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魔女倾华 > 正文
(一)
作者:邪雪寒嫣  |  字数:3240  |  更新时间:2021-07-09 13:20:46 全文阅读

懿翾,这便是本上仙的名讳,只是可怜了我这堂堂上仙,为何要有这样的一个名字?

笔画多的真真叫人苦恼不已,写起来实在是太费劲了。想着是我那父君非要卖弄一番自己的学问,只是念在他对我的千般万般的好,也就只有原谅了。

后来下凡渡劫,我才寻了两个同音字简化一番。

宜宣,这下省去了多少的麻烦啊。

不料却被另一个人嗤之以鼻嫌弃道:“你是怎么懒到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愿意写的?”

这对我嗤之以鼻的人,那年名为赤松子,是我的父君继任天帝之时的雨神,当年躬耕于不周山,我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凡人云,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但凡是渡劫的,必然要认识走上一遭,遍尝辛酸才知众生之苦,神仙之乐,感人间疾苦,飞升后亦能多行善举。

而这位赤松子原本是居住于北天神府的中天北极紫微大帝,彼时他的渡劫,不过就是从神界降至仙界,换了个名字,还是个掌雨时的官职在身。

身为四御之一的北极紫微太皇大帝转世之人的赤松子,人家的渡劫,说白了,应该叫做仙界万年游吧!

同为神仙,却为何差异如此之大?

跟这样的人相比,整个神仙界其余人等似乎都该被扔了。

我满脸不解的见到他时,他正在不周山中施肥,怎么也是个仙界,便是用着肥料也能否换个气味的?

怎么还是那种直冲脑门的臭味。

也真难为这堂堂上神,竟然能有这么大的忍受能力。

一时间未能忍住,便掏出帕子去捂住口鼻,谁知大意片刻,锦帕落入泥沼之中,待他拾起捡给我时,我早已经被熏得远远躲开。

不过就是然遇见罢了,一段绯色八卦却就此传开。

“堂堂仙子竟然也被北极帝君的魅力迷惑,还以锦帕示爱呢!”

“倒也相称,一个是上神,一个是天帝之女,相配的很……”

“只可惜懿翾仙子还要去凡间渡劫,否则这天宫之中定会有一段上好的姻缘佳话……”

“别胡说,北极帝君乃是上神,还在神界司战,万众敬仰,起来都是清心寡欲,为人冷漠,怎么会和姻缘扯上关系的?便是天帝之女,懿翾仙子也难入他的法眼。”

不周山这地方真乃是风水宝地,送走共工,迎来赤松子,劫也好,幸也好,总之热闹就好。

而要论及我的渡劫,想来父君真的是照拂有加,却也毫不留情的把我给放去了凡间。

幸而是给一个大户人家当小姐,待遇还是不错的,深感欣慰。

也不知为何我这劫渡的真是匪夷所思,众仙家都知道渡劫乃是要转世,且还要去了前世记忆。

可我?下凡之前的事情记得一清二楚,返回天庭之时凡间俗事更是一字不落,父君未免太过厚待于我了。

犹记当时,我在凡间与什么豪门大族的贵公子订了亲,虽然未曾谋面,但是依照两家的境况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我更是知道自己不过就是前来渡劫,至于这什么婚配之事也就是孩童过家家一般,自然不必放在心上。

于是全无盼嫁恨嫁之心的轻松过活,正待要与周公一晤的时候,却突然一个激灵,我的坐骑灵鹤突然在我的面前现身。

我便一个翻身从床榻上栽了下来,这做凡人的滋味真是不太好,身子笨重,法力全无,也顾不得全身摔的酸疼,就直奔露台纵身跳下,灵鹤此时也只有我能瞧得见翅膀一展就把我的仙身接住。

只是可怜我的凡胎被摔的血肉模糊,支离破碎。

而那与我婚配的豪门公子,可能第二天就会传出他未过门的媳妇以死抗婚的消息了吧。

一路上就琢磨些有的没的,倒是也不做他想,以为灵鹤现身许是父君想我了,便让我提前渡完劫,回到天宫陪他颐养天年。

却不曾想,灵鹤停在了混河边上,只见对面的火光冲天,那浓重的颜色灼烧人心,竟是一眼望不到边,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我极目远眺,什么人都看不到。

想着张口叫喊,也发不出声来,再想往前迈处一步的时候就突然脑后一疼,整个头都发硬,眼前黑了下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待醒来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刺目,眸子被晃的难受,待完全看清之时,才知道自己是身在嫏嬛殿里了。

有个小仙娥款步上前,浅浅一拜道:“上仙可是醒了,奴婢唤作霞锦是来侍候上仙的,上仙可是有什么需要奴婢做得?”

我舔了舔嘴唇,还未及要水,她便端了玉杯,里面是温热恰好的茶水,我感激一笑就仰头喝下,仿若牛饮,心里也觉得这小仙娥着实的伶俐,真是叫人省心。

“我睡了多少时候?”

“上仙已经睡了十天十夜了。”

十天十夜?

却不知这天地之战打的如何了。

于是赶紧细问霞锦,她就如实的详述了一番——说是北极紫微太皇大帝与勾陈上宫天皇大帝二位上神如何联手,派下北极四圣,雷霆三帅并九曜星,二十八星宿,天兵五十万将妖魔鬼三界大的落荒而逃。

如今天界众神众仙皆是在收拾战场,天帝陛下也正着人拟定封神榜,论功行赏,是以定下晋升神位的仙人。

听到此处,我的心中不由得一紧,封神?

那么我这个没有来得及参加大战的仙人不知道能不能也算得上?

心里盘算着,总归是归了天界的,虽然没有浴血奋战,但万一要是父君放水,我岂不是也能位列神袛?

这样的便宜,白捡的谁不要?

更何况我可是父君的嫡女啊!

虑及此处,我就赶紧下床穿鞋,霞锦不解,忙问:“上仙要去何处?”

我终归还是有些仙人品格的,怎么能把这样的实情透出,就随口回答:“自然是见我的父君去。”

霞锦迟疑,吞吞吐吐道:“是现任天君,还是……”

我也迟疑,这叫什么话,我乃天帝之女,父君正是当今天界主宰,还有什么现任?

“上仙,容奴婢禀告,上仙的父君已经羽化仙寂……”霞锦小心翼翼的吐出一句话,登时将我惊得一下子又坐回了床上,父君……羽化……仙寂……

那日我下凡渡劫前,还见他笑意盈盈,知道我不愿离他而去,还玩笑般的将我推下了云头。

天界一日,凡间一年我在凡间总共过了不过十六岁,与天界来说也就是十六天。

而今归来,却就已经物是人非?千算万算,却未曾算着父君会羽化仙寂,若是当初我不曾离开,也许这场大战必然少不了我的参与,起码陪在父君身边,也不会就这样生离死别。

一场天地浩劫,魔界尊上以禁术召唤出上古神器封天印,逆转天地阴阳,一时间时空转换,众多妖魔鬼怪倾巢而出,法力大增,犹如天界诸神众仙,混战之中生灵涂炭,北极紫微太皇大帝以五雷大法加以镇压才勉强取胜。

然而封天印灵力之高前所未闻,天君唯有以红莲业火最高层青熔咒加以钳制,谁知青熔咒与封天印斗法之时力量过于强大,父君以自己的千万年修为压制之时,而至神力反噬,元神尽毁为保苍生羽化仙寂。

这才留了余地,让四御同时携手荡灭残余叛军。

而今的天界已经改朝换代,是久居玉清圣境的那位重掌天庭了,元始天尊正是。

一场大战,除了人界,其余五界都是元气大伤,于是双方缔结约定——永不再战,终于安生了下来。

我抱着双膝蜷缩在床角上,听霞锦头一句,尾一句的讲着。

想她一个小小仙娥,初登天界,便遇到这等场面,没有吓破元神,还能讲个七七八八也就算是不错了。

况且这等大战,众神诸仙再加上四海八荒的妖魔鬼怪齐聚大战百场,小战无数,她纵然修仙千年也是一张嘴说不得白家话了。

她讲述不全,便是我现在的心思也是听个囫囵大概,于是又挑了几个关于父君的事情插嘴问问,也就不再想多言。

脑子里全是当年他在世之时如何亲厚待我,宠溺无限,之时现下却再也没有这么个人了。

眼角酸涩,可一个泪珠都落不下来,我怎么就是这样一个不孝之女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就这么呆坐床上,脑子里空空如也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的麻木不仁。

“上仙,”霞锦急切唤我,“北极紫微太皇大帝遣仙使前来拜访。”

“不见,谁都不见,谁都不要来烦我!”我缩了又缩,偌大的锦床上,裹紧了被子也不觉得温热,手脚麻木到没有了知觉。

霞锦再次出现,战战兢兢的看着我,小声禀告:“上仙,明日天界要大殡天君……”

这一刻,我的泪水随着她一句话才翻涌如潮,终于是哭了出来。引得霞锦也跟着落下泪来,几度哽咽着却硬生生的劝我,“上仙莫要伤心了,上仙……”最终却比我哭得还更加厉害,“从前君上执掌天界之时,便是待我们这些仙婢也不无尊重,历来都道天家绝情绝欲,却再也没有见过君上如此亲切和善的了……”

是,她说的没错,天界向来法度严苛,生硬刻板,何时存过人情?

而自我父君执掌之后,众仙家这才人情味渐浓,其乐融融犹如一家,谁见过如此爱笑的天君,也就唯有我的父君了。

就连我的师父西境瑶池的夕沅上神也说“天君性情和善,这天界越来越有凡间的情致了。”

我一把将霞锦揽在怀里,抱住她这才觉得心中有了依靠,放声痛哭时也踏实许多,泪落如珠碎,碎如心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