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童养媳 > 第一卷:童养媳养成记
第67章:倒是不会付以真心
作者:陈九生  |  字数:3303  |  更新时间:2021-11-30 18:49:15 全文阅读

“五皇子,你信我。”

此时的舒雨微目光坚定,眼神里透露着的是不属于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沉稳。常承泽看着她,神色也渐渐凝重起来。

两厢对视,沉默良久,他低低地叹了口气,安抚般地开口:“雨微,你不必忧心我,这件事情我已有对策,你且放心,好好待在这就行。”

这件事对于常承泽而言,确实不是难事,真正令他犯愁的是另一件事,然而舒雨微并不知晓,虽然她明白常承泽不会是坐以待毙、任人宰割的绵羊,但这件事不让她参与进来,她还真是不放心。

于是,她退而求其次道:“那你若是遇到难题,便来告诉我,可好?”

常承泽点点头,这次倒是没把她当孩子哄骗,神情认真:“可以。”

舒雨微眉眼弯弯,又扬起从前那副甜甜的童真笑容来,她道:“五皇子,我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帮忙。”

常承泽抬了抬眉头,以示不解。舒雨微见状,便继续出声道:“我整日待在府里也没事儿做,不知五皇子可否帮我寻个高跷来?从前跟在师父身边的时候,我一直想试试却没时间,当下好容易闲起来,我还挺想自己学一学的。”

舒雨微编瞎话的本事一流,每次都是脸不红心不跳,当然,这都得 得益于她穿书前,遇到的那个屁事儿特多上司。

常承泽不假思索,直接应下:“自然可以。”

“那就多谢五皇子啦!但是我还挺害怕不仔细摔倒了,叫殿下看见笑话我,所以……殿下可不可以帮我寻个矮一点的。”

常承泽点了点头。她嘻嘻一笑,道了声“告退”便转头溜回自己的屋里。

这副活泼可爱的模样,很难叫常承泽与方才目光沉稳的她联系在一起。

他一直看着她进了屋子,刚刚升起的金色晨曦,斜斜地落在她的身上,姑娘蹦蹦跳跳的背影渐行渐远,但却如同一抹金黄色的亮光逐渐照入他的心底。

他的嘴角,不知在何时,渐渐有所上扬。

常承泽忽然发现,此刻他的目光,似乎已经无法从她的身上移开。

又或许,不止此刻。

舒雨微回到屋里后,第一件事便是去找凝香要了件大点的衣裳。凝香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些什么,但还是依旧找了给她,也没有多问什么。

常承泽一直惦记着她的话,下了早朝后便命人将东西送到了舒雨微的屋里,顺带还请了个专门的杂耍师傅教她,那是个上了年纪的女师傅,饱经岁月的脸上布满了皱纹,但那副威仪的姿态与神情却是岁月也无法更改的。

听凝香说,五皇子担心她自学容易摔跟头,同时又顾忌她被悬赏的身份,所以特地请了宫里的人来给她教习。毕竟宫里的那些个人,就算是见过那张悬赏令,也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断然不会出现问题。

虽然如此,舒雨微还是不大开心的。

她好容易从宫里那个嬷嬷的手里逃脱出来,怎么转头又掉到了这个坑里?她宁愿扶墙自学,摔无数个跟头,她都不想因为学得不好挨一顿痛骂。

当然,主要是挨了骂也不能还口,这是叫她这个21世纪的顶尖键盘侠最憋屈的,就好比人家把你拉黑了还在骂你,只能听着不能还嘴,这种气她是真受不了。

那人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虑,便冲她微微一笑,出声道:“姑娘放心,五皇子特意交代过,为姑娘教习要有耐心,要顾及着姑娘的年纪,不得打骂,要悉心教导。”

常承泽的细心是她真没想到的,看着眼前这位师傅礼貌地笑容,舒雨微神思一转,出声道:“那就有劳姑姑了。”

她说着,还顺手从荷包里摸出了一两银子,递给了杂耍师傅,然而却被人家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为五皇子办事是我的荣幸,姑娘不必多此一举。”

她没收钱,舒雨微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不清楚她是当真清正廉洁还是嫌少,若是后者,她暂时还真拿不出更多银两来。

所以舒雨微只好尴尬地将银两收回了荷包里,她轻咳了两声,又道:“姑姑见谅,是我唐突了。”

那人笑笑,意味不明:“姑娘小小年纪,倒是很会来事。”

舒雨微的心里不免更觉羞愧,伸手抛了抛额前的散发,她低着眼,出声转移了话题:“不知姑姑打算何时开始教习?”

“从此时起。”那人也没再多纠缠,顺着她的话接了下去:“往后我会在巳时过来为姑娘教习指点,五皇子说了,未免姑娘劳累,每日学习一个时辰便可,途中姑娘若是感到疲惫,随时都可以休息。”

舒雨微眼前一亮,不免在心中啧啧感慨:这教学也忒人性化了些。

若是系统让她攻略的人选是常承泽那该多好?磕cp的同时,还能谈一场甜甜的恋爱,好不快乐的说。

她正沉浸在幻想之中时,脑海里忽然传来小悠的声音。

【小悠:宿主,其实你如果决定好不走攻略常承潇的这条线,打算扶持常承泽登基,那你想要攻略他,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吖,我们向来是提倡恋爱自由哒,不过任务完成之后,是一定会送你回到现实世界,还是不建议宿主投入太多感情在里面。】

幻想被打断,舒雨微不免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用潜意识去回应小悠。

【舒雨微:随便想想罢了,我怎么可能会真心的去喜欢书里的虚拟人物?他们又不是真实存在的。】

【小悠:正是因为这样,宿主才应该好好体验体验和小说里的人谈恋爱的感觉啊!现实里的人,很少有比这里优秀的。虽然我不是很懂你们的这种感情,但是历来的穿书者,好像都会和自己心仪人物在一起,哪怕最后会分开。】

它越是这样说,舒雨微便越是感到一阵无奈。

她不过随便一想,口嗨而已,就像是追星的时候喜欢喊人家老公那样,怎么这孩子还当真了。

【舒雨微:好了小悠,钓不到晏谪湘,我就只想专心搞事业。】

她说完这句话,便再也没理会小悠,专心的同杂耍师傅学习起了踩高跷。

舒雨微学这东西学得很快,这首先要得益于她从小到大贪玩的性格,其次,还是因为这位师傅对她的认真教导,那当真是耐心又细心,没有发过一次脾气。

早上学完,下午她还会抽时间继续练习,短短的几日之内,舒雨微便已经掌握了基本功。她踩着高跷行走,只要跨度不大,便与正常走路没有什么差别。

她后来又将凝香赠与她的衣裳裁剪了一番,刚好能够遮住高跷的底部。

当然,那高跷她也是花了点时间和心思,认真改造了一番,让它的底部能够撑住一双鞋子。

一切准备就绪。舒雨微换上了衣裳,踩着高跷,又在镜子前练习了两日,眼看是没什么破绽了,心里不免溢出些成就感来。

她还是蛮厉害的嘛。

舒雨微还高难度的原地转了个圈,看着镜中的自己,嘴角的笑意愈发深厚。

但是这袖子还是太长,容易被人看出来。

舒雨微一甩袖子,对镜自语道:“哎麻烦,不管他,垂着手走就行了。”

正好下午常承泽要出府,听小悠打探回来的情报是要去白府解决事情的,虽然不一定能帮上忙,但她毕竟苦练了这么久,去凑凑热闹也行。

她没敢午睡,害怕错过。于是便将凳子搬到了窗前,趴在窗前观察着等待,偶尔站起来练一练高跷,一直等到酉时,常承泽才从书房出来,身后只带了一个近身侍卫。

舒雨微当即起身,拿起手边的帷帽快步离开屋子。穿过外屋时,她看了眼被她早早迷昏的凝香,小声道了句“抱歉啦~”,然后一溜烟便没了影儿。

五皇子府的下人不多,或者应该说在明面儿上的下人不多,所以她尾随常承泽出来也是十分顺利。

舒雨微趴在府门口,看着常承泽上了马车后,便将帷帽的帽纱放了下来。她大步从府邸出来,还不等她细细观察一番周围的环境,常承泽的马车忽然停了下来。

他一把掀开马车上的窗帘,与舒雨微来了个对视,虽然隔着帷帽,但那微微蹙起的眉头。还是叫舒雨微感觉自己的伪装,被常承泽完完全全地看穿了。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舒雨微也就不打算继续躲藏下去。她缓步从府门走出,常承泽也正好下了马朝她走来。

他面色如常,声音低弱,但却夹杂了一丝不悦:“你怎么出来了?”

他果然是看出来了,舒雨微蹙了蹙眉头,心有不解。

难道她这伪装,真的很差劲吗?

“殿下是如何看出来的?”

常承泽短叹了口气,终是敛了语气里的不悦,语重心长地同她说道:“除了你,我还真想不到府里会有第二个人要带着帷帽出门。”

这倒是……

帷帽下的那双眼睛若有所思地眨了眨,舒雨微嘻嘻地低笑一声,又道:“那这么说我伪装的还是挺好。五皇子,我知道你要去白府,你放心,我绝不摘下帷帽!我就是……好久没见着白姐姐了,有些想她。”

常承泽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直言道:“不行,太危险了。”

“拜托拜托~”

舒雨微本想抱着他的胳膊撒娇,却又考虑到衣袖的问题,便放弃了这个打算。不过,她仅仅出声冲他撒了撒娇,常承泽原本坚定的心就产生了动摇。

两人僵持许久,常承泽终是低低地叹了口气,选择妥协。

“算了,你若是想跟上便跟上吧。不过,你不许离开我的视线一步,也不许以真容示人,哪怕是在白月光的面前也不行,你若是同意,我便带你过去。”

“好好好!”舒雨微连忙应下,又甜甜地冲他说道:“多谢五皇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