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所谓真相(一)
作者:若水1314  |  字数:3499  |  更新时间:2021-07-30 21:22:14 全文阅读

“我们走!”墓找到了,就在第三座山的山腹之中。千山依旧用山玺开路,转眼的功夫他们就出现在了一个秘闭的环境中。

“这……什么鬼地方?”澈儿不干了,直接闹开了,“我要出去……我要回家!”

云雀还记仇,直接呵斥了一句,“闭嘴吧你!你当我们万能的,说回家就回家!”这么一个包袱,就是来拖后腿的,该死的老狐狸!

小孩子最怕横的,千山主仆俩忍着不搭理他,又有个坏人欺负他,他瞬间委屈的不能自已。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还不得不跟着,看着那个可怜!

“好黑!”这绿萍最烦这种尴尬的场景了,立马转移话题。话毕,三个拳头大小的夜明珠照亮了这片空间,前方黑黑咕隆冬,周围都是石壁。

果然好地方!

还好有作陪的,否则这鬼地方,打死她她都不来!

鹤影手里拿的珠子最大,是碧色的,蒙蒙碧色光芒照在墓道里,说不出的诡异。他寸步不离的跟他家山神并肩而行,一为照明,二为护主。

第二颗夜明珠来自云雀,闪着温和的白光,给绿萍和阿雪断后,防止这墓道中有机关暗器,伤了他们。

第三颗夜明珠是少见的粉色,握在阿雪手中。

同样是纨绔二世祖,怎么人家那么富有,自己狼狈不堪?绿萍忍不住自嘲一笑,罢了,人家命好!

墓道很长,打磨的很是粗糙,一看就是慌乱之中准备下的,弯弯曲曲走了半个时辰,他们还在墓道之中。

“靠,这数长虫的啊?还没到!”云雀累的直飙脏话,唉声叹气,边赶路边捶腿。

千山无奈和他们解释,“这座墓是环形漏斗状的,受这不明来历的神力影响,我无法直接将你们带到墓室去。”

又走了一阵,前方的墓道中出现了水晶灯,闪着幽暗的光,有那一颗夜明珠照明已经足够,阿雪和云雀先后收起了手中的夜明珠,解放了双手。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前方的路终于开阔起来,所有人的神经都放松了下来。

四周开凿的墙壁依旧粗糙,只那几副刻着巨型壁画的地方是光滑的,看起来极不协调。

“看起来这壁画雕刻的很匆忙,没来得及打磨,着色的颜料都没有完全化开。”几人中,懂的最多的就是云雀了。他才看了第一副,就得出了这个结论。

抚摸着墙壁上深深浅浅的凿痕,千山得出了另一个结论,“干活的也不是人类的工匠,妖魔鬼怪全有,定是被这葬葆江大神之人拘来的。”

好嘛,一个墓都这样匪夷所思了,前面再出现什么事也不用觉得奇怪了。

“潮湿些的墙面是水鬼所凿,粗糙、凿痕深的是妖魔所为!”看着壁画上的内容,云雀补充。

“奇了怪了,为什么用它们?”鹤影觉得有趣,有此一问。

云雀无奈摇头,“一:它们有修为,能日以继夜的工作;二,饿极了,它们能内部消化。最妙的一点是事后好灭口!”果然鸟类的脑容量有限,笨呐!

“一个修为高深的仙神,就可以灭掉修建整个墓的妖魔鬼怪。”千山很赞成云雀的分析,“如此一来,真相就彻底掩埋了!”

这算盘打得,真够精的!

“窫窳!”摸着壁画尾端雕刻者的名字,几人互视一眼,全都来了精神,刚才的疲惫一扫而空。

鹤影将手中的夜明珠悬浮于空中,有了夜明珠的加持,这周围的水晶灯亮了几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阿雪觉得这件事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们飞快的走到第二幅壁画前,壁画中刻画的是葆江大神的生平。原来葆江与西王母、灵山十巫都掌握着制作不死药的方法。灵山十巫的不死药专供天界,西王母的不死药专供归顺她的散仙,葆江大神只是偶尔灵山十巫奉上的不死药数目稀少时才会补充天界。毕竟,炼药也不是次次都能成功的。

“葆江大神与巫族关系如何?”看了这幅壁画,这绿萍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一句话问的云雀登时就沉了脸,“你什么意思?”

绿萍撇了撇嘴,一脸傲娇的分析,“巫族和葆江大神都是天界的不死药供应者,不可能没有竞争关系?”

云雀的手握的咯咯作响,心里虽然不爽,却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这酒疯子说的有一定道理。

“公主殿下忘了,葆江大神死在了昆仑山的属地。”千山提出了另一个设想,“这西王母也是不死药的缔造者,世间少一个竞争者,对她而言也是好事一桩!”

鹤影一边看着小祖宗澈儿在这宽大的空间玩耍,一边竖着耳朵听他们议论,越听越是不寒而栗。巫族、西王母哪个好惹?也不知道那群来调查葆江死因的人到底是被雷电劈死在外面了,还是被哪一方灭口了。唉,想活着离开这里怕是难了。

“葆江大神一死,对巫族和西王母的确都有好处。”阿雪在他们中间调和,说出了自己的观点,“还有另种可能,若是我杀了他,定会躲在暗处,既可以逃脱罪责,又可以看他人互相猜疑、对立的好戏。”

三个人说的三种可能,几位思忖了半晌,将目光集中到了第三幅壁画上。

第三幅壁画画了很多场景,还有几个陌生面孔,看的绿萍一阵懵逼。指着那个长着人的面孔和龙的身子的怪物问他们,“这个是什么?”

“鼓,钟山之神烛九阴的儿子。”千山回答她,“十大神山由天帝委派,名义上、神力上,都要高于我们这些人界的山神。”

阿雪指着它旁边的陌生怪物问他们:“那这个人脸狮身的怪物呢?”

“钦,他和葆江同为昆仑山神祇,替天帝看守着他在人间的行宫!”千山回答。

两个女子微微颔首。早听过有些神族长相怪异,看来传说非虚。

“他们都是十亿年前星际战争中,受到某种力量的辐射后身体产生变异,久而久之被世人尊称为神的。”云雀无奈叹了口气。“这个星球上,所有的资源都被那群不速之客给掠夺走了。你争我抢,死伤无数。”

这段历史她怎么不知道?

绿萍满脸懵逼!

“十巫也好、上一代天帝帝俊也罢,还有现在的人族,都是十万年来移民到这里的。”云雀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

千山补充,“那时的地球荒无人烟,到处都是斑驳的陆地和冰封的水域,寸草不生。因为有家归不得,我山族无数前辈送了性命,用它们的身体化作了高山,分开了水域、平原、丘陵……”这也是为什么,人间山川河流多听山神号令的原因。

山有魂,死后的尸身也在守护着它的子子孙孙。水有情,记着谁让它们融化成水,自由来去。

“后来,来自植物星系的移民逃难到了这里,这地球上慢慢有了植物。可惜,这里环境恶劣,只留下了几百种,其余都葬送在了这里。”

阿雪母亲出自桃林,祖先就是植物星系的移民,这点她还是知道的。

听到这里,绿萍再次受打击了,合着身边的这几位出身都如此不简单。

“一万多年前,来了批自称天人的种族,它们在刚刚恢复了元气的这片大陆上修建空间停留站,带走了大批人去做苦力,为了效率将他们的基因与人族、动物相结合,造出了不少的怪物。事后还妄图用大洪水洗涤世间,毁灭一切痕迹。桃林、人族、山族、巫族、共工一族都参加了驱逐他们的大战,帝俊带着他的整个妖族堵住他们的去路,这一去就再没回来。”云雀讲的有些口渴,召出了一壶酒,开了封后,香气四溢,他猛灌了自己几口,喉咙舒服不少。

“为了堵住那天空中该死的空间裂缝,杜绝一切外来物种的入侵,各族拼命寻找五彩石,共工一族炼化,女娲和各族的大神们飞上天空修补裂缝,十巫活下来两位,桃林活下来一位。因着这大功德,女娲大神成为三界圣人。巫族也成为了人界至尊,天界功臣。”千山讲的好似是一段历史,却离他们那般遥远。

“那位桃林的高手呢?”绿萍更关心这个。

千山唇角现出一抹讽笑,“她伤重而返后与人界、天界达成了一个协议,永不犯桃林半步。”瞧向绿萍的目光别有深意。他那个爹违约了,算计了人家桃林,不知道她这个女儿怎么看?

谁知这绿萍没良心的紧,白了他一眼,直接把她老爹给卖了,“你别用这种眼神望着我,他是他,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

父女情,早断了。

从他利用完了姐姐旱魃之后,从他把自己作为棋子嫁到勤部之后,从她的孩子和丈夫死于他士兵乱箭之下时,从她变成一个活死人后……

一拳打在棉花上,众人又无语了。

跑题跑了半晌,又回到那副壁画上。

“是鼓和钦杀了葆江大神?”这下几个人都惊住了。

“那可麻烦了,这鼓可是钟山之神的儿子, 这条老龙活了多少年谁都不清楚,看那些消失的人和半神就知道了。”云雀拍了拍额头,一幅头疼的样子,“他护短的很呐!”

千山拽了他一把,直接把他拽到了第四副壁画前。好嘛,这上面画的更糟心。

“葆江大神和鼓他们为什么会大打出手?”

“拷问不死药的药方。”云雀眉头紧皱,指着那落了一地的小药丸,这倒霉东西要那玩意干什么?

“壁画上说,鼓是为给人类求的。”阿雪觉得不可思议。

“它本身就只是半神,寿数最多千年,给谁求的还真不一定!”千山一语中的,说的几人互视一眼后,都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

就在这时,“咔嚓”一声,那小傻子踩中了机关。角落里的地面上蓦地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啊……”的一声尖叫,在这空旷的鬼地方那是格外的刺耳。这鹤影登时心脏骤停,眼珠子险些没瞪出去。“哎呀,小祖宗……”喊人不见有回声,急得自己跳了下去。

靠!

几位来不及细想,齐齐跑到了声音来处。

“我们下去看看,你们等在这里!”有危险了,千山第一时间担心的就是阿雪的安危。看的绿萍好一番羡慕,抱臂望着阿雪担忧的眉眼,什么话都懒得出口了,女人这辈子,能遇上一个这样的男人,值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