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晚安
作者:云梦彩霞  |  字数:3463  |  更新时间:2021-09-01 21:00:01 全文阅读

出了厨房,张凌轩抱着苏玖雅回到房间。

苏玖雅就又轻轻拍了拍床边,“坐到这里来。”张凌轩又乖乖坐了过去。

苏玖雅把已经剥好的鸡蛋拿在手上,用哄人口气和张凌轩说:“待会可能会有一点疼哦。”

张凌轩点点头,“我不怕痛。”

“哪有人不怕疼的啊?”苏玖雅笑着说。

“那我们开始了。”苏玖雅拿着鸡蛋在张凌轩被打的左脸上轻轻地滚动着。张凌轩不知道这是在干嘛,只是任鸡蛋在自己脸上滚动着。

苏玖雅用鸡蛋在张凌轩脸上轻轻地翻滚着,问道:“会疼嘛?”

“有一点。”张凌轩条件反射式地回答。

“刚才是我不好,下手这么重。”苏玖雅道歉地说。

张凌轩望着认真的苏玖雅,仍旧看得出神,并没有听见苏玖雅讲了什么。

苏玖雅看了看不吱声的张凌轩,绵绵一笑,就像李杍玲以前喊过自己“小傻瓜”那样,现在苏玖雅也那么柔缓自然地说出了口:“小傻瓜,老是看着我干嘛呢?被我打傻啦?”

漫天好像飞起了桃花,暖风拂过,把张凌轩心里的某一处给吹暖。这一句“小傻瓜”,记忆中也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喊。

张凌轩没有说话,仍是看着苏玖雅,眼神里却没有以前的冰冷和锐利,有的只是如被暖化的雪水一般缓缓流淌的缠绵。

用鸡蛋揉好脸后,苏玖雅又问道:“家里有药吗?”

张凌轩想了想说:“有。”

“那你去找一些来吧。”

张凌轩就跑到外面去找,之后就带着一个医药箱回到了苏玖雅的房间。

“待会洗完澡后,回来这里,我给你上一点药。”

张凌轩点点头答应着,然后就先抱着苏玖雅去浴室洗了。自己拿过苏玖雅的校服到洗衣机里去洗,待得衣服洗好晾上后,苏玖雅也洗得差不多了。

张凌轩又把苏玖雅送回房间后,就轮到自己洗了。男人洗澡,不是三五分钟的事情?以至于洗好出来后,苏玖雅一脸震惊地问:“你洗好了?”

张凌轩点点头,却想起来之前不知道自己在地上踩到的是什么,想看看刚刚究竟是什么东西让自己酿成了这一桩“惨案”。就往地板上一看,竟然是自己帮苏玖雅脱下的,摆放的歪七扭八的鞋子。

苏玖雅拿着手上的几瓶药,看了看说明书,喃喃道:“这个应该不会疼。”就对着站在一旁不知道在看啥的张凌轩说:“坐过来,我们要上药了。”

张凌轩不再去理会那双鞋子,坐到了床边。然后苏玖雅就拿着棉签,蘸着药水,慢慢地抹在张凌轩的脸上。

苏玖雅上完药后,朝张凌轩脸上吹了吹,问道:“不疼吧?”

张凌轩眉眼弯弯,嘴角轻扬,笑了一下,“不疼。”很暖。

苏玖雅也有被这短暂的一笑给惊艳到。这个男孩子笑的时候真不多,笑起来却也是这么好看。

之后,换张凌轩给苏玖雅扭伤的脚踝上药、换纱布。

苏玖雅看着张凌轩在给自己换药,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把医务室开的药拿来了,也不由得又发现了张凌轩细腻的一面。

在干完这么多事情后,已经十二点多了,两人早已困意来袭。

张凌轩帮苏玖雅换好纱布后,就拿着医药箱,向外走去。到门口的时候,把灯给关上。

正要关上门的时候,苏玖雅朝门外的张凌轩急促地喊了一句:“张凌轩!”小小的声音中带有一丝慌乱和一点娇羞。

黑暗中,张凌轩看不见苏玖雅脸上的表情。

门还没关上,张凌轩就一直在门口站着,等着苏玖雅说些什么。

苏玖雅鼓起勇气地喊了一句:“晚安!”然后蒙起被子,睡觉。

张凌轩小愣了一下,随即泛起了不多见的笑容,轻声道:“晚安。”

有你的晚安,梦也能平添几分甜意。

晨曦微光中,鸟雀啼鸣。苏玖雅在迷迷糊糊中醒来了,突然间打了个“阿秋~”,感觉脑袋好像有点重。

看了看手机,还没到六点,也可以起了。抓着被子,揉了揉眼睛,还想睡。

张凌轩敲了敲门,问道:“醒了吗?”

苏玖雅懒洋洋地应声:“醒了~”

张凌轩就进来了,手上拿着刚用风筒吹干的校服。昨天也在床边坐过三次了,这次没有苏玖雅拍拍床来示意,张凌轩倒是很自然的就坐了上去。

“睡得好吗?”张凌轩一边说一边理着衣服。

“还好吧。”苏玖雅还是睡眼惺忪的。

张凌轩把衣服递给苏玖雅,“穿上衣服,出去吃早餐了。”

苏玖雅接了过来,套在身上,迷迷糊糊的,好像没在意着张凌轩,好在张凌轩知趣地把头扭过去。

穿好后,张凌轩又如常地帮苏玖雅穿好了鞋子,背上书包,就道:“走吧。”

苏玖雅就由着张凌轩抱到外面的餐厅里。

刚坐下没多久,冯姨端着两碗粥走了过来了,“粥来喽。”

苏玖雅礼貌地打招呼道:“阿姨好呀。”

冯姨笑了笑,也回应着:“好嘞。”

两人就吃起早餐来,桌上还有一些包子、馒头。

粥可不是普通的白粥,里面放了数不清的补品,什么枸己、红枣、冰糖的,好多好多。

清甜清甜的,冯姨真的什么都会做。

两人就一口粥,一口包子地吃完了早餐。

吃完早餐后,时间也不早了。苏玖雅才记起自己还没洗漱呢!顶着一张花脸跟张凌轩一起吃饭嘞!后知后觉地说:“我还没洗脸刷牙呢。”

张凌轩就一把抱起苏玖雅,低声道:“现在就带你去。”

苏玖雅羞,娇柔地举起小拳拳锤了一下张凌轩的胸口,道:“你也不提醒我。”

张凌轩低头看了苏玖雅一眼,意味深长地说:“这不是怕你饿着了吗?”

苏玖雅望着张凌轩,骂道:“讨厌,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猾了啊?”

张凌轩内心喜不自胜,手上的力度又微微加了一些。

苏玖雅洗漱完后,两人和冯姨道别,就出了山庄,上车去学校了。

路上,太阳初升,稀薄的阳光透过空气洒在路上。今天的天气还不错。

两人都坐在后座上,苏玖雅在左,张凌轩在右。也就是说苏玖雅刚好可以看得见张凌轩昨天被自己误伤的左脸。

苏玖雅也确实在看着张凌轩的左脸,已经好了。其实本来也没有很严重,只是苏玖雅心里过意不去,总觉得他脸上的红肿还残留在心头。

想问一下他的情况,却又好像有些难于开口。

张凌轩一只手杵在车窗旁,托着脸,看着车外。倒有难得的安然。

苏玖雅只觉得脑袋还是有些重重的,突然又打了个“阿秋~”。

张凌轩转过脸来,对着胡叔说道:“胡叔,麻烦空调打高一点。”

“好嘞。”司机师傅就把空调打高了几度,跟室温差不多。

本来早上起来就比较凉,苏玖雅的小身板就有些扛不住。

张凌轩问道:“还好吧?”

苏玖雅摸摸脸道:“还好,没什么事。”

张凌轩却难得的关心了起来:“是有些不舒服吗?”

苏玖雅摇摇头,“没有吧,可能是没睡够。”

张凌轩也就没再问什么,一直到学校门口,照旧把苏玖雅抱到教室去,把书包放到课桌里后,一句:“有事叫我。”后就回十班了。

苏玖雅小声道:“拜拜~”,就拿出书开始默读起来。

过了会,李杍玲也到教室来了,看到苏玖雅后一阵飞奔过来,扑到苏玖雅身上,动作一如既往的夸张。“雅雅!”李杍玲大喊。

苏玖雅抓着的书一歪,就顺手放了下来,等待李杍玲大倒苦水。

李杍玲望着苏玖雅受伤的左脚,“脚好些了吗?”

苏玖雅抬了抬脚,示意可以活动,“没多大问题,已经好多了。”

“喔~”李杍玲揽着苏玖雅的腰,“我的雅雅真坚强!”把头蹭在苏玖雅肩上,好像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拉开距离看着苏玖雅,正声道:“昨晚你不在我都寂寞死了。”李杍玲闪着灵动的大眼睛砸吧砸吧地望着玖雅。

“怎么会,就一晚而已嘛。”苏玖雅安慰着说。

“太阳怎知月的凉,你又怎懂我悲伤?”李杍玲好像特凄婉似的,竟吟起了打油诗。

两人正聊着,林远泓来了,向两人打着招呼:“早啊。”放下书包,坐到了座位上。

李杍玲眼里贼光一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掏出了练习册,问着林远泓:“泓泓,昨天的作业你都做完了嘛?”

林远泓不紧不慢地拿出书,淡然道:“做完了。”

李杍玲好似计划成功,指着练习册上的一条题目,“这题你会吗?真的好难哦。昨天我做了好久都没做出来。”

林远泓凑向李杍玲一点,“给我看看。”

“给你。”李资玲就把练习册递了过去。

林远泓接过来看了一会后就拿出草稿本演算起来,一同的还有详细的讲解。李杍玲就像小学生一样乖乖地听着。

苏玖雅看着刚刚还说如何悲伤的李杍玲现在聊得不亦乐乎,也就放下心来了。拿起书来,继续背着古诗。

除了苏玖雅的脚崴了,其他都是照常进行着。

三节课后,又到了魔鬼跑操时刻。广播里,教导主任以训斥的口气喊着大家下楼跑操。

苏玖雅看着自己受伤的脚踝,颇有些感慨。

说到跑操有人可是老大不愿意了,那就是缺乏锻炼的李杍玲。此刻又哭唧唧的抱着苏玖雅喊着不想去了,苏玖雅就老母亲似的抚着李杍玲的背,柔声道:“跑跑步,锻炼身体也挺好的。”

越哄李杍玲可越来劲,死皮赖脸地扭着身子,就是不想去,直到班上没啥人了,才依依不舍地走下楼去。

不过苏玖雅有些奇怪,为什么李杍玲没有拉着林远泓一起去。

于是朝后面看了看林远泓,后者正在认真刷题。

手握着笔,眉头微皱,像是在思考一道很难的题。

认真做着题的林远泓,比之平时又更是平添几分书生气。眉目俊秀,薄唇微扬,说不出的恬静儒雅,清新淡然,特别是那双淡漠澄澈的眸子,正如他名字中的那个“泓”字一样,一泓秋水,可揽星河。

本是天上人,何故下凡尘?

苏玖雅心里不由得冒出这么一句诗。林远泓的眼睛真是怎么看都不够,难怪李杍玲会被他迷得神魂颠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