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童养媳 > 第一卷:童养媳养成记
第55章:一如初见
作者:陈九生  |  字数:3343  |  更新时间:2021-11-30 18:38:55 全文阅读

舒雨微大略跟他讲了一遍,刻意省去了镯子的事情,顺带又用袖子掩住手腕,不叫晏谪江发现。

这次的事情跟三皇子扯上了关系,晏谪江知道也好,为着晏长欢这次遭的罪,他日后也必定不会帮着三皇子夺权,如此一来,三皇子便会少了一个最大的助力。即便是他这次没有摔跟头,日后想要登上帝位的可能,怕是也会渺茫起来。

思及此,舒雨微干脆又添油加醋了一番:“小少爷,你说,上次晏府遇刺的事情,会不会也与三皇子有关?”

晏谪江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似是在思索着什么,但他神色如常,叫舒雨微一时也分不清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只是那样眼神实在叫她感到不太舒服,索性偏过去看晏长欢。

“上次的事情暂时还没有结果。”

晏谪江收回了视线,却也并未多言其他,不免又叫舒雨微觉得,刚才他看自己的眼神,或许本就没什么问题。

他起身朝桌前走去,盯着桌上的小香炉看了许久,忽然又问道:“那姓贾的,当真死了?”

舒雨微看了几眼晏长欢,见她睡颜平静,呼吸也均匀,便放下心来,同样朝桌边走去,坐到了晏谪江的对面。

这一次晏谪江倒没有像往常一样叫她到他的身边去,不过,舒雨微也没有多想,只觉得是他担心晏长欢,所以也没什么心情再逗她玩了。

她抿了抿嘴,一时竟有些不习惯这样正经地跟晏谪江对话,像是谈判一般。她道:“死了,那飞镖是直接插到喉咙里的,但凡是个人都活不了。”

晏谪江的眼底闪过一丝阴狠,虽然极弱极快,却还是被舒雨微捕捉到了。他道:“那真是便宜他了。”

他正说着,厢房的门忽然被人从外推开,小二笑嘻嘻地走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人,手里端着菜肴。小二谄笑着张了张嘴,应该是想说些什么的,但又似乎是注意到晏谪江的心情不大好,便识相地闭上了嘴。他吩咐身后的人放下菜肴后,迅速离开了。

舒雨微 微微蹙眉,好奇地看向晏谪江,问道:“小少爷,你方才进来好像并未点菜……莫不是,你经常来这里吃饭?”

晏谪江没回应她这话,只淡淡道:“给你一刻钟的时间。”

舒雨微立马闭上了嘴,不敢再废话。她迅速拿起桌上的筷子开始夹菜,只吃了一口,两眼顿然放光,不禁在心里暗暗感叹这菜肴的美味。

不过,她吃了许久也不见晏谪江动过一次筷子,不由地抬起头来看向他,疑问道:“小少爷,你不吃吗?”

晏谪江的回应依旧冷淡:“我不饿。”

舒雨微盯着他看了会儿,对于他的反应心里五味杂陈,却终究是说不出话来问他,只好又继续低着头吃饭。

“二哥哥!二哥哥你小心……”

床上的人突然有了动静,两人都不由地转过头去看。只见晏长欢忽然抓紧了被褥,眉头紧皱,虽然尚在梦中,脸上却布满了慌张与害怕。

晏谪江想也没想,立刻起身朝她走去,舒雨微也连忙跟上。

他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晏长欢的手,低声安抚道:“欢儿别怕,我们已经逃出来了,别怕。”

晏长欢不见好转,口中的呓语依旧源源不断,眼角溢出点点泪花,虽然惊惧交加,但那些话却全是在为晏谪江而担忧,说的最多的也是在劝他离开这里。

晏谪江眉间的担忧愈发浓重,就这样守了她许久,才转头对舒雨微说道:“我袖子里有药,你取出来喂给欢儿。”

舒雨微不敢多耽误,连忙照做。只不过晏谪江袖子里的东西太多,她翻找了好一会才找到之前装着安神药的那个小布袋子。

取出里面的药,她又匆匆来到晏长欢的面前给她喂下,舒雨微正欲动手帮助她咽下药丸时,晏谪江却忽然出声:“不用,叫她含在嘴里化了就成。”

舒雨微只好收回手,又出言对晏谪江说:“小少爷,我吃饱了,我们快些回府吧。”

晏谪江没有回应她,只是满眼忧虑地看了晏长欢良久,直到她的眉宇渐渐舒展开来,他才小心翼翼地抱起床上的人,出声对舒雨微道:“去开门。”

两人快步离开厢房,下了楼。但路过柜台时,晏谪江却一步都没停下,直直地便朝外走去。

舒雨微不禁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出声问他:“小少爷,你不付钱吗?”

闻声,晏谪江这才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向她。

柜台前的掌柜狗腿似地冲晏谪江笑了笑,正欲说些什么的时候,晏谪江却忽然开了口:“你付,我没带钱。”

“啊?”

舒雨微愣是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番话来,然而不由她反驳什么,晏谪江又开了口:“方才的饭菜不都是你吃的吗?你来付钱,也合情合理。”

舒雨微:“……”

她略有无奈地叹息一声,只好转过头去问掌柜:“多少钱?”

这地方,这装潢,那饭菜,那味道,想也知道不便宜。舒雨微都已经做好了要将荷包里的钱都掏空了的想法,然而掌柜却冲她眯眯笑道:“不用不用,哪里有……”

晏谪江忽然咳了一声,立马将掌柜的目光又吸引了过去。顿了顿,掌柜才又道:“那……那就五个铜板就行。”

“啊?”舒雨微一脸诧异,不等她对这笔账出声质疑,晏谪江又冷冷地开了口:“不要浪费时间。”

他说着,已然先一步抱着晏长欢出了酒楼,舒雨微虽然心中存疑,却还是匆匆从荷包中取出了五个铜板递给掌柜。道了声谢后,她立刻跑出酒楼,急急忙忙地跟上了晏谪江的步子。

两人回到府邸,晏谪江将晏长欢送到了她自己的屋里,忧心地看了她几眼,便领着舒雨微离开了,并未有过多的犹豫。

舒雨微本想问问他,既然挂怀于心,又为何不等她醒来,但很快她便想起上次晏府遇刺时,他说过晏长欢若是见到他会更害怕的话。

她从前猜测,觉得可能是因为晏长欢见过他杀人或者折磨人的样子,又联想到自己遇到的刺客,所以才会对他有所害怕,但从今日晏长欢的反应看来,应该不是,估计还是跟两人从前的经历有什么关系。

晏谪江领着她回去后,便让她去听课。舒雨微自然是乖乖听话,从前趁着晏谪江不在,她尚且敢逃课不听,如今晏谪江回来了,她自然是得好好去听课。

她听完课便回屋休息去了,一直也没见到晏谪江的人,听九翊话里的意思,应该是在书房处理事情。

舒雨微喊出小悠来,叫它打开了积分商店。

她迅速翻到了最后一页,指着上面的忘忧丹,出声问小悠:“那个东西的功效是什么?”

小悠眨了眨大圆眼,飞过去,伸手长按了一下“忘忧丹”。

紧接着“忘忧丹”的旁边便出现了它的作用和功效:服用者会遗忘掉自己不愿回想起的记忆,然,并非永恒忘却,所遇机缘,仍会想起。

舒雨微短舒了口气,嘴角不禁微微上扬,这东西的作用果然如她猜测的那般。

于是她立刻用五个积分兑换了一枚,拿到东西后,舒雨微便将它装到了一个小瓷瓶里,随后又塞到了她的荷包里。

等晏谪江回到屋里时,已然是亥时。舒雨微连忙起身,准备替他更换寝衣,然而晏谪江却自己上手脱去了衣袍。

舒雨微的手停在半空,一时竟觉得有些不知所措,在她失神的时间里,晏谪江又换上了寝衣。

她要是再觉得晏谪江是因为晏长欢的事情烦躁,她就是白痴了。晏谪江这明显是对自己有什么意见,所以才三番两次不给她好脸色看。

她一下竟觉得有些失落,这失落感是她自己都不曾想到的。舒雨微将手收了回去,双眼也不禁垂了下来,脸色有些不自然。她抿了抿嘴,又重新钻回了被窝里。

晏谪江虽然仍是面对着她睡得,但却并不像往常一样会将她拉到怀里,甚至今日的事情他也没有再多跟她提起一句,舒雨微看着他微闭的双眼,心里感觉像是堵了口气。

思忖良久,她终是抵挡不住心里的那股压抑,出声问晏谪江:“小少爷,我是……哪里做得让你不满意了吗?”

她想过可能是因为她逃课的事情被他知道,也想过可能是因为她带晏长欢去看杂技害得她遭害的事情,但是无论她一个人怎么胡思乱想,得不到明确的答案,她还是没办法宽心。

晏谪江睁开了眼,与她四目相对。他看着她的眼神一如白日里在酒楼时那般,没有任何的情绪在里面,却叫她觉得浑身不自在。

许久,她才听到晏谪江的声音:“你是五皇子的人?”

舒雨微一愣,脱口便道:“怎么可能?”

但晏谪江却没有再多说下去,他又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她。

忽然被扣上了这么一顶帽子,舒雨微当然是要跟他解释清楚:“小少爷,我不是细作。”

晏谪江没有回应,只是淡淡地同她道:“睡觉。”

舒雨微急于辩解,自然没有像往常一样听他的话,她忙忙出声:“昨日遇见五皇子,当真是碰巧了,我原是想着带三小姐去看杂耍散散心的。”

晏谪江没有睁眼,眉头却皱了起来,然而舒雨微却忽略了这一点,仍继续给自己辩解:“这几日,小少爷你们都不在府里,我一个人救出三小姐的可能确实是太渺小,我想着五皇子既然愿意帮忙,那救出三小姐可能也大些,我当真不是……”

她话还未说完,脖子忽然被死死地掐住,力道之狠,是她从来没有经受过的。

晏谪江终于睁开了眼,但那目光确实极其的寒凉,一瞬间让舒雨微想起了第一次在地牢里见到他时的模样。

“舒雨微,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好到让你误以为,我已经没有了想要杀你的心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