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破镜不会重圆的
作者:东鹤西归  |  字数:3224  |  更新时间:2021-10-09 11:28:38 全文阅读

现在能叫得动常言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别的女人,许怀柠看着常言给沈知卿递了个放心的眼神然后依依不舍的从位置上离开向她走来,心痛的都快要喘不过气了。

今晚的饭局格外的没有意义,她却打扮的很庄重,还提早了时间驱车而来就害怕路上堵车迟到,来了看到常言贴心的帮沈知卿拉好椅子,帮她夹菜甚至还会挑掉辣椒,这些常言曾经也帮她做过,被掩埋已久的画面接踵而来,到最后她发想只有她在怀念,这一切都是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

“十分钟,只有十分钟。”

常言目不斜视,一眼没看她,站在她身边靠在栏杆上,吹着风,给自己点了根烟。夜色很浓,火光冒出的那一刻,她清晰的看到了他的脸。

“可以不抽吗?”

“叫我来说的就是这些废话?”

他的情绪很冷漠或许是不屑于和她说话又或者怕沈知卿误会。许怀柠情不自禁的又开始回忆起以前,以前为了她,平常烟瘾犯了他都不会抽烟的,现在一切都变了变得陌生,不自然的吸了吸鼻子别过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当初明明是她不要他的,现在怎么又能做到什么都没发生过安然自在的出现在他面前呢,她的心怎么就这么狠啊,看到他就不会感到愧疚感到抱歉吗?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他并不想和她继续纠缠下去,将烟熄灭离开了。

许怀柠看着他的背影,迅速抹了把在眼眶里的泪水,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常言,走之前你能像以前那样哄哄我吗?哄不好也没关系,我不会弃演的。”

哄你做什么?

把你哄的开心快乐,哄到觉得你真的爱我。

最后却发现哄了个骗子,自己受了骗,还像个傻子一样求你不要离开吗?

许怀柠,还想骗我吗?可惜我不想上钩了。

“放开。”

“常言,对不起对不起。”许怀柠哑着声音一遍一遍跟常言道歉,抽泣声在风中清楚的吹到常言耳朵里,瞬间他就心软了,可他深知这是致命的心软,他不想再重蹈覆辙,一次就够了......

许怀柠的手紧紧的围住他的腰,不让他走,远处看去就像相拥在一起的亲密爱人,现实却是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

她真的已经完全失去常言了。

忽然间她好像明白破镜是不会重圆的,碎了就是碎了,虽然它依旧坚守着自己的职责,大家拿起它的时候还能看见自己的模样,但摔碎的裂痕,没有纹路可言的疤痕它是会伤人的。

“我再说一遍,放开。”

许怀柠缓慢的松开手,一点一点的往回缩,直至触碰不到他的衣角,常言毫不留恋的径直往前走着。初秋的到来意味着寒冬的莅临并不遥远,带着专属夏季闷热的日子她却觉得冷的彻骨,冷的泪水淌过脸庞都冰凉一片。

常言走的方向是顺着风离开的,风一吹,衣服就严严实实的贴在后背上,冰冰凉凉的,刺激的他脚步一顿,他知道那是她哭过的地方。

重新回到包间,原本尖叫声都快要刺破耳膜的声音,看见他走进去,几个比较皮的男孩子瞬间收住了声。常言谁也没理失了魂一样回到自己位子上将手机揣在手里,就要离开。

沈知卿在和男二还有几个场务打牌,输了十几盘此时脸上被贴满了纸条,只露出两只眼睛和鼻子,看到常言回来,她马上扯掉脸上的纸,向他跑去。

“那个...你还好吗?”

“我没事,你们玩我先走了。”

没事个鬼,看起来就很不好的样子...第一次见到常言这么落魄,沈知卿不知道前因后果只能一个劲儿想着什么办法能让他开心起来。“看在你不开心的份上,带你去个秘密基地。”

“小孩儿才玩秘密基地,哥可是成年人,知道你想安慰哥,最好的办法,要不你把我打晕得了。”他说的一本正经,沈知卿轻轻掐了他一把,“走啦走啦。”

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两人离开,剩余的人大眼瞪小眼,“我感觉这不是三角恋啊,这不明摆着常导和许怀柠有一腿吗?常导出去一趟心都死了的感觉。”

“小沈和常导估计也只是伯乐和千里马外加能打趣的好友吧。”

“难道你们不觉得小沈和常导的CP感很强吗?古灵精怪少女VS脾气臭的怪大叔。”

“我也觉得,但感情的事谁也说不准,小沈和我们的沈影帝不也感觉很有一腿?”

捋清楚关系,大家也没在八卦,毕竟是别人的私事,知道得多也代表不了什么,又不是替别人过日子,没必要太嘴碎。

沈知卿带常言去的地方是气象台,它坐立于帝都的最高处,站在小天台上,可以俯瞰整个帝都的风景,夜景尤为好看。

就如同现在。

一幢幢高楼大厦拔地而起,直插云霄,忙忙碌碌的人带动着房间的灯光也跟着忙忙碌碌起来,一盏灯的关闭随之而来的是另一盏灯的亮起,不约而同的,见证的都是坚守在岗位上昼夜不分的人们。

高架桥上的车络绎不绝,交警马不停蹄的指挥着,不时的变换着手中的动作,井然有序的指引着人们遵守交通规则,跳动的红绿灯也为寂静而又热闹的城市起到了一份力,有着中流砥柱的地位。

“好看吧?”

周围充斥着火车的鸣笛,汽车的喇叭还有飞机跃过天空的嗡嗡声,整个世界都跟着喧嚣起来,却好像又没有什么能走进自己的心。

常言开了一瓶啤酒,猛的灌了一口,自己的世界里沉闷的可怕,可他并不想发泄情绪,只想把心里的那根刺连根拔起,再理直气壮的告诫自己“许怀柠算什么?算个屁,谁还不会忘不了谁啊,真是搞笑。”可这根刺实在是太深了,深得要想拔掉,他会死的,真的会没命的。

所以说啊,许怀柠实在是太可恨了。

“几年前我还是个一碗清水面都买不起的毛头小子,凭着一腔热血为了实现我的电影梦浑浑噩噩的渡过了最血气方刚的年纪,最后还搞得功不成名不就又负债累累,却有个女孩儿给我买了束花。”

“很偶像剧对吧?其实并不是,她将花递给我,非常生气的说‘你拍摄的电影最大的败笔是不够浪漫,生涩难懂抑郁寡欢的,一部电影就一只狗活下去了谁看啊。’当时我气的跟她打了一架,那可是我没日没夜耗进去的心血被人这评价成是个垃圾当然非常愤怒,让我更加愤怒的竟然是我没打赢她。”

沈知卿没忍住笑了出声,常言也笑了,是带着怀念的笑。

“后来呢。”

常言深吸了口气,看着天上泛着光的星星,眸子起了些水雾,将思绪抛开,闭上眼睛继而装作不在意的模样,继续开口。

“后面真的就是你们女孩儿喜欢看的剧情,我和许怀柠相爱了,过的很幸福,幸福得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成功的男人,恰巧那时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发展,债务已经还清,电影逐渐有了起色,剧情足够烂漫足以勾起任何人的心弦,许怀柠却一声不吭的彻底离开了我的世界,我找了很久可怎么找都找不到。”

“那天我是打算求婚的......那个钻戒是我最穷困潦倒的时候,承诺以后一定会给她买的,我做到了,她却离开了。”

沈知卿听完心里也挺难受的,没想到常言还有段这么刻苦铭心的恋爱史。

“会不会中间有什么误会啊?”有缘分的人终究是不会走散的,每件事都有因果,中途肯定出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吧,两个相爱的人才会走散,当初她也是一声不吭的离开唐赴宸,到现在唐赴宸问她当初为什么要离开,她到现在也没解释过,因为说出来会被察觉到心意的。

他倒是希望有误会啊。

她都跟的男人在一起还能有什么误会。

摇摇头,否定了沈知卿的问题。

——

“气死我了,之前我不是丢了个文件嘛,我累死累活加班加点的又重新策划了一份,没想到今天那份丢失的文件竟然长了脚主动回来了,我刚开始还以为是个整蛊文件,没想到打开后里面的内容没变,还加了很多有创意的点,那人似乎还帮我改过,呈现出来的简直完美。”

宋时礼靠在沙发上絮絮叨叨的跟唐赴宸吐槽这件事,即表明自己的喜忧参半又讲述着自己内心中的挣扎,以及想用不敢用的顾虑。

作为肇事者内心毫无波澜。

应为他也觉得经过自己手改出来的东西的确很有创意简直完美。

“你说那人到底是个什么心思?一声不吭的偷了我东西又帮我细心的改好,难道那人偷偷的暗恋我?”

暗恋个屁。

傻叉。

要不是把你东西偷了,沈知卿早就被你带到酒吧看帅哥逍遥自在去了。

唐赴宸离他远了点,丝毫不想跟这只带坏沈知卿的臭虫呆在一起。

说到沈知卿,他真的好想听沈知卿的声音。

平时听她在他旁边叽叽喳喳惯了,有时候觉得聒噪,不知不觉中却也变得只认她的声音,现在换成宋时礼在他耳边絮絮叨叨,总觉得这是个噪音,丝毫没有想听下去的欲望,拿起手机玩了会儿就站起身上楼去了。

“啊喂,你有没有人性啊,你让我陪你聊天现在自己跑了?”

宋时礼突然明白过来自己这是被利用了,应为沈知卿不在家,他只是唐赴宸拿来打发时间的工具罢了.......

气死了气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