

老实讲,千山知道鬼主气,也理解她的感受,他对鬼主绝对只有感激,从没想过要将鬼域少主从她身边夺走。他只是太爱了,患得患失,只想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扑通”一声,千山跪在了鬼主面前,吓了云雀一跳,也惊着了鬼主。有了这一跪,她反而不知道要用何态度对这千山了。

“傻子,你跪她干嘛?”云雀抬手就去拉千山起来,这老女人下手这么狠,还跪她?不揍她就已经是看梅舞面子了!

奈何千山不愿起,用起了山玺的力量,一双膝盖仿佛扎根在了地上,云雀怎么用力都拉不起来,最后他也累了,干脆就由千山去了。

“梅舞是千山的命,冲您救她一命,千山跪您一辈子都愿意!”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在这一瞬间,鬼主想起了那个她恨了一辈子的人。他曾经也是这样,为她不顾一切,为女儿耗尽了修为。无数次的午夜梦回,她后悔当初不该刺那一剑,可惜,回不去了……

“你怎么知道的?”鬼主语气软和下来,虽然满脸愤怒,可眼神中的杀气已经散了大半。

“不久前,晚辈的人发现了她的骸骨……”千山陷入了回忆中,出口的话虽平静,可所有有耳朵的人都听得出,当时的他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然而鬼主只信她自己看到的,别人所言是真是假无从分辨。思及此,她抬手运转体内修为对千山用了搜魂术。他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进了鬼主的脑海中,她看到了他不堪的身世和过去,也看到了他对梅舞的深情不悔。

果然生猛!

云雀担心自己的记忆也会被这样搜上一搜,不由自主就退了两步,与这鬼主拉开了安全距离。

半晌,鬼主收回了修为,那千山脑中一阵嗡嗡作响,身子晃了两晃,这才稳住身形。

“你……起来吧!”鬼主气出完了,缓步走向大厅,给他们留下了一个落寞的身影。

已经不用证明什么了,云雀和千山都猜的出是怎么回事儿。这鬼域少主的瓤子是他们的梅舞不假,外壳是鬼主之女也是真!

云雀扶起了千山,他很好奇鬼主在千山的记忆中都看到了什么,为何态度如此反常?“都算生死之交了,能不能小小的透露一下!”

千山摇头,脸色苍白如纸,明显魂魄有些不稳。云雀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嘴上抱怨着他,“没义气!”转头就召出了一颗丹药来递到了千山嘴边,“吞了,毒死你!”奈何人家胆子大,唇角上扬,就着他的手舌尖一卷,直接咽了。“多谢!”换来了对方一记大白眼儿。

目送着这两位的背影,紫风觉得自己脑子有些打结儿,什么时候他俩混的这么熟了?

主子们说话,柳儿也被赶出来了,啃着香烛默默走到了紫风身旁,一鬼一蛇坐在院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拉着磕。

“你说鬼主来,那些凡人害不害怕?”

“估计他们现在人事不知,睡的正香呢!”

“要不我们打个赌!”

“赌什么?”

“我赌赢了,你输我一个月的香烛!”

“我赌赢了,你给我捉一个月的老鼠!”

“成交!”

于是,有趣的一幕发生了,一蛇一鬼化身梁山君子,挨房的搜索那些凡人,去看他们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

连续扒拉了三四个,发现他们睡的跟死猪一般,怎么折腾都不醒,这蛇不得不认栽。瞧着那丫头乐的眉眼弯弯,这蛇也乐了,“不就一个月的香烛吗?买!”

这边打赌打的热闹,那边母女俩也坦露了深埋多年的心事。

“他们说的没错,你的魂魄是梅舞。”鬼主握着女儿的手,满心愧疚,“都怪母亲当年任性,赌气进了鬼域,和你父王生下了没有魂魄的你。”

所以,十年来,她对这个活死人一般的女儿一直淡淡的。她甚至连名字都没给她取一个,她既恨这个孩子,又舍不得这个孩子死去。十年,她被自己这复杂的感情拉扯了十年,痛哭不堪!

“十年前,你死后,黑面和白裳奉崔先生的命,立刻就将你带到了我这里!”她抚摸着鬼域少主的脸,告诉她,“我对姐姐心怀愧疚,对桃林心怀愧疚,所以我就同意了!”她一开始真的只想赎罪。

他们说她是梅舞,原来她多少有些不信,可母亲都证实了,她只觉得一切来的既荒谬又匪夷所思。她的心很乱,若是可能,她宁愿没来过人界,只简简单单的和鬼主在鬼域生活一辈子。

“原来你真是因为不爱我才没有给我取名字。”怎么会这样,梅舞进入这具躯体以前,她竟然如此不受待见。

以前在鬼域听到侍女们互相叫名字,她就渴望过。可当她问起她们,她们却三咸其口。然后,她们就莫名消失了。她知道是鬼主做的,可她没证据,于是一拖再拖,这一拖就是十年。

“对不起……”鬼主如今只剩下了歉意,尤其是看到女儿眼中闪烁着的泪花儿,“母亲马上给你取名字好不好?”看到她眼中的失望,鬼主真的怕了,怕会失去她。原来,不知不觉间,这个孩子已经溶进了她的生命里。她是姐姐的女儿,也是她的女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